揭秘:中国遭遇的5次核危机!

雷达王 收藏 4 1198
导读:[B]中华民族是不可战胜的!坚强不屈是我们伟大的民族精神![/B] 在过去的五十多年中,人类至少面临了12次核危机,其中直接针对中国的就有5次。 第一次、1950至1953年朝鲜危机   1950年10月25日,我志愿军入朝参战。在中朝军队凌厉的攻势面前,美军节节败退,一直退到三八线以南,美国部分高官甚至认为朝鲜战争的爆发是苏联大规模入侵欧洲的前兆。杜鲁门于7月1日下令秘密在关岛地区部署原子弹部件,后因美国不得不顾忌苏联的力量(苏联于1949年8月29日成功爆炸了第一颗原子弹,打破了美国的核垄

中华民族是不可战胜的!坚强不屈是我们伟大的民族精神!


在过去的五十多年中,人类至少面临了12次核危机,其中直接针对中国的就有5次。


第一次、1950至1953年朝鲜危机

1950年10月25日,我志愿军入朝参战。在中朝军队凌厉的攻势面前,美军节节败退,一直退到三八线以南,美国部分高官甚至认为朝鲜战争的爆发是苏联大规模入侵欧洲的前兆。杜鲁门于7月1日下令秘密在关岛地区部署原子弹部件,后因美国不得不顾忌苏联的力量(苏联于1949年8月29日成功爆炸了第一颗原子弹,打破了美国的核垄断),考虑再三后的杜鲁门拒绝了麦克阿瑟的请求。

1953年3月,刚刚入主白宫的前盟军司令艾森豪威尔又扬言要在“韩战”中使用核武器。5月19日,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向国防部长威尔威提出了作战方案:使用原子弹挫败中共的“人海战术”,包括对鸭绿江以北的共产党空军基地发动攻击。20日,在艾森豪威尔支持下,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通过了这一作战方案。种种原因使美国最终未敢在朝鲜战场上使用核武器,第一,是中国态度坚决,不怕核战争;第二,美国害怕已拥有原子弹的苏联(估计当时苏联拥有25颗原子弹)介入(苏联政府在声明中公开表示,对美国在远东使用原子弹不会袖手旁观、视而不见);第三,志愿军已做好防核准备,朝鲜多山地形和多变气候也不利于原子袭击;第四,美国盟国的反对,国际舆论普遍同情中朝一方。

第二次、1955年金门马祖

1955年1月18日,我军解放大陈岛,2月8日至12日,国民党军队全部撤逃。美国认为中共将对金门、马祖发起总攻,担心美国可能会卷入一场规模更大的战争之中。

3月6日,杜勒斯向总统报告说金门、马祖必须困守,如果它们遭到袭击,只有核武器能提供有效的回击。军人出身的艾森豪威尔总统与从台湾访问归来的杜勒斯曾密谋商定,如果金马危机继续发展,就要对中国施行核手术。

3月15日,杜勒斯又一次发出了核威胁,说如果台湾海峡发生战争,美国准备使用战术核武器。另一方面,美国在挥舞核大棒,不断对中国发出核威胁的同时,又试图说服蒋介石主动撤出金门、马祖而固守台湾,蒋坚决反对。

正在这关键时刻,1955年4月23日,周恩来在万隆会议的8国代表团团长会议上发表了重要声明:“中国人民同美国人民是友好的。中国人民不要和美国打仗。中国政府愿意同美国政府坐下来谈判,讨论和缓和远东局势。”这个声明给缓和台湾海峡的紧张局势带来了转机。在强大的国际压力下,艾森豪威尔不得不作出积极响应,4月26日,杜勒斯表示将与北京就停火举行会谈,解放军对金马炮击立即减少,至5月中旬炮击完全停止,台湾海峡恢复平静。


第三次、1958年美要让厦门变成第二个广岛

为了打击国民党自1957年以来不断叫嚷“反攻大陆”的嚣张气焰,1958年8月23日晚6时30分,人民解放军以猛烈炮火轰击大、小金门等岛屿,两小时内向金门密集发射炮弹4.5万枚。此时,美国又一次举起了“核大棒”,由驻关岛的战略空军B47飞机负责投弹。杜勒斯则向总统施压:“如果我们要保卫金门、马祖,就必须使用原子弹,只有这种武器才能有效地攻击大陆的机场。”当时,美国空军中已传闻中国厦门将成为第二个广岛。

据不久前解禁的美国绝密文件《1945年7月至1977年9月:核武器部署与监护历史》透露,当时准备对厦门周围的6至8个军用机场实施核攻击。向大陆沿岸地区的5个机场先各投一枚当量为7000至10000吨的小型原子弹后,看看中国的反应。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向总统建议授权第七规队司令认为必要时可下令向中共方面投掷原子弹。

面对威胁,中国不吃这一套。与此同时,美方最高决策者艾森豪威尔犹豫不决,态度先硬后软,借口会招致苏联对台湾的报复,称“对任何地区问题都不想使用核武器”,转而反对使用核武器。艾森豪威尔发表声明后,美国国内外掀起一片要求放弃卷入金门马祖危机的声音,英国、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等盟国也公开表示不愿意卷入台海冲突。这次危机得以化解的最重要的原因,是9月底10月初毛泽东和中央意识到美国逼迫蒋介石放弃金马的意图是制造两个中国或一中一台的局面,撤出这些不易防守、同大陆联系紧密的岛屿,使台湾更加孤立,于是重新考虑了立即解决金马问题的利弊得失,做出了暂不收复金马的决策。至10月25日,历时64天的金门炮战终于告一段落。


第四次、1963年美欲对中国核设施实行“绝育手术”

中国决心研制原子弹始于1955年初,也就是在第一次金门马祖危机期间。随后,有关机构相继成立,各项工作协调进展迅速,原子反应堆、回旋加速器、铀矿选冶提炼、生产裂变材料浓缩铀的气体扩散工厂、引爆装置、原子弹“内爆”法样弹设计、罗布泊试验场区建设等一系列重大工作相继展开并取得突破。1963年9月完成了原子弹图纸设计,1963年12月24日成功进行了聚合爆轰中子试验。

美国一直密切注视中国研制原子弹的情况。从1961年开始,美国利用从台湾起飞的U—2高空侦察机多次飞临兰州等西北地区,还利用间谍卫星拍摄了多处核工厂及核设施照片。

1963年1月22日,肯尼迪在国家安全会议上强调,禁止核武器试验条约的重点就是对付中国。那么,怎么样才能阻止中国拥有核武器呢?当时正值中苏关系破裂,最好苏美联手,甚至采取军事行动,迫使中国签署核禁试条约,放弃原子弹计划。1963年7月14日,美国特使哈里曼赴莫斯科,带来了肯尼迪对付中国原子弹的计划。哈里曼问赫鲁晓夫是否愿意采取“美国行动”或“苏联行动”阻止中国发展核武器,但赫鲁晓夫拒绝把中国原子弹问题当做一个威胁,对与美国联手的计划也不感兴趣。

美国人历来准备两手。在企图与苏联联手对付中国核武器的同时,也研究了单独破坏中国核武器计划的行动计划,其中包括对罗布泊试验场等目标由美国实施公开的常规空中轰炸,或由蒋军实施空中轰炸,或实施秘密的地面袭击,或空投特种兵破坏。在制定的美苏联手行动计划中,据透露,就有这样一种建议:一架美国轰炸机和一架苏联轰炸机,一起飞到罗布泊上空各自投下一枚炸弹,其中一枚是核弹。

与苏联联手计划告吹,单独干要冒很大的政治风险和军事风险,美国无可奈何,终于没有采取行动。


第五次、1969年苏欲对我实施“外科手术式核打击”

1969年3月2日、15日、17日,中苏先后在珍宝岛发生了3次较大规模的武装冲突,这是中苏两国矛盾长期摩擦并由苏方挑起的一个冲撞点。由于中方预先有准备,苏方被毁坦克、装甲车17辆,据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公布的数字,苏军死58人、伤94人。显然,苏方吃了亏。

珍宝岛冲突爆发后,苏联领导层反应十分强烈。军方强硬派主张“一劳永逸地消除中国威胁”,准备动用在远东地区的中程弹道导弹,携带当量几百万吨级的核弹头,对中国的军事政治等重要目标实施“外科手术式核打击”。

8月28日,《华盛顿明星报》在醒目位置刊登了一则消息,题目是“苏联欲对中国做外科手术式核打击”,文中说:“据可靠消息,苏联欲动用中程弹道导弹,携带几百万吨当量的核弹头,对中国的重要军事基地酒泉、西昌导弹发射基地、罗布泊核试验基地,以及北京、长春、鞍山等重要工业城市进行外科手术式的核打击。”

一石激起千层浪。这则消息立即在全世界引起了强烈反响,勃列日涅夫气得发疯。原来,尼克松得到消息后同他的高级官员紧急磋商后认为,只要美国反对,苏联就不敢轻易动用核武器;让一家不太显眼的报纸把这个消息捅出去,美国无秘密是人所共知的事实,勃列日涅夫看到了也无法怪罪我们。

中国很快进入了“要准备打仗”的临战态势,在此关键时刻,苏联领导人出于全球主要战略对手是美国、战略重点在欧洲、在袭击中国后难免遭报复等多方面考虑,突然采取了缓和措施。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柯西金利用9月上旬赴越南吊唁胡志明之机途经北京同周恩来在机场进行了三个半小时的会谈,局势暂时稳定。

柯西金回国后,苏联又改变了态度。

9月16日,伦敦《星期六邮报》登载了苏联自由撰稿记者维克多·路易斯的文章,称“苏联可能会对中国新疆罗布泊基地进行空中袭击”。

考虑到美国全球战略利益和发生大规模核战争的严重后果,美国实施了三部曲:一是由于中美政府之间没有交流渠道,只能安排驻波兰大使沃尔特·斯托塞尔去办,于是出现了斯托塞尔尾追中国驻波大使的戏剧性事件。二是利用齐奥塞斯库和叶海亚与中国的亲密关系,频频传递美国期望和解的诚意。三是用苏联已被破译的密码,发出向苏联本土134个城市、军事要点、交通枢纽、重工业基地进行准备核打击的总统指令。

勃列日涅夫知道后怎么也不信美国会站到中国一边。苏联驻美大使向勃列日涅夫报告说情况属实,如果中国遭到核打击,美国将认为是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开始而首先参战。

1969年10月20日,中苏边界谈判在北京举行,由珍宝岛事件引发的紧张对峙局势开始缓和。20世纪中国的最后一次核危机随之灰飞烟灭。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