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男儿 第三卷:地上最强 第五章:慈不掌兵(4)

醉长生 收藏 0 4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0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08.html[/size][/URL] 第五章:慈不掌兵(4)   “怎么样?我来?”   正射手靠在钢板上呼呼喘气,胸腹间的闷痛感已经消失,冲着副射手一乐,在防毒面具里翁声翁气的笑道:“想抢我的痛快?等我打到十发再说!”他们这个目标不吸引狙击手的注意那不可能的,身上套了三件从战友身上匀过来的防弹衣,不是12.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08.html


第五章:慈不掌兵(4)

“怎么样?我来?”

正射手靠在钢板上呼呼喘气,胸腹间的闷痛感已经消失,冲着副射手一乐,在防毒面具里翁声翁气的笑道:“想抢我的痛快?等我打到十发再说!”他们这个目标不吸引狙击手的注意那不可能的,身上套了三件从战友身上匀过来的防弹衣,不是12.7MM口径的反器材狙击步枪就无法穿透,可惜日军里狙击手都少,这么大口径的狙击步枪就别提了,寻常的步兵联队里更不会装备。

21团的重武器跟鬼冢旅团没得比,压根就没有,但步兵轻武器丝毫不弱,熊无疾制订的战术更能令21团手中的武器发挥出最大威力。

四个火力点的几轮火箭弹下来,日军狙击手已是死得七七八八,然后火箭弹又向机枪手呼啸而去。

熊无疾听着卢智刚转述的战情,只是问克难关前面怎么样了。

“差不多了,不炸死也能震死。”

“宫参谋,尚天蓝就位没有?”

“新编7连已经顶进战壕。”

熊无疾眯缝的双眼眯得更小,没有一点神采,实在是受不了1营将士已伤亡得不到二百人:算了,麻烦点就麻烦点!“起爆……”

眼见步兵部队实在是不能构成有效打击,鬼冢廉介正准备命令新竹机场的中岛轰炸机不挂炸弹,挂上副油箱去投在那四个火力点前面,突地就觉脚下大地一震,惊谔地向前方一看,噗的一口鲜血喷了满胸,人已栽倒在地:

鬼冢旅团的精锐步兵一秒之内全部被歼!他三千余北海道函馆的子弟兵!

克难关战壕前,左右距离约五百米,前后距离约三百米的一块长方形土地,凭空升高了十米高度,好象造山运动一样突然就冒出一座高原。不过这片高原上的植被是三千来具人体。

人体、武器、泥土,混在一起腾起了十米高。

长五百米,宽三百米,熊无疾将土工作业用剩的所有炸药都分成一小包一小包,埋得就象围棋棋盘交叉点一样密密麻麻的埋在这片地带。只要1营死死顶住正面进攻短时间内不被冲破,2营3营再从后面一包抄,日军要收缩防御圈的话就只能收缩在这里,等集中到了一处:轰隆。

熊无疾疲倦地喃喃道:“白天的仗打完了,按第二套作战方案,准备迎战鬼冢的夜袭。有没有人扶我下去……睡一觉,天黑前叫醒我……”说着说着,脑袋一歪,已是靠在椅背昏迷过去。

当激烈的枪声变得稀稀疏疏时,高原也回归了地面,烟尘消散后,爆炸地带中居然还有不少摇摇晃晃的人影站了起来。

一个全身蒙满尘土和鲜血,双耳和鼻孔中淌出长长几条血线,侥幸只炸掉了一条胳膊的中队长驻着佩刀跪起身子,脑袋里还在不停嗡嗡作响,没有一刻歇止。无神的双眼什么看不见,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旋转的视线稍稍清楚了点,放眼望去,满地全是支离破碎的死人、损坏变形的武器,整片的土地不再是黄色、黑色,已是红色。还没死的伤兵捂着快被掏空的腹腔在地上翻转哀嚎,冲自己张大嘴巴痛苦的喊叫,却怎么也听不清楚他们在喊叫着什么。一分钟前还在英勇作战,互相打气的部下们已大多扭曲着面孔停止了呼吸,有的人甚至眼珠子都快瞪出了眼眶,眼角流出两行鲜血……这是怎么了?轰炸吗?应该是的吧……还有人,这么多人,跑得这样快,看来是没受伤啊……黑色军装的吗?……

爆炸一起,也是被震得气血翻腾的2营3营就撤离了战线,转头对着岩手联队一阵火力急射,也不管战果如何,打光了子弹就往那四个洞口里钻去。跟出击时一样,远处看起来就象是几条乌龙般在四个洞里绕进绕出

毫发无损的新编7连跃出战壕,步枪上的刺刀熠熠闪亮,冲进爆炸地带对着已无还手之力的日军伤兵乱戳乱刺。日军中还活着的还有好几百人,扣掉被炸得失去了开枪能力的,还有上百人好胳膊好腿。那是因为炸药包埋得虽然多,埋得密集,但只埋了一米深,有不少在开始的轰炸中就被引得殉爆了,也有炸断了电线失效的,才使得这些日军侥幸没被直接炸死,只是被震得七孔流血,暂时失去了作战能力。

新编7连的任务就是清除掉这些还没被炸死的日本兵,叫他们永远失去作战能力:重伤的不管,没伤的、轻伤的给他弄成重伤,

跪就跪好点呗,就剩了一条胳膊还想砍老子?于是尚天蓝火气不小的一只大脚就踢在这日军少佐嘴巴上,踢掉了满嘴牙,鼻子嘴唇烂在脸上唏哩哗啦一团仰躺着挣扎不起。

正把刺刀顶在这少佐脑门上要搂火,转眼想起团长的命令,“嘿嘿,活着受罪吧!”尚天蓝狞笑着枪口一调,砰砰两枪打得那只还完好的手腕上就只剩点皮连着,掉转步枪就转向另外几个还在到处神智不清,仅靠着本能在地上爬着摸索武器的鬼子兵手脚上戳去。

“开炮!开炮啊阁下,让他们死得痛快点吧,大地军正在屠杀他们啊!”围着精神委靡、脸呈金紫色瘫坐在地的鬼冢廉介,旅团本部的军官们激愤喊叫。

死了,他们都死了……鬼冢廉介无神的双眼望向前方,怎么也想不到在桃园战场打得军功彪炳的百战精锐,就这么在一秒种之内就全没了。“不能……不能开炮……命令岩手联队撤回来,快点……”

匆匆赶回的木村新兵卫见状吓得不轻,俯身低叫阁下您怎么了。

鬼冢廉介在几个军官的帮助下慢慢坐回马扎上,虚弱地说道:“岩手君,如果你也上去了,你的联队也被消灭了吧。现在还好,只损失了上千名士兵。”话刚说完,胸口那阵闷涨感更甚,那是被鬼冢廉介现在真想杀了这蠢货的念头给憋的。想杀又不能,赤名知史那是想都不用想的,接下的仗还非得需要这个有头无脑的蠢货打才行,因为现在也就只有他这个步兵联队了。

岩手纯站在木村新兵卫身后垂手不语,脸上满是懊悔:幸亏不准我的请求,硬冲上去的话,一样都要被炸死。陷在这片山林地带里,剩下的炮兵工兵,仅在一个骑兵中队和一个步兵大队的保护下,恐怕还是都要被消灭的吧,整个旅团也就全完了,这场战斗也就完了。还真是鬼冢阁下挽救了岩手联队啊,也挽救了这场战斗。

“你所损失的兵力,我把第五步兵大队补充给你。”鬼冢廉介吃力的站起身子,对着岩手纯把头重重低下,真挚地说道:“接下来的战斗,就要拜托岩手君了!”

上级军官对下级军官这样真挚的恳求,在皇军全军里恐怕也只有鬼冢廉介会这样做。鬼冢旅团的军官都不惊异,他们知道鬼冢阁下的平易近人,只是愤恨地盯着那个蠢货:要不是阁下还派木村君冒着弹雨去强行阻止你不要蛮干,你只会死一千人吗!?

岩手纯只是听说鬼冢廉介为人不错,也没想到不错到了这份上,现在明明是他做错了,没有骂他还受到这等礼遇,也是真心感动。将那颗倔强的脑袋重重低下鞠躬也不抬起,瓮声瓮气地说道:“实在是……太谢谢阁下了!只是,现在支那军的部署已经全部显现了,为什么命令在下撤回来?如果现在加把劲进攻才正是机会吧!”

“是全部吗?唉……”望了眼远处战壕,那些黑色的人影好象已经完成了工作,全撤回了战壕,4挺机枪也已不在,仅余4个黑乎乎的洞口。鬼冢廉介无力地坐下,缓缓道:“三上原君,打面白旗去跟守军交涉,请求同意让我们救助皇军伤兵。如果不同意,请求让我军收容战死者遗体。”如果是要杀死他们,应该就不会冒险出战壕用刺刀捅吧,还有许多人还活着吧……这个可怕的对手……

“阁下,真的是白旗吗!?”三上原四郎停下了准备检查伤势的动作,虽然只是个军医,但皇军军官怎么能举起这种耻辱的东西!

“去吧,还有些人活着才对吧。”

“……嗨!”

鬼冢廉介戴着洁白的手套抓着块洁白的手帕,动作轻缓地擦拭胸前一片猩红,刚才只是阵急怒攻心,现下冷静下来,闷涨感也就好得多了。“木村君,为什么我不知道石门山的地下,还有这种地形?”

木村新兵卫冷汗淋漓:旅团本部的参谋有8个人,各有负责项,其中也包括了地形地质,但鬼冢廉介不会责罚那个负责地形的,因为他自己才是旅团参谋长。还有一点更重要的是:他知道樱木联队有一批炸药被缴获,却没有提醒这一点!“阁下……是在下失职!”

“过来。”

“嗨……”木村新兵卫才一弯下腰,啪的一耳光挨得眼前金星直冒,“谢谢阁下……”语音诚挚而带感激,倒象是受奖一样。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