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特务 生死卧底/ 培训毕业 涉险归国

kamkwomgho 收藏 0 9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张逸仙在自述中写道:「除校长『缪勒尔』外,学校有一位30多岁的教官,他的职务比校长还高,每当出现重大事件,他必会到场。这位长官不甚注意仪表,衣服也不整齐,由于一般长官、教官的名字都是保密的,因此我们都称他『列二三光』。」


在杨佐青、张逸仙学习过程中,学校还组织他们参观苏军的军事制造厂,教官会在参观时详细地讲解不同型号的飞机有哪里些弱点,如何破坏等。据说当时,苏联每天能建造50架飞机,最大的有八个引擎,普通的也有四个,载重约八吨。还有一次,教授游击战术的教官和「缪勒尔」校长带著准特工们参观了新式武器展览,参观前教官对中国学生说:「有人问,就说是蒙古人」。那日,他们参观了各种高射炮、反坦克炮、远距离平射炮等各种武器,甚至还有各种类型的坦克、小型飞机、军舰及潜艇模型等。张逸仙在自述中回忆,在苏联武器展览中有一架横装的镜子,可以穿透障碍物看清背面的物体,「这次参观,真是大开眼界,看到了生平从未见过的各种武器」。


写下誓愿书死守秘密


在经历了紧张而严苛的训练后,杨佐青和张逸仙的特工培训生涯终于结束,为此,学校还专门为毕业生们举行了一次盛大的毕业典礼。当时,除校长和「列二三光」外,还有一位白胡子短身材,穿著便服的领导(此人实际上是时任苏军总参情报局局长的柏尔青),由于他是「三个星」的将军,因此在场所有的人都让他先行。校长在毕业典礼上说:「你们将来每个人都将具有超过一个整师的战斗力。」后来所发生的事,验证了校长的话,几乎每个学生都在后来的战斗中取得了非凡的战绩。


杨佐青与张逸仙在结束特工培训生涯并准备返回中国前,被校方要求写下「誓愿书」,其主要内容大体有三点:其一,用百分百之努力去工作;其二,绝对服从命令遵守纪律;其三,无论遭受任何危险,对于组织的秘密绝不能说出一个字。「誓愿书」写完之后,他们便将其交给了校长。临出发前一天,校长给中国学生逐一照相,并对每个人的信息进行了详细登记。临行前,学校发给张逸仙30美金,150元金票及500卢布,并要求杨、张二人必须在三个月内抵达天津建立秘密联系。


跨越生死线潜回祖国


校长和他的儿子「鲁计」一直将学生送到火车站,「鲁计」告诉他们:「将来你们在下面『?』(意为,实施爆炸),我在上面『?』(意为,飞机投弹),大家一起努力!」在告别声中,张逸仙登上了东去的西伯利亚大铁路的火车,秘密潜回中国,而杨佐青则带领另一支三人队伍另行取道回国。


1934年冬,几个被厚厚棉衣包裹的人,在中苏边境的森林雪地中艰难地前行,他们知道穿越边界,通过满洲里的路非常危险,一旦让日军发现就必死无疑。除了要抵御零下几十度的严寒,他们还须小心翼翼地避开日军的岗哨及巡逻队,他们就是完成培训潜回祖国的张逸仙一行。


在满洲里附近住了三天后,一辆由组织派来的汽车为他们送来了又大又长的毡袜和皮大氅,并送他们与中国地下党「接头」人员见面。翌日,一位红军模样的中共领导将早已准备好的干粮、御寒的烧酒及一只信鸽交给了张逸仙,并武装护送他们到日军重兵盘踞的区域。


一路上张逸仙等人走错了归程的路,阴差阳错地出现在「国际警察派出所」的门口,幸好当时没有日军,而值班的蒙古警察所长也没有注意他们。经过千难万险,张逸仙终于在1935年3月25日才在天津接上了关系,但他的三个右脚趾却因严重冻伤而被切除。由于彼时的天津汇聚了各种复杂的政治关系,因此潜伏还比较容易。(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