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尔巴乔夫时代的社会矛盾与冲突

吴下的阿蒙 收藏 0 296
导读:戈尔巴乔夫时代的社会矛盾与冲突 (1985年3月至1991年12月) 1985年3月10日,苏共中央总书记、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契尔年科病逝。3月11日,苏共中央举行非常全会,选举戈尔巴乔夫为苏共中央总书记。从此,苏联开始了戈尔巴乔夫主政的历史年代,直至1991年底苏联社会发生剧变,苏联共产党解散,联盟国家解体。编入本专题的共29份文件,这些文件反映了苏联社会长期郁积起来的社会矛盾和冲突,从中可以探寻苏联社会剧变的原因和教训 (本专题文件由叶书宗编辑和校注, 赵宏、吴玉英、张建

戈尔巴乔夫时代的社会矛盾与冲突


(1985年3月至1991年12月)


1985年3月10日,苏共中央总书记、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契尔年科病逝。3月11日,苏共中央举行非常全会,选举戈尔巴乔夫为苏共中央总书记。从此,苏联开始了戈尔巴乔夫主政的历史年代,直至1991年底苏联社会发生剧变,苏联共产党解散,联盟国家解体。编入本专题的共29份文件,这些文件反映了苏联社会长期郁积起来的社会矛盾和冲突,从中可以探寻苏联社会剧变的原因和教训


(本专题文件由叶书宗编辑和校注,


赵宏、吴玉英、张建文、高增训翻译)




№05610


戈尔巴乔夫在苏共中央全会


关于坚持二十六大方针的讲话(摘录)


(1985年3月11日)


在第二十六次代表大会上,在随后召开的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上,经尤·弗·安德罗波夫和康·乌·契尔年科的积极参与下制定的战略方针,永远都不改变。这一方针的目的是加速国家的社会经济发展,改善社会生活的所有方面。这里指的是改革生产的物质技术基础;指的是改善社会关系的体系,首先是经济体系;指的是人类自身的发展,从根本上改善人民的生活和劳动的物质条件及精神面貌。


当前,我们面临着使国民经济向快速发展道路的决定性转变。我们应该,也必须在短时期内进入最先进的科学技术领域,拥有世界上最高水平的社会劳动生产率。


为了更加顺利和更快地完成这一任务,必须继续始终不渝地完善经济机制和整个管理系统。沿着这条道路前进,在选择最适宜的解决方法的同时,创造性地运用社会主义经济的基本原则是十分重要的。这就意味着要始终不渝地实行计划经济的发展,巩固社会主义的所有制,扩大权力,提高企业的自主性和责任感,增强它们对工作最终结果的关心。这就意味着使所有经济的发展,最终都要服从于苏联人民的利益。


党将始终贯彻其制定的社会政策。一切为了人,为了人的福利——这个纲领性的原则应该赋予更深刻、更具体的内容。我们都明白,改善人的生活条件,应该根据他对共同事业所作出的贡献。什么地方偏离了这个原则,那里就必然出现破坏作为社会主义社会最重要的团结和安定因素的社会公道。




№05611


戈尔巴乔夫在苏共中央全会关于继承二十六大方针的讲话(摘录)


(1985年4月23日)


今天,我们重新强调由党的第二十六次代表大会和随后召开的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上的制定的战略方针的继承性。按列宁主义的观点,继承性意味着必然前进,发现和解决新问题,排除一切阻碍发展的因素。为了丰富和发展我们党的旨在完善发达社会主义社会政策和我们的总路线,我们应该无条件地遵循这一列宁主义传统。


主要问题在于怎么样和依靠什么国家才能取得经济的高速发展。政治局研究这个问题时,我们得出了一致的结论,那就是实现这个高速发展的现实可能性是存在的。如果我们把全部工作的中心放在经济的集约化和加速科学技术进步上,改革管理和计划,改革机构和投资政策,普遍加强组织性和纪律性,从根本上改善工作作风,那么加速增长,而且是实质性地增长的任务是完全可以实现的。


我想,全会的与会者都是赞同这个结论的。如果我们让组织经济和社会的潜力起作用,首先调动人的积极因素,使每个人都能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极其认真地、高效地工作,那么我们就可以取得比较好的成效。


作为我们代表大会预备会议,作为全力准备召开党的第26次代表大会时的主旨总口号应该是——创造性的劳动,言行一致,高度的主动精神和责任心,对自己、对同志的严格要求


№05615


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关于加强同酗酒作斗争的命令(摘录)


(1985年5月16日)


……


2.上班时(在工作地点、房间、企业、机关、团体范围内)酗酒或上班时不清醒者处以30~50卢布的行政处罚。


工长、工段长、调度员、车间主任和其他领导,上班时与其所属工作人员一起酗酒,或者不采取措施将醉酒人员调离工作岗位,或者对其所属人员酗酒或所属人员醉酒后仍留在工作岗位上隐情不报的,处以50~100卢布的行政处罚。


对于违反本条规定的人员,在对他们实施行政处罚的同时,还要给予纪律处分。


……


7.为了牟取暴利收购和贩卖为数不多的伏特加和其他酒类,以及日用品和农产品,倒卖收款单和提货单,发票单据,各种文娱和其他企业门票,倒卖书籍、乐谱、唱片、磁带、影片胶卷和别的有重要价值的物品,如果牟利不超过30卢布者,可给予50~100卢布的行政处罚并没收投机者的物品。


对违反本条规定的案件,由人民审判员单独按联盟共和国规定的程序进行审理。




附 录


关于莫斯科居民酗酒情况的统计资料


按年龄分段显示的莫斯科男女酗酒量指数



年龄 每千人中酗酒人数 所占比例


男 女 男 女


15~19 89.4 5.0 4.9 4.2


20~29 133.1 6.3 18.7 14.4


30~39 195.4 8.4 19.1 21.6


40~49 268.5 13.7 31.6 36.5


50~59 131.6 6.6 10.6 15.4


60及60以上 59.4 2.5 5.1 7.9


总计 159.2 7.3 100.0 100.0




在所考察的人口中,因酗酒进过防治所的(14.1%),进过醒酒所(66.6%),因酗酒叫过救护车的(19.8%)。在1964~1982年期间,苏联酗酒人数比例增加,每人每年消耗酒精量达10升。




№06075


检察院关于鲁斯特刑事案件调查结果给苏共中央的报告


(1987年7月31日)


抄件


机密


份数编号:3


Усл.№1630-Б




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结束了对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公民鲁斯特·马休斯(1968年生)的刑事案件的调查。


认定,鲁斯特驾驶从汉堡市航空俱乐部租用的“采谢纳-172P”型体育飞机,破坏了国际飞行准则,未持有经过确认的文件,未经苏联权威性机关的许可,于1987年5月28日14时25分飞越苏联在芬兰湾上空的领空边界,14时56分飞越爱沙尼亚加盟共和国科赫特拉亚尔维市地区该海湾的海岸线。后来,鲁斯特在苏联领空超越了确定的国际航线在禁止外国飞机飞行的区域飞行了718公里,并且于当日粗暴地破坏了社会秩序,表现出对社会的明显不尊重,在危险的低空不只一次绕着莫斯科克里姆林宫、红场和附近人口密集的市区飞行,随后于18时45分降落在莫斯科河桥上,对人们的生命及其财产构成威胁。


鲁斯特承认起诉书中对他指控的犯罪事实,详细地供认了他的行为种种情形。他的罪行也经专家们的结论、见证人的证词、物证和其他证据所肯定。


考虑到鲁斯特被指控为犯有两个加盟共和国(爱沙尼亚加盟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刑法有关条款规定的罪行,案件应该由苏联最高法院审理。


我们认为有必要委托最高法院会同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苏联外交部、苏联最高检察院和苏共中央有关部门审查关于可以允许国外群众性信息媒体的代表出席该案的法庭审判的问题。


呈请同意。


亚·列昆科夫[1]


Ф·鲍勃科夫


1987年7月31日




№11747


克拉夫佐夫关于发表刑事统计材料致苏共中央的报告


(1987年9月17日)


机密


份数编号:1


№7/385


致苏共中央




关于发表刑事统计的某些材料




苏共中央书记处于1987年7月14日通过关于在公开报刊上发表审判正式统计材料的决定:公布因盗窃国家或公共财产、偷窃个人财物、故意杀人、与麻醉剂有关的犯罪、以牟利为目的的酿造私酒、流氓行为、与违犯交通规则有关并造成严重后果的犯罪的人数。苏联司法部与苏联检察院(А·М·列昆科夫同志)、苏联内务部(Б·В·扎博京同志)、苏联法院(В·И·捷列比洛夫同志)、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Ф·Д·鲍勃科夫同志)以及苏联部长会议报刊保护国家机密总局(В·А·鲍尔狄列夫同志)协商,按上述犯罪种类准备了1987年度上半年审判统计材料(带有与去年同期比较的材料)供在《消息报》上发表。


特呈请同意。


附上供在《消息报》上发表的材料1页。


司法部部长 Б·В·克拉夫佐夫(签字)




附 录




供在《消息报》上发表的材料




苏联司法部近日审查了各级法院今年前6个月的工作问题。


根据各级法院的统计报告,被判刑者中间在醉酒状态犯罪的人数开始缩减。违犯交通安全条例的案件有所减少——这类犯罪造成严重后果而被判刑者为10562人,比去年减少18.6%。


国内伤害个人的暴力犯罪有所减少,流氓行为有所减少。因故意杀人罪而被判刑者为4682人,因各种流氓罪——53008人。


然而,侵占社会主义的和个人的财产罪却继续保持很高的水平。今年上半年因盗窃国家或公共财产而被判刑者为64231人,其中因以偷窃的途径窃取而被判刑的为40373人,有63574人承认偷窃公民的个人财产。因以牟利为目的的家酿私酒而被审判者上升了39.1%。与麻醉剂有关的犯罪暴露得多起来,法院因这类犯罪对17537名公民进行了审判。


法院的统计资料经过专家们的分析。他们分析的结果将用于制定完善司法机关的工作和预防违法行为的措施



№06076


拉林等人关于在公开报刊上发表刑事统计的某些材料


给苏共中央的报告


(不早于1987年9月17日)


机密


根据苏共中央关于在公开报刊上发表刑事正式统计的某些材料的决定(1987年7月14日发Ст-56/5с),苏联司法部(克拉夫佐夫同志)提议在《消息报》上发表司法机关本年度前半年工作的个别结果。


指的是公布有关因侵占社会主义财产和公民的私人财产、伤害个人罪和其他各类预谋违法行为而被判刑的人数。该问题和供发表用的文本已与苏联最高检察院(列昆科夫同志)、苏联内务部(扎博京同志)、苏联法院(捷列比洛夫同志)、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鲍勃科夫同志)以及苏联部长会议报刊保守国家机密总局(鲍尔狄列夫同志)协商。


附上供发表用文本。


我们支持本建议。呈请同意。


苏共中央行政机关部副主任 И·拉林(签字)


苏共中央宣传部副主任 П·斯列兹科(签字)


1987年9月[2]


通知同意


(签名)[3]




附 录




供《消息报》发表的材料




苏联司法部审查了各级法院今年前6个月的工作问题。


根据各级法院的统计报告,被判刑者中间在醉酒状态犯罪的人数开始缩减。违犯交通安全条例的案件有所减少——这类犯罪造成严重后果而被判刑者为10562人,比去年减少18.6%。


国内伤害个人的暴力犯罪有所减少,流氓行为有所减少,特别是俄罗斯联邦、白俄罗斯、吉尔吉斯、亚美尼亚。因故意杀人罪而被判刑者为4682人,因各种流氓罪——53008人。


然而,侵占社会主义的和个人的财产罪却保持很高的水平。今年上半年因盗窃国家的或公共的财产而被判刑者为64231人,有63574人承认偷窃公民的个人财产。这类犯罪在哈萨克、摩尔多瓦、爱沙尼亚最为盛行。


因以牟利为目的的家酿私酒而被审判者上升了39.1%。这首先属于俄罗斯联邦各州,还有乌克兰和哈萨克。与麻醉剂有关的犯罪暴露得多起来,因这类犯罪而被判刑者也相应地增加了。例如乌兹别克加盟共和国被判刑1473人,比去年上半年增加62%。


摩尔多瓦和拉脱维亚被判刑者人数也有所上升。


法院的统计资料经过专家们的分析。


分析的结果将用于提高预防违法工作的效率。


(签名)[4]




№05618


安德列耶娃谈坚持社会主义原则


(1988年3月25日)


大概不只是我一个人注意到,党的领导人号召把“揭露者”的注意力转移到社会主义建设各阶段实际成就上来,以乎像命令一样,爆出了一批又一批新的“揭露者”。


就拿约·维·斯大林在我国历史上的地位作为例子。据我的意见,正是和他的名字相联系的所有批判性攻击的狂症,与其说是关系到历史人物本人,倒不如说关系到所有最复杂的过渡时代。在这个与整个一代苏联人的史无前例功绩相联系的时代里,今天这些人逐步放弃积极的活动,强行把工业化、集体化、文化革命这些把我们国家引向世界伟大强国的概念塞入“个人崇拜”的公式。所有这一切都令人怀疑。事情已经发展到坚决要求“斯大林分子”(随心所欲地把人列入其中)进行“忏悔”的程度。


我支持党的号召,捍卫社会主义先驱者的光荣和尊严。我想,我们应该从这些党的、阶级的立场出发来评价所有党和国家领导人,其中包括斯大林的历史作用。


“左派自由社会主义”的追随者们形成了一种伪造社会主义历史的倾向。他们闭口不谈国家过去和现在所取得的最伟大的成就,却向我们暗示,在过去的年代里,国家做的都是错事和罪过。他们在追求历史真理完备的同时,用伦理学范畴那种不切实际的理论偷换社会发展的社会政治标准。


“左派自由主义者”观念的另一个特点——公开的或隐蔽的世界主义倾向,某种没有民族主义的“国际主义”。


培养青年人工作的复杂性加大,还在于“新左派自由主义者”和“新斯拉夫主义者”思想范畴中出现了非正式的团体和联盟。他们的领导层让善于挑拨离间的极端分子占了上风。最近,这些自发形成的组织在这不是社会主义多元化的基础上呈现政治色彩。这些组织的领袖们经常谈论在“议会制度”、“自由工会”、“自治出版”等等基础上的“权力分配”。以我之见,所有这一切可以得出结论:现在,在全国范围内正在进行的这些讨论的主要和最最基本的问题是承认还是不承认党和工人阶级在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中的领导作用。毫无疑问,由此可以对政治、经济和思想得出全部理论和实践结论。


正如米·谢·戈尔巴乔夫在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上所说的那样,“我们应该在遵循马克思-列宁主义原则的同时,首先应该在精神方面采取行动。同志们,我们不应该用任何借口放弃这些原则。”


我们现在和将来都捍卫原则。原则不是来自别人的恩赐,而是在祖国历史急剧转变时刻,由我们流血牺牲换来的。




№05616


苏联共产党第十九次代表会议《关于公开性》的决议(摘录)


(1988年7月1日)


1.苏联共产党全苏代表会议从社会主义和改革的利益出发,认为继续发展公开性是最重要的政治任务之一。


代表会议把公开性作为一个已在发展的过程来分析,并强调指出,始终一贯地扩大公开性是反映社会主义制度民主实质的必要条件;也是动员人民,吸引每个人参加到所有社会、国家、集体事业的必要条件,使之成为在全民监督所有社会机关、权力和管理机构活动的基础上反对社会主义蜕变的有效保证。


代表大会将公开性视为实现人民的社会主义自治和实现公民的宪法权力、自由和职责的必要条件。


所有领域里的公开性是继续深化改革及其不可逆转过程的最重要条件之一。


2.与此同时,代表大会指出,公开性作为改革的尖锐武器,本身也需要深化和支持……


4.必须取消使用关于社会经济和社会政治发展、生态环境等统计信息的不合理限制,建立以现代化信息技术为基础的搜集、处理和传布体系,保证各类图书馆开放,用立法方式整顿档案资料的利用。


5.代表大会认为,制止报刊发表批评文章,以及刊登有损公民名誉和人格的非客观报道文章都是不允许的。公开性要求大众信息媒体担负起社会、法律和道德责任。


6.不容许利用公开性损害苏维埃国家、社会的利益,损害个人权利;不容许宣传战争和暴力,反动的种族主义、民族和宗教偏执性,以及宣传残暴行为,传布淫诲作品,不容许利用公开放性行骗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