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特务 生死卧底/「格伯乌」密令 炸日军炼油厂

kamkwomgho 收藏 0 362
导读:1936年1月,杨佐青奉命调往上海国际情报总部开展谍报工作,而张逸仙则成了天津谍报组的实际负责人。两位革命密友别过之后,未来的岁月中,他们都未能再见上一面。 [B]阔太太的「炸弹点心盒」[/B] 据杨佐青的儿子杨晓天回忆,共产国际远东情报组的总部就在上海,这个组织当时最多拥有50多个情报小组,为安全起见,杨佐青与其它特工每次接头的地点和时间都不一样。不仅如此,接头或外出搜集情报时,包括杨佐青在内的所有特工都会乔装成各种不同身份的人。值得一提的是,杨佐青与上线「单线联系」时,绝不能启用日常的联系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36年1月,杨佐青奉命调往上海国际情报总部开展谍报工作,而张逸仙则成了天津谍报组的实际负责人。两位革命密友别过之后,未来的岁月中,他们都未能再见上一面。


阔太太的「炸弹点心盒」


据杨佐青的儿子杨晓天回忆,共产国际远东情报组的总部就在上海,这个组织当时最多拥有50多个情报小组,为安全起见,杨佐青与其它特工每次接头的地点和时间都不一样。不仅如此,接头或外出搜集情报时,包括杨佐青在内的所有特工都会乔装成各种不同身份的人。值得一提的是,杨佐青与上线「单线联系」时,绝不能启用日常的联系点,只能在户外指定地点碰面。如果连续三天接不上头,就再隔十天在原定的时间和地点见面,一旦十天后仍未碰面,就说明某一方已经曝光,应立即转移并切断联系;联系中断后,未曝光的一方须按照事先规定的地点在墙头或电线杆上写上具体的联系时间,如「1+15+8(意为1月15日8时)」。


1937年,日本全面侵华的步伐已经加快。这一年,张逸仙从杨佐青所在的国际情报组织上海总部,即「格伯乌」方面收到密令,要求张逸仙小组重新潜入大连,炸掉日军在华最大的石油基地「甘井子炼油厂」,以此毁掉日军飞机汽油的主要补给库,并希望张逸仙能亲自到东北各点督导行动,在日军后方发动新一轮打击。为此,「格伯乌」方面让季书元与张逸仙同行,并协助其完成任务。


鉴于行动组没有自己的专用电台,所有情报必须由张逸仙的上线代为传递,因此张逸仙向「格伯乌」请示自制电台,上海方面随即批覆允许了他的要求。与此同时,计划亦在有条不紊地筹备之中,张逸仙从天津去到大连,与小组另一名成员杨省三会面,但前后三次却未与之接上联系。


为完成任务,张逸仙下达指令要求妻子、同时也是中共党员的张琴玲从天津向大连运送爆炸物。张琴玲接到指令后,带著爆炸物化妆成阔太太前往大连。爆炸物被张琴玲放在一个特制的「点心盒」内,火车抵达山海关时,日本军警对每个出入关口的乘客进行了严密搜查,张琴玲深知责任的重要性,于是压制住内心的紧张,仔细观察日本人的搜查情况。这时,她看到身后一个怀抱小孩的妇女正挽著包裹吃力地前行,于是便上前说道:「大嫂,看你累的,我帮你抱。」一边说,一边接过孩子和包裹,并顺手将「点心盒」交给了这个妇女。日本军警看到两个未携带过多行李的妇女从容不迫地出关,也就仅对她们的包裹进行了搜查,尔后便予以放行。按事先约定,张琴玲将「点心盒」交给了张逸仙,后者为便于伪装,又将炸药放在雪花膏及香水瓶内,而雷管则包装成香烟卷。


伪装「火灾」的爆炸任务


据资料记载,作为日军重要的汽油补给库「甘井子炼油厂」平日的戒备异常森严,日本岗哨每天都会对进出的所有中国人进行全身搜查,除了检查拖鞋外,有时连裤裆也不放过。行动组成员对「如何将炸药送入油厂」一筹莫展,并认为这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最后还是张逸仙想到了办法。他利用当时的化学技术,将炸药制成一块块外形标准的「肥皂」,这种「肥皂炸药」经过一段时间的氧化,便会发热爆炸。


1938年4月10日,混在工人中的行动组成员,带著伪装成肥皂的炸药进入了「甘井子炼油厂」,混过了戒备搜查的日本岗哨。当日,这些「肥皂」便被神不知鬼不觉地放在露天油桶堆、石蜡库及油漆库中。


「肥皂炸弹」的自燃爆炸引发大火,烧毁了日军存放在「甘井子炼油厂」的6万桶战略汽油,大火燃烧了16个小时,成为当时轰动一时的事件。已公开的「敌伪档案」记载:「当日,大连市甘井子油厂空地上堆积的石油桶发生火灾,恰好被西风所刮,蔓延到堆积的石油桶。火势极凶,黑烟弥漫大连湾上空,呈现一片凶恶光景。」由于计划周密,引爆手段巧妙,敌伪方面以为这只是一场「火灾」事故,不知道这完全是红色特工人员布置的精心杰作。(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