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天空面临威胁越来越强 国民需重拾冯如精神

众所周知,今年又是一个大事年。再过几个月,我们要迎来新中国成立60周年大庆,也将迎来人民空军建军60周年大庆。在共和国国庆60周年庆典上,人民空军还将再次接受党和人民的检阅。在这一重要的历史时刻,不由得让我们想起一百年前的一个历史瞬间:1909年的9月21日,中国人冯如在美国奥克兰市派蒙特山附近空地上,成功试飞了一架自行设计、研制、生产的有人驾驶飞机“冯如一号”。这是中国人研制生产的第一架飞机,同时也揭开了中国载人动力飞行史第一页。以冯如试飞载人飞机这件事为标志,中国航空事业至今恰好走过了百年沧桑历程。这对我们中国人来说,也是件非常值得庆祝的大事。


一切有意义的纪念,都不仅是为了往日的回忆,更是为了唤醒明天的觉醒和奋进。我们这代人,有幸站在了中国航空百年的历史里程碑上,我们不由自主地回首百年来我们头顶的天空发生的一切,梳理、反思和总结,亦需要认真思考我们国家天空中未来的挑战、前进的方向。这是我们每个炎黄子孙的责任和义务。


中国航空百年,始于冯如先生的那次伟大的飞行。可以说,是冯如先生开创了这个时代。我是一名从业数十年的航空人,很巧的是,我还与这个中国航空百年史的开创者——冯如先生恰好同村、同族——我比冯先生晚一辈。由于这个关系,我对于冯如先生的生平比平常人可能稍多一些了解,同时亦因为这种了解,而对冯如先生之风范由衷地敬佩和景仰,为与之同族而感到荣幸和自豪。更庆幸在不同的时代里,中华民族都会有冯如这样的优秀儿女不断涌现,撑起民族的脊梁。


冯如先生以其短暂的一生,却做出了不凡的伟业。尤其是他所展示出的种种品格、精神,至今照耀着中国百年航空史。他是当之无愧的“中国航空之父”, 他之于中国航空,如莱特兄弟之于世界航空。对于今天的航空界,甚至对于当代的每一个国人来说,“冯如精神”都是一种不可忘却的至为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在中国航空百年来临之际,我们极有必要再次重温、重拾这种精神,因为那是我们民族精神的重要组成之一,也是号召和鼓舞我们今日国家航空事业再次腾飞的重要动力和旗帜。


什么是“冯如精神”?其实前人对此已做过很多系统的研究和挖掘,比如广州博物馆的黄汉纲先生曾编撰过一本《冯如研究》,就为我们学习、继承冯如精神提供了很好的教材。根据我个人的学习和理解,冯如先生身上展示出的,是一种内蕴非常丰富的精神,应该至少包含下面3个层面的内涵。


其一,振兴中华的大志向及科技报国的宏愿。冯如先生从小就立有大志,尤其是当时中华民族积贫积弱,满清政府腐败无能,导致丧权辱国的时代背景上,侨居海外的他,决意以振兴中华为己任。当时,随着莱特兄弟的成功,航空已作为最先进的科学技术登上历史舞台,影响到各个方面。冯如敏锐地意识到飞机在未来世界发展中的作用和地位。可贵的是,在试制成功世界先进的载人飞机,并成为世界知名飞行家之后,他拒绝了美国人的高薪聘请,不顾国内航空环境空白,器材严重不足等困难,毅然将自己在美国创办的飞机制造厂迁回祖国,将自己研制的两架飞机带回祖国,为祖国开拓航空事业。他还是第一个提出航空救国思想的中国人。回国后,他奔走呼吁,大力倡导航空救国思想。他说:“吾军用利器,莫飞机若,誓必身为之倡,成一绝艺,以归飨祖国。”并认为“倘得千百只飞机分守中国港口,内地可保无虞。” “中国之强,必空中全用飞机,如水路全用轮船。”为此,特提出以“壮国体,挽利权”的口号作为开创航空的宗旨,号召国人共同努力,强大国家,抵御外侮。


其二,自主、自力、自强,创新进取的精神。冯如先生研制成功的飞机,是第一架没有外国人指导下完成的载人动力飞机。据史料记载,他的飞机,汲取了当时比较先进的“莱特型”飞机的优长,参考和吸取了“花曼”、“寇蒂斯”等型飞机的特点,在机翼、起落架、机体结构等方面,都作了许多独特的改进,最终成就了当时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冯如型”飞机。他的第一次飞行,高度、距离都超过了莱特兄弟的首次飞行,是当时世界上第一流的。而且,当时航空在全世界范围内都还是一个少有人涉足的尖端领域,作为一名从科学技术相对落后、甚至封建迷信思想尚很深厚的国度走出的冯如,自信地涉足高科技领域,不自卑,不妄自菲薄,不空谈,低调而扎实地努力,大胆探索,敢于创新,敢于抢立世界科技前沿,这样的精神尤值得后人学习和思考。


冯如先生在自己短暂的一生中,创下多项第一:他不仅是我国航空史上第一个飞机设计家、第一个飞机制造家、第一个飞行家,还是第一个革命军飞机长,第一个民办飞机制造公司的创办人。这么多的第一,足以说明,冯如先生是一名敢于探索、勇于担当,极富创新精神和进取心的先驱。


其三,刻苦钻研,坚韧不拔的精神。冯如先生一生,对自己钟爱的事业锲而不舍,不懈追求,直至舍生忘死。他没受过多少学校正规教育,但凭着颖悟和矢志攻坚的精神,始终如一地坚持学习,弥补了这一弱点。在环境不允许他既照顾父母妻子,又不放慢他发展祖国航空事业的速度时,他宁愿舍弃照顾父母妻子,把精力完全投入到他的事业上。倾其全力于航空科学,不怕艰苦,不避危难的精神,是他获得成功的重要理由。他数度飞机坠毁,险遭身亡的威胁,仍无怨无悔,冒险犯难,为发展祖国航空事业奋勇直前。以实际行动,实践着自己“苟无成,毋宁死”的承诺。


1912年8月25日,在国内作飞行表演时,冯如先生不幸因飞机操纵系统失灵失事,身受重伤,又因救治不及时而牺牲。弥留之际,冯如先生仍心系祖国航空事业,吃力地把失事原因告诉助手,并勉励他们“勿因吾毙而阻其进取心,须知此为必有之阶级。”又嘱将其遗体葬于黄花岗,俾能与七十二烈士英灵长相作伴。


冯如先生的以上种种精神,至今感召着后人。恩平知名人士吴汝称冯如先生为才识卓绝的空军豪杰。1933年他为冯如遗像题词时写道:“其志坚,其识卓绝,是科学之伟人,是空军之豪杰。嗟彼苍之忌才,喜精神之不灭……”


冯如精神是特殊时代下激励、锤炼而生的一种时代精神、民族精神。冯如先生已离我们远去,但作为一种精神的冯如却是不死的,有一种金玉般不朽的质地,蕴藏着一种穿透历史时空的力量和感召。前行需要偶像。站于中国航空百年的历史坐标点,今天的我们如果能重拾冯如精神,将对于提振国家的航空事业,甚至改造我们的民族精神,都有着特殊的意义。


第一,启示国家航空事业发展及国家空中力量建设。


冯如的第一次试飞,虽然比莱特兄弟晚了6年,但在飞机性能上有更大的提升。尤其是1911年经改进完善后的“冯如二号”,曾创造了时速105公里,航程35公里,飞高110米(350英尺)的成绩。其成绩已超过了1909年国际飞行比赛速度冠军寇蒂斯(时速75.2公里)的成绩。对此,海外航空界亦给予高度评价,称“在航空领域,中国人把白人抛在后面”。事实证明,在世界航空的萌芽阶段,冯如所代表的中国航空最高水平是走在世界前列的。反观当今,虽然我国近几十年来,尤其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在航空领域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但是,发展水平与世界先进水平还有很大差距,这与我们作为一个大国在世界上所处的地位、需要关切的国家利益,以及在国际上所需承担的义务和责任都是不相称的。


今日世界,综合实力靠前的强国一定是航空大国。而一个国家的航空工业水平、所拥有的空中军事力量的强弱,国民的航空意识,国内航空运动开展的氛围,都在相当程度上成为一国整体实力的象征。


未来,我国空天领域的国家利益越来越复杂,安全形势越来越严峻,威胁越来越强烈,国家安全、经济利益都与空天发展息息相关。同时,航空高科技是集现代科学技术发展之大成,空军是与现代高科技紧密相联的具有战略地位的军种,二者都需要国家的大力扶持和投入,更需要全民的支持和关心。重拾冯如精神,对于强化国民的航空意识,促进国家航空事业的发展,增强国家空中力量建设都着有着重大的启示意义。


第二,振奋民族精神,为国家和平崛起提供精神支援。


当下,我国正处于和平崛起的历史进程中。而一个国家的崛起,首先需要的是一种民族精神的崛起,其次是需要号召一大批志向远大,忧国忧民的青年英才投身于报国的洪流。对此,冯如是很好的精神旗帜和行为标杆。大力提倡冯如精神,对于鼓励年轻人树立远大志向,强化爱国主义精神,积极投身航空事业可以产生很好的影响和作用,对于号召海外侨胞关心祖国建设也有着一定的作用。


第三,弘扬创新的文化,适应时代的需要。


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是一个信息时代,国家又处于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积极向创新型国家转型的重要历史转折时期。时代的发展,国家的需要,都需要高举创新的旗帜,在全全社会倡导并形成创新的氛围,塑造创新的文化、打造创新的产业。冯如不仅是航空的先驱,同时也是一位创新的先驱。他的创新举动,对当代人同样有着强烈的激励和鼓舞。


事实上,冯如精神的内涵以及强大的感召力,是我的拙笔无法一一写尽的。这一点,每一个心系祖国未来,尤其是关心祖国航空事业、关心国家空中力量建设的炎黄子孙都会有自己的思考和见解。我希望,我们能在冯如精神的感召下,共同努力,为已走过百年历程的祖国航空事业写下新的篇章!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