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7.html


第二十二节 暗夜论女人

晚间,同舍的三头牲口都还没有回来,只卫华一人在灯下静读,台灯将他的背影投射在背后雪白的墙壁上,形同一个影子巨人。

一只甲虫从窗外飞入,叭的一声撞在台灯罩上,晕头转向的,又跌到桌子上,从放在桌上的凯恩斯英文原版《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上爬过,数秒之后,挣扎着飞了起来。很不幸的是,如狗改不了吃屎一样,甲虫虽然吃了亏,撞得头破血流,却仍改不了他的趋光性,再次撞到灯罩上。

一次又一次,叭叭的撞击声不绝。

“小精灵”的骚扰,对卫华毫无作用,他的视线,从手中的那本书中,一行行的跳动着。

今晚,他的学习计划是《博弈论》,这门原本建立在如何让赌徒在特定的游戏规则下,最大限度的赢得自己利益的赌徒理论,在经济学中发扬光大,最近这些年,经济学领域获得诺贝尔奖的,无一不是在《博弈论》中有所建树。相反,正统的经济学,反而无所发展。正如屠倭所说的那样,经济学,是不是一门科学,都令人质疑。

昨天,卫华才立志要在济经学领域,有所建树,因此拜读亚当斯密的书,今天又从图书馆借来凯恩斯的著作,打算做一个系统的研究。报着极大的兴趣而来,却败兴而归。

翻过书之后,卫华很失望。他发现,所谓的凯恩斯理论,归根揭底,就是想要国家参与和管理经济,是亚当斯密的“政府管经济越少,就越是好政府”的观点,完全对立。

他对国家管理经济理论的研究,与实践,还不如马克思《资本论》的清楚和令人信服。

利用国家机器对经济建行管理,在资本主义制度下,从理论上就是行不通的。因为在这种制度下,个人所有权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政府只能对私人资本的生产,提供建议和倡导。这种建议和倡导,在资本逐利的本质面前,不堪一击。这就天然带有局限性。如果像社会主义国家那样,用国家强制力量,对经济进行计划,那么,根本就是违宪的。所以,每当经济危机来临,西方世界,只有二条出路可走,一是战争,二是扩大财政赤字。这二条路,从本质上,都是反人民,反社会,反人类的。

因此,从实质上来看,凯恩斯理论,就是在资本框架内的老马理论。是对资本大厦的缝缝补补,无法从根本上解决定期发生的经济危机,这个困挠资本主义的癌症。

翻过了凯恩斯的著作,再看《博弈论》,卫华立即被书中的生动而现实的故事给吸引了。五个强盗分珠宝、三个火枪手决斗、纳什均衡……

故事最终出现的结果,与人们想像中的不知有多远。主持分珠宝的第一个强盗,竟然可以分得一百颗珍珠中的98颗。三个决斗的火枪手,枪法最准的那个,反而死得最早。犯有二重罪的盗窃犯,在游戏规则之下,都无法得到减刑的最轻处罚。

这一个个故事,从数学的原理上,解释了现在的经济现像。让人耳目一新。卫华越看,越觉投入,感觉像是冬天围着火炉吃热茶,夏天携着美女数星星,浑身有说不出的舒坦。

哗啦啦的钥匙响过之后,门被轰的一声撞开了。

三头牲口冲了过来。

当先一人,是包先知。他怒气冲冲,见卫华在灯下夜读,按奈不往火气,扑过去,挥拳便打。

卫华看书正入神,对身外的事,全无半点感知,连这三头牲口回来了,他都不知道。但是,他在异时空的抗日战场,养成的对危险的反应,本能的惊醒了他。卫华心底莫明的升起了一股寒意,就像是被蛇叮上一样。

左手一伸,一抓,捏住了“危险”,则头再看,原来自己握住的是一只拳头。拳头的主人,包先知瞪着一对红眼,满嘴喷着酒味。脸色很难看,像是要吃人。

“耍酒疯?”卫华左手稍稍用劲,包先知拳头痛得要裂开一样,身体跪了下去。

“哇——”疼痛刺激了包先知,在地上号陶大哭起来。卫华问他话,他语无伦次,情绪完全失控,双脚在地上乱踢,双手在空中乱舞,不时扯下自己的头发。

“包打听,这是怎么了?”卫华只得问另外两头牲口,大白菜和贾大勇。这两人的神色,也不好。他们同样喷着酒味,但没有喝醉,大白菜一幅义愤填膺的样子,贾大勇则万分悲痛。“你们怎么了?失恋了?”

说到失恋,卫华又觉得好笑,这三人,都还没有恋上呢,如何失恋?

“卫华!我们兄弟三个,拿你当大哥,你却在背后专干对不起兄弟们的龌龊事!你说,咱们兄弟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你,为什么要挖老三的墙脚?(包打听由于年龄最小,所以也被称之为老三。卫华来后,他因该称老四,不过,大家都习惯了,改不过来。)”

贾大勇也道:“卫老大,天下的美女,不能你一个人全都独占啊!你看,兄弟几个也怪可怜的,至今还是处男呢?老三好不容易泡上一下,你为什么横插一脚呢?朋友妻,不可欺!”

卫华越听越不明白,“你们都在说什么?我的女朋友,就二个。早在认识你们之前,我就和她们好上了。她们至今也不认识你们,怎么又成包打听的女朋友了?我还抢了他的?你们要是喝多了,大脑不清楚,那么先睡一觉吧,等明天我们再说。”

“谁不清醒了?”大白菜拳头捏起,但一触到卫华的目光,又松了下去,恶狠狠的道:“别装糊涂,秦韵雅你认识不?她就是老三的梦中情人,那么多美女,你不撞,怎么偏偏将她给撞进了医院。你老实交待,你是不是,对她有意思了?”

“秦韵雅什么时候,成为包打听的女朋友了?”卫华问道,“人家承认吗?”

大白菜和贾大勇两人面面相觑,开始理亏心虚起来。

早上看过卫华的表演之后,三人一起吃了顿午饭,当然是包打听请的。席间,三人对比卫华,感慨自己这一生都是白活了。死乞白赖的狂追女朋友将近四年,目标转移了十几个,一个都没有落下。比条件,三人好像,也不差啊。而卫华呢,好像从来就没有花过时间追女生,而女生则一个二个,疯了似的爱上了卫华。从院花到国花,无不深陷其中。

三人原本以为,卫哥有二个公开的女友,就已经惊世骇俗了,没想到,今天又发现了一个。那气质,那长像。叫三人郁闷得想自杀。

三牲口得出结论,卫老大对女人有着百分之百的必杀率,不管是什么样的女人,只要看他一眼,就一定逃不出魔手。所以,三人以后要是有什么中意的女朋友,千万别让她们撞到了卫华,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午饭后,三牲口上课去了。

课间,包先知收到短信,说秦韵雅进医院。包先知用手机登上校园BBS,看到一篇贴子《英雄撞美女,火花耀B大》。贴子不但详细的叙述事件的经过,还贴着卫华背秦韵雅的手机照片。照片上,秦韵雅闭目享受的样子,看得包先知两眼直冒火。在心中一直骂:淫荡!

邻桌的大白菜见包打听的脸皮一会儿白一会儿紫,又看了包打听手机上的东西,便什么都明白了。劝道,“老三,这个荡妇,你以后就别再掂记她了。现如今还是找一份好工作要紧,只要有票子,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包先知暗恋秦韵雅,而人家却不知有包先知这个人,原本就是八字没一撇的事。像这类的事,包先知也不是遇到一次二次了,所谓失恋神经强大。但是,他不知中了什么邪,就是对秦韵雅念念不忘,还认定了是他的另一半。尤其无法忍受自己的梦中情人,和别人相好。卫华背秦韵雅去医院的照片反反复复的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熬到下课,贾大勇见包先知魂不守舍,也劝他说,以卫老大的才华,什么样的女人,他都是一击必杀的。你就别想了。

“我就是想啊……”包先知哭了起来。哭得很伤心,像个小孩。

大白菜和贾大勇只得相劝,喜欢卫哥的人很多,但是卫哥不一定看得上她,我看你还是有机会的。趁着她生病,需要照顾,正是一个接近她的好机会。于是决定带包先知去医院看看秦韵雅。

但是,三人与秦韵雅没有什么关系,用什么理由去看她呢?三人还得借卫华的名义。假如卫华还在医院,三人就说是来找卫哥。假如卫哥不在,就说是代替卫哥来看她。

到了病房,卫华不在,所以,三牲口采取第二套方案。

秦韵雅做完手术,刚从麻醉中醒来,由于失血,身体正虚弱着,单独一人的高级病房里堆满了花和水果。有的是同学送的,但绝大部份是屠倭用卫华的名义买的。除此之外,还有一位专职护工李姐。也是屠倭以卫华的名义请来的。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秦韵雅很感动。

三头牲口的到来,又是说受了卫华的拜托,秦韵雅能不感动得一塌糊涂。

如此,年少多金,俊朗帅气,又懂得体贴人的男友到哪去找呢?本来秦韵雅向卫华索吻,不过是和其她的花痴女孩一样,是盲目的追星,经历这事之后,便从追星,升华到了灵魂深处了。她竟然淌着泪,十分动情的对三头牲口道,请他们回去转告卫华,我不怪他,其实是我不好。……小雅知道卫哥哥有女朋友了……小雅不在乎名声,愿意……

三牲口失魂落魄的离开医院。

此时,不仅仅是包先知感到失恋的悲痛,另两牲口也是心情极度的不痛快。

卫华他凭什么啊?

为什么有的牲口,可以吸引无数美眉自荐枕席,甚至连个名声都不要,只求可以呆在这头牲口的身边。

为什么有的牲口,穷尽一生也得不到一头“恐龙”的青睐?

三人决定去喝酒,一醉方休。

卫华从三人混乱的言语中,猜到了他们的心理,说白了就一个词——嫉妒。

“你们——”卫华觉得同学一场,自己从他们身上也学到了不少的东西,全国有13亿人,大学生有数百万,却偏偏和这三头牲口在一间寝室,也算是有缘了。

照他们现在这个样子混下去,将来不会有什么出息的,卫华很早就有了这个结论,因此,有必要找个时间,好好的和他们聊聊。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给他们讲讲,绝大多数人都不明白的道理。

“先给你讲个故事吧!”

“二千多年前,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