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9.html

傻子都知道,民国的称呼在建国以后就取消了。

像是欧阳、眼镜儿、海军、刘萧他们四个建国以后出生的人听到民国几年的说法都是在电影电视剧上。

眼镜儿那本《中国抗联》上写的非常清楚,民国二十年八月初七换算成公历年月就是公元一九三一九月十八日,换句话说也就是这几个人睡了一觉就睡回了八十年前的世界。

穿越?时空转移?做梦?

眼镜儿抓起一只手就咬。

如果是做梦的话,咬一下手指就会醒。

这是常识。

“啊!”一声惨叫。

眼镜儿愣住:为什么听到惨叫但是自己不痛?

“眼镜儿,你咬我手指头干什么?”欧阳一边甩着手一边跳着一边喊着。“你疯啦?我得打狂犬病疫苗儿!”

“欧阳,我没疯,现在是公元一九三一年九月十八日,不,因该是公元一九三一年九月十九日凌晨!”眼镜儿有气无力的说了一句。

“什么呀?怎么就公元一九三一年九月十九日凌晨啦!”刘萧翻翻眼睛看了看欧阳、眼镜儿、海军这几个人,“瞎说!不信你看我的表!”刘萧说着,把手往自己的衣服兜里一放,他的脸马上就变了。

“我的手表!我的手机!”刘萧差点哭出来,“他妈的!都他妈的没拿出来!不行!”刘萧说着挺直了身板儿,一把揪住了欧阳的袄领子:“欧阳,让你表哥赔我的手表!赔我的手机!”

欧阳赶紧闪开:“刘大哥,我手机手表笔记本什么都在那间房子里,不也没了吗?你别着急,咱们回去看看找找,别听这几个民工的胡说!”

海军到底是现役军人,比较冷静:“先别闹了,咱们再问问!”

骡子麻杆和胖子呆呆的看着这四个人又哭又闹,很多他们嘴里说出来的词汇“什么手机笔记本”之类的他们三个根本听不懂。

海军晃了一下手里的枪:“你们几个听好了!要是谁敢说瞎话,老子他妈的崩了他!”

骡子麻杆和胖子他们三个可以听不懂欧阳刘萧他们几个说什么,但是海军手里那支崭新的盒子炮谁都认识,那可是货真价实的东西,谁要是吃上这么一粒黑枣儿那可是再吃什么东西都不香甜啦。

“班长!你说你说!只要咱们知道,保准儿不说瞎话!”麻杆拍着没有三两肉的胸膛说着。“就是!就是!”胖子一边附和着。大个子咧了咧嘴,憨憨的说道:“俺也不说瞎话儿!”

海军点点头:“这就对啦!说,你们到底是哪里人,怎么当的兵,今年到底是哪年?”

“我说这位班长,今年真是民国二十年,刚才说的八月初七是阴历,要是阳历的话就是九月十八号!”麻杆看着海军手里的盒子炮慢吞吞的说着。

“哗啦”一声。

骡子麻杆和胖子他们三个当兵的人都清楚,这是拉动步枪枪栓子弹上膛的声音。

欧阳受过几天军训,而且在学校里CS真人PK的时候玩过一些气枪,拍电影之后因为表哥的原因也别人多摸了几回枪,对于这种旧式步枪多少有点了解,所以他粗手笨脚的把枪栓拉开,推进了一发子弹,然后把枪口对准了麻杆:“你再说一遍!老子开了你!”

麻杆听不懂“开了你”是什么,但是那支辽十三步枪里的子弹可是真的,他吓得差点尿了裤子,“噗通”一声给欧阳和海军跪了下来:“官长饶命啊!饶命啊!”

麻杆的鬼哭狼嚎让刘萧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你别嚎啦!”

麻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嚎哭着什么上有老母下有儿女,胖子和大个子吓得浑身只打哆嗦,一句话也不敢说了。

眼镜儿看了看这几个人:“大伙儿别闹啦!咱们往回走走!碰上有人家的地方打听一下不就行了吗!”

于是这几个人又开始往回走。

高粱地是一片接着一片。

走在庄稼地的小路上,眼镜儿生怕出点什么事情,让海军在前边开路,欧阳在中间看押着骡子麻杆和胖子他们三个,眼镜儿和刘萧拎着枪走到最后。

天色越来越亮,隐隐约约能够看到远处冒出了缕缕炊烟。

海军指了指前边冒烟的地方:“我说刘大哥,咱们到那儿去问问,他们三个扯谎不要紧,老百姓不至于也扯谎吧!”

刘萧冷着脸应了一声好,七个人就快步向那个冒烟的地方走去。

等七个人走到了地方才发现,那里冒着的不是炊烟,那是一个燃烧后的小村庄。

说它是小村子一点也不会错。

只有七八栋已经看不出原来模样房子在冒着烟。

一股血腥味混合着烤肉味儿直扑七个人的鼻子。

刘萧和海军都是受过训练的,对这种异味儿还有一些抵抗能力,但是欧阳和眼镜儿这两个大学生已经是受不了这个刺激。

越走越近的海军小心翼翼的查看着四周,那支子弹已经上了膛的步枪不断的变换着方向。

“死人!”海军低低的一声。

队伍停了下来。

刘萧到底是见过几次大世面的,他提着手里的手枪俯着身快步的来到了队伍前边。

天色还没有完全亮,但是已经能明显的看到前边地上横七竖八的倒着十几具“尸体”。

刘萧小心的靠近了那些尸体,很明显,又和他们穿着一样军装的士兵,有些穿着杂色破旧衣服的老百姓。

但是那些倒在地上的老百姓身上穿着的衣服绝不是刘萧熟悉的那些衣服。

刘萧用手沾了一点血迹闻了闻,冲后面点点头,小声的说:“海军,这是真血!”

海军身子动了动,可是没有走近:“刘大哥,你看看人呢?”

刘萧骂了一句:“胆小鬼!没见过用血浆拍片子的啊!”说完,他推了一下离他最近的那个人。

“嗨!片子拍完啦!收工了!”刘萧说着站起身狠狠踢了那人一脚,“装死还没完啦!”

刘萧这一脚踢过去才发现,这是一具真的尸体。

他吸了一口冷气,走了几步。

所有的人都是真的死了。

死得不能再死了。

甚至有半具尸体已经烧的焦糊,散发着让人难以忍受的味道。

“哇!”刘萧吐了。

所有的人都在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