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鸡是这样长大的 7个星期内体重增加50至60倍

把原先在农场院子里走动的鸟类变为“产品”,最主要的步骤是把它们关起来。一个炸鸡业者从孵化厂购取1万只、5万只或更多的初生小鸡,把它们关在又长又没有窗子的鸡棚中。

鸡棚通常是落在地面上的,但也有些从业者为了节省空间,采用阶梯式长棚。在鸡棚内,环境受到控制,使鸡吃最少的饲料而又能长得最快。饲料与饮水是从棚顶上挂下来的送料斗自动喂食的。灯光按照农业研究员的指示调整:例如,头一两个星期,一天24小时全开,以促使小鸡速食速长;然后,灯光略略减弱,每两个小时开关一次,因为研究人员相信鸡在两个小时的睡眠后又准备吃东西了。最后,大约在6周左右,鸡长得已经那么大,以致太拥挤,灯光就一直全黑。这是为了减少因过于拥挤而造成的打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拥挤的养鸡场

肉鸡7个星期大就被屠杀,鸡的自然寿龄是7年。这时它们大约四五磅重,而活动的空间仍只有半平方英尺——或两公斤多的一只鸡只有450平方厘米活动空间 比一张标准打字纸还小。在这样的状况下,如果光线正常、拥挤和精力无处发泄,就会导致它们打斗,互啄羽毛甚至互杀互吃。极暗的光线可以减少这种行为,因此在最后的一个星期,鸡几乎生活在全然的黑暗中。

禽类啄毛和互咬互吃是容易发生的情况,但这意味着生产力降低,利益损失。禽类烦闷,便啄其他禽只羽毛突出的部位……烦闷和无聊虽是这些“恶习”的主因,但拥挤、闷热的棚舍也是成因。

鸡农必须阻止这些让他们赔钱的“恶习”;虽然他们明知过度拥挤才是主因,但消除拥挤即意味着消除利润。鸡棚、自动喂食设备,室温与通风保持所需的燃料与劳力都未减少,而同样的鸡棚却减少了生产,收入因之减少。为了防止“恶习”,肉鸡的生存环境只有变得更不自然。把照明弄到十分幽暗的地步便是他们的方法。更极端的办法是“断喙”——现在养鸡业者已经盛行此道。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断喙器

“断喙”,业者用喷灯将小鸡的上喙烧断,使它们无法互啄羽毛;不久以后改用特制的烙铁,而今日所用则是特别设计的小型断喙台,切刀是炙热的,小鸡的嘴被插进此器材,热刀把嘴尖切断。速度十分快,1分钟大约15只。这样的快速意味着切刀的温度与锋利度都有可能改变,对小鸡造成严重伤害。

刀片过热,会使小鸡口起水疱。刀片冷或钝,则会使鸡喙的尖端长成球状。即使断喙做得正确,也不像剪指甲那样无痛。有研究发现,在鸡的角质部与骨质部之间,有一层十分敏感的软体组织,断喙时的热刀切过这角质、骨质与敏感组织的复杂结构时,造成严重的痛苦。

断喙的伤害是长期性的。用这种方式受到切伤的小鸡好几个星期都会吃得少,有损体重。最可能的原因是被切断的嘴一直在痛。英国农业与食品研究会的家禽研究中心的布鲁瓦和金特,检查了被断喙的鸡嘴,发现受伤的神经又长了出来,但向内卷成一团,称之为”神经瘤”。人类被切断的肢体所长出的神经瘤是会导致强烈而长期的痛楚。

大部份肉鸡养殖户为了防止它们互吃,都采用了断喙法。但断喙法却无法断除拥挤所造成的压力。老式的农夫,用大片的地方养小群鸡,根本无须断喙。

以前,每只鸡都是一个个体,如果某一只老是欺侮别只虽不常见,却也是会发生的 ,就会被从鸡群中移走。同样,如果生病了或受伤了,也会受到照顾,不然就很快杀掉。

为了对照明和温度有控制,肉鸡鸡棚通常都是封闭式的,没有窗子,完全靠人工通风。鸡永远没见过日光,直到抓出去被杀的那天。

肉鸡鸡棚另一个会发生窒息的情况是“叠罗汉”。在鸡棚里养的鸡十分不安,神经质。强光,大的声响或其他的刺激就会造成群体恐慌,鸡会突然飞向棚屋的某个角落。在这种恐慌而寻求安全的冲动中,一只踩在一只身上,最后在偏僻的棚角,窒息成堆而死。

即使逃过了这些灾难,可能仍旧逃不过肉鸡饲养场中普遍流行的疾病。一种新的而且到现在仍然未知原因的死亡现象叫做“急性死亡症候群”acute death syndrome,缩写为ADS 。此症显然是肉鸡生产业不正常状况的产物。到现在,还没有任何一项研究得以清楚说明健康的鸡何以会突然瘫痪而死,但英国农业部约聘的一位家禽专家则认为这正好跟肉鸡企业的目标有关——也就是由肉鸡的快速生长造成的。

鸡的死亡率上升,跟此业在基因和营养方面的大量进步有关。换句话说,我们期望肉鸡的成长可能过快了——在7个星期内体重增加50至60倍……这种“超负荷”的成长很可能引起“反弹”——也就是增肥中的小鸡通常是公鸡 突然死亡。

快速的成长率也可能导致肉鸡的残障和畸形,使业者还得再杀1%—2%的肉鸡,而由于只有严重的病患才会被剔除,因此因畸形而受苦的鸡一定高于这个百分比。

鸡舍的空气本身就是危害健康的。在7或8周棚中的生活期间,没有人要去撤换铺设的干草或鸡的粪便。虽然有机器通风,空气中却充斥了尘屑和微生物,会伤害鸡的肺。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社区医学系为鸡农做了一次此种空气的危害研究。他们发现鸡农70%眼睛痛,将近30%常常咳嗽,将近15%有气喘和慢性支气管炎。研究人员劝鸡农到鸡舍去时要戴口罩。

由于立卧都在肮脏腐臭的干草上,鸡的脚爪往往会溃烂,胸部生疮,腿部灼伤。“鸡块”往往就是受伤而不能整只出售的鸡的切剩部分。不过,鸡脚受伤对从业者不构成问题,因为反正在杀后鸡脚是要被切除的。

如果说长期拥挤、无窗,充斥着尘屑的鸡棚囚禁是压力沉重的,而它们唯一见到天日的那次也不是美好的经验。棚门突然打开了,那已习惯于幽暗光线的鸡被双脚提起,头下脚上的被抓出来,塞入格笼中,一笼笼叠在卡车上。然后,把它们开到“处理厂”,去杀、洗,装入清洁的塑料袋中。在处理厂,它们一笼笼从车上被卸下,等待屠杀。可能等好几个小时,没有食物,没有水。最后,它们被人从笼中提出,倒挂在输送带上,用刀结束它们无欢的生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