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以退为进聚集能量,构新联盟围堵中俄

广州军区kj 收藏 3 36
导读:一、以退为进    小布什八年的单边主义,过分最求硬实力,使得强大的国遭遇二战以来最大的政治经济危机,也使得其扩大90年代冷战成果的企图几成泡影。其盟国对此也是报怨甚多,有的更是跃跃欲试,梦想后国时代的到来。其中,去年萨科奇在格鲁吉亚事件中的活跃表现可见一斑。与此相对应,奥巴马主政国,奥巴马政府以解决国内经济问题,创造就业,振兴经济为中心的同时,在对外关系上“巧实力”外交走上了前台。    “巧实力”这一概念是由国际关系理论新自由主义学派代表人物约瑟夫•奈创立并系统地引入国对外政策的。他

一、以退为进

小布什八年的单边主义,过分最求硬实力,使得强大的国遭遇二战以来最大的政治经济危机,也使得其扩大90年代冷战成果的企图几成泡影。其盟国对此也是报怨甚多,有的更是跃跃欲试,梦想后国时代的到来。其中,去年萨科奇在格鲁吉亚事件中的活跃表现可见一斑。与此相对应,奥巴马主政国,奥巴马政府以解决国内经济问题,创造就业,振兴经济为中心的同时,在对外关系上“巧实力”外交走上了前台。

“巧实力”这一概念是由国际关系理论新自由主义学派代表人物约瑟夫•奈创立并系统地引入国对外政策的。他解释了“巧实力”与“硬实力”和“软实力”三者的关系:一国的综合国力包括“硬实力”(即支配性实力,如基本资源、军事力量、经济力量、科技力量等)和“软实力”(即精神性力量,如国凝聚力、文化和意识形态方面的受认同程度等)。简单说,“软实力”就是通过吸引而非强迫或者“硬实力”付出来得到你想要得到东西的能力,而将“软实力”与“硬实力”巧妙结合便是“巧实力”。因此我们可以非常清楚的明了“巧实力”的实际含义。

而在全球事务方面美国根本就没有放弃其继续独霸世界的战略,反而有进一步强化的趋势。希拉里•克林顿在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就其国务卿提名举行的听证会上曾经说过:“现有安全威胁要求新一届美国政府必须诉诸“巧实力”,动用一切可以动用的手段,包括外交、经济、军事、政治、法律和文化等领域的可行手段,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巩固原有联盟,形成新的联盟,以打开外交的新局面”。这里我们要密切关注的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形成新联盟”。

对于奥巴马美国出现的一系列变化及其所带来的影响,我们如果从多个方向看待这种变化,可以看出将会或已经出现一种不好的趋势,那就是近一段时期以来围绕着中国周边地区出现的不太“和谐”的声音和动作,这是前所未有的。毫无疑问,这些地区国家的领导人或许已经解读了奥巴马政府的战略转变所带来的信息和机会:美国不仅仅需要固有的联盟,还需要建立其新的联盟,卖身投靠,从中取利。

这样看来,其“巧实力”中还包括了这样一种含义,就是利用或互相利用共同的利益、共同的价值观和所面对的可能的共同威胁结成利益联盟,美国可以利用这些关系,推动这个联盟的形成,这是美国曾经奉行的单边主义所难以产生的效果。相反的这个联盟的其他国家也可以利用这个联盟来达到自己的某种目的。这对中国是及其不利的。在从最近传出的所谓的中美G2模式,更是把中国推向不利的境地。这将导致欧洲的不满、俄罗斯的怀疑。G2很美好,但中国准备好了吗?我的答案是否定的。

二、中国要有应对

在近期,国际局势并没有因为经济危机而出现缓和的局面。北约借格鲁吉亚军演,打压俄罗斯空间的意图任然未变,其接纳新成员扩大北约的趋势未变;再就是围绕我国近海、边疆地区的一系列“不好”动作;而澳日安保和原有的美日安保,将起着核心的作用,其遏制中国的意图未变。“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这可是侵犯了中国的知识产权的用语]充分表露其战略意图和野心,即:为了达到其遏制中国的目的,可以抛弃宗教、历史、甚者政治制度等方面的差别而团结在一起,对付共同的目标。我们完全可以勾勒出,在不远的一天,不排除亚洲的“北约”的出现。美国为了摆脱经济危机有需要中国的一面,是竞争、合作的关系[美国人说的]只是是表象,遏制是内在的,看看俄罗斯的遭遇可以明了,这不是制度的问题。可以预见,危机之后,他还需要中国吗?

我也曾经同意中国面临的主要问题是发展,我们所有的内政外交都是在努力确保这个目标的实现。战略本身是好的,但是如果我们太拘泥发展,就不能排除个别国家铤而走险,挑战中国的底线。因此我们必须要有所应对。过去我们说过人心向背是决定战争胜败,在国内革命战争如此,在国际博弈中亦如此。

首先要做的是,遏制亚洲“北约”的形成,你搞“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这也是我们所擅长的,我们就应该是争取一切可以争取的力量。中国传统友好国家觉无放弃的可能,还要进一步加强,什么朝核问题,见鬼去。我们还可以加上一条,对手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

其二、现在南海问题错综复杂,但在根本上还不是那种非敌即友的关系,却由于领土领海主权问题所导致,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如果采取进一步的、升级的行动包括军事行动,将有很大的可能性帮助对手形成、巩固这个联盟。因此,尽可能的避免进行直接的大规模的军事行动。这需要高超的斗争艺术。比如,对南海要施加军事威慑和政治压力,进一步提升在这一区域的军事存在,必要时可以适度进行摩擦[如中国渔船南海挑战美音响舰就是个不错的方式],擦枪而不走火但绝不打第一枪。蚕食也是不错的,插一下靠一下,有个立足点不管你是外大陆架还是200哩,嘿你中有我,你主张200哩,可这200哩内就有我的,有争议,联合国也无奈,何况我们还是常任理事国。大动干戈还得考虑,毕竟不是主要敌人。当然,对犯我首恶者,就要当机立断,果断行事,拿下了就绝无退让的道理。

其三、统筹考虑南海和东海问题,二者不能割裂。因为我们有可能面对的几乎是环中国近海国家的挑战。任何一个方向的畸变,都会引起其他方向的连锁反应。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