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堪回首:我读师范的那些日子

十六年前的日子,依然历历在目,只因为那段日子刻骨铭心。


拿到师范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时候,父母都激动得流泪,我没有,我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拿到我手里的,并不是我最希望得到的那份录取通知书。


如果不是那年实行的所谓“提前录取院校”政策,我就应当拿到复旦大学的录取通知书。那一年,几所重点师范大学和几所重点综合大学都被划归为“提前录取院校”,当时不仅仅是我们这些学生,就是我们的老师也没有搞清楚“提前录取院校”的陷阱。提前录取栏里可以填报两个志愿,最初我只填报了“复旦大学”,因为我对大上海有着无限的向往和崇拜。但就在填报志愿结束的时候,老师们都劝我别让志愿空着,填一个师范院校吧,这样保险一点。于是我在复旦大学的后面空栏内填上了一所重点师范大学,我想,如果自己的高考分数达到了复旦大学的录取分数,就不会被师范大学录取。然而,我把这个问题想得太简单了,原来在提前录取院校的两个志愿中,师范大学又是提前录取的!也就是说,如果分数同时达到两所学校的录取标准,将会被师范大学提前劫掠。这就是陷阱,连我们的老师都没真正弄清楚,我们这些懵懂学子哪里弄得清楚?


那一年我们学校的高考成绩特别突出,镇政府把考上大学的学生和学生家长集中起来在小镇的大街小巷游行,以示表彰,我是小镇的高考状元,身上挂着红花,走在前排,听到噼里叭哪的鞭炮声和轰轰隆隆的敲鼓声,我很难高兴起来,我一直在诅咒那该死的,让我弄不懂的“提前录取院校”,我唯一填报了一个省内院校,也是唯一的一个师范大学,结果两个唯一就是我的最终结果。


我没有埋怨我的老师,高中阶段我的所有老师对我都非常好,高中生活尤其是高三生活是我生命中一段美丽的回忆,调皮捣蛋到极至的我最终能在高中最后一年奋起直追,几乎每个老师都给了我太多的关爱和支持.尽管最终我没能走进理想的大学,但从小学到中学,依然是我值得永远感恩的人生旅途.


怀着异样的心情走进了师范大学的校门,学校离市区有100里路,远离都市,这更让我心里感到很不是滋味,我的脑海里时时浮现出大上海的壮观与繁华身影。不过在父母面前,我得表现得特别开心,父母都很辛苦,尤其是母亲,繁重的农活让母亲脸上布满了皱纹,我能考上大学是我们这个家庭的光明和希望,三年前,为了我能读大学,比我成绩更优异的姐姐在初中毕业后放弃了继续求学,在镇上一间旅店里作临时工。


大学的日子就这样开始了,同学相联聚,才发现自己并不算是最委屈的,象我一样因提前录取院校而“上当受骗”的学友比比皆是,很多学友的录取分数线比重点大学高出几十分,但“不幸”被师范大学劫掠了。


那个时候所有大学的收费都不是很高,因此师范大学并不具有吸引力,教师待遇也很低,想当老师的人不多。说实话,那个时候读师范大学似乎并不是很荣耀的事情,因此师范大学很难招到高分考生,于是就整了一个所谓的“提前录取院校”来改善师范大学的生源问题,效果立竿见影,无数考生喊冤叫屈.那一年我们学校的高考录取分数大幅飚升,直逼甚至赶超综合知名重点大学。


很多人在埋怨,很多人在骂娘,但仅此而已。在这样的心境下,我开始了师范大学的历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