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之际,说说我十八年前的数学老师

广州军区kj 收藏 0 156
导读: 高考迫在眉捷,写一些关于高考的博文,回忆自己十八年前高考期间的那些点滴故事,谈谈自己在感悟,希望能对一些参加高考的学子会有所帮助。 我们家有个传统,文科强理科弱,哥哥姐姐如此,我亦如此。 中考的时候,由于数学成绩不理想,我没能考上县重点中学,在一所偏远的镇中学开始了高中生活,只想拿个毕业证后就回家面朝黄土背朝天。那个时候有句话,“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这句话对我的“伤害”很大,我的数学不怎么样,上数学课的时候,平时调皮捣蛋鬼灵精怪的我就象

高考迫在眉捷,写一些关于高考的博文,回忆自己十八年前高考期间的那些点滴故事,谈谈自己在感悟,希望能对一些参加高考的学子会有所帮助。




我们家有个传统,文科强理科弱,哥哥姐姐如此,我亦如此。


中考的时候,由于数学成绩不理想,我没能考上县重点中学,在一所偏远的镇中学开始了高中生活,只想拿个毕业证后就回家面朝黄土背朝天。那个时候有句话,“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这句话对我的“伤害”很大,我的数学不怎么样,上数学课的时候,平时调皮捣蛋鬼灵精怪的我就象霜打的茄子,没有精神。


高中分科的时候,我选择了文科,这让我有了些底气,语文,历史和地理都是我的强项,我想我会有一些优势。但即便如此,数学依然是我的心头之痛,班主任曾经找我谈过一次话,说在文科班,数学更重要,得数学者得天下,因为数学是最容易拉开分数差距的学科。


进入高中,我的数学老师对我照顾有加,希望我能把数学成绩补起来。高二的时候,新来一位数学老师,老师姓潘,很年轻,长着一脸络腮胡子,看上去相当威严,上课的时候谁违反纪律,他铜铃般的大眼睛会发射出一束极具杀伤力的光芒,同时会附上一句:“上课的时候,给我点面子好不好?”这听似温柔的一句话让我们这几个调皮捣蛋的学生心惊胆寒。


相处一段时间后,我们发现了潘老师的特别之处,第一:他每天布置的作业都很少,两三道题,而且他还和我们有一个君子协定,如果哪一天有数学测验,那么晚上的数学作业就免了,他从来没有破坏过这个协定,因此那个时候,我们都盼着数学测验。第二:他上课的例题总会给我们留下很深刻的印象,因为他选的题目似乎总有无数种解题方法,他喜欢让我们折腾一道数学题,直到找到多种解题方法才善罢甘休。然后,他会总结这些方法与技巧,让我们大开眼界。每节课下课的时候,他都会提醒我们一句,“数学的学习很简单,关键是要掌握方法和技巧。”当开始的时候我很难理解,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明白这是真理。


大胡子潘老师有一个特别要求,要求我们必须把每一次数学试卷保存好,不能丢掉任何一张。把每一道错题都用特别的符号注明,用红笔修改。这个要求我们谁都不敢违背,我们班每个同学的数学试卷都保存得十分完好,在此以前,我的考试试卷都是东一张西一张的。


听了潘老师的几周星期课后,我开始对他刮目相看,他总是有办法让我们在课堂上掌握绝大部分知识点,他把这些数学知识点称为数学子弹,他会时时提醒我们,“三年时间,你们如果不存贮足够的子弹,高考的时候怎么去歼灭那些可恶的数学难题?”


在高考数学总复习阶段,潘老师居然还坚持着自己的原则,不搞题海战术,这很难得。我的印象中,数学作业一直是比较少的。我最喜欢是潘老师的压轴题专题复习课,在压轴题讲解课上,潘老师总能把一道压轴题讲解得出神入化,数学知识点,方法技巧等等尽在其中,他喜欢设计一些陷阱让我们跳进去,脸上有时还会露出诡异的笑容,然后让我们自己想办法解决。“越复杂的题目解决的方法就越多,你们要尽量去寻找最简单最便捷的方法,这样可以节省时间,提高效率。”现在回想起来,潘老师真的是很有“料”的老师,他的教学观念与那个时代似乎有些不协调,我可以称之为“素质教育”,很多高中生都陷入题海战术中不可自拔的时候,我们班的学生是幸运的,我们的作业一直都很少。


中考前两周,潘老师布置给我们一个任务,在两周之内把总复习阶段的所有数学试卷都重温一遍,尤其是那些做错的题目,必须一道题一道题弄懂。有一次他问我们,高考最痛苦的是什么?我们都七嘴八舌地说了自己的观点,潘老师说,高考最痛苦的其实是老师讲过的题目自己却不会做。错题对每个人才是最重要的,因为只有从错题中才能学到知识,所以我们必须尊重错题。”那个时候,潘老师已经不赞成我们再去做太多的难题,他说“世界上的数学题目做到老死也做不完,疲于奔命做一百道题,不如静下心来弄懂一道题。”那两周星期,潘老师每天只出一两道中等难度的题目给我们练习,他说这是为了延续我们的数学思维,这个阶段潘老师出的题目,我们大都能迎刃而解,后来我才理解潘老师这的良苦用心,他的题目不仅延续了我们的数学思维,在我们一次次迎刃而解的过程中,更增强了我们的信心,至今,我依然认为这是一种最有效的高考复习方式。


一年半的时间能做些什么?能让我最差的学科成为最有信心的学科,这是我真实的经历,至今仍让我很感慨。和潘老师相处一年半,从他那里学到了太多东西,他的很多话至今我都清晰记得,成为我心中的经典名言,多少年后,我也鬼使神差地成为一名数学老师,在很多方面我都深受潘老师的影响,比如说作业尽量少一些,比如说拿着一道数学题目折腾,让学生想出更多的解题方法与技巧,比如说让学生尊重错题,从错题中学到知识,比如说有数学考试那天就免除数学作业等等,不过坦诚地说,要达到潘老师那种淡定自如的教学境界,我还差得太远,潘老师是我的偶象。


高考的时候,我们乡镇中学的学生都要集中到县城考试,潘老师也去了。考试之前,潘老师没有给我们特别的鼓劲,也许他认为已经没有必要,也许这就是他的性格。翻开数学试卷,我习惯性地看了一下最后一道压轴题(其实这个习惯并不好),当时激动得差不多高呼万岁,那道压轴题我们做过相同类型的题目,而这种类型的题目已经被我们“折腾”过了。


1991年高考,我的数学成绩是117分,满分是120分,后来我对标准答案,被扣分的是一道很简单的计算题,这让我很遗憾。不过,这已经让我很高兴了,“数学,其实很好学。”大胡子潘老师也值得让我这个曾经的数学差生佩服。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