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小学生偷万元还高利贷主动交“保护费”

gaowei200 收藏 0 179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5_28_57488_9357488.jpg[/img] “扑通”一声,正上小学六年级的小正突然跪倒在母亲阿英面前。没等小正开口,阿英就已经明白了:两个月来家里失窃万余元的真凶正是自己10岁的儿子。接下来的逼问,更是让阿英震惊。小正说他所偷来的钱有的被同学勒索去了,有的交了保护费,有的还高利贷去了。校方得知后已向小正的同学追回了2720元。 小正偷钱清单 ●偷舅舅工厂会计:5000元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扑通”一声,正上小学六年级的小正突然跪倒在母亲阿英面前。没等小正开口,阿英就已经明白了:两个月来家里失窃万余元的真凶正是自己10岁的儿子。接下来的逼问,更是让阿英震惊。小正说他所偷来的钱有的被同学勒索去了,有的交了保护费,有的还高利贷去了。校方得知后已向小正的同学追回了2720元。


小正偷钱清单


●偷舅舅工厂会计:5000元


●偷舅舅:5800元


●偷妈妈:3200元


小正,10岁,就读于大岭山华强学校六年级某班,与母亲阿英同住在舅舅阿豪的工厂宿舍里。阿英说,其实早在3月份,工厂宿舍里就开始发生神秘失窃的事情。


会计失窃5000元


先是工厂的会计在3月份累计有3000元不见了踪影。“会计也是我的亲戚,喜欢喝酒,我们当初都以为要么是他记错了账,要么就是工人偷偷地跑到他房间里偷走的”,阿英说,他们压根儿就没往儿子小正身上去想。为了加强管理,工厂的老板、小正的舅舅换了名保安。


换了保安,钱被偷的事继续在铺面厂二楼的宿舍里发生。每月底是工厂发工资的日子,工厂会计从银行取了几万块钱藏在宿舍的各个角落。“我们是家只有20来人的小厂,都是直接发钱的,再加上做工的多是老乡亲戚,工厂都没有买保险柜,而是由会计直接掌管。”


由于在一个月累计有3000元不见了踪影,会计小心翼翼地将工资款藏在自己宿舍的各个角落。“既有箱子底下,也有水池底下,凡是能藏的地方都有藏,几万块工资款藏了好几个地方”,阿豪说,会计自认为很安全,但等到发工资那天时,却发现少了2000元。


阿豪说:“会计把几万工资款都是整沓整沓藏在各个地方的,但等发工资时却发现其中几沓少了几张百元大钞。会计说如果是别人偷的话,肯定会整沓偷走的,偷钱的定是小正。”众人都认为会计分析得很有道理。


会计的宿舍就在阿英母子宿舍的对面,隔壁是阿豪的住处。由于工厂整个二层住的只有他们四人,且又是至亲之人,每间宿舍的钥匙就都挂在二楼客厅木门的后头。“我们怕贸然找小正谈话,会给他的身心带来不好的影响”,阿英说她只能暗地观察。


妈妈的钱也少了


几次掉钱的工厂会计辞了职。但会计的走,并没有让钱失窃在工厂宿舍里停演。


阿英在合肥念大学的大儿子需要一笔医药费前往上海看病。4月3日,阿英从存折里取出了1 .5万元。阿英想让弟弟阿豪通过银行卡转账给大儿子,自己再把钱给弟弟。“那段时间我弟弟比较忙,经常不在厂里,所以我就把那钱放在床边的钱袋里。”


直到5月7日,阿豪才从外出差回到厂里,阿英从钱袋中取出钱来还给弟弟。“数来数去竟然少了3000元”,阿英说,这个时候她就猜到偷钱的定是儿子小正。为了验证自己的判断,5月10日,阿英将2张百元钞票放在钱袋里。“在工厂时,我就把钱袋放在宿舍里,在底下做事,眼睛会时不时看楼梯口。如果是外出离开工厂,都会将钱袋放在身上。如此几天并没有发现其他人上到宿舍楼。但在5月12日钱袋里少了100元。”


舅舅也被偷了钱


少了钱的阿英并没有吭声。直到5月14日另外一张百元大钞不见了时,阿英决定找儿子小正谈话。“他晚上8点多才从学校回到家。我刚问他是不是拿钱了,他就低头跪在了我跟前”,阿英说,那个时候她的心凉到了底,她情愿是别人偷的。


闻讯赶来的舅舅阿豪也参与了对外甥的询问。“这个时候我才知道他还去到我的房间里偷过钱,最近的是5月7日偷的1500元。”阿豪说,工厂是他的,钱进进出出,他都没有个数。“要不是他告诉我,我还真不知道少钱了。”小正说,正因为此,他第一个偷的就是舅舅的钱,从上学期开始到发现为止,偷了舅舅共5800元。


小正自述


怕被勒索 主动奉上保护费


同学称保护费300元一月先交1000元,实交700元


阿英在弟弟的工厂里做饭,每月的工资不足千元,平时每月都要把大部分工资邮寄给在老家上大学的大儿子,留给自己用的少之又少,更别提会把零用钱给小儿子小正。“他的笔和本子都是在工厂里拿的,学习用具根本用不着他去买。”阿英说,经过询问,小正告诉她,偷来的钱有的被同学勒索吃掉,有的交了保护费,有的还了高利贷。


两个同学要我买吃买喝


小正说,他是从上学期期中考试后开始从家里偷钱的。“班上一个个子高的同学小鹏说饿了和渴了,要我每天花5元或者10元给他买吃的,后来同班的小操也要我买吃买喝的”,小正说,他是班上年龄最小的,个子也算是最矮的,他怕挨打,不敢不听两人的话。“有时是直接给钱,如果不给的话,他们就会说很生气”,小正说,从上学期期中至今,小鹏和小操每人共花了他200元。“每次都是放学后在操场给钱的,没有其他同学知道。”


交了保护费还得买吃喝


小正说那时起他就开始偷舅舅房间里的钱。“每次都是一百两百地偷。”小正偷来的钱除了给小鹏和小操外,其他的钱就放在身上。过年后的新学期,小正被编入了另个班。“有个原先班的同学小宇知道我身上有钱,就让我去找现在班上的小强,说他可以保我。”小正说他担心再被人勒索,当天就主动找了比他高半个多头的小强。“他说保我可以,但必须要10元一天,300元一个月,要我先交1000元保护费。”


小正回到家后偷了700元,并将这些钱作为保护费交给了小强。“除了交保护费外,小强还要我每天给他买一盒方便面和一瓶矿泉水”,小正说,包括自己吃零食和上网的开销,有时偷来的钱并不够用。在同学的介绍下,他开始找同班的小河、小武以及小基借钱。“通常都是借5元和10元,买泡面和水给小鹏、小操以及小强等人的”。小正说,借钱时小河等人都要求翻倍还钱。“比如借5元,第二天就要还10元,第三天则要还20元”。


借了440块最后还了1100


小正说,他从小河那里共借了500多元,包括从小河那买了两部二手手机,最后他还给小河的是2700元。而从小武那共借了440元,最后还了1100元。从小基那借了40元最后还了110元。“为了还这些翻倍的高利贷,我不得不偷家里的钱”,小正说,他通常都是在周日乘着宿舍没人时动手的,最少偷的是100元,最多的则是从会计那里偷的2000元。


小正说,他害怕挨同学的打,没敢把被勒索、收保护费以及放高利贷的事告诉老师和家长。


学校调查


小正自己也放高利贷


大岭山华强学校的唐姓校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在5月15日家长带着小正回到学校反映情况的当天,学校就把牵涉其中的学生找来询问。


勒索之说不能成立


“小正本人跟我们说是从家里偷了一万多块。”唐校长说,经过详细的询问调查,他认为小正说的被勒索是不成立的。但确实有其他同学用了或收了小正的钱,目前已追回了2000多元。


唐校长说,对于不能定性为勒索的原因在于小正和小鹏以及小操都是同学,那纯粹是作为同学关系请吃请喝的。但据小正说,他跟这两人并不熟,且两人都有威胁的语气,称不给钱的话就会生气,并会叫来小混混。唐校长否认了小正遭到威胁的说法。


保护费是主动交的


至于保护费,唐校长说,是小正经过一个同学介绍后,自己找到小强要求保他的。“小强开始确实是想每天收取小正10元保护费,但最后小正只给700元保护费,没过多久,小正又从小强那借走了300元,两人再到外面玩掉了200元,实际上小强最后只拿了200元”。


唐校长说,也是小正主动去找小河、小武以及小基等人借钱的。“那几个同学开始都不借给小正的,但小正自己说翻倍还钱的。这才有人借钱给小正。”唐校长说,如果说有高利贷的话,那始作俑者就是小正本人。“他也将钱借给其他同学,让其他同学翻倍还他。”


部分款项已经追回


唐校长说,经过调查小正从小河那借了500元,还买了两部二手手机,最后支付了2700元给小河。目前学校已从小河家里追回了1000元,尚有800元未追回。小正从小武处借了440元,最后还了1100元,现已追回了360元。从小基处借了40元,还了110元,现已追回70元。再加上请小鹏和小操每人吃喝的200元,和小强的200元,学校已从涉事的学生中追回了2000多元钱。“看到母子寄宿在工厂里,学校打算给小正2000元的贫困补助金。”


唐校长说,这些事情仅仅是发生在这几个学生当中,并没有其他同学牵涉进来。一直以来学生都没有将这些情况反映给老师。当记者提出想见下涉事的学生时,唐校长以正休息为由婉拒了记者的要求。“我们已经对此做出了批评教育。”


目前经过协商,学校已将从涉事学生手中追回的2720元钱退还给了阿英。学校方面也给了3000元的补助金额。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