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拾荒供4个大学生

网络卫士 收藏 0 16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5_28_56989_9356989.jpg[/img] 夫妻俩每顿吃的都是白菜烫饭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5_28_56990_9356990.jpg[/img] 只要活着一天,老杨和妻子就得去捡垃圾 他和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妻子靠捡垃圾和卖菜供出4个大学生,10年来,对那些曾帮助过他们的好心人,夫妻俩都牢记在心,并尽自己所能予以报答——哪怕是一棵白菜或是帮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夫妻俩每顿吃的都是白菜烫饭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只要活着一天,老杨和妻子就得去捡垃圾



他和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妻子靠捡垃圾和卖菜供出4个大学生,10年来,对那些曾帮助过他们的好心人,夫妻俩都牢记在心,并尽自己所能予以报答——哪怕是一棵白菜或是帮忙下力。


“做人要知恩图报,除非死了……”如今,生命处于倒计时的他,用这样的“家训”教育子女。


患重病不忘报恩


63岁的杨明达一脸病容,25日,当他拖着一个烂麻袋从街上回来后,就一下子瘫倒在床上。


麻袋里,十多个捡来的矿泉水瓶子散落一地。


这里是垫江县桂溪镇春花4组,空荡而破旧的村落里,只住着老杨一家人——因修建工业园区,6月初,这里所有住户必须全部迁出。其他人都迁走了,老杨和妻子没地方去——这破旧的房子都不是他们的,好心人让他们免费住了10年。


“老杨,我婆婆又不好了,你……”房东的儿媳妇杨天蓉冲进屋,想请会针灸的他去给婆婆治疗,但看到老杨憔悴地躺在床上,她马上打住话。


老杨从床上坐起,二话不说,就朝房东黄明书一公里外的新家走去。


从黄家回来,天已擦黑。“还是老毛病,给她扎几针就好了。他们给钱,我没收。”老杨又躺在床上,对妻子说。“唉,他们对我家有大恩,住了10年都不收房租,怎么能收钱。只怕我活不了几天,那么多好心人,我报答不完……”老杨闭着眼睛说。


今年春节,老杨被查出患心肌梗死,医生建议做手术安心脏支架,要8万元左右,他藏起病危通知书溜出医院。


沉默中,老两口吃着用白菜和着米煮的、没有一点油水的烫饭,眼泪一滴滴落在碗中。


这样的饭,他们已吃了整整两个月。


供出4个大学生


老杨本是垫江县杠家乡人,10年前,家里房子垮了,他们没钱修新房子,只好举家迁往春花4组,这里有很多闲置的土地。种菜卖钱养大4个孩子,是老杨背井离乡的初衷。


“当时本来说好,房租每年100元,可黄家见我们可怜,不肯收了。”老杨说,黄家是他们在异乡遇到的第一个恩人。


老杨从4户村民手里租了十来亩土地种蔬菜,租金就是帮这4家人完公粮。


卖菜一年纯收入不到2000元,为了4个孩子,夫妻俩不得不一边种庄稼一边捡垃圾供他们读书。无数次,患先天性心脏病的妻子任淑兰晕倒在垃圾堆边,每次捡回一条命醒来后,又不得不拖着麻袋继续在垃圾堆里刨啊刨。


即便怎么创收,孩子们依然吃不饱。一对双胞胎女儿在学校住读,每顿饭,她们都只打一份饭菜,合着吃;上高中的儿子每天只能吃上一顿饭。


4个孩子成绩很好,他们常常有放弃读书外出打工的念头,老杨不许:“我自己就是没文化,才让孩子吃这么多苦。”


2004年,大儿子杨天伟考上广东茂名理工学院;2005年,二儿子杨天罡又考上华南农业大学,目前正攻读硕士;2007年,一对双胞胎女儿分别考入西南大学和重庆工商大学。


放假了,孩子们一般都不回家,这样可节约路费,也可在大城市里打工、捡破烂挣生活费。


孩子们有出息,又懂事,老杨很高兴,可面对每年共计近4万元的学费和生活费,他们只能拼命捡垃圾。


下力回报好心人


老杨每月44元的低保,是这个家继捡垃圾后的又一笔丰厚收入。2007年,老杨一家6口全部享受了农村低保,每月有近200元收入。他永远记得当时的杠家乡乡长周林对他家的照顾。


“当时很多人说我们人户分离10年了,解决低保有问题,是周乡长到处为我们说好话。我二儿子杨天罡考上大学后,他还私人送了钱……我常常在想该怎么报答他,可我送他什么,他都不肯收。”老杨说。


2008年,老杨家的低保被全部取消,“周乡长调离杠家乡了。”老杨说,直到今年,在新任谭乡长帮助下,才又给他家解决了一份低保。


为感激谭乡长,老杨狠心买了包13元的烟送去,谭乡长收下了,可又倒给他200元钱,“他说不能白拿我的烟……”


昨天,得知老杨的情况后,垫江县民政局领导来到他家,送了3000元临时救助金,桂溪镇政府也送来1000元救助金,并表示继续关注其生活状况。“党的恩情,我们全家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老杨感动得哭了。


老杨和妻子心里还有笔细账——这些年,哪些人帮过他们,怎么帮的。他还让儿子将这些都记在本子上:“以后有能力了,要重重回报。”


老杨印象中,春花4组40多户村民,每一户都对他有恩——有一年开学前,几个孩子1000多元的学费没着落,虽然农村有过年期间不能借钱的习俗,但村里的易华、易成两兄弟还是借给他800元;老支书黄武尧借了400元,这是老杨第4次找他借钱;前不久,黄武尧又拿来两件半新的大衣,老杨很高兴,这下儿子冬天上课就不冷了;才到新家时,邻居程世权帮他插过秧苗……


在村民印象中,老杨总是借钱,多则上千元,少则20元,但他总会尽量还清,还了再借,借了再还。“他从不拖账。”现任村支书龚元明说。


10年来,对那些好心人的帮助,老杨一直用自己的方式回报:送菜、帮忙下力不收钱。


10年来,春花4组共去世10多位老人,每次葬礼上,大家都能看到老杨的身影——放鞭炮、抬花圈、守夜、送菜……


5年前,房东黄明书的丈夫江朝安去世后,老杨为之守了10夜。而在此之前,他已义务为江朝安针灸抓药长达半年。


老杨很感激垫江报社一名记者,2005年,正值二儿子杨天罡考上华南农业大学,这名姓吴的记者报道了老杨的故事,并为他儿子的学费四处奔波。“最后,垫江八四厂捐了2000元、县民政局支持了1000元,垫江鼎发公司一位工人捐了400元,民政局李局长和县关工委联系解决了1000元儿子上大学的路费;杠家乡政府出面找县妇联,解决了2000元……”


“那年收谷子后,他给我送了10斤新米,这就是他最好的东西了。”吴记者回忆,“不久,他不知从哪里打听到我生日,非要送我100元钱,我怎么忍心收他的钱?后来,我才知道,他竟然将家里不多的粮食卖了,才凑了这100元。”


报恩就是杨氏家训


“这些回报不是负担。”老杨说,有些事情是该做的,有些事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做的。


工业园区征地时,房东曾说“我卖个偏房给你,你再扩建一下,拆迁补偿时也能得点补偿。”老杨拒绝了:“不能这样骗政府的钱,这是搞假。”


地里好点的菜,老杨和妻子舍不得吃,要卖了供孩子读书,他们只吃些别人给的老菜叶。


“我们虽然穷,但要有自己的头脑,要知恩图报。”老杨常常这样教育4个孩子。


“我们父母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父母。”大儿子杨天伟说,小时候,父母常把四兄妹拉到院坝里,坐在一条长板凳上,对着天空讲家训:“你们要记得,人要有良心,要记住别人的好!”


“寝室的哥们对我最好,有啥好吃、好玩的,都会无偿与我分享。我无力回报,只能帮他们打水、打饭。”老二杨天罡说,这样做了自己心里好受些。


2006年,大儿子杨天伟大学毕业在广东一企业上班,刚让家里松了口气,不想半年后该企业就垮了,他只得回到重庆,一直没找到固定工作,只能勉强养活自己。作为老大,没能帮父母撑起这个家,他心中很内疚。


老杨不敢将自己的病情告诉儿女,担心影响他们学习:“每一天,都可能是我生命的最后一天。”但老杨顾不上想这些,他只想在有生之日给妻子和儿女创造一个家,将6万多元的欠债还清,尽力回报所有帮助过他们的好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