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点气得蒋介石精神错乱的学者熊十力后来精神错乱了





熊十力(1884~1968)是蜚声中外的“新唯识论”哲学体系的创建者。以佛和菩萨自居的他,却表现出十足的狂放。但他的狂,是真性的狂放,狂出的是知识分子的人格尊严。






20世纪40年代,熊十力的学识,引起了蒋介石的赏识。已在蒋介石侍从室任职的徐复观受蒋介石委托,前去看望熊十力,并给他带去了一张100万元的支票。没想到熊十力大声吼着对徐复观说:“你给我快走!蒋介石是狗子,是王八蛋!我怎么能用他的钱!你快拿着走!”蒋介石不死心,后来又两次赠巨款,资助他筹办研究所,熊十力都辞而不受。他说:“当局如为国家培元气,最好任我自安其素。”


蒋介石过50岁生日时,由邵力子出面请熊十力到蒋介石府邸参加祝寿。到了宴会开始时,熊十力旁若无人,毫不谦让地坐了正席。他狂饮饱食一阵后,故作疯言疯语。酒酣之际,众高官显贵轮流书词吟诗,为蒋介石唱赞歌。




轮到熊十力时,他哈哈大笑了一阵,挥起笔来边写边吟:“脖上长着瘪葫芦,不花钱买篾梳,虮虱难下口,一生无忧,秃秃秃,净肉,头。” 熊十力写完这首倒《宝塔诗》后,哈哈大笑,接着提起裤带连走带跑,装着急待解手的样子走了(在他人生日、寿辰时作为客人却当着众多的来宾和客人的面拿秃顶这种他人的生理缺陷来污辱他人人格、污辱当天的寿星公、寿宴的主人的人格,要么根本就别来赴宴,既然来赴宴了就应该暂时放下平时跟寿星公的恩怨,就要尊重当天的寿星公、寿宴的主人。——楼主附言)。





1949年以后,熊十力坚持不肯改造自己。后来,由于迭遭抄家、批判等变故,熊十力精神有些错乱,不断给 中秧领导写信,连裤袜之上,都写着对“文革”的抗议。他常常穿着一件褪了色的长衫,扣子全无,腰间胡乱地扎一根麻绳,独自一人到街上去或公园里,跌跌撞撞,双泪长流,口中念念有词“中国文化亡了!”“中国文化亡了!”






1968年5月23日,一代狂哲熊十力因患肺炎而心力衰竭,病逝于上海,享年84岁。对于自己一生的意兴豪放,熊十力曾自辩说:“人谓我孤冷,吾以为人不孤冷到极度,不堪与世谐和”,“凡有志于根本学术者,当有孤往精神”。这两句话,或许也是对熊十力自己一生最好的概括。

在熊十力逝世40周年纪念会上,著名学者许纪霖感慨:“一代大师已远去,世间再无熊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