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征程 正文 徐州会战(3)

裂云 收藏 6 41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8.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06514.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8.html


荻州立兵跟吉住良辅见偷袭不成,反受到数百的伤亡,很是恼怒。于是命令后队的部队快速前进,将三个旅团四万人一起开到淮河南岸,沿河数十里排开。

“先头营打的不错,告诉那个团,杀猪宰羊犒赏犒赏。”于学忠听闻守军一个营在兄弟部队的帮助下成功的打退了日军的偷袭很是高兴,连忙派几个兵押了几头猪羊,去犒赏参战的守军部队。

“军座,日军折了一阵必定会大军压境报复的,你看?”身边的一个作战参谋提醒道。

“呵呵,我还巴不得他们报复呢。传令下去,各部队挖好掩体,做好一切的战斗准备!”

“是!”参谋敬礼后转身跑向一边的电话机,“接各师的电话,我要亲自的给他们打电话!”参谋于是接过已接好的电话给各师发布军部的命令,各师开始热火朝天的加固工事。毕竟在守军近一个团的对日军‘半渡而击’自己竟损失半个营的代价还是蛮大的,让各师充分的认识到日军单兵作战素质之强大。

日军待天一透亮,就开始对守军进行报复性的攻击。天上布满了喷涂着火红太阳的中岛式俯冲轰炸机和丑陋的零式战斗机,不间歇的对守军阵地进行轰炸和扫射。守军虽是加固了工事,但是伤亡还是很大。飞机飞走后,日军的各个炮兵阵地又对已是伤痕累累的守军阵地狂轰滥炸。

“坚守阵地,临阵脱逃者死!”于学忠对日军的远程攻击能力很是头痛,只好命令手下的各级军官们约束好自己的部下,以防造成防守阵线的崩溃。于是,各级长官们开始提着鬼头大刀到自己的下一级单位的阵地督战,很有效的威慑了可能出现的逃兵现象。

日军见对岸守军阵地烟尘滚滚,料是守军伤亡惨重,于是下令近万人马一起登船强渡。“命令炮兵阵地,确保在我军登陆之前,用炮弹把支那兵压制在战壕里。”吉住良辅专门提醒炮兵,对登陆部队进行火力掩护。

日军的炮弹雨一样的落在了守军阵地里,阵地上遍地的都是五十一军官兵的残骸。几个担任观察哨的士兵,用力的捂着自己的耳朵,拿着从连长那里讨来的望远镜观察。忽然,平静的江面上不一会儿的便摆满了日军搜罗来的民船,“鬼子开始渡江了!”那个把手卷成喇叭,向值班军官报告的士兵,很快的就捂着耳朵栽倒在地上打滚。

“固防!固防!”值班军官只好冒着鬼子的炮火,挨个儿的把士兵们踢出了战壕,“被鬼子炮兵炸蒙了吧?张开你们的臭嘴,瞄准了,找鬼子的步兵出气。”士兵们不情愿的把手从耳朵上拿开,然后专心的投入到瞄准小鬼子的工作中去了。奇了怪了,小鬼子的炮声好像是小了。

小鬼子们本想安心的踏上淮河北岸,不想在距离岸边守军阵地还有二百余米时,守军的机步枪、迫击炮就响了开来。成片的小鬼子们,在守军的第一次集火射击中被打成马蜂窝。小鬼子只好把枪架在木船上,对守军进行压制。不过因为木船的飘荡,小鬼子的枪弹很少有能击中瞄准好的目标的。于是,这场‘半渡而击’的战斗又是以守军的胜利告终。

“八嘎,支那军死啦死啦的!”荻州立兵愤怒的对吉住良辅说道,“炮兵是干什么吃的,那么多的火炮,还压制不住支那兵?”

“荻州君息怒,这支支那军顽强的不得了,不是你我之前见到的那样。所以,炮兵的不作为也是可以理解的,只是后面还要申斥他们一下。”吉住良辅安慰着荻州立兵和自己,“按照情报,防守淮河北岸的是于学忠的第五十一军。该军作风顽强,不过就是非支那的中央军,只是个杂牌子军。可以想象,以支那政府的态度,他们的补给不能很快的送到,其后续的战斗力应该下降很多。”

“吆唏,吉住君分析的很好,只要我们坚持对北岸的攻击,北岸的支那兵一定会守不住的。”荻州立兵高兴的说道,“参谋官听令,命令部队按照之前的部署,不间歇的对守军进行攻击。”

五十九军,张自忠的军指挥部中。军里的作战参谋团团围在桌子上的第五战区地图,忙碌的参谋们正在指点着地图上的某一个战场进行激烈的争论。而张自忠却是躲在边上听张林的汇报,“对了,你弄的侦察中队怎么样了?”

“报告军座,侦察中队已经建立,并且有了一定的战斗力!”张林回道,“大部分都是我带来的人,老宪兵出身的不少。老兵带新兵,战斗力增长的很快。”

“恩……,”张自忠垂头思索了一阵,“那个电讯分队的工作怎么样?”张自忠很是重视部队里情报部门的建设,专门命令张林一定要组建一支专业的电讯分队。

“工作已经进入正轨,今天早上正好破译出敌方的一份电报!”张林早上来指挥部的时候,正好去了趟电讯分队,分队已经能够破译一些简单的敌方电报。

“念!”张自忠一听有了新的情报,立马要张林念来听听。

“‘我部以渡过淮河,并且占领了一座小城,请师团长即可派援兵帮助驻防。’这应该是南边跟于学忠作战的部队里的,看来于学忠没有能够把鬼子堵在南边。”张林念完电报后,又给张自忠分析了一下。

“报告军座,总指挥部来电。”电话兵捂着电话听筒的说话部分,给张自忠报告。只见张自忠大步的走向电话,并且示意正在吵闹的参谋们静音,“喂,我是张自忠。”

“张自忠,我是李宗仁。现在我命令你即可前往淮河北岸,支援正在北岸作战的于学忠。”李宗仁在电话的另一端给张自忠下命令,“有什么要求吗?”

“报告总指挥,自忠没有任何要求,自忠立刻带兵前往淮河阵地。”说完张自忠就挂掉电话,然后召集参谋们训话,“我张自忠的现在,是李总指挥给的。现在总指挥让我带兵去支援于学忠第五十一军,我张自忠要在全国民众面前给总指挥挣回面子。”接着,张自忠就给各师下达命令,“……”

张自忠最后看着张林,“张参谋,侦察中队是你组建的,该怎么用你明白。你看怎么部署他们?”

“报告军座,我想下去亲自指挥他们作战!”张林回道。

“为什么?待在我身边不好吗?”张自忠奇怪的看着张林。

“侦察中队刚刚组建,在某些战术上还不成熟,我想亲自的指挥一下,找出战术中的不足之处。”张林诚恳的说。

“好,那你就去指挥你的侦察中队。不过那支电讯分队要留下来给我。”张自忠说完就向门外走去,外面张宝已经给他牵来了战马。指挥部里的各项设备和枪械也被负责的给整理的差不多了,五十九军准备开拔了。

“终于轮到我们了?哎呀,这几天没把我憋死,净是在拾掇新兵蛋子。”唐龙现在终于‘多年的媳妇熬成了婆’,做了侦察中队第一分队的分队长。本来就被教授新兵蛋子战术烦的不得了,听说就要参加战斗很是兴奋,“就是嘛,队长(唐龙他们叫张林队长叫习惯了,不太好改口)常说要在战斗中学习战斗,不经过实战怎么去验证战术?”唐龙高兴的抱起了放在一边的轻机枪,“队长,请给我们一分队下达作战任务。”

“一分队加上狙击分队(分队长是时小毛)跟着我走,王绍伟(侦察中队中队长)你带二分队(分队长是孟凡鹏)、三分队(分队长是刘世东)在军里随时听候军座的调遣。”张林在中队会议室里下达了行动命令,“大家不介意我越权指挥吧?”张林末了笑着对下面的军官们说。

“怎么会呢,队长指挥,我们高兴还来不及呢。”王绍伟真诚的对张林说。

“好,那各单位就回去准备一下。”张林说完就出去整理自己的作战装备。

“又是做傀儡啊。”唐龙边走边小声的对时小毛说道,本来他可要好好的过过主官的瘾的,看来是过不成了。

“给队长做傀儡还不愿意啊?反正我还是很喜欢被队长指挥的。”时小毛小声的回着唐龙的话,“至少不会给自己的兄弟带来不必要的损失,这些战术你都能应用自如吗?”

“不能不能。”唐龙当然得甘拜下风,这些战术都是张林教的,有很多地方他都没搞明白。于是,唐龙又高兴的跑回自己的分队去做战前动员了。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