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抗日传奇·穿越时空 义勇军 第四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9.html


现在不知道什么时间。

准确的说是欧阳、眼镜儿、海军、刘萧他们四个人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

人群现在已经慢慢变得极其稀疏,再后来就是一小撮一小撮的散兵游勇在四散逃命。

欧阳、眼镜儿、海军、刘萧他们四个人拼命地跑着。

终于,他们几个人耳朵边上听不到枪声和爆炸声,眼睛里早也看不到枪弹划出的火线和爆炸时闪出的火光。

欧阳的脚步慢慢的停了下来,他回头看了一下四周,还不错,天色已经渐渐的光亮了起来,不仅眼镜儿、海军、刘萧三个人都在,他们周围还多出了三个已经跑得和他们一样气喘吁吁的士兵。

如果不是这三个人身上的军装,根本看不出这三个人还会是当兵的人。

“老兄,我实在是跑不动了!咱们歇一会儿!”一个瘦的很像猴子的兵看到欧阳停了下来,他终于停下了脚步,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眼镜儿是第二个坐在地上的人,他张着大嘴呼哧呼哧的喘着,好像三伏天在太阳暴晒下的狗一样把舌头吐出了老长一截儿。

欧阳在学校里是校运动会百米记录保持者、篮球队队长,而且在学校里那是CS真人PK高手,海军是海军工程队的主力,这两个人身体素质比较不错。虽然也是当过兵的人,但是毕竟退伍多年,而且现在是中医,锻炼的机会比较少一些,所以刘萧和一个胖胖的兵相互搀扶着停了下来。

只有一个身材比较结实的大个子兵丝毫没有疲惫的意思,但是看到其他的人都停了下来才停下了脚步。

海军整理了一下身上背着的步枪和子弹带,悄悄把腰里别着的一支手枪抽了过来掩在衣服下面,他看了看那个站在一边的大个子:“朋友,你们是哪儿的啊?”

“嘿嘿!咱们不是一起的吗?”那个身材比较结实的大个子兵憨憨的说着,“长官,你的短枪怎么没有那个木头盒子啊?”

“长官?”海军看了看身边的刘萧,而刘萧也看了看海军:这个词在部队根本没有使用过,只有电影电视剧里那些国军才这么称呼。

听到了大个子的口音。瘦的很像猴子的那个人开了口:“我,我当是,是谁哪,你是辎重连的,那个骡子吧!”

身材比较结实的大个子挠了挠头皮,憨憨的问道:“你咋知道俺的外号哪,你是谁啊?”

和刘萧互搀扶着的那个胖胖的兵听到这两个人说话,也开了口:“我是炊事连的大勺,刚才说话的是骡子兄弟和麻杆兄弟吗?”

“哎呀!原来是你呀!”大个子兵快步走到了那个胖胖的兵身边,伸出手来却拍了拍刘萧的肩膀:“是蔡大哥呀,我是骡子啊!”

刘萧没想到大个子的手劲有那么大,一巴掌下去差点把刘萧拍得坐到了地上。“你看好了,我不是你的蔡大哥!”

那个胖胖的赶紧替大个子说好话:“班长,他是个半彪子,你千万别见怪呀!”

瘦的很像猴子外号叫麻杆的人这时也站了起来:“班长,你别和他一般见识!他有点这个----”说着,他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班长,听你这口音,你是新来的吧?”

一口一个班长的称呼把刘萧喊得浑身不自在,他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军装上是上等兵的军衔,于是他用力甩了一下胳膊走到了一边,没有搭理这几个人。

欧阳捅了一下身边的眼镜儿:“嗨!你们都是群众演员吧,演的还像那么回事儿!哎!现在这是到哪儿啦?”

外号叫麻杆的人赶紧颠颠的跑了过来凑到了他们身边:“啥叫群众演员啊?还演什么,怎么你们这几个班长说话前言不搭后语的!”

海军踢了叫麻杆的人一脚:“我们是《九一八》剧组的,你们是哪儿的?”

“班长,我可不知道啥剧组,我就是辎重连的,咱们不都是第七旅王旅长的人吗,可能是班长去我们辎重连去的少,不认识我们,我们团长你们应该认识吧?”外号叫麻杆的人一边讨好的说着,一边从上衣兜里掏出了一盒烟举到了海军面前,“班长,请吸支烟,不过就是弱儿点!”

海军也不知道这个叫麻杆的人管自己喊班长是因为自己的军装上是一个中士的军衔,他把烟推开:“我不吸烟!你们团长是谁啊?”

“班长是问老团长还是问新团长呢?”叫麻杆的人小心的问道。

“废话!老子问你现在的团长!”欧阳抖了一下军装,因为有表哥照顾,欧阳的军装上是一个少尉军衔,所以欧阳装得比较大。

“报告官长,我们新任的团长还没有来,老团长已经调走啦!”叫麻杆的人一时不知道这几个人的来头,所以报告的时候身体一挺,平时给连长打溜须的劲头儿这个时侯全都拿了出来。

“老蔡!你们团长是谁!”欧阳转过脸去问那个炊事连的胖子。

“报告官长,我和他们都是一个团的,他要不知道,我也不知道!”胖子一边喘气一边努力挺直腰板,尽可能的像麻杆一样。

“我也不知道!”大个子憨憨的说道。

“废物!”欧阳努力保持着部队首长的姿态。

“官长,咱们新团长叫陆云龙(铁血ID:红色军团长),告示已经出啦,不过还没有上任!”胖子一边喘气一边说。

“陆云龙?嗨!海军,是不是你们的团长啊?”欧阳把脸转向了海军。海军摇摇头:“不是,我们那儿不叫团长,我们叫支队长!”

眼镜儿终于缓回了这口气儿,他看了看这三个不熟悉的人:“现在是哪年啊?”

叫麻杆的人看了看这个肉不经风骨不经雨的人,他有心想笑,可是他忽然看见这个比自己还瘦的人竟然配戴着上尉的军衔,他马上客气起来:“长官,现在是民国二十年八月初七,不现在恐怕是初八了吧!”

眼镜儿听完叫麻杆的人说的这些话,像被蝎子蜇了一样跳了起来:“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叫麻杆的人愣了一下,马上立正敬礼,恭恭敬敬的报告:“报告长官:现在是民国二十年八月初八。第七旅补充团辎重连二等兵马干报告完毕!”

“哎呦!我的妈哎!”眼镜儿惊叫了一声,两腿一松双膝一软,“扑通”一声坐回了地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