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便衣警察

十四阿哥 收藏 9 2861

以前办案,一般是从接报案开始,到案破人擒为止。这是一种以案到人的办案理念.成立便衣警察队伍,主要是在公安机关尚未接到报案前,让侦查员从可疑对象入手,采取跟踪、守候等秘密手段,掌握大量证据,通过抓住现行犯罪,实现从人到案的办案理念。

他们是演员,演谁就要像谁。便衣警察是秘密工作的,队员们都是分组行动,独立办案。不仅会办案,还要会当演员,演各种社会角色。出门前,还要化装一下,比如把头发搞乱了,把裤脚卷得一边高一边低。


引子


市场拐角处新来了个擦皮鞋的,家伙式儿简单,手法却不赖,有顾客把脚递过来的时候,这个自称老李的鞋匠的刷子就开始上下翻飞,干这行的,衣服都保持在不大干净的状态……

车站还是那么大的噪音,新来的蹬三轮拉脚的老徐和老早在这“圈地”的哥几个混的很熟了,活儿淡的时候老徐还时不时张罗去整几瓶啤酒,几盘毛菜见底的时候,大家都成了哥们,大家都说,老徐这人实诚……

旧物回收的“倒骑驴”又来了,这个老孙一口安徽口音,讨价还价相当专业,用破缸子做的家伙敲打着“倒骑驴”的横梁,小区里的人对老孙很熟悉了……

擦皮鞋的老李,拉脚的老徐,收破烂的老孙,卖烤地瓜的老张,还有拣塑料瓶的老赵……他们可能就是便衣警察!他们看上去与普通人无异,却个个身怀“绝技”:眼明手快、出手精准,他们的行头还有快枪套、辣椒水……

有些时候,公安制服也“耽误事”,看到这身衣服,不少犯罪嫌疑人立马做出“好人”的样子,想抓现行,难啊。


扔掉扫帚,亮出手枪


5月18日凌晨1点50分,3个小青年慌慌张张跑到新抚区永宁街移动通讯公司门前,边跑边四下张望。


“我们是警察”


“深更半夜的,到处跑什么?”两个身着环卫制服,手拿扫帚的环卫工人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扫大街的也干找麻烦!”3个小青年掏出折叠刀,一步步逼向环卫工人。

两名环卫工人喝令他们老实点,这几个家伙哪把环卫工人放在眼里,大声叫骂,折叠刀闪着寒光一阵乱刺。

环卫工人扔掉扫帚,从腰里亮出手枪,对准了4人,其中一人一声断喝:“别动!我们是警察。”

4个小青年傻了眼,正面面相觑时,对方又下了指令:“把刀放下,趴在地上,快!”谁敢跟子弹赛跑啊?4人乖乖地扔下刀,趴在了地上。

这时一个“酒蒙子”晃了过来,喊道:“扫大街的太不像话,大半夜的欺负人!”上前就撕扯环卫工人。

“警察执行公务,走开!”听到这话,“酒蒙子”吓了一跳,敢情人家手里拿着真家伙,讪讪地走开了。

几分钟后,5辆车从远处疾驰而来,有出租车,还有地方牌照的私家车,从车上跳下的人个个手脚麻利,给3个小青年戴上手铐,塞进了车里……

人们只能在影视剧里看到的一幕就真切的转瞬间发生了,但这绝不是在拍影视剧,那两个“环卫工人”正是便衣侦查队的侦查员王春亮和王琦,而那些“的哥”、私家车司机也都是便衣侦查队的侦查员。


嫌犯的长叹


便衣侦查队一大队大队长郭黎明这样向记者讲述后来的事情:

3个小青年都是沈阳苏家屯人,带回队里一问,得知他们刚刚作了一起案子,抢了一条金项链,挺粗,挺沉,值个万八的。

正审讯时,有个小伙儿的手机进来一条短信,问他们在哪呢。不用说肯定是同伙。我们授意嫌疑人回短信,在原地等候。

短信发过去了,我们立即赶到那家娱乐城,又抓住一个。这几个小青年太混账,当天晚上他们从沈阳乘坐雷锋号城际客车到抚顺,钻进一家娱乐城,有一个人在总台旁边坐着,留意观察哪个客人有钱,比如戴大金链子,或者拿高档手机,相中了就给同伙发短信,同伙在外面跟踪目标,伺机下手。

被害人董某脖子上戴个大金链子,金光闪闪,就成了他们的猎物。董某在娱乐城玩够了,打出租车回家,3个小青年也打辆出租车,凌晨1点多,尾随董某所乘的出租车至友谊宾馆附近的交通路口,借红灯停车之机,4人迫不及待跑向前车,一名犯罪嫌疑人用啤酒瓶咣当一声把出租车的后挡风玻璃砸碎,趁司机出来查看之时,其他两名犯罪嫌疑人揪出坐在副驾驶座的董某,先是拳打脚踢,明白放话摘下项链。董某不从,3人凶相毕露,抽出折叠刀,刺了董某3刀。

随后,他们薅下董某脖子上的项链,卸下手机,离开现场。临走前,他们还嚣张地对司机说:“你找他(董某)要玻璃钱。从他们的作案手法以及胆大妄为来看,绝不可能只干这一起案子,我们加大审讯力度,4个小子又供出了多起劫案和9名同伙。

次日早8点,根据4名劫匪的供述,便衣侦查队队长辛培利带领26名侦查员赶到沈阳市苏家屯区,抓捕其他涉案人员。经过蹲守,又有7名犯罪嫌疑人落入法网。

“早知道抚顺有便衣警察,咱们就不到抚顺干活了!”一个犯罪嫌疑人哀叹不已。


幸亏让“环卫工人“撞上了


随着审讯的深入,一个猖獗一时的犯罪团伙的罪行昭然若揭:从今年3月起,这个团伙中间年龄最大的25岁,最小的刚刚18岁,都是在网吧认识的,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他们纵跨两省七市,在抚顺、本溪、辽阳、灯塔、沈阳、吉林、辽源等地结伙交叉抢劫伤害作案30余起。其中4月10日在本溪的一起案子,两个被害人身中数刀,至今还在医院治疗。

一个滋生在社会上的毒瘤被根除了。这个团伙要是不打掉,说不定会制造什么样的大案呢,凶残,恶毒,不计后果,而且流动作案。幸亏让我们的“环卫工人”碰上了!


老鼠多了就要养猫!


目前,全国很多城市已经成立了便衣侦查队,其中较有代表性的是广州、北京和大连,而此前,全国还没有作为独立警种的便衣侦查队。

抚顺警界就诞生了这样一支刑侦奇兵,这就是抚顺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便衣侦查队。

他们穿插在人流中,徘徊在商场里,滞留在车站旁,隐藏在夜幕下,为的是第一时间出现在犯罪现场。

这些侦查员一会可能是停在路边待客的出租车司机,一会可能是烤羊肉串的,一会可能是炸臭豆腐的。

白天,公交车上、商场、娱乐场所,有便衣。深夜,住宅小区、案件频发地、犄角旮旯,有便衣。

比如抚顺,为什么要成立作为单独警种的便衣侦查队?


多角度 多层次


近年来国内一些大城市刑事案件基数都比较高,特别是外来人员作案和侵财犯罪突出。抚顺市公安局根据抚顺当前社会治安形势复杂多变,流窜作案、低龄化犯罪及多发性侵财案件呈高发态势,紧急研究对策。

在各类刑事犯罪中,“两抢一盗”、多发性侵财犯罪占有绝对比重,它对人民群众的人身财产安全构成极大威胁。要想有效地掌控社会治安形势,必须有效弹压“两抢一盗”犯罪,要想有效打击“两抢一盗”犯罪,就必须在侦查打击的警务模式上进行创新。多角度、多层次,深入全面地收集违法犯罪信息,对作案手段、特点等规律性信息进行综合分析和研判,依靠情报信息研判,导侦、导控,精确打击违法犯罪。

抚顺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张忠民在研讨会上决定:“尽快建立一支由刑侦支队直接领导的、调动指挥灵活、公秘手段结合的便衣侦查队。老鼠多了就要养猫!便衣警察最大的特点就是以普通人的身份出现在人前,可以更加接近不法分子,以达到及时打击的目的。”


新生力量


刑侦支队从5个单位抽调了54名精兵强将,组成了便衣侦查队,由具有丰富刑侦工作经验的督察支队副支队长辛培利担任队长。

5月7日,便衣侦查队正式成立。侦查队下设5个侦查分队。侦查一队负责综合、研判、追逃、考核、保障等工作。其他4个侦查队承担打击现行、多发性侵财犯罪等工作。

成立次日,侦查队就投入到紧张的培训中,干什么,学什么;缺什么,补什么。同时还邀请反扒专家进行业务培训,把法律法规、外线跟踪、反扒知识、缉捕战术、防卫与控制等应用知识作为培训必修科目。

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法制处等单位抽调专家为他们讲解关于办理各类案件的方法、有关事宜、办案程序。抚顺市公安局纪检组领导围绕执法队伍管理等方面进行督导教育。市公安局政治部培训处从实用技战术、擒拿格斗、枪支使用、盘查、排爆等科目,对他们系统的开展了培训。

这支新生力量成立之初,就显示出与众不同的战斗力来。


当场摁住


5月份以来,抚顺市永安台地区连续发生下半夜攀爬阳台入室盗窃案件,搅得人心惶惶。抚顺警方决定尽快遏制住此类案件频发的势头,便衣侦查队与新抚公安分局刑警连手开展了侦破行动。

针对一个时期以来发生在全市的同类案件进行作案时间、地点、人数、手段、作案人体貌特征、被盗物品特征等案件信息的综合分析、研判,通过研判,确定侦查方略,一方面在发案高频地区乔装侦查,巡逻布控;另一方面合理运用侦查措施,经过昼夜奋战,5月12日,侦查员发现家住东洲区老虎台街的贾某和东洲区平山街刘某有重大嫌疑,这二人均有盗窃前科,而且行踪诡秘,昼伏夜出。于是,侦查员开始对这二人采取24小时不间断秘控。

5月18日4点多,蹲守了5天的侦查员在贾家楼门洞前将正准备去作案的贾某摁个正着。

贾某曾在监狱里呆了十多年,反侦查能力极强。面对侦查员的讯问,他或是百般抵赖,或是默不做声。可他那点小伎俩岂能从这些刑侦精英的手下蒙混过关。几个回合的较量后,贾某像挤牙膏一样,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

别看这个瘦小枯干的家伙其貌不扬,他竟是个入室盗窃作案的老手。在同伙的掩护下,贾某利用身材的“优势”,窜入一些住宅小区,攀爬阳台钻窗入室实施盗窃作案,作案现场几乎遍及四区、开发区的每一个角落。

5月19日5点多,刘某也在家里被便衣侦查队的侦查员拿下,并在其家中收缴出大量赃物:有各种名贵手表6块、有笔记本电脑、液晶电视机和各种手机50多部以及其他赃物,总价值达百万元之多。随后,另一同伙王某也落入法网。这3个家伙猖狂至极,自2007年8月交叉结伙流窜于新抚、望花、顺城、高湾四区,选择凌晨1至3点攀爬住宅、单位阳台窗户入室夜盗作案300余起(已落实100余起),盗窃现金、笔记本电脑、液晶电视、摄像机、手表等价值100多万元。一次作案时,贾某侵入被害人家,见家里没有人,他狂偷一番,又相中了墙上的液晶电视,就给同伙打电话,让同伙上楼,拿螺丝刀把液晶电视卸下来,大大方方抬下楼,叫辆出租车拉走了。

一度曾困扰市民安全的隐患被消除了,高兴的自然是老百姓。


便衣警察日记


在便衣侦查队,记者看到侦查员王春亮的工作日记,记录了他和队友打掉一伙外地聋哑人扒窃团伙的整个过程。


5月21日

晚上7点多钟,接到110指令,抚顺市中心医院附近发生扒窃案件。我们火速赶到现场,同时110巡逻车也来了。一看是3个人截住了一辆出租车,显然是一家三口,情绪很激动,车里除司机外还有一男两女。我们控制住局面,询问怎么回事。拦车的女人彭某说,她和丈夫、女儿乘坐15路公交车行至抚顺市中心医院时,发现挎包拉链开了,包里的1500元钱不翼而飞。当时她惊出一身冷汗,马上联想到刚才在自己身边站着的一个女哑巴。眼瞅着那个女哑巴和另外一男一女下了车,在路边等出租车,彭某让司机停车,就和丈夫、女儿下了车,看见一男两女上了出租车,他们死死拦住出租车不让走,一边打电话报警。

问明白情况,我们请车里的人出来,一问话,原来3个人都是聋哑人。巡警从车后排座位底下翻出1500元现金,彭某说这钱是她的,白天从银行取出来的,号都是连着的。110巡逻车处置完现场之后,将犯罪嫌疑人移交我们便衣侦查队。这场审讯可麻烦了,3个聋哑人没有任何反应,就像3堵墙,无声无息。


5月22日

我们都是干刑侦的,什么样的犯罪嫌疑人都见过,审讯聋哑人很费劲。便衣侦查队请来特殊教育学校老师配合审讯,就像老话讲的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3名犯罪嫌疑人歪歪扭扭写出自己的名字,籍贯,一个是曹某(男,18岁,山西省兴县人),一个是胡某(女,24岁,湖北省襄樊市人),另一个黄某(女,23岁,江西省抚州市人)。他们是在网上认识的,想在抚顺找个事做,一直没找着。老师问他们偷没偷彭某的钱,他们拒不承认扒窃犯罪事实。

审了一天,一点进展也没有,够上火的。到最后这几个聋哑人连老师都不理了,什么都不说。没办法,我们只好送老师回去了。


5月23日

聋哑人,零口供,够要命的。我们不能轻易放弃,零口供不等于他们没有干坏事。我们找到被害人彭某,详细了解案发时的每个细节,当时站在她身边的那个女哑巴,就是胡某,胡某拿个包,故意把包压到彭某的挎包上,以掩盖作案。彭某发现钱丢了,胡某匆忙下车,最后警方在胡某等人乘坐的出租车里找到赃款,胡某等人合伙作案主观故意成立。

我们又走访了15路公交车司机,司机说有3个聋哑人同时上车,上车后就不停地用哑语交谈,不明白在说些什么。到了市中心医院,他们一起下的车,车刚启动,就听见有人说丢钱了,要求停车。司机急忙刹车,丢钱的3个人下车就追,看见他仨拦着一辆出租车不让走,警察来了,从出租车里找到了钱。然后我们和出租车司机谈话,他准确地说出了3个聋哑人上车后所坐的位置,警察从车座底下找到的钱肯定不是他的,也不可能是哪个粗心的客人丢的,就是那3个聋哑人故意藏在座底下的。


什么叫铁血,这就叫铁血


高尔山脚下,抚顺市顺城区高山路8号,便衣侦查队队部就在这里。


人物:辛培利


队长辛培利曾经担任河东派出所所长,把一个落后派出所带成先进派出所,荣膺雷锋号派出所美誉。几年前调任抚顺市公安局督察支队副支队长,现在又挑起便衣侦查队的重担。

“作为一名便衣民警,首先得练好两项基本功:‘火眼金睛’和‘72变’。‘火眼金睛’就是发现和识别犯罪嫌疑人的能力,而‘72变’是要能把自己更好地隐藏到人民群众甚至犯罪嫌疑人中去。我们便衣队平时注意信息收集,掌握一手线索,及时锁定证据。动用多种手段广辟线索来源,通过公开和秘密相结合的方式收集辖区违法犯罪活动线索,运用信息化手段,网上梳理、网上查询、网上比对,为精确打击提供依据。我说过,高山路8号,就是犯罪的克星。我已经52岁了,家庭基本没有什么负担,孩子工作了,不用操心,我不干点事还干什么?我们是战训合一,白天培训,晚上蹲坑,建队快一个月了,只有母亲节那天放了半天假,母亲的节日,我们必须看望母亲,母亲给了我们生命。我硬性规定,必须休息,谁不休息就罚谁。我这个人干工作有激情,喜欢挑战自己,在便衣侦查队,努力工作就是好同志,同时要有个好心情。至于破案子、抓人,我第一个上,这辈子没什么遗憾的,如果死在工作一线,起码算个烈士吧?哈哈哈哈。”

弟兄们撇家舍业,不容易。辛培利力争上最好的装备,把大家从头到脚武装起来,还特意辟出一间咖啡厅,音乐、电视、DVD一应俱全。


人物:王琦


王琦是位年轻警官,干了多年刑警,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当便衣警察实际上就是转换角色,客串演员,要演哪个角色像哪个。

譬如,农民工、送外卖的、捡破烂的、踩三轮车等社会上三教九流的角色,而要想演好就必须琢磨他们的生活习惯和衣着打扮。为此,王琦平时上街非常留意这些人的行为举止,上前跟他们进行攀谈,回来后进行模仿,直至学得惟妙惟肖为止。

有时候,一天要扮演好几个角色,但因平时积累较多,都能应付自如。当然,队里还专门配有各种角色的服装,如农民工的衣服、环卫工人的衣服,如果需要扮演修鞋匠,王琦更不打怵。

“总的感觉就是忙,有干不完的活儿,家里根本顾不上,妻子怀孕了,也没时间陪。有时我扮演出租车司机,遇到打车的,我不拉,那人大骂,说要投诉我拒载。还有一回,我半夜蹲坑,有个人晃晃荡荡进入监视地带,坐在那就不走了,因为那是重点监视地段,万一那个人就是抓捕对象呢。我凑过去盘查,这一查不要紧,又遇到一个‘酒蒙子’,找不着家了,非让我送他回家不可。这把我气的,没办法,干便衣的苦辣酸甜,太多了!”

王琦说,蹲守攀爬阳台入室盗窃的贾某那5个昼夜,滋味相当难受,他扮演好几个角色,在贾某家附近暗中监视。本来是个帅哥,却要打扮得邋里邋遢的,换上破衣服,特意把头发弄得乱七八糟。

蹲点守候就是在工作啊,见不着人,也得坚守,又不能把案情透露给办案无关的人,不能随意接听手机,接手机不要发出声音。有时,却要把手机放在耳边故意大声说话,其实,这是说给旁边人听的,手机根本没接通。贾某是具有相当高的攀爬和开锁入室盗窃能力的“技术型”窃贼,擒获他有一定的难度。王琦知道这些,贼哪有好抓的?他最怕妻子的电话,妻子怀孕反应强烈,渴望丈夫在身边照顾,但是王琦回不了家。等案子破了,又得重复原来的工作……


人物:郭黎明


一大队郭黎明大队长说:“便衣队一出手就破了不少案子,是件好事。可是调查取证、向检察院报捕等等事务性工作,牵涉精力太多。本来人手就少,陷在案子里了,对上路面打现行有影响。比如我们办的团伙抢劫那起案子,抢劫的、收赃的十多个人,光报卷就忙不过来,还得跑检察院,批准逮捕后我们要向家属宣布逮捕决定,那些人都住在沈阳的苏家屯,开车去,一个一个找,有的还找不着。这些事都有法律时限,耽误不得。这样下去,能不耽误打现行吗?守候‘猎物’不容易,有时办个案件要一周、一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才有结果。这期间需要改变战术,同时转换角色,以免引起嫌疑犯的怀疑。但是目前很难做到这一点。我认为,便衣队就要有便衣队的特点,负责打现行,具体诉讼问题应该由别的部门负责。”

便衣侦查队刚刚成立,就打掉纵跨两省六市作案数十起的抢劫团伙、流窜抚顺市五区攀爬阳台入室夜盗团伙以及一个外地聋哑人扒窃团伙,破案一百多起,便衣队的士气在一步步高涨起来,舆论也认为便衣队的“铁血作风”“荡起了一股英雄气”。


对话一位“隐姓埋名”的“老便”


要不是事先有了介绍,记者真不知道眼前这位不起眼,抽着烟,甚至有点邋遢的年轻人是位便衣警察。作为一位普通便衣的代表,他谈起了自己作为便衣的感受,我们就叫他“老便”吧。


记者:对不起,我第一眼没看出来你像好人。(笑)

老便:我“伪装”的比较好(笑),这几天刚刚执行过任务,头几天就是一个提着蛇皮袋的捡破烂儿的,那模样你还没有见到呢。

记者:这样的行动多吗,危险?

老便:太多了,要我量化,我计算不出来。危险肯定有的,我们穿不穿警服都不怕危险。


记者:什么时候穿警服?

老便:一般不穿,都是便衣打扮。内部会议正式场合要穿,穿起来可精神了。


记者:喜欢这种职业?

老便:喜欢,真的喜欢,角色经常转换,一会儿可能是打工,一会儿可能是混混。但我忘不了自己警察身份。


记者:你和犯罪嫌疑人的活动规律、区域基本是一样的?

老便:(笑)应该是的,我们是弹性工作制,活动也没有区域划分,哪里有隐患,有犯罪,我们就侦查在哪里,就出现在哪里。“猫鼠同步”,白天一般犯罪少,晚上多,我们就根据这个规律晚上也出动,基本不分黑夜白昼。


记者:成家了?

老便:刚刚结婚。也是因为工作的特殊性。女朋友(改口老婆)一开始不理解我的工作,警察就警察,为什么老穿便衣,我也不过多解释,行动也不能告诉她,后来她也理解了。


记者:在侦察抓捕过程中,老是便衣,会不会被误解?

老便:会的,我们在办案过程中,不管是罪犯还是百姓,一般不知道我们身份。一旦抓捕开始,我们就亮明身份,所以警察证肯定随身带。我是警察,专门抓“老鼠”,就是为了百姓平安。


历史


提到便衣警察,我们情不自禁会想起20年前热播的电视剧《便衣警察》。

旧中国警察体制中,就设有便衣警察,用于执行特殊任务。

新中国成立后,警察体制发生新的变化,首先是维护公共安全,警察被赋予人民警察的特殊含义,便衣警察仍然存在。

北京人曾经有一度把便衣警察叫“雷子”,沈阳人把便衣警察叫“老尖儿”或者“老便”,总有一种神秘感。

在组建便衣警察专门机构这方面,昆明警方先行一步,2004年就成立了国内首个便衣警察分局。近几年,北京、广州等城市纷纷成立专门的便衣警察机构,这是社会形势发展需要。大家都知道,两年前广州的“飞车党”抢夺犯罪猖獗,广东警方组建便衣警察队,专门打击“飞车党”,收到特别好的效果。

相比较而言,辽宁的便衣警察专业队伍起步较晚,各地根据具体情况,向北京、广州取经,比如大连率先组建便衣警察队,沈阳根据奥运会安全保卫的实际需要,成立便衣警察侦查队,抚顺建成便衣侦查队。这些便衣队的指战员,都是从公安机关抽调的精干力量,个个身怀绝技,日夜战斗在打击犯罪的前沿阵地。


链接


昆明

2004年12月6日,昆明市公安局成立中国首家便衣分局,由400名民警组成,分局设有5个大队31个中队。作为全国第一家便衣分局,其成员每天都分布在昆明的车站、码头、城中村以及其他案件高发地带。至2007年7月,共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7244名,其中盗窃嫌疑人1990名,打掉盗抢犯罪团伙341个1696人。


广州

2006年3月16日,广州市委、市政府针对“两抢”犯罪团伙性、专业性强的特点,决定在市和区、县级市两级公安机关成立便衣侦查支队、大队,编配便衣警察2000多名,专司打“两抢”,发挥尖刀作用。实践证明,便衣警察是打击“两抢”违法犯罪的一把利剑。短短三个月时间共抓获“两抢”犯罪嫌疑人1830人、占全市抓获“两抢”犯罪嫌疑人总量的40.6%,破获“两抢”刑事案件1920宗、占全市破获“两抢”刑事案件总量的36.9%。


杭州

2008年2月,杭州市公安局在特警支队机动二大队的建制上组建便衣警察大队,主要职责是打击重点区域内的抢劫、抢夺、盗窃机动车、电动自行车、自行车和街面诈骗等街面犯罪。据介绍,特警支队机动二大队过去在便衣巡逻侦查中已经取得累累战果。自成立便衣大队以来,已打掉街面犯罪团伙5个,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51名。


沈阳

2008年3月21日,沈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组建便衣侦查大队,市内五区及城郊各分局相继组建便衣侦查队。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