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江是个“鸟人”

dengjinshou 收藏 0 437

长期以来,对《水浒传》中许多人物,非常不理解。甚至,很反感一些人。甚至,一直在怀疑,小说作者的立场有问题。个人觉得,作者的立场,削弱了小说的艺术成就。甚至,给后世读者,带来不少迷惑。


说到作者的立场,就绕不开《水浒传》中,宋江者流与高俅者流的矛盾与纠葛。要知道,就像梁山“好汉们”,不屑地称高俅为“高俅那斯”一样,在“高俅”眼里,宋江他们是一帮不折不扣的草寇。


《水浒传》的作者立场,整体站在“人民群众”一边,整体上在打击“反动统治”,这个没有问题。可是,所塑造的一些人物,所描写的一些事件,却反动了他原本的立场,动摇了原本的立场。还有,就是《水浒传》不够客观,这是这部小说,存在的一个大问题。


站在高俅的立场上,宣和六年(公元1119年),宋江率众造反——反过来,宋江他们叫起义,叫“替天行道”。要知道,作为军事统帅,高俅自然对剿匪有着义不容辞的责任。那么,这个问题,到了宋江们眼里,高俅就是镇压他们了。要知道,在高俅眼里,宋江他们就是一帮乌合之众,是一群失意、失败、盲目、盲动的武人。且,宋江的人品问题,也是个大问题。可以说,宋江就是长了翅膀、不是天使的“鸟人”。


宋江逛妓院、茶楼,还把那个唤阎婆惜的女子包养起来,等她抓住了他私通匪寇,收受贿赂的把柄,他就一刀把她砍了?


宋江,你毕竟还是郓城县衙的押司,大小算是个执法官员吧!?可以说,如今的贪官包养演员、播音员、名伶——前几天,刚刚又栽了两个。他们好像玩得很花哨。可是,在宋朝时代,宋江已经开始与歌厅“三陪小姐”拉拉扯扯了,可以说宋江就是这类贪官的师祖!


想想,宋江的实际工作,相当于如今的一个县“公安局看守所内勤”,就敢于玩那么花?


后来,宋江上了梁山,还是那个样,不远千里,冒死入京,一亲芳泽——到东京“嫖一把”李师师,还自我卖弄地在墙壁上留下:


天南地北,问乾坤何处,可容狂奴?借得山东烟水寨,来买凤城春色。翠袖围香,绞绡笼玉,一笑千金值。神仙体态,薄幸如何消得? 回想芦草滩头,蓼花汀畔,皓月空凝碧。六六雁行八九,只待金鸡消息!义胆包天,忠肝盖地,四海无人识。闲想万极,醉乡一夜头白……


实际上,宋江就是要证明,及时雨宋公明到师师肚皮一游,他既在向世人炫耀,又在羞辱李师师。


这里,又涉及一个宋江等人,对妇女的态度问题。之前,一直以为宋江那家伙,是个阳萎患者——宋江在上梁山之前,包养了阎婆惜,可他天天说公务繁忙,不怎么沾她,任美丽娘子的青春,在金丝雀笼中渐渐风干——宋江此举,给人两个错觉:一是怀疑他阳萎;二是以为他是正人君子。


可是,他嫖宿李师师,把两个错觉,统统打碎了。


他哪里阳萎?只不过是他把阎婆惜玩腻了,不新鲜了,就不玩了……


就这,还不知道宋江的嫖资,是从谁家“劫富济贫”来的?也不知道,他是否让师师开了发票,回去好在水泊梁山的差旅费中报销,再对兄弟们说是请某某兄弟吃饭,花掉了。


总而言之,把“替天行道”喊得震天响的宋江,不过是个挂羊头卖狗肉的货色,他替的什么鸟天,行的什么鸟道,鬼知道……


后来,成为梁山泊首领的宋江,说: “只反贪官,不反皇帝” 我靠!好一尊婊子立起来贞洁牌坊。


许多的人都认为,“逼上梁山”——梁山好汉们,大多是被大大小小的贪官,如:蔡京、童贯、高俅之流逼上梁山的。而且还有凭有据地说,皇帝很不错,是个宽厚老实人。


坏就坏在那些个贪官身上——林冲,做梦都想不到会落草为寇,高俅逼的。杨志,蔡京逼的。再有柴进,高廉逼的。宋江,蔡九逼的……


说到底,宋江他们还是在反皇帝,就算把“聚义厅”改为“忠义堂”,高悬起“替天行道”的黄旗,不过相当于把“妓女院”改成了“怡香楼”,名字变了,卖肉本质也会变?


说到底,宋江者流并不是要救百姓于水火,不过是想通过造反,为自己谋些资本、私利罢了。其实宋江应该知道,招安对他再有利,不过是权宜之计。正统出身与降将,总有心理差异。


鼎鼎大名的岳飞,有个孙子叫岳珂,他记载过这样一个小故事:


高宗时,受招海寇郑广屡受群僚冷眼,拿他这个上司,不当回事。


有一天,他终于急了,他说:“我这个粗人,也会写两首歪诗,有一首让大家听一下:郑广有诗上众官,文武看来总一般。众官做官却做贼,郑广做贼却做官。”这首“贼诗”,让此人名声大噪。


某种意义上说,宋江者流一边破口大骂朝中之“贼”,一方面冒天下之大不韪,做起了真正的“贼”,他之所以选择了要去做“贼”,不过是想因“贼”而官、曲线“救国”。


聚啸山林、劫夺州县、滥杀无辜、放蒙汗药、卖人肉包、要买路钱……然后,用劫来的财物,过起大碗大碗喝酒、大块大块吃肉的“革命小日子”。


周而复始、循环无端,一次次纵火烧城,一次次杀开一条血路救出一个自家兄弟——那“血路”上,有官兵的血,也有百姓的,更多的是百姓的血。


靠,就这样“替天行道”?


这就能推动历史前进?




整个梁山水泊中,虽然出身各异,但匪性一致、残酷一致、暴虐一致:鼓上蚤时迁是个窃贼,而且绝对是个惯犯,穆春是个恶少,李逵是杀人犯,孙二娘卖人肉包,蔡福、蔡庆是刽子手,柴进、李应是大地主,张横、张顺、李俊、穆弘是恶霸,雷横、朱仝、戴宗、宋江——是官场上的贼,当着警察、私通匪宼、警匪一家亲……如果宋江,对皇上的忠心,到了“傻”的份上,又怎么可能一边吃着国家俸禄,一边又与匪宼为伍呢?又如何会上了梁山,做了山大王?


说白了,宋江处心积虑要招安,与最初不愿上梁山曲同工,他在做“押司”之时,小日子过得太舒坦了,吃香的、喝辣的、逛歌厅、泡妓院、收贿赂、包二奶,他那时是体制内官员,只要不出事,日子一定美滋滋。


梁山上当山大王,固然八面威风,但终归是难免时时心惊肉跳,哪里有在合法体制内,做一个官不大、权不小、吃吃喝喝、卡卡要要的小贪官安全爽快啊!?


且,宋江想得很明白,梁山的浩大声势,是兄弟们打下来的,可要是招了安,就成了他的功劳!所以,他也就不惜用“兄弟”的鲜血,来染红他的官袍了!


难道宋江不是个鸟人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