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7.html

青衣带好随从与另一男一女直奔洋州而去!

曹建中在饺子宴后就回到了洋州!他本想趁漠北四雄与青衣斗个两败俱伤之际,趁机废了青衣!不想半道杀出个程咬金!他深知青衣不拿回杨门金枪,誓不罢休!

可就这么还了,以后如何在洋州做人,誓必遭武林人士耻笑!若是不还被青衣逼上门来,堂堂六品官员颜面何存!

“大人!”

“去--去--去!”

“相公,典师爷已经有好办法啦!”

“他能有甚好办法,又不会武功!”

典师爷很快用紫笔写好一些东西!曹夫人将书稿递于曹建中!

曹建中眉毛渐渐舒展!

青衣带着沉重的心情向洋州进发!往事历历在现:初会百荷池,再遇中兴客栈,天台求签,石门惨败!

如今山还是那座山,水依是那样的水!只是自己变老了!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此时此际正是此时此景!大人应该高兴才是,多年的夙愿也该了解了!”

“承韩大人吉言!”

“大人,今晚何处歇脚!”

“洋州城西十里坡百荷园!”

傍晚时分,一行人等在十里坡扎营,在众人埋锅造饭之际,青衣趟到百荷池边!

时值隆冬季节,唯一泓寒水和残枝败叶!

“荷叶深处莲花落,秋草瑟瑟玉藕烙,败园满目污浊处,唯有莲开姿婀娜!”

“回去吧,衣哥哥!”青衣回首,一袭羊袍裹住娇冷的身躯!

“谢谢你,百荷!”

“你们当年就是在这认识的吧!”

“嗯,缘自百荷池,无力百花落!”

‘衣哥哥,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那总有一分高兴的事!多去想想他,未来的路便会有滋有味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莲花开处极美的或婀娜或搔首或含羞或争艳或高洁!明年的夏日将会很美妙!’

我迫切期待那一天。百荷挽住了青衣,将暖意一点一滴毫不保留地注入青衣体内!

☆☆☆☆☆☆☆☆☆☆☆☆☆☆☆☆☆☆☆☆☆☆☆☆☆☆☆☆☆☆☆☆☆☆☆☆☆☆☆☆☆☆

次日,雾起!

用过早茶,读罢诗书,练了武艺。朝阳刺破层层浓雾将阳光激发出来!

中午,青衣着人执贴拜访曹建中!不想一连数日无人接待:‘不好意思,大人视察汉江堤防去了!对不住,西山受了冰雹,大人赈灾去了!大人不在,视察东村菜园去了!不是给你说了吗,大人在开商务会!”总之推脱理由很多!

“仪仗到了什么地方!”

“已过武休关!”

“杨大人,我速回转运使衙门,带好仪仗,谅他曹建中不敢不见我!”

“好的,韩大人!您幸苦了!”青衣取出纹银一千两递于韩同!”

“大人,何须客气!小人蒙受枢密大人厚恩,才到了今天的地位!今日得逢报答!何功,感受大人银两!”

青衣执意要韩同收下!

韩同辞谢而去!

青衣同百荷在“高升客栈”住下。并着随从四下打听消息.

这夜,青衣安置百荷睡下,便带人直奔大街!

“我不睡嘛!衣哥哥,人家孤零零地一个人在客栈里冷冷清清,有什么意思!”

‘不是我不带你去,那非女儿家去的地方!”

“ 噢---,哼!”百荷用中指点着青衣的脑门!

飒时,百荷深情的大眼满带肃杀之情!

“我曾经答应过,照顾你一生一世,绝不负你!不要说找美眉,就是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好,证明给我看!”百荷噘着红唇,双目凝望青衣!

“好吧!那你一定要换上男装服从命令听指挥!”

“Yes,sir!”百荷手掌外翻,行了一个新军礼!

子时青衣一行人来到忘忧楼!

他们转到了墙角一拧身上了三层楼檐上跨入栏杆,用舌尖舔破窗纸无非叠罗汉,风花雪月一类!

几个人又上到了顶层。黑红披风与楼形成一体!

富有磁性的声音传来!众人眼前一亮寻音觅去!

你往日生龙活虎,今日这么不行了!是不是让那个老狐狸给抽干了!你不是娶我吗?这都过去三年了,这么一点动静也没有!”

“甭提了,杨青衣回来了!”

“杨青衣,好熟悉的名字!”

“哦,我想起来了!就是那个被您整的很残的那个小子!现在咱们在耍耍他,也好让我再领略一下你的手段!”

“事过境迁,今非昔比那!”

“你真是官越做越大,胆越来越小!”

青衣等轻轻破窗而入,在桌前饮茶吃点心!

五更时分,曹建中点燃了灯烛!

一时间情景,骇的他几乎晕厥过去!青衣随从点了他们的穴道!

“曹大人,我们又见面了!最近公务还繁忙吗?身体还好吧!”

“你想怎样?”

“杨门金枪!”

“你敢威胁本官!”

“清风,明月!”

“在!”

“将这二位扒的一丝不挂披上官袍绑在一起!刻上‘负心奸贼,花面太岁’字样,鸡叫时分,挂在城楼上!”

“卑鄙!”

“你是师傅!”

“你是外乡人恐怕不知我们这里的情况,俗话说:‘民不与官斗!”

“我既然到此,什么状况都考虑到了!”

曹建中头上汗珠滚滚而下,内心呈激烈挣扎状!刚开始时还很慌张一会儿,就冷静下来!

“杨青衣,我回去,让家人给你送过来!”

“具体哪一天!”

“建中,给他付租金!千万别还给他!”

青衣取出火盆中的烧红的铁牌印字,轻轻的放到曹建中面前!

曹建中倔强的闭上了双眼!

杨青衣将烧红的铁牌又逼近了七分!

“给他!给他!”

“姓杨的,有种城西百荷池一较高下!实施暗算算什么本事!”

青衣咬牙切齿般印了上去!顿时曹建中汗珠外翻和着焦肉味弥漫在屋内!那妓女早已吓得晕过去了!

青衣一挥手,随从点了那妓女的哑穴,将烙印按了上去。雪白的脊背上露出鲜红大字:"勾结官府,迷乱一方!”

“畜生!杨青衣,你这么变成禽兽啦!你当年不是这样的!”

“你到底给不给老子还金枪!”

“老子不给你,你随便吧!”

青衣拔刀,在曹建中脸上刻划起来:“始乱终弃!”

“曹大人,我的书法如何!”

曹建中透过铜镜,但见脸颊字迹清晰,笔画如钩,乃蔡派最新手法,不由得又是惊悸又是愤怒!

“ 清风,明月!”

青衣挥挥手,打开房门,吸了口新鲜空气!青杀的寒气进入屋内。曹建中清醒了许多。他是知道后果的,若被言官知道:‘轻者丢官,重者充军!”

他极不甘心的道:“杨青衣,杨门金枪在北燕哪里!三日后,百荷池边,按武林规矩办!”

▲▲▲▲▲▲▲▲▲▲▲▲▲▲▲▲▲▲▲▲▲▲▲▲▲▲▲▲▲▲▲▲▲▲▲▲▲▲▲▲▲▲

杨青衣又休息了三日,养好精神!穿扎整齐,来到了衙门口!

不想,口内外水泻不通,原来是一老妇在喊冤。

青衣分开人群. 见这一老妇粗葛蓝衫,满头银丝,一脸皱纹,坐在那里哭天喊地!

细问旁人才知这位老妈妈是西郊谢村王学究的老伴因儿子涉嫌杀人被判斩刑!

“证据确凿吗?”

当然确凿。在两人幽会的菜地里连人带人头一起起出的!又是曹大人主抓的,焉能有假!

“老妈妈,别哭了。作为母亲,失子之痛,谁不能理解!但他杀了人,又人脏俱获。想想自己吧,也许能明白什么?”

青衣上前将老人搀起来,取出四十两白银:“回家养老吧!”

‘你将纹银给我,不怕落人一个是非不分之嫌!”老妇人冷冷的望了青衣一眼,将纹银扔在地上。也不哭了!也不闹了!径直分开人群,步履艰难的连滚带爬离去!

青衣使了个眼色,一随从迅即跟上!

差役们出来,驱散了人群!

青衣取出拜帖,递给差人!

“老爷 正办案呢?哪有闲工夫接待你们这帮闲民!”

“他们是我的朋友!找曹大人有点事!”一魁梧的少年将拜帖连同元宝遮掩着递给差人!”

那差人心领神会。“好得,跟我来!”

这魁梧少你和青衣被差人领进班房。

“你们先喝着茶!我去去就来!”

“大石,是你!”

“青衣兄,只有官与官来往,才能算平等!”

一会,一差役被人抬着哼哼唧唧进了班房!只见那人屁股朝上,背上血水由炕上滴到地板上!

“你们是什么人?到此作甚?”

大石又取出几个元宝,一一打点。随即亮出龙牌“如朕亲临”。差役半信半疑接过,用牙咬了咬,份量也挺重见确是纯金打造!又见此人气宇轩昂,富贵逼人!不由得跪倒:“不知上差驾到,有失远迎!望请恕罪则个!”

“不知者,不怪也!”

“哪位是东京来的韩老爷,我家大人有请!”

大石走出门随师爷去了!

‘这兄台为何事,被打成这样?’

‘ 唉,一言难尽!'

另一差役呷了一口茶,叹了一口气!

“ 兄台 ,我这有上好的大理白药和雪莲玉露丸!”说着,将药递了过去!

那差役闻了闻,又用银针探了探:“果然好药,如此多谢了!”

其余差人将衣襟撕开,那汉子便惨呼数声。但见脊背上血痕交错,屁股乌紫!百荷当即脸飞红霞!青衣瓜笑着将百荷挡在身后!受伤的差人用过了药品,一股清凉柔美之气传遍全身,气息瞬间柔和均匀,先前的针痛郁闷一扫而光!大家见他气色越来越好,便为他敷上了药膏,裹上了白布!

‘于捕头!于捕头!’

曹建中一掀帘子,大石当先走了进来!

青衣一愣,原来 曹建中面颊字迹已褪去。如今额头光亮,面如白玉,三缕黑须飘然洒落,一双眸子黑白分明而斜插入鬓的剑眉更给人以英俊飘逸之感!

“ 青衣听说你在东京大理寺呆过,这份卷宗你好好看看 !”

说罢,走到于捕头面前:“打你是律法规定的,但我们依然是好兄弟,这是纹银五十两,金疮药!明天是令母的七十大寿吧!给!”用宣纸裹的纸筒递给于浩!

“打开来看看!”

曹建中笑吟吟看着于捕头!

于捕头含着热泪轻轻打开:‘含辛茹苦几十载,二女成才;春去秋来数寒暑,紫气东来!’横批:‘和谐是福’!

青衣暗暗吃惊不想这厮蔡体已到化境:构字收放合度,极尽自然;行文如行云流水,又现妍丽遒劲之势,整体确给人以春风拂面温雅翩翩之感!

“曹大人,好字!曹大人,好字!”大石不禁喝起彩来!

“于浩,为尽快破案,我给你一个助手!你要小心伺候,不要把事情办砸了!”

“是,大人!我一定不在让刁民再到衙门口来闹!”

青衣正待开口,大石将他拉了出来!

△△△△△△△△△△△△△△△△△△△△△△△△△△△△△△△△△△△△△△△△ ‘这曹建中哦,已深得百姓欢心:赋税少,福利多,人来多施礼,步步有拾遗!’大石说罢喝完一口茶。

“鉴于此,你必须为洋州百姓做事,为自己争取点民心!”

深夜,青衣翻看卷宗直到五更!

清晨,大石摇醒了梦中的青衣!

“走,上于捕头家!”

南门,六甲巷早已水泻不通,二人随着人流缓缓进入院落!

“哦,东京来的韩老爷,杨老爷,请随我来!”一高等家人导引着两人进入内宅!

“娘,多亏这位东京来的韩老爷为我打点说话,杨老爷赠药 ,儿子才能这么快下地为您操办寿宴!”

一鹤发童颜的老人向青衣大石 施了个万福!在向青衣施礼时,忍不住狠狠夸夸他!

几只喜鹊叽叽喳喳闯了进来不想竟然撞晕过去!

“曹大人到!”众宾客纷纷到门口相迎!

曹建中身着百花便服,携妻子走进大堂!

‘朝闻喜鹊叫,必有贵客到!曹大人,你公务繁忙还来看老身!'

曹建中抢身一步扶起:“我和于浩同在一个衙门口做事,虽有上下之别,但情若兄弟,母亲过寿,焉敢不来!”

“呵---呵!”

“哈---哈!”

在场宾客纷纷点头称是!

‘你的老相好在堂上,还不快去相认!’百荷用肘顶了顶青衣!

虽然岁月催人老,听说亦作人母,但依然年轻!洁净的瓜子脸既无年斑又无一丝皱纹,樱唇也较以往红艳了许多。眼睛还是那么大,黑白清澈,显出慈爱之象!当年的披肩长发挽了个高髻,露出雪白如玉的脖颈!她平静的直视前方,犹如一尊玉雕!

这就是自己梦中那个萦绕的那个人吗?

又有喜鹊撞在百花中堂上了。

满堂皆喝曹建中的画艺!

入席了。

曹建中挽着妻子意气风发掠过青衣大石!

“真的清纯可人!衣哥哥,你好眼力!”

夜晚,青衣站在汉水边。一轮明月将寒晖播遍江面:“大地狂啸秋水残,桃花落尽水犹寒。三更里,一际月牙轻舟盼。心中难,夜蹒跚。洞箫一曲枯草烦!”

◎◎◎◎◎◎◎◎◎◎◎◎◎◎◎◎◎◎◎◎◎◎◎◎◎◎◎◎◎◎◎◎◎◎◎◎◎◎◎◎◎

次日,于浩来找青衣。

“应该先提审犯人!”

三人来到牢城营里:所到之处皆阴暗不堪,大白天里亮着灯烛,许多犯人坐在泥水地里,哼哼唧唧,痛苦难挡!不时有受刑的犯人惨叫不断。

青衣来到南牢这里条件稍好一些:青砖地 ,稻秸草,冬太阳!但个个披头散发,身戴木枷挺棍,有的坏手,有的烂足。乌溜溜的两只眼睛露出呆滞之光。三人转弯抹角,来到底监。坐在审板后。

“带王汤!”

一会儿功夫,王汤被一差役用右手拎着仍在审板前!

青衣见此人骨瘦如柴,且咳嗽声不断,一身臭气直冲鼻子。心下犯疑,便询问了几句,谁知犯人一声不吭!

一差人上前踹了几脚,那犯人还是不吭声!

差人大怒,挥拳欲打!

青衣挥手止住,用文书做了保。将犯人带出牢房,洗澡,用饭,疗伤!

犯人稍有神智时,便提出给女监红袖送鱼汤。青衣允了!

红袖已奄奄一息。青衣也做了保,带出来洗澡,疗伤,更衣,吃饭!

“没想到,死前,我们还能再见一面!你后悔吗?”

“你后悔了!”

“不,我来到这个世上,是因为有您!”

“来生,我们还是两口子!”

“对,有来生!我们还是一对!”

两人含情以对:‘目光中充满坚毅!’爱抚的抚摸了对方的面颊。

突然间。王汤大喊:“大人,人是我杀的,不干红袖的事,我招,我全招!”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块白汗衫,当中的一大块已染成血红色!

红袖不知从哪来一股力气,竟从青衣手中夺过那血衫,用牙撕,用脚踩!待到血衫破烂,字迹模糊,方住手!

“大人,是我干的!”红袖原原本本讲了事情经过!

二人为争死吵得不可开交!客栈中围了很多人,议论纷纷!

于浩见这二人本已招供,不想又发生变故。急得直搓手掌。

“唯今之际,只有开馆验尸!”

“对,开棺验尸!”一旁的大石也开了口!

青衣雇了两顶敞轿随同于浩直奔义庄。看热闹的闲人一路跟来!

◆◆◆◆◆◆◆◆◆◆◆◆◆◆◆◆◆◆◆◆◆◆◆◆◆◆◆◆◆◆◆◆◆◆◆◆◆◆◆◆◆◆◆ 在阴森的大殿前,仵作准备开棺。

‘且慢!’

众人惊愕!

青衣将四周,四下里细查了一遍,道:“死者何人?”

“你管他是何人,验就是了!”

大石笑着将银子递过去,将其拉到一旁叽里咕噜说了一大通!

“问明白了!”

大石铁青着脸,咬牙切齿!

“哥哥,我定当手刃仇人,为你报仇!”发怒的声音直震得大地发抖,房梁掉土!

仵作将薄板棺材打开,身体早已腐败。一股浓烈的臭味扑面而来。手指触处,竟然带下一块肉!

“曼陀罗花!”

“什么?”

“一股淡淡的曼陀罗花味!”

‘我也感到奇怪和以往的尸臭味大不相同!’青衣注意到大石脸上已无表情。

‘可是 ,初检时,我们处理时为何没有发现!’

“那是因为毒素已经深入此人的骨髓!”

‘那为何现下又有了!’

‘江南潮湿,多雨,又处在密闭物中,身体腐败,便散发出来!’

“是的,韩老爷。尸体中的蛆虫连同老鼠已经死了!”

“仵作,这尸首是不是夏五月发现的!”

“是的,韩老爷!”仵作显的有点激动!

“当时,发现尸体后,是不是全身有抓痕,尤其胸口!”

“是的!”仵作高兴的语调都变了。

‘尸体检了几回!’

‘我再场的仅一回!’

“大人,还要验吗?”仵作又补充了一句!

“是!”

衙役们打了火石,烧了苍术,皂角,仵作又递过一壶。

“什么?”

“麻油!”

“何用?”

“蘸棉花,防臭!不影响判断力 !”

青衣取出随身携带的棉纸擝了麻油一边塞自己的鼻孔一边递给大石同时又将仵作递给的生姜放入口中 !

仵作们从井内打来净水往尸身上泼待去除污秽臭味后,将尸首抬出来,放在殿外门板上!

时,寒风呼啸,尸体很快僵硬!

仵作解去衣衫!大石挡在百荷前面!

仵作铺上白布单!

青衣大石慢慢掀单细瞧:‘着法曹重新书写文书,发丝到脚面,前胸到后背一一做了记录!”

“我敢肯定这不是契丹人!”

“胸前有个狼头,又有吃羊肉常年累月积累的羊膻味,还有契丹独有的鹰刺青!”

“青衣你有见识又去过很多地方!但还是不了解我们契丹风俗!我们的狼头是从小纹上去的随着年龄增大而不断扩大。看该尸,冷缩后,图案针孔有撕裂状显然不久前才纹上的!”

“唤义庄!”

“义庄首,刘莽在!”

“刘莽,你实话实说,尸首怎么和记录的不一样!”

“记录不一样,你找记录官,找我干嘛!”

大石大怒,飞起一脚将一巨石踢成粉末!

“你的一言一行,将记录在案。待他日真相大白于天下。若有不符,依大宋律,脊杖一百,从军上前来!”

“小的,拿脑袋担保,绝对是这一具!若有不实,甘愿伏法!”

“不是两具吗?”

“还有一具呢?”于浩厉声喝问!

“说!”

“说!”

刘莽突然发起羊癫疯来!

大石一把将刘莽举过头顶!

众人纷纷指责大石!

“大石兄,治疗羊癫疯最好的办法就是灌大粪!一灌就好!”

差人迅速找来一应物件!

大石稍微一用力,刘莽的下颚就脱了臼,疼的直哼哼!

“快说!否则,先灌大粪,再办你个亵渎亡灵之罪,杖八十,游街示众!”

刘莽眼珠飞快的转着,但时间已经不允许!

满勺的大粪灌下去又被大石用内功逼到内脏!

瞬间,刘莽就变了样:满嘴的白沫硬是吐不出来,头上青筋直冒,双眼圆睁,双手紧握!”

大石一把将另两个庄役捏住脖颈提了过来,往地上一扔!

“杀人啦!杀人啦!”两庄役如杀猪般嚎叫起来.

二人嚎了一会见无人搭理,便软了下来:“刘庄首收了典师爷五十两银子,就借给他了!”

“记录官记录在案!”

“大---!”于浩想想竟没说出口!

“大人,我们这还有二十两白银!”

“好的,法曹大人 给打个收条!”

大石,长出了一口气。

“收队!”

仵作们重新装回尸首!

回到客栈,净了手脚!

青衣和大石将两份卷宗仔细对比查看!

“大石,旧案卷做的太完美了!”

“正因为太完美。所以你才亲自验尸!”

‘三年前,在种经略麾下曾遇到数宗命案。当时我还不乐意学,谁知现下却不够用!多亏李师师借我一本前梁国公狄仁杰行案录!’

清晨,洗漱完毕,二人聚首!

“今日,我们做甚?”

“去西郊!”

二人出了城,来到谢村!

于浩早已等在那里!

“于捕头,谢村又发生命案了?”

“没有,奉大人之命前来协助二位!”

‘不用,有于捕头给的官衣!’

“我路熟人熟,方便!”

说着话于浩把二人带进了王学究家!

自从王家背了命案,王学究也就赋闲在家!一家人对青衣大石于浩很是冷漠!

于浩亮了亮捕头铜牌。王家人漠漠站在那里犹如僵尸!

青衣和大石将屋内外巡视了一遍,相互一点头,然后朝随从做了几个手势。随从很快离去又很快回来!

水缸满了,米缸满了,一应蔬菜调料也有了。约半个时辰,诱人的香味便飘散开来。

青衣大石摆好来饭桌,消了毒。随从将饭菜端上了桌:红烧肉,麻辣鱼,清蒸羊头,溜肥肠,黑的是胭脂米做的米饭,白的是米酒,清漾漾的是鸡蛋肉丝汤!

王家小孩口水不断的往下流,终于按捺不住,直扑饭桌!

“慢点!慢点!别噎着!”

‘啪!'小孩头上挨了一记。

“不长记性的东西,小心有毒,要你的小命!”

青衣拿出银针,在饭菜里探了探,原色原样!

小孩欢呼的雀跃着手伸进盘中,将几块红烧肉抓在手中,扬起时,红亮的油汁顺着手腕从衣间渗出。

于浩摇了摇头,笑了!

大人们使劲咽着口水,脸上青筋乱冒!

“一,二,三!”大石话音未落,大人们早已扑了上去!

青衣赶紧将小孩抱了开去。小孩趁机用油手在他身上乱摸起来。

这非同一般菜肴,青衣特加了香料。

用过饭,一家人脸色好了许多。

青衣命人收拾残局,不想盘子已经被舔的干干净净。

“谁!”

王家人变了脸色!

‘是我,曹大人有事要东京来的韩老爷回衙!”

‘ 哦,典师爷!'

典中目光扫过,王家人抖如筛糠!

“什么事?”

‘大人,刚得一燕厨,烧得一手好菜!佳肴已备,请韩老爷回衙享用!”

‘不必了!谢村风光好,又出名酒!今晚。我住下了!’

‘这---恐怕不好吧!’

‘我手书一封。烦请转交曹大人,那他就不会怪你了!’

‘典师爷!’

‘杨老爷!’

“听说,你从义庄借了一具尸体!”

“哦,我儿子候补河北路提刑判官。我请了仵作教他如何验尸呢?”

“原来是这样!”

“如果没什么事,我便向我家老爷回话了!”

大石一摆手!

典中告辞而去!

王家一家人向中毒似的精神极差。

夜晚,地保过来!

‘ 二位老爷,小人已在村中安排了食宿!’

地保很结实,满脸横肉,凶巴巴的眼睛犹如铜铃。

‘ 拿过来吧!’

‘是这,我们安排了歌舞,按摩!所以!’

“所以,我们一定要过去!”

“是这样的!”

“那就不吃了!”

“好-好好,我安排他们送过来!”

随从们拿来了羊羔,大石便烧烤起来!火红的光芒中有者沉着,坚毅,自信!

透骨的香味引来了很多看客!

小孩在流口水,大人在咽唾沫!

青衣大石没有招呼他们,随从们围了个圈。

大石将羊腿递给青衣,自己也割了一块,随从们见状也纷纷上前开始切割。

每人一口肉,一口黄酒,又一口白面馍!看的周围人使劲的舔嘴唇,香的狗儿团团打转!

太阳早已没了踪影,月牙儿也爬上了树梢。随从们点上了灯笼,院内外一片雪亮!

地保送来了酒食。

可是青衣他们已经饱了。

王家人却已饿坏了,慌不择食,一顿大嚼!

许久。他们抚着肚皮,喃喃自语:‘就是死了,也得做个饱死鬼!’

次日,辰时:青衣令人进屋请王家人出来吃饭!

“报大人,王家一家三口已经死了!”

青衣大石大惊,赶紧进屋去看现场。

但见祖孙三人连同小猫小狗直挺挺躺在床铺上,嘴角残余血迹呈墨状。青衣,大石一面令随从保护现场一面命人报州府曹建中。

午时,曹建中率利州路提刑判官,法曹,书记,主簿,司理仵作差役一干人等来到王家大院!

青衣大石肃立在两旁!

提刑判官亲察,仵作喝报,书记记录,法曹执印,主簿督察!

验的非常仔细:死者首饰,衣袜一一解去脱下,从头到脚(头部正,侧,后,背部正侧有无伤,伤痕性质,尺寸,颜色无一遗漏致命处,司理亲自验看。

验毕,让在场的尸亲,地邻,证人,嫌疑人仵作在检验书和另一份结保书上签字画押,最后司理盖骑缝章:一式三份,尸亲,嫌疑人,官方。并将地印附在要害处!

曹建中问明情由,喝令将青衣拿下同时警告大石案子未结之前不得离开洋州!二人也不做反抗随同一干人等回到州衙!

王学究一家三口俱亡,原告就由地保带谢村!

地保加油添醋将情况讲了一遍。

“啦!私设刑堂,惨叫连连!可恶的是不给饭吃。沈大娘实在看不下去,就托我带饭给他们!”

青衣大石只是冷笑!

曹建中命他们画了押喝令将青衣押回监牢。

★★★★★★★★★★★★★★★★★★★★★★★★★★★★★★★★★★★★★★★★ 一股贼凉的冰水从头泼到脚。阴暗潮湿的寒地将青衣从没梦中惊醒。

昏暗的灯光下,五个蒙面人正对着他。

“有人出钱买命!我们替人消灾,到了阴间可别告我们!”

青衣略微动了一下只觉得浑身无力,肩井间剧痛难当,原来琵琶骨已被铁链锁住!

“奇怪,你--你怎么?看来我们的路数走对了!”说话这人不愧老江湖,只是淡淡的震惊,便恢复了平静!

“让我来结果他!”经管经过了伪装,但声音依然很熟!

“对,你年轻,就要多干点!否则,无法分钱!”

说话间,那人一把提起杨青衣,抽刀一挥!

一股清凉香爽之气传遍全身。“太凉了,可惜!”

“大人,说你会反,没想到真说准了!没用的,是用寒铁制成的!”

青衣猛地一挣,铁链断为两截,而受伤的地方讯速恢复如初!

蒙面人大惊失色,为首的高呼:“风紧,扯呼!”

他们逃的快,青衣大石行动的更快!一行人等,均被制服!

笑声过后,灯火通明!

一群官兵冲了进来!为首一人,双膝跪倒:‘不知安抚使大人驾此,卑职利州路转运使韩同

卑职兴元知府事牛东,洋州知州事曹建中罪该万死!”

青衣上前一一将他们扶起。

韩同大喝:‘将这伙叛贼拿下!’

中一蒙面人抹去面巾,原是大石!

二人大笑,走出牢门。百荷已率仪仗恭立在牢城营外。

州衙暫做安抚使衙门,曹建中汇报了此案经过以及最新通报:‘地保刚刚被毒死!’

青衣下令悬赏百金寻找知情人。

不日有人来报:‘王炳到过谢村与地保鬼鬼祟祟不知搞什么鬼名堂?而且地保死后,王炳也不知去向!’青衣发下海捕文书,四处张贴。

捕快很快将王炳捉拿归案。

“我是收购黄酒的,我没杀人!”

见此人答问间虽慌乱却无丝毫作假造作之象,青衣很快排除了他的嫌疑。他将惊堂木使劲一拍,惊雷之声吓得那人坐在地上!

“速速将你和朱地堡之间的来往勾当将清除,否则办你个同谋之罪,凌迟处死!!”

青衣顿了顿:“知道凌迟处死吗?一把刀在身上要割九百九十九刀,那滋味---惨!”

王炳结结巴巴抖抖索索将原委道了个清楚,其中最末一段引起了青衣的注意:

“三日前,飞来一鸽子,朱地堡看后脸色发白,将我赶了出来!”



二人出了城,来到谢村!

于浩早已等在那里!

“于捕头,谢村又发生命案了?”

“没有,奉大人之命前来协助二位!”

‘不用,有于捕头给的官衣!’

“我路熟人熟,方便!”

说着话于浩把二人带进了王学究家!

自从王家背了命案,王学究也就赋闲在家!一家人对青衣大石于浩很是冷漠!

于浩亮了亮捕头铜牌。王家人漠漠站在那里犹如僵尸!

青衣和大石将屋内外巡视了一遍,相互一点头,然后朝随从做了几个手势。随从很快离去又很快回来!

水缸满了,米缸满了,一应蔬菜调料也有了。约半个时辰,诱人的香味便飘散开来。

青衣大石摆好来饭桌,消了毒。随从将饭菜端上了桌:红烧肉,麻辣鱼,清蒸羊头,溜肥肠,黑的是胭脂米做的米饭,白的是米酒,清漾漾的是鸡蛋肉丝汤!

王家小孩口水不断的往下流,终于按捺不住,直扑饭桌!

“慢点!慢点!别噎着!”

‘啪!'小孩头上挨了一记。

“不长记性的东西,小心有毒,要你的小命!”

青衣拿出银针,在饭菜里探了探,原色原样!

小孩欢呼的雀跃着手伸进盘中,将几块红烧肉抓在手中,扬起时,红亮的油汁顺着手腕从衣间渗出。

于浩摇了摇头,笑了!

大人们使劲咽着口水,脸上青筋乱冒!

“一,二,三!”大石话音未落,大人们早已扑了上去!

青衣赶紧将小孩抱了开去。小孩趁机用油手在他身上乱摸起来。

这非同一般菜肴,青衣特加了香料。

用过饭,一家人脸色好了许多。

青衣命人收拾残局,不想盘子已经被舔的干干净净。

“谁!”

王家人变了脸色!

‘是我,曹大人有事要东京来的韩老爷回衙!”

‘ 哦,典师爷!'

典中目光扫过,王家人抖如筛糠!

“什么事?”

‘大人,刚得一燕厨,烧得一手好菜!佳肴已备,请韩老爷回衙享用!”

‘不必了!谢村风光好,又出名酒!今晚。我住下了!’

‘这---恐怕不好吧!’

‘我手书一封。烦请转交曹大人,那他就不会怪你了!’

‘典师爷!’

‘杨老爷!’

“听说,你从义庄借了一具尸体!”

“哦,我儿子候补河北路提刑判官。我请了仵作教他如何验尸呢?”

“原来是这样!”

“如果没什么事,我便向我家老爷回话了!”

大石一摆手!

典中告辞而去!

王家一家人向中毒似的精神极差。

夜晚,地保过来!

‘ 二位老爷,小人已在村中安排了食宿!’

地保很结实,满脸横肉,凶巴巴的眼睛犹如铜铃。

‘ 拿过来吧!’

‘是这,我们安排了歌舞,按摩!所以!’

“所以,我们一定要过去!”

“是这样的!”

“那就不吃了!”

“好-好好,我安排他们送过来!”

随从们拿来了羊羔,大石便烧烤起来!火红的光芒中有者沉着,坚毅,自信!

透骨的香味引来了很多看客!

小孩在流口水,大人在咽唾沫!

青衣大石没有招呼他们,随从们围了个圈。

大石将羊腿递给青衣,自己也割了一块,随从们见状也纷纷上前开始切割。

每人一口肉,一口黄酒,又一口白面馍!看的周围人使劲的舔嘴唇,香的狗儿团团打转!

太阳早已没了踪影,月牙儿也爬上了树梢。随从们点上了灯笼,院内外一片雪亮!

地保送来了酒食。

可是青衣他们已经饱了。

王家人却已饿坏了,慌不择食,一顿大嚼!

许久。他们抚着肚皮,喃喃自语:‘就是死了,也得做个饱死鬼!’

次日,辰时:青衣令人进屋请王家人出来吃饭!

“报大人,王家一家三口已经死了!”

青衣大石大惊,赶紧进屋去看现场。

但见祖孙三人连同小猫小狗直挺挺躺在床铺上,嘴角残余血迹呈墨状。青衣,大石一面令随从保护现场一面命人报州府曹建中。

午时,曹建中率利州路提刑判官,法曹,书记,主簿,司理仵作差役一干人等来到王家大院!

青衣大石肃立在两旁!

提刑判官亲察,仵作喝报,书记记录,法曹执印,主簿督察!

验的非常仔细:死者首饰,衣袜一一解去脱下,从头到脚(头部正,侧,后,背部正侧有无伤,伤痕性质,尺寸,颜色)无一遗漏。致命处,司理亲自验看。

验毕,让在场的尸亲,地邻,证人,嫌疑人仵作在检验书和另一份结保书上签字画押,最后司理盖骑缝章:一式三份,尸亲,嫌疑人,官方。并将地印附在要害处!

曹建中问明情由,喝令将青衣拿下同时警告大石案子未结之前不得离开洋州!二人也不做反抗随同一干人等回到州衙!

王学究一家三口俱亡,原告就由地保带谢村!

地保加油添醋将情况讲了一遍。

“啦!私设刑堂,惨叫连连!可恶的是不给饭吃。沈大娘实在看不下去,就托我带饭给他们!”

青衣大石只是冷笑!

曹建中命他们画了押喝令将青衣押回监牢。

★★★★★★★★★★★★★★★★★★★★★★★★★★★★★★★★★★★★★★★★ 一股贼凉的冰水从头泼到脚。阴暗潮湿的寒地将青衣从没梦中惊醒。

昏暗的灯光下,五个蒙面人正对着他。

“有人出钱买命!我们替人消灾,到了阴间可别告我们!”

青衣略微动了一下只觉得浑身无力,肩井间剧痛难当,原来琵琶骨已被铁链锁住!

“奇怪,你--你怎么?看来我们的路数走对了!”说话这人不愧老江湖,只是淡淡的震惊,便恢复了平静!

“让我来结果他!”经管经过了伪装,但声音依然很熟!

“对,你年轻,就要多干点!否则,无法分钱!”

说话间,那人一把提起杨青衣,抽刀一挥!

一股清凉香爽之气传遍全身。“太凉了,可惜!”

“大人,说你会反,没想到真说准了!没用的,是用寒铁制成的!”

青衣猛地一挣,铁链断为两截,而受伤的地方讯速恢复如初!

蒙面人大惊失色,为首的高呼:“风紧,扯呼!”

他们逃的快,青衣大石行动的更快!一行人等,均被制服!

笑声过后,灯火通明!

一群官兵冲了进来!为首一人,双膝跪倒:‘不知安抚使大人驾此,卑职利州路转运使韩同

卑职兴元知府事牛东,洋州知州事曹建中罪该万死!”

青衣上前一一将他们扶起。

韩同大喝:‘将这伙叛贼拿下!’

中一蒙面人抹去面巾,原是大石!

二人大笑,走出牢门。百荷已率仪仗恭立在牢城营外。

州衙暫做安抚使衙门,曹建中汇报了此案经过以及最新通报:‘地保刚刚被毒死!’

青衣下令悬赏百金寻找知情人。

不日有人来报:‘王炳到过谢村与地保鬼鬼祟祟不知搞什么鬼名堂?而且地保死后,王炳也不知去向!’青衣发下海捕文书,四处张贴。

捕快很快将王炳捉拿归案。

“我是收购黄酒的,我没杀人!”

见此人答问间虽慌乱却无丝毫作假造作之象,青衣很快排除了他的嫌疑。他将惊堂木使劲一拍,惊雷之声吓得那人坐在地上!

“速速将你和朱地堡之间的来往勾当将清除,否则办你个同谋之罪,凌迟处死!!”

青衣顿了顿:“知道凌迟处死吗?一把刀在身上要割九百九十九刀,那滋味---惨!”

王炳结结巴巴抖抖索索将原委道了个清楚,其中最末一段引起了青衣的注意:

“三日前,飞来一鸽子,朱地堡看后脸色发白,将我赶了出来!”

大石会意直奔谢村!

青衣交代完公事也率队随后赶来。

临近村口,一中年人缓步走来。

青衣急掠而过与大石撞了个满怀。

“看见一中年人么?”

“刚刚过去!”

青衣话音未落,大石象箭一样直奔中年人而去。

青衣恍然大悟。

那中年人见迎面走来大宋官兵便大呼:“有劫贼!有劫贼!快往前拿下!”说着,抹去了人皮面具。

不想,官兵将他团团围住。

“你们这是干甚!不捉劫贼,围我!”

“说保护您,你肯定不信!您---被捕了!”

“韩同大喝:“拿下!”

只见此人手一挥,一团黄雾奔韩同走来。百荷取出羽扇,运动功力将那黄雾冻成冰状。又一抖手冰团碎成万只利刃,直扑中年人!

那中年人甚是冷静,衣袖中飞出数千只小芒刺将破冰激的四飞五散,躲不及的官兵纷纷中招。

随从们早已护住主将。

青衣大石则跳入圈内与那中年人交手。

那中年人真沉得住气将飞蝗石,泥土捏成碎块朝青衣大石打来。二人只是腾挪躲闪并不还手,而官兵则用盾牌护住全身要害!

初时,那中年人劲道甚佳,夕阳十分力气便缓弱无力。

青衣大石同时出手点中此人穴道,不想约数十只弩箭急飞过来!大石抽刀挥劈,肩膀上中了一箭,青衣中了五箭而那中年人双目圆睁,紧握双拳不甘心的仰面朝天倒了下去!

韩同急令住手,并将放箭的那名军官斩首!

“死者是典师爷,典中。都怪卑职教下不严,曹建中请罪!”

“放箭军官呢?”

“韩大人以违抗军令罪,斩首了!”

大石将从地保家中搜出的账册交于青衣。

帐目上呈列了典师爷与地保相互勾结贪脏枉法的交易往来以及典中付于地保的信:“事泄,速死!我待汝家如我家!”

接着又从典中家中搜出了真正契丹官员的尸首二具。胸膛已被划开,肚腹间血肉模糊!

‘他在找什么呢?’

这件事成了洋州一大悬案,人们议论了好一阵!

青衣将王唐与红袖当堂释放,并发给补偿银一百两!

“大老爷,您还是啥了我吧!父母与小弟俱亡,我之过呀!我罪孽深重,天理难容!”

堂上下无不我为知动泪!

王唐与红袖在衙役的看护下回到谢村!

■■■■■■■■■■■■■■■■■■■■■■■■■■■■■■■■■■■■■■

夕阳斜下,如洗的天空是那样的纯净:朵朵白云,小鸟在欢唱!

王学究与老伴携小儿迎上前去!

“儿啊,你受苦了!”老娘心疼的看着儿子!

王唐含泪的点点头,王学究一记耳光扇了过去!

“如不是你不检点与红袖在菜地私会也不会被地保抽空栽赃!

■■■■■■■■■■■■■■■■■■■■■■■■■■■■■■■■■■■■■■

“老伯,改还我东西了吧!”

王家被吓了一大跳!

“什么东西?”

‘就是这个东西!’

厅堂里亮闪闪的一颗鸡蛋大的珠子在在发光!

‘不,这是我家祖传的!'

“可是,上有天显元年,耶律世传!”

明亮的珠子上印出契丹文字!

“儿啊,给他吧!难怪地保说咱家有宝,原来是你弟弟玩的水灵珠呀!”

‘可不敢说出去!’那人拿出了一千贯!

“是的,我们已经死过一回了!”

从此,谢村人都特别羡慕王学究一家:老者教书,老伴织布,长子耕田,长媳炊饭,小弟卧剥溪蓬!

☆☆☆☆☆☆☆☆☆☆☆☆☆☆☆☆☆☆☆☆☆☆☆☆☆☆☆☆☆☆☆☆☆☆☆☆☆☆

“曹大人,该我们的事了!”

‘何事!'

“杨门金枪!”

“来人,快让夫人捧出来!”

“且慢!如要这样拿回来!岂不是我官大欺负你官小!”

“那你想怎样?象个市斤无赖般打打杀杀!传出去,官家颜面何在!”

“按武林规矩办,生死有命!”青衣斩钉截铁,不容更改!

“好吧!”该死的蔡攸尽然支持杨青衣与他单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