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警察 第二季天使行动第一卷 微笑天使 第46章 嘉瑶芳踪1

flxlrh303 收藏 6 1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01.html


弹指间,樯橹灰飞烟灭,挡在冷睿的几个人在瞬间就丧失了动手的能力。

快!快得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快得超出脑细胞运作的速度!

远处十几个持刀、持棍或者拿着砖头的乞丐刚想涌上前围攻冷睿,就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他们的思维好像一时之间进入了异时空,持着刀棍望着冷睿呆立着,不知所措。

“砰——”清脆的枪声把呆立着的乞丐的魂魄拉回现实。原来袁副支队长看见冷睿情势危急,鸣枪警告。

“谁敢再动,我就开枪!”袁副支队长高声警告。

树倒猢狲散,众乞丐群龙无首,纷纷扔下刀具、棍棒,非常熟练地双手抱头蹲下。

凄厉的警笛声镇魂摄魄,那是支援部队鸣笛。

冷睿笑着对神情紧张的袁副支队长说:“袁副支,你们只要好好审讯这些家伙,必定能破获几起大案子。”

袁副支队长虽然不明白冷睿为什么说得这么肯定,但绝不会怀疑冷睿所说的话。他的心里有点忐忑不安,自己这个地头蛇所掌握的情报竟然比不上冷睿这条过江龙,如果上级责罚,他会吃不了兜着走。

冷睿仿佛看出袁副支队长的担忧,笑说:“袁副支,这个全国性的丐帮组织我调查了差不多一年时间,因为涉及地方一部分官员,所以我进行秘密调查时都没有告知当地警方。在部里进行统一行动前,你要保守这个秘密。有关他们的资料情报,我回去后才传送给你。”

冷睿这么说就表示相信袁副支队长,袁副支队长提到喉咙的心才回落到它该呆的地方,暗中长长地吁一口气。

身后传来纷乱的脚步声,待命的公安特警赶来了。冷睿拿起对讲机问了潜伏在高处的狙击手没有发现有人潜逃后,才对袁副支队长说:“这里就交给你们了,我独自一人去询问独眼彪的下落。”

袁副支队长明白冷睿不想太多的人知道他执行的秘密任务,于是就点点头表示明白。

一个比较年轻的乞丐独自面对冷睿,当冷睿说这个丐帮组织是黑社会性质的组织时,乞丐的双眼四处游荡,骨碌碌地乱转。他十指交叉,不断地摩擦,显示其内心的紧张和恐惧。冷睿一眼就看出此人心理素质脆弱,所以才找他作为突破口。

“独眼彪有哪些秘密巢穴?”冷睿直奔主题。

乞丐:“我不知道,请警官找丧辉。”

冷睿:“哪个丧辉?”

乞丐:“彪哥的小舅子,也是帝景夜总会的老板。奇怪,这两天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找彪哥?”

冷睿:“哦,有哪些人找独眼彪?具体时间是什么?”

乞丐搔搔后脑勺,说:“彪哥这几天很忙,行动很诡秘,不断地召集人手,不断神秘地接见人。因为我级别低,不知道彪哥接见的人是谁,我只知道有两个人用很特殊的方式找彪哥。彪哥旧病发作,他这几天一直没有离开k市,但不住在总部……”

“哪些人用什么特殊方式找独眼彪,具体时间是什么?”冷睿打断了乞丐漫无边际的话。

乞丐:“8月3日的中午,一个女人来此找彪哥。这个女人就像母老虎,身手非常的好,听说彪哥不在,就一言不发地把我们一干兄弟打翻在地,所以彪哥才派重兵把守总部。”

“一个女人?什么样的女人?”冷睿问。

乞丐:“她戴着帽子,帽子压得很低,她还戴着一副很大的墨镜,我看不清楚她的样子,但她的身材非常好。”

冷睿:“她最大的特点是什么?”

乞丐脸色露出色色的表情,说:“她最大的特点是胸部特大,衣服里面就像塞进了两只足球……”

冷睿皱着眉强忍恶心听乞丐连比带画地描述这个女子的胸部和身材。说到兴奋时,乞丐口水四溅,他喷出的涎水几乎可以淹死一头水牛,他已经忘记了他是阶下囚的身份。

乞丐越说得兴高采烈,冷睿心里就越冰凉,因为根据乞丐的描述,这个神秘女子和嘉瑶竟然非常相似。冷睿心想:难道嘉瑶在自己的身上安装了全球定位的窃听器还不放心,还亲自来k市指挥?

冷睿掏出掌上宝电脑,翻出嘉瑶的生活照,用马赛克蒙住嘉瑶的脸,把电脑递给乞丐,问:“你看看,这个女人和那天找彪哥的女人相似吗?”

乞丐惊叫起来:“警官,你真神,这个女子就是那天找彪哥的女子。警官,我这样合作能减刑么?”

冷睿:“减刑我说了不算,但我把你的话作为呈堂证供,法官会酌情减刑的,所以你为了自己的命运,要看清楚照片,老实说照片中的女人是不是找独眼彪的女人。”

乞丐认真端详嘉瑶的照片,狂吞几口口水后,说:“警官,能局部放大么?”

“可以,放大哪儿?”

“胸部和手。”

乞丐看完照片的局部大特写后肯定地说:“警官,我敢保证这个女人就是找彪哥的女人,如果我说错了,警官可以枪毙我。”

冷睿:“你为什么这么肯定?”

乞丐:“一是因为这个女人胸部的伟大。警官,我有这么一个强项,无论女人穿戴什么样的文胸,我只要瞟瞟女人的胸部,嘿嘿,女人当然是穿着衣服和戴着文胸了,我立马可以判断该女人乳房的真实尺寸,蒙骗不了我。这是我花了不少钱……”

冷睿再次不客气地打断了正在意淫中的乞丐:“其二呢?”

乞丐讪笑一下,回味地摸摸嘴巴,说:“其二是照片中的女人右手背有一道长约盈寸的疤痕,而那天找彪哥的女人右手背也一道这样的疤痕。”

冷睿:“你为什么这么肯定找彪哥的女人右手背上有这么一道疤痕?”

乞丐:“因为这个女人用这只手掐住我的脖子,逼问彪哥的下落。我郁闷得很,为什么这两天逼问彪哥下落的人总是来找我。”

“还有谁逼问你?”冷睿心里几乎笑破肚子:一眼就可以看出你这个小子是反骨仔和怕死鬼,嘉瑶阅人无数,眼睛锐利如电,不找你这小子还会找谁?

乞丐:“昨天晚上凌晨四点多了。一个人蒙着脸,握着枪,就是你们警察常用的六四式手枪。因为他用这支手枪插在我的嘴里,所以光线虽然朦胧,但我看得很清楚。”

冷睿:“对方是男的还是女的?”

乞丐:“这人当然是男的,中等身材,眼中寒光闪闪,想吃人一般。我相信,只要我不老实回答,他肯定对我施与酷刑。”

冷睿:“他问你什么?”

乞丐:“和你们一样,问彪哥的下落。”

冷睿:“你怎样回答?”

乞丐:“我当然叫他找彪哥的小舅子辉哥,呸,丧辉这个小兔崽子也敢称辉哥?仗着彪哥作威作福,我早就看他不顺眼……”

冷睿不得不打断乞丐天马行空的话:“这男人有什么特点?”

乞丐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说:“这人最大的特点是烟鬼,问了我几分钟话就抽了两根烟。”

冷睿:“知道他抽什么烟吗?”

乞丐:“光线太暗,看不清楚,但你只要上五楼最西面的房间还能找到他抽过的烟蒂。”

冷睿押着这个乞丐上五楼,找到乞丐所说的房间,让乞丐指认当晚他被逼问的具体方位。冷睿蹲下来,不顾呛鼻的恶臭味用一根树枝轻轻撩拨满地的纸屑。地面上有很明显的踩灭烟头的痕迹,这是吸烟人踩灭烟蒂的无意识习惯。

他很容易就找到两个被踩得遍体鳞伤的烟蒂,他戴上白色的橡胶薄手套,把两个烟蒂捡起来,对着阳光认真地观察起来。他虽然不怎样抽烟,但还是一眼看出这种香烟的牌子,因为高守业就是抽这种香烟——广州双喜。至于是普通双喜还是世纪经典双喜,他由于少接触,所以一时半会难以下定论。

他把两个烟蒂放进证物袋,小心翼翼地放进口袋。凌晨四点多,就是他遇袭之后。这男人又是谁,找独眼彪为何事,这男人与八字崖遇袭案、对他的连环追杀案有关吗?

冷睿背负着双手隔窗眺望着穹空,一脸沉思。天上朵朵白云绵羊似的,仿佛天上的白云能为他解答疑问。这个乞丐和嘉瑶相隔千里,两人根本没有碰过面,乞丐当然不会无中生有地诬蔑嘉瑶,那么嘉瑶确实来过此地。

“你有把女人找独眼彪的事情告诉这个男人吗?”沉默良久,冷睿才问。

“当然有。”

冷睿:“你这是借刀杀人,想借这个男人的手教训丧辉,最好这男人能干掉丧辉,是吧?”

“是,警官英明,警官英明。”乞丐抹着潸潸而出的冷汗道。

冷睿把这个乞丐交给袁副支队长,并严令任何人不准审讯他,袁副支队长凛遵。冷睿问袁副支队长要了台车,独自一人绝尘而去。既然冷睿不说,袁副支队长当然不会问冷睿去哪儿,更不敢坐上冷睿的车陪冷睿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