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鹰利魂 第一卷:潜伏任务 第四章:相见恨晚

子任鐵血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8.html[/size][/URL] 泰戍已经远远的脱离了送他来的车,开始了独自行走的日子。走上了似曾相识的蜿蜒的山路,穿越了大片茂盛的丛林,可算是到达了目的地,泰戍全身上下除了一件衬衫,一条裤子,什么都不剩了,再加上伤还没恢复,走过了如此复古的丛林,衣服已经脏的无可挑剔了,还有洋洋洒洒的胡子渣,加上晒得暴黑暴黑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8.html


泰戍已经远远的脱离了送他来的车,开始了独自行走的日子。走上了似曾相识的蜿蜒的山路,穿越了大片茂盛的丛林,可算是到达了目的地,泰戍全身上下除了一件衬衫,一条裤子,什么都不剩了,再加上伤还没恢复,走过了如此复古的丛林,衣服已经脏的无可挑剔了,还有洋洋洒洒的胡子渣,加上晒得暴黑暴黑的,活像个野人。

“你,干什么的,有口令没?”放哨的一个小喽啰,举着一把满世界随处可见的AK-47,腰际别着手枪套,装着HKP7M13式手枪,一看就知这伙人来历不小,身份不一般,活像一群恐怖组织人员,能用的装备都配上了,德国的GSG9的专用枪支也搞来了。再看一旁的家伙,腰上别着六枚弹,像M67,M7A3催泪弹,GS眩晕弹,一样不差,每个两枚,富得漏油啊!也不知会是不,会不会拿他开刷。一旁还架着一挺M60机枪还有MG34。泰戍此

刻想入非非:要是这些装备来个几十箱,装备自己的部队,他连打美国,殴拉登的心都有了。

“没有口令,就想来挣钱。”泰戍对哨兵一阵傻笑。

“把衣服脱了,接受检查。”哨兵用AK-47突突泰戍,他把AK当啥了?

听完命令,泰戍稍稍迟疑了一下,接着乖乖的脱了衣服,结果惹来了一群人的狂笑。

“哈哈,班长,这蠢蛋咋这样赚钱,哈哈。”哨兵特地指给在一旁坐着喝凉茶的班长看,见班长没有任何指示,静静的喝茶,小喽啰就收了枪。“进去吧!”


泰戍又在这条全是石子的路上走着,鞋底都快破了,穿了双最烂的鞋也忒倒霉了,走着呗。他在老远就看到数百米开外又有一伙人,可能又是一个哨,在那伙人旁边的一棵树上,他看见了一丝银光,应该是一名狙击手,正伏在树叉间,虽然还穿着伪装网,可又有什么用,一切都毫无例外的暴露在泰戍的眼前,连枪的型号都能准确无误的说出。在队里,人人皆知,“铁鹰”是个军事全才,都知道他的格斗是长处,最猛,最狠,最准,最快,所向披靡,但只有小部分人知道在狙击战方面,他才是最强的,但曾经为了大局,只好放下了狙击枪。刚参军那年就展现了,几个爱好射击,被加以“枪王”之称的兵,主动提出和他比试,因为自从进了侦察营,当了营长,也没咋射击过,人人都认为这是个书虫,要不就是只会纸上谈兵,博士嘛,刚上任,啥经验也没有。可惜,错了,他对枪械,尤其是狙击枪,了解的再清楚不过了。刚拿上81杠,在800米的超极限距离打中了一个瓶子,精确计算。又被大家强烈推出的“枪神”比试狙击枪,用国产85狙,轻而易举的击中千米外的钢板中心,风速,弹道,抛物线,气温,湿度……准确无误。新一代的“枪神”就被硬加在他头上了。

当然,那位在树上的狙击手也发现了他,就算那家伙再不济,观察能力也得通过吧,“班长,前面有个赤裸,全身是伤疤的人向此处走来。”

这伙人的装备比前面那伙人的更上一层楼,人数多了两个,虽说只是一个班,但装备得是一个加强排的了,那么一个排会不会得是一个加强营的了。

“老兵,你也想来这挣钱?”这位哨兵正是好眼力。

“恩,这位兄弟,通融一下,家贫难至啊!”泰戍见风使舵,“我忘不了大哥的。”

“你在这等会儿,马上就好。”哨兵示意了一下狙击手继续注意前方情况,又向班长指示了一下,接着又上来了一个“兵”,拿着机器,从脚底一直扫到头发,没发现任何可疑物,班长又在那儿拿电脑搜索着资料,泰戍看了这一切,一下子镇住了,怪不得那些战友牺牲的如此迅速,那台电脑记载了几乎所有的优秀军人、警察,以及绝大部分特种部队的人员名单,家庭背景,以及照片,尽管许多都是空白。在快速电脑搜索之时,他发现有许多照片都是迷彩的一片,想必已经都搜索到特种部队这一块了,好在都是看不清脸,难以比较,更多的是没有脸的。他完全不担心有自己的资料,因为保密工作一向做得很好,除了曾参加国际侦察兵比武大赛出尽风头,被拍到了一张背影,其他的都没有记录。现在电脑中得到了唯一的资料是这样:

姓名:泰戍。出生年月:不明。入伍时间:不明。民族:汉。祖籍:不明。职务:转业军人。军中职务:不明。授奖记录:不明。婚姻状况:不明。性格:不明。爱好:不明。一张证件照。可疑!!!

这是很正常的,他们电脑储存资料中有二分之一的资料都是不明为多。

“想挣钱可没那么容易。行了,进去吧。”班长并没有把目光全聚集在“可疑!!!”上,纵使真有问题,后面还有一个排,就交给他们了。


轻松又过了第二关。可是没走多久,看到一公里外的地方又有几十人在徘徊着,气氛有些紧张,但看似是无法转念溜走的,左右都无法逃跑,静静地听着风声,树叶声就会感觉到两边的树林中有上百人的存在。穿梭速度可与侦察兵相媲美,还有腰间的手榴弹与手榴弹相撞击的声响。

刚走到他们面前大约十米,就有十几支枪指着他,黑乌乌的枪口,形成一个扇形,密布在他眼前。他们看得出这名退伍军人身份不一般,从下面两个班反馈来的情况来看,就不像一般军人那么简单。虽然他已经将衣服穿上了,伤痕也看不出来了,可是那种气质不同,更何况他的资料又是属于“不明”一类的,纵使前面的两个班不怀疑,在这最后一个哨卡,仔细排查一番是必不可少的。

“对面的壮汉,现在我问一句,你回一句,不得多话,也不得沉默,否则,这十几颗子弹的滋味你应该知道。”当头的人在持枪者中站着。

泰戍尽管很讨厌枪口对着自己,但还是厚着脸皮,装着楞笑了笑:“知道知道。”

“说,为什么来这?”

“嘿嘿,赚钱呗,还能干啥。”反应很快,尽可能把自己当做痞子。

“资料显示,你是转业军人,为什么转业?”

“嘿嘿,想过逍遥的生活。”

“看你的伤,应该是个优秀的军人,为什么,为什么还要背叛自己的国家、人民?”带头的死咬着不放。

“信念这东西,说放下,就可以放下了。不是有句话叫:学好很难,学坏就在一转眼的功夫吗?”泰戍不想纠缠了,反问了一句,“您曾经肯定也是军人,是吧!”

“怎么了,不行吗?你怎么看出来的。”

“感觉。那您为啥来这呢?”

“……”带头的迟钝了,“好了,走吧,我这关你过了,但你没有回头路,如果进去了,发现你动机不纯,你的死法比这更难看,别忘了,里面可是个不归路,想挣钱没那么容易的,想仔细了就进去吧。假如后悔了,我们可以把你送回原位。”

泰戍假装思考了一会儿,又犹豫的进去了。呵,当卧底就成了动机不纯,可真带劲。这地方防守得倒是挺细,可是他相信要是把他的“铁鹰”拉来,绝对能解决这三个岗哨,以及左右树林的百来人,但既然参谋长派自己当卧底,便说明要抓根才是终极目的。还没见着真正的大人物,一切都是未知数。


路漫漫其修远兮。到达了一个敞宽的茅草屋,门口还有两名哨兵,接到了命令,便把泰戍放了进去。大热天,几个为首的被称为司令,政委,参谋啥的都光着膀子,商讨“政事“,世上哪里有这样的首长,那还不得上行下效啊。

“你叫泰戍吧。”司令主动上前与其握手,面带笑容,但这绝对是笑里藏刀。在这时就已较上劲了。

“胡司令,请多指导。”泰戍只是以正常的姿态握了握手,他可不想没事就和别人较量上。

“小兄弟,别紧张,到了这,同志们都会帮助你熟悉的。”司令在暗示他快点出手了。此刻司令的手臂已有些青筋暴起,肱二头肌已经渐渐突起。

“多谢司令了,我会留在这好好干的。”“铁鹰”终于出手了,只见他的肌肉稍稍一紧缩,突起,青筋稍稍爆出,这时司令已是被憋着不能动弹,肌肉,青筋都仿佛欲将爆裂。手下们见司令要吃亏,都想出手,就被司令劝住了,“下去,下去,什么样子,这位兄弟,手劲不赖啊!我跟你啊还挺有缘分,我每月只来一次,我们就相遇了。”刚遇上就讲肉麻话,套近乎?

泰戍说:“司令是大人物,生性俭厉,这是我的福气。”

“我总觉得我俩有种相见恨晚的莫名感觉。你这黑黝黝的,倒像块打仗得了,不错,这样,你委屈点,给我当个副司令得了,我可是第一次如此信任一个人,你可得给我争口气。咱把子儿也不拜了,各位兄弟做个见证,以后我是你哥,你是我弟了!哈哈!”所有的话都让他一人包了,他倒是开心,白捡了一个弟弟,在场的人可都是莫名其妙,泰戍更是,一个硕大的“荣誉”突然摆在自己面前,都措手不及了。

“当然,当然,这是我的荣幸啊!这样,小弟我也不想对您有所隐瞒,我原先是‘军区战术训练中心’的教官,负了伤才转业的,过的日子实在太难了。”

“大丈夫志在千里,看弟弟你这么豪爽,这样,再给你配个警卫员,我的武器装备你随便挑,这地方随便出入,现在带你去参观参观!”司令这么爽快,也难免有试探的嫌疑,泰戍自然明白,因此立即“遮掩”起来。

“可是我的鞋……”泰戍看了看已经不像样的鞋子。

“哦,这样啊,马安生,送一套衣服,鞋子过来,要配上最好的给副司令,以后你就是他的警卫员了。”司令很快就反映了过来,但可苦了马安生了,一个班长,一眨眼的功夫就成了警卫员,还可能成为泰戍的特殊工具。

“是!“他个子不高,人干瘦干瘦的,穿着普通T恤,但身上却配满了武器,让泰戍怎么看都觉得这支“部队”是在显摆他们的实力有多强,不过总之是要适应这样的生活的。

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司令做出一件如此草率,有关乎整个集团命运的抉择,竟没有一个人出来阻止,而是任这件事发展下去。这个集团太深不可测了。


“小伙子穿这衣服挺精神呵,怎么样,什么时候跟老哥下部队去看看。”司令主动地向泰戍发出“请帖”。

“我都三十好几的人了,还小伙子呢。大哥,这不急吧,我才刚来一天,慢慢再熟悉。”虽然口中这么说,其实心里早已迫切的想把这个匪窝查个透底,是什么集团让首长这么重视,但也不能心急,对方这样说,自己心里得有个分寸,不然容易被人家觉察。

“那行,这样,帮我个忙,给我们的部队写一下训练方案,以及战术战略的分析,行吗?”

“不是有张参谋嘛,战术战略不是都有书吗?不是有教官吗?我这傻大冒会写什么呀?”泰戍谦虚起来,他都没了解过这支“部队”,又怎么写方案,就算凭空胡写,自己也不方便先出手啊,免得被人看的太透彻了。

“你都当过教官能不会写?胡侃侃也行,这是每个人必写的,摸底测试,不能例外。说不定,你一语惊醒梦中人呢。”胡司令就是逼着泰戍写,试试功底,为自己早日收拢亚洲一带的集团做好准备,打好基础。

“这样吧,别浪费什么时间了,我就直接口述,这样也快点,大哥也明白的快些。就把我来这路上的情况跟大哥分析一下。”见胡司令点头同意,他就决定简单的随便说些不破坏条例的事。“在我看见的第一个班,一共八个人,装备不错,一看就是花了大价钱的,但我平心而论,看上去总像是摆设,而且也不是样样都需要,也就是白花钱。在我来的那条路上,有三个哨岗,看得出您的用意,一层层的把守,最后一关是最严的,然后就直接见到您了。本来最后一个排的武器就已经是很强的了,结果见到了屋内人又装备了一身的武器,发现更不一般。虽说是一层层过来的,可是就是在那一个排的兵力,他也只不过询问了些最普通的事,把身份核实了一下而已。假如有人是练家子,存心来捣乱,或是想用您的脑袋去立功,就因为这草屋中的装备实在太精良,只要在这草屋中,他随便缴了一个人的械,都可以至其他人于死地,纵使您不在,他也能拉上好几个上黄泉,如果手榴弹得手,那么整间屋子得人全部丧命,这里的可全是主力。……不,周围的四百多人是用不上的,不过想法是好的,只是这四百人所发出的声响实在太大,来投山的人都会察觉到。……这反而不会使他们胆小起来,而是更大胆地想来闯一闯。现在这个社会可是大胆的人占大多数,谁都想证明自己的实力是最强的。还有一点,这里好像有条规定,只要在半路想回去了,都可以放回是吧?这点可不行,绝对是冒险,虽说没打进内部,可是毕竟已经了解了你们的武器装备,这条路线上部署的兵力,就凭丛林中的脚步声,行里的人都听得出,回去后带兵一冲锋,您的计划不就全完了。”

“嗯,确实有点道理,但是是不是有点空了?”

“呵呵,我说过我傻大冒一个,会讲什么呀?”泰戍可以让难题留给他去解,自己假装土包子,立马转移话题。“现在最主要的是装备问题,就比如说哨兵装备的MG34,虽然这玩意儿地确实很精良的武器,可是他的价格太昂贵了。……知道你们有钱,可是这不值得,还得留下足够的资金去交易不是。同样的精良,MG42也是啊,他不就完全可以替代了MG34吗?而且它的枪声也很独特,还给人一种强大的威慑力。再说说你们那狙击手,穿着那么厚重的吉利服,三十多度的天气,趴在树上,不得闷死,热死。而且穿了吉利服,又穿伪装网,不是所此一举,由于现在这种气候的树叶颜色不符,一切都是白搭,老远就被发现了,还等着他来狙击敌人?再看看他那把狙,巴雷特82A1轻型50狙击步枪,最大的特点,后坐力强,重量足足14.7千克,虽说杀伤力强,但士兵受得了吗?这要为人员考虑。相比之下,我个人比较倾向于SVD,虽说有些粗糙简单,但狙击效果还是不错的,更何况那个地方就这么点大,也出不了狙击范围,就是国产85也一样啊。”

“没想到对这方面你了解的还挺多,还没选错人,这样,以后选购装备的事就交给你了。……其实你有所不知,在这个地方,只不过是我的一个小站而已,我真正的总部,代号‘黑豹’,在一座真正的大山上,那全是我的人,有两万多吧。怎么样,大吃一惊吧,这地方我每月也就来一次,很少有刚来的人就见了我面的,还能被我带回总部。我有种预感,在三年内,我们必定发生一件大事。”司令正在不断的主动拉拢泰戍,为自己干活。“这地方只有一个团,用于交易,没人会想到在这不起眼的小地方用来武器交易,在缅甸还有一支部队,也是一个团,用来毒品交易,还有分布在各地有很多以营,连为单位的。总部用来藏这些毒品,武器,然后和买家联系,这两万多人在哪里都是当地的村民,这都是些掩人耳目的事。哈哈,和你说了那么多,就是想我们能好好合作,就算你是个卧底,告诉了你也没什么,我们可以掩盖所有的罪证,这都无所谓,不过我很信任你,我真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要是早些见着你,说不定现在早就已经冲出亚洲了。”

还相见恨晚呢,泰戍心里正想着:谁想见着你,要不是任务,我根本就没有过当卧底的心,跟战友们在一块的日子多么美好,回去后一定要争取每一分,每一秒和他们长相守。不过这地方确实有些不可思议,连中央的结论都认为这是总部,才让自己到这来,没想到这里连小拇指都没到。曾经的战友连总部门都没迈进就已经牺牲了,如今自己如此轻松便能进入总部,真庆幸,可是在大山中传递情报便显得困难些了。

“铁鹰”现在很庆幸,他以如此快的速度便已得到敌最高长官的信任,并且成为了集团真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副司令。看司令如此热情,应该不是将他当做傀儡,替他卖命。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