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有一份伟大的节日摆在我们的面前,但是我们没有珍惜。等到了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及,尘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


这个节日叫端午。


2005年,韩国江陵不顾中国人尤其是爱国愤青的情感,居然冒天下之大不韪,悍然将端午祭申报成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这好比有着中国血统的一位端庄美丽的公主,突然换上韩服在世界舞台上招摇过市,令人相当地懊恼。

国人表达愤怒的方式首先是将这个常年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的节日加上待遇接近的清明节,以弘扬传统文化的名义,不顾相当多人民群众的反对PK掉了五一黄金周,搞出个神奇的小长假,直接效果是各种新颖昂贵的粽子和很世俗的游乐活动交相辉映。

对外则年年和抢了我国公主的韩国人较劲,反正愤怒一旦披上爱国和爱传统文化的外衣,倒也能凝聚相当的公众情绪,发展下去估计热度会直逼“九一八”等国耻日。

面对这样无比热闹的争论,鄙人怎么也激动不起来,反而内心无限感慨和悲凉。


有相对理智的中国学者说,端午节的确是中国古老而重要的节日,但韩国的“江陵端午祭”却有着一套完整的、与中国的端午节既有关联性又有差异性的民俗活动。在韩国成功申报的联合国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的“宫廷宗庙祭礼乐(RoyalAnces­tral Rite and Ritual Music inJongmyo)”中,较完整地保留了来自儒家的中国古代礼仪文化的精神和风范,不但是儒家慎终追远、敬祖孝宗思想的体现,更是“八佾舞于庭”礼乐形式的延续和传承。

而我们呢?

每年过这个节日鄙人都很迷惘,除了加班就是以纪念屈原的名义吃几口香甜的粽子,要么就是冒着商人们涨假的热潮去北京郊区吃一顿古时威胁过屈原遗体的鱼虾们的后代。

在价值多元且商业文化盛行的今天,特民俗特文化的端午节简直变成了一个食品加旅游节,吃粽子、看龙舟、郊区游是这个节日的主体活动。往往还伴随着政府搭台、企业唱戏。倘若屈原地下有知,对其为代表的先贤能为后人创造出新颖的食品和丰富多彩的商业文化生活,不知会不会当惊世界殊?

其实,古人在这一天有更重要的事要办。古时的端午是祭祀诸神的节日,享祀者除了屈子,还有孝女曹娥、药王、蚕神以及善降鬼魅的道教人物张天师和钟馗等。端午的食品如粽子,最初也非为投祭屈子,而是用以祭祀水神。很有些祈祷健康、弃恶扬善、追思先贤的意思。


公元前278年农历五月初五,伟大诗人屈原听到秦军攻破楚国都城的消息后,悲愤交加,写下绝笔作《怀沙》,抱石投入汨罗江,以身殉国。沿江百姓纷纷引舟竞渡前去打捞,沿水招魂,并将粽子投入江中,以免鱼虾蚕食他的身体。这个节日便笼罩了浓烈的爱国色彩和对士的精神的崇敬和追随。

其实,比主题宏大的爱国,这种士的精神更值得今天饕餮粽子的人们记取和传承。


这是一种传统知识分子身上那种视操守如生命,坚持理想、品格高洁、清正刚直、心系苍生、命系国运。只有这样的人才配发出“伏清白以死直兮,固前圣之所厚”的慷慨悲歌。这和今日阿附权贵、热衷于走穴及经常抄袭别人论文的部分学界精英们形成了很大反差。

这样的传统正是今日充满滚滚红尘的商业社会最缺少的。但曾或正被集体遗忘。甚至无法与的粽子的味道鲜美PK。

好好活着不是罪过。但曾经的先人可能没有更丰足的物质生活,但他们心中有一个自己的桃花源,从鸿儒到白丁。

这叫文化传统。也叫心灵家园。


著名台湾导演侯孝贤先生在谈到大陆和台湾的文化差异时,幽幽地说了一句:我们的文化没有出现严重的断层。

所以,怎样读懂端午、过一个过去、现在、将来都属于中国人的端午是当务之急。而不是每年都和韩国人争吵它的归属。

目前,有专家建议政府在每年5月28日至6月5日期间,也就是端午节前后恢复“黄金周”,以“拉动内需””。

果如此,偶宁愿过一个没有长假的韩国版端午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