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于三国 少年无忧 第二十八章 赵云[拜求推荐和收藏]

白天使黑羽翼 收藏 2 20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size][/URL]   徐庶忍不住赞道:“这少年的枪法,果然天下少有。二郎武艺高强,可和他比起来,怕是也有些不敌。”   郭图则是脸色发白,咬着嘴唇,手不停的发抖。“公子,若是不行,就不要上去了。”   张信看着少年,他怎么都觉得这少年熟悉。   “曹性,你去牵,着马。不管怎样,我要和这少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


徐庶忍不住赞道:“这少年的枪法,果然天下少有。二郎武艺高强,可和他比起来,怕是也有些不敌。”

郭图则是脸色发白,咬着嘴唇,手不停的发抖。“公子,若是不行,就不要上去了。”

张信看着少年,他怎么都觉得这少年熟悉。

“曹性,你去牵,着马。不管怎样,我要和这少年交手。”张信有些见猎心喜。

曹性闻言牵来了张信的白马,张信飞身上马,紧了紧腰上的“念恩”,提着“噬天”就奔向了校场。

看台上,公孙越叫了一声“不好”,公孙范正生气着,令补丁的叫公孙越这突兀的一声倒是吓了一跳。他可不知道公孙越想的是什么,只是气愤着严刚真不为他争气,让个少年就打败了。

公孙越看着张信那个气啊!刚才严刚上场的时候,这个张信怎么不上!倒是他的人现在赢了,却要上场,这不是和他过不去嘛!

众军士看着张信上场,禁不住齐声喊叫。张信自上次一战,在军士眼里已经树立了极大地威信。

只见张信双手握着“噬天”,血红色的枪刃上,冒着寒光。胯下白马也是神骏,极为雄壮。如同出海蛟龙。许久没有征战的白马顿时兴奋起来。不停的发出暴嘶。背上垂着的白发,随着白马的奔跑一颤一颤的,就像白色的妖精在舞动。

张信紧了紧缰绳,朗声说道:“在下张信,敢问将军名号。”

那少年看着张信也是呆了,他不相信会有这么奇特的少年,看起来也适合自己一般大,却不知为何在军中会有这么大的声望。听了张信的话,也是一抱拳:“在下常山赵云,见过将军。”

赵云!这人竟然是赵云。

张信也是纳闷,这赵云怎么到了这里?不是一直跟着刘大耳吗?

“张将军,可是准备好了?”赵云看着张信有点发呆,提醒张信。

“好!”不管是不是那个白马赵云,先战了再说。

“请赵将军出手。”张信也是战意澎湃。

赵云也不答话,他可以感觉到,这张信绝对是个高手,难得的高手。紧紧手中枪,策马就奔了过来。

张信一看自然也是提起“噬天”奔了过去。只听“当”的一声响,两枪就碰在了一起,张信感觉这赵云的力气比起自己也是不差,不敢和赵云较力,“噬天”顺势一抽,狠狠地又向赵云刺去,那枪就像挂着风一般。赵云也不含糊,银枪也是画出一道白光刺向张信。只是转眼间,两人已是斗了七八个回合,依然是不分胜负。有道是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张信这么些年跟着左慈练习枪法,又得到黄忠的细心点拨,自己的枪法有多出色自己知道,可也不知道自己赵云的枪怎样练的,丝毫不比自己逊色。张信隐隐感觉到,赵云的枪法比自己强。

看来不出绝招是不行了。张信暗道了一声。

“赵兄小心了。”两马一错,张信架开赵云的银枪,“噬天”一交右手,依然向着赵云刺去,左手拔出“念恩”忽的朝着赵云的头上砍去。赵云伸出银枪当了张信的这一枪,就纳闷这一枪怎么这么奇怪,虽是极快,可没有一点的力气。忽然听到张信的提醒,感觉有股风声朝着自己而来,就知不妙,也不细想,身体一仰就靠在了马上。好一招“铁板桥”,可赵云虽是躲过去了这一刀,可那“念恩”何等的锋利,赵云胸前的衣服立刻被扫去了很大的一块。

这番争斗看的底下众人惊心不已,良久才山呼起来,“好”声不断。比起刚才赵云和严刚的比斗,自是不可同日而语。

“张兄,果然好功夫。赵云佩服。”赵云看了看自己胸前,擦擦自己额上的汗水。

“呵呵,侥幸而已。”张信也是擦擦脸上的汗,刚才自己已经尽力了,可依然拿不下赵云,他也有些心急。

“张兄,我看咱们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这么着,咱们各处一招绝招。来个一招定胜负怎么样?”

怎么赵云还有绝招?自己已经出了全力,这下该怎么办?

“好,就来个一招定胜负。”张信也是没有办法,他不可能主动认输。

“来吧!”张信举了举“噬天”。

“张兄小心了!凤凰七点头。破阵!”赵云举起银枪,看着张信已是准备好,策马就奔了过来。

怎么又是这一招?张信有些想哭,刚才看着严刚应付这一招,他也没有在意。谁曾想不亲身接触赵云这一招的人永远不知道这一招的可怕,那枪花大如磨盘,封死了自己全部的退路,想闪开都没地方。开始是一朵枪花,可转眼间就变为了七朵。那枪花中间还有着莫名的旋转,也看不清那朵是虚的那朵是实的,让人眼花缭乱,头昏目眩。

“不管了,拼了!”

张信一咬牙,举起“噬天”使出自己的“突刺”就朝着最中间的枪花扎了过去。可扎进去后张信只觉得自己的抢就像是进了无底的黑洞一样,古怪的劲力不停撕扯着自己的“噬天”。

仿佛只是一秒钟,又像是一个世纪一样,两马终于分了开来。

刚才赌对了,中间的枪花果然是假的,可即使是这样,张信也吃了亏。持着“噬天”的双手被赵云的枪风割满了血口子,两个衣袖也全部报废,露出满是伤口的双臂。张信艰难的低头看看自己的双臂,只觉得喉头一阵发甜,赶忙深吸一口气,压下想要呕血的冲动。

赵云也是不好受,张信的那一枪太快了,自己险些抵挡不住,现在两手还是酸软无力。

“赵兄,这回是你赢了。”张信说了一声,慢慢的拍拍马向下走去。

“好”众军士大声喝彩。

赵云看看张信的背影,也是点点头。就像公孙越前去复命了。

张信策马奔回,高顺几人赶忙借接住。张信踉跄的坐到在地,高顺看着张信的双臂,赶忙撕下衣襟,替他包扎。

张信已是无力,也不说话,就任着高顺替自己包扎。

“公子,可是看到那赵云心动?”郭图这是阴笑的说道。

“怎么了?公则,你说这个干什么?”

“公子,今天在校场上这么一比斗。那严刚惨败给赵云,倒是替公孙越争回了脸面,可严刚是公孙范的手下爱将,公孙范能放得过赵云?今天公子和赵云又比试的这么精彩,底下兵士是佩服的紧,就连图这样不懂武功的人都感到不可思议,想着底下的军士定是将赵云当做天神一般的人物。公子又在兵士中有着不小的威望,那公孙瓒看着公子等人救了他的性命自不会说,可心里定然提防,它会让底下再出一个比公子你还强的人吗?”

“不会吧!公则,看着公孙将军不会是这样的人啊?”张信有些相信。

郭图摇了摇头:“公子难道没有发现公孙瓒所用的都是什么人吗?绸缎贩子李移子、杂货店老板乐何当,从弟公孙越、公孙范等人哪一个有过人的本事?公子,今天也是失策了,公孙越肯定恨死了公子。”

“那我得去救救这个赵云。”张信忙推开正在为他包扎的高顺,转身就朝看台上走去。

郭图看了看张信点了点头。

“公则,你这是为何?”徐庶拉拉郭图的衣服。

“那赵云谁都看得出是虎将,你不想要吗?”郭图笑着看了看徐庶,徐庶也是一笑。

……………………………………………………………………………………………….

“在下赵云,前来复命。”赵云朝着公孙瓒就跪下。

“好,果然英雄出少年,你是哪里人啊?”

“小人常山人士。”

“常山?家中还有何人?”

“在下还有兄长在世,在家中读书。”赵云朗声说道。

公孙瓒一听这话,就有点不喜欢了。他不喜欢读书人,觉得读书人没一点用处,连着也不喜欢读书人的家里人。

“好了,我知道了。你去下面领上点钱财,就当作这次比斗的奖励好了”公孙瓒皱了皱眉头。

“慢着!赵云非但不能领取奖励,还要治罪。”赵云刚要下去,公孙范忽然喊道。

“凭什么?”公孙越闻言马上跳了出来。

“凭什么?就凭他打刺伤了严刚,军中打伤上官难道就不治罪吗?”

“放屁,赵云上前可是签了生死状的。生死各安天命,严刚也仅仅是受了伤,更没有死。你也太过分了!做事情不要做的太绝才好。“公孙越也是火了。

公孙范阴笑了一下:“是,赵云的确签了生死状,可严刚他没有。自从上次校场比试以后,严刚那次签过生死状?公孙越你说!“

“这个…”公孙越想说什么,可不知道该怎么说。严刚没有签生死状,那是因为严刚在那次比试以后就从没人能伤了他。可按照惯例,没签过生死状的人自不会下场,严刚就和他们一样是观看比赛的人。至于严刚下了场,也只能算作意外。现在赵云伤了他,就是伤害了上官,不能按照比试的规矩来说事。

“刘先生,按照军规这个赵云该怎么处理?”公孙范看着公孙越不说话,志得意满的问道。

刘纬台看了看公孙越,恭敬地对公孙范说道:“二爷,按照咱们白马义从军规,打伤上官是要斩首的。”

“左右,还不将赵云架下去。”

“慢着!”这时公孙瓒说话了,两边军士一看,赶忙退下。

“这次赵云杀伤严刚,也是本将军言明在先,赵云新来,可能也是不知道。我看斩首就算了,不过拉出去打上二十军棍,在撵出军营也就是了。”

“大哥说的是。”公孙范自是不敢再说什么。

公孙越也是没办法,他知道这个大哥的脾气,说出的话从不会收回。不过还好,能留下赵云的性命,也就不错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