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于三国 外传 第二十七章 校场

白天使黑羽翼 收藏 1 2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size][/URL]  “二郎,对着这人这么客气做什么?老张听着就来气,你要不拦着,老张早就一矛戳死他。”张飞恼怒的说道。公孙越找张信的时候很是傲慢,按照张信的规定,凡是进兵营的人经通报后才可进入兵营。公孙越也知道这个规定,守门的军卒阻拦了他。他就吩咐随身的亲兵打了军卒,正好守门的军卒是张飞的属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


“二郎,对着这人这么客气做什么?老张听着就来气,你要不拦着,老张早就一矛戳死他。”张飞恼怒的说道。公孙越找张信的时候很是傲慢,按照张信的规定,凡是进兵营的人经通报后才可进入兵营。公孙越也知道这个规定,守门的军卒阻拦了他。他就吩咐随身的亲兵打了军卒,正好守门的军卒是张飞的属下,所以张飞怎么看公孙越都不顺眼。

“翼德,像他这样的人,这世上多得很,杀是杀不完的。咱们现在在他手下,先忍了这口气。哼哼!打了咱的人,早晚让他还回来。”张信阴狠的说道。

“二郎,那就是严刚。你瞧他那样子!”公孙越指了指看台上一个长相威武的汉子说道。

此时已是校场旌旗招展,彩带飘扬。只见那赳赳武夫,一个个精神抖擞,顶盔贯甲,杀气腾腾,这个是人如猛虎。那一个是马似蛟龙。刀枪剑戟。光毫闪烁,寒气逼人。

公孙越引着张信来到看台,朝着公孙瓒一拜。“大哥,今天我麾下就出张信一人。”

公孙瓒点了点头,微笑的朝着张信点了点头。“张信,今天本将军看着你,你不要让本将军失望。”

“在下自不会令将军失望、”

“二弟,哪里找来这个少年啊?看起来细皮嫩肉的,可不要被我手下严刚一刀给砍死了。哈哈…”这时一个瘦瘦的穿着将军服饰的青年阴笑着说道。

“哼!也不知谁会杀死谁呢!”

“好了好了。自家人吵什么?张信你去下去准备吧!”公孙瓒看着自己的两个弟弟争吵,感到头疼。

“是,将军。”张信抱拳行了一礼,转身就走了下去。

公孙瓒看看时间已是不晚,昂首坐上看台主位。

两边。公孙一系属下分列开来。随着公孙瓒一声大喝:“白马义从,演武开始!”

刹那间,早已经把校场围得风雨不透地军卒们。发出了山呼海啸般地欢呼。

“比武现在开始……凡连胜者,将获得本将军的奖励……演武之时,刀枪无情。故而所有参加比武者。都需要签订生死状,生死由命,不予论罪。”

观战的徐庶等人不由得脸色一变。不过旋即便做释然状。

高顺没有参战,凡是张信手下,公孙越一个也没有派。他认为只要有张信这个白发少年在,自会个他长脸,至于生死吗?不就是一个小卒,他也懒得去管。

郭图小心的问着高顺“高顺,你看这样合适吗?”

“没什么合适不合适的,公孙瓒的兵将,每一次都是和鲜卑人浴血战斗。只有这样的比试才能养成兵士的血性,才能见到成群的鲜卑骑兵不害怕,还记得咱们上次救援公孙瓒的时候吗?几十个汉军就敢向几百的鲜卑骑兵冲去,没有一个怕死的。你也不要为公子担心,他是杀过人的,你没见到当时公子搏杀鲜卑骑兵的情景,这些小阵仗,公子一定可以应付的。”

郭图点头:“如此,我就放心了。”

午时三刻,一阵隆隆战鼓声响起。

签订了生死状地武将们,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一将策马奔出,大枪一举,昂然说道:“白马麾下,张延前来请教,谁来送死?”

话音未落。立刻惹恼了一人。

举刀飞马冲出。“田凯在此,休得猖狂。”

战鼓声立刻响起,二人刀枪并举。斗在一处。

张信想着旁边曹性问道:“这田凯是何人?“

曹性经常在军中闲逛,他为人豪爽,和好多人都教上了朋友。

“公子,这人右北平郡人,是公孙瓒的爱将。看起来是有热闹了…”

热闹吗?

张信看了两眼,很没风度的闭着眼睛养起了神。说实话,不管是张延还是田凯,两人联手,就是在高顺手里也是走不了三招。这种水平张信没看在眼里,他不想浪费自己的时间。

张延不是田凯地对手,打了十几个回合,拨马败阵。

这边田凯还没有来得及喘一口气,就听人喊喝道:“田凯休要猖狂,某家来也!”

一马飞出,马上将二话不说,和田凯就打在了一起。

又是十几个回合。这员将就败下阵来。接着。田凯又连败五将。耀武扬威,好不威风。

有道是行家看门道,外行看热闹。

张信似乎看出来了门道,一蹙眉,轻声道:“这厮好像在作弊?”

徐庶笑道:“二郎何必吃惊,为了今日一战,各人都是各出手段,正常地很。”

“正常吗?”

张信转身抬头看了看城门楼上观战地公孙瓒,只见他连连地叫好。

是糊弄上面那位吧……这些人还真敢来。真的不怕被那位看出破绽来?

有心想自己上去教训一下,却被徐庶拦住。

“二郎,此人虽不足以虑。但你还要和严刚较量,留下些气力才好。”

张信一怔,抬头向校场另一边看台上地严刚看去。

严刚也正在看他。那双眼睛直直的刺着他……

“也罢,由他猖狂吧!”

张信说完,眼皮子一耷拉,不再观战。这种比武。看着实在是脏了眼睛,眼不见心不烦。

这时候,田凯连胜十人,在一阵得胜鼓中,耀武扬威。

张飞嘟囔:“早知道就不来看这劳什子比赛了,看地人好生无趣。”

“安静点,一会公子就上了,你若是不耐烦,就回去。”郭图训斥了他一句。

张飞看看郭图,紧紧的闭住了嘴巴。他可不想和郭图吵架,郭图掌管着军法,说不定以后还怎么阴他呢!

这时严刚好像也看不下去了,上前和公孙瓒说了一声。策马冲出本阵,一横手中地大刀。在马上发出一声巨雷般的咆哮:“公孙将军麾下严刚在此。谁来送死,谁来送死……快点上来啊。莫让某家等的着急!”

如同给这校场中人打了一针强心剂,所有人顿时来了精神。

严刚终于出来了!

田凯策马上前一步,抱拳说道:“既然是严将军上来了,在下心服,这就下去了。”自家人知道自家事,自己也就那两下子,可不敢和这个严刚玩命。

这严刚可是了得的,自从被公孙范带来以后,校场上连败几十人,无人可以战胜。连着取了几次第一,校场各军士,谁不认识?

看台上,一个胖胖的文士对着恭敬的公孙范说道:“二爷,你看严将军一出来,可是威风的紧啊!”

这个文士是公孙瓒的书佐,叫做刘纬台,原先是个算命的先生,自小就和公孙瓒认识。公孙瓒做了长吏以后,感觉势单力孤,不管有本事没本事的,请了好些自己的故友,包括绸缎贩子李移子、杂货店老板乐何当等人。让他们帮助自己处理一些文事,军事则经常和自己的从弟公孙越、公孙范商量,两人也任着要职。

公孙越听着刘纬台一说,脸上自是洋洋得意。

“哼哼,张信还没出来呢!刘先生,话可不能说的太满啊!”公孙范说了一声。

刘纬台笑了笑,说道:“三爷的将军想来也不会太差,咱们就等等看好了。”

正说着话。那严刚已经在场中大展神成,大刀一招把一员武将连人带马砍作两半。这也是本次比武中第一次出现死人。原本鼓动欢呼地军卒,一下子鸦雀无声,虽说已经签订了生死状。可之前却大都是和和气气。都没有下狠手。

张信也是皱了一下眉头,这人有些凶残了,不管怎么说,也都算袍泽,手下的太黑了。

张飞倒是兴奋,大吼一声:“严将军,干得好!”

妈的。看了半天假把式,终于可以来一场真刀真枪地比拼了

也正是张飞这一声,把观众们从军卒中唤醒,刹那间。山呼海啸般地叫好声回荡苍穹。

郭图地脸色发白。却不停地说:“此乃虎将,虎将!”

公孙越一看情况不妙。朝着武将人群中看了看,张信丝毫没有出手的意思,朝着自己身后一招手。一员少年军卒就奔到校场牵上了自己的马。手持银枪骑着白马地少年怒喝一声,冲出人群。“严刚,别猖狂,待我取你的性命。”

这少年枪疾马快,就朝着严刚扑了过来。公孙越笑着对公孙瓒说道:“这是我在招兵时招来的一员将军,说是要来投奔咱们“白马义从”的,我看着他倒是凶猛,就带在了自己身边。”

是公孙越的人?

公孙范倒是一皱眉,他对这个弟弟很反感,一天到晚来时想着在大哥面前,抢自己的风头,当初就应该让大哥带着他去涿县视察,被鲜卑人杀了才好,没想到却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捡到了这个将军。

不过公孙范想了想,也就不太在意了:再猛,会有严刚猛?那张信都不敢上来,这个少年有个屁用。

这少年确实不弱。和严刚斗在一起,眨眼间四五个回合不分胜负。

张信一蹙眉,这个少年怎么这么熟悉。

少年的枪也是奇怪,枪长八尺,寒光只颤,一看就知道是名器。

少年招法灵巧,时而刺时而点,变化莫测,就像银蛇乱舞。

“此人武艺不俗!”高顺轻声道:“二郎,一会这少年就是你最大的敌人。“

张信点点头:“我看着严刚怕是支持不到十个回合了。”

果然少年看着严刚有些抵挡不住了,趁着二马错蹬地一刹那,冷声道:“严将军,我可要出绝招了!”

严刚心里咯噔一下:刚才和他较量已经颇有些吃力。怎地这少年竟然还留有后手?

正思忖中。那少年已经杀来。

那银枪高举着,忽的一声刺了过来。

只听铛的一声巨响。严刚举刀挡住。

可那看似极为普通地一击,却好像蕴藏了无尽地后招。银枪顺势一起,旋即又落下,好像有千万朵梨花一般。严刚只觉得自己这一挡,好像挡住了七八招。

那凶猛地怪力一波波地袭来。却让严刚无法承受。

胯下马唏溜溜暴嘶不停,连连后退。那身上的衣服也被撕开了好些口子,就像柳絮一样在空中飞舞。严刚喉咙发甜心口发闷。哇地喷出一口鲜血,全身地力气好像在一瞬间都被抽空了一样,平日里趁手地大刀。也变得格外沉重,严刚暗叫一声不好,拨马就准备离开。

哪知少年横眉倒竖,“将军让我解决你,怎容你逃走。凤凰七点头。破阵!”

那银枪在少年手中猛然洒出七朵磨盘大小的枪花,说不出的唯美。

在观战众人地眼里,那枪花好像生出了一股旋流。

扑棱棱自后面探出,正中严刚肩头。那严刚被刺下马去,肩头流着鲜血,跌落在地上。竟然是呆呆的,丝毫不相信自己已经落败。

少年马上抱拳:“严将军,得罪了。”

如此迅速的战胜严刚,却让校场周围的武将面面相觑。

倒是有些将领跃跃欲试。可无奈少年枪法如神,他们也不能擅自出战。

这确是一员虎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