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员勒死"变心"情妇 为给私生子正名放弃潜逃

水师军品2 收藏 0 163
导读: 厦门湖里区一名34岁的貌美女子燕仔(化名)死亡。她是被用睡衣腰带勒死的。24岁起,燕仔当上厦门一公务员的地下情人;十年来,她在厦门已有多处房产和轿车,并有5岁的私生子。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厦门湖里区一套豪宅内,34岁的貌美女子燕仔(化名)静静躺在床上,已停止呼吸。


她是被用睡衣腰带勒死的。24岁起,燕仔当上了厦门一公务员的地下情人;十年来,她在厦门已有多处房产和轿车,并有5岁的私生子。


案发后,凶徒为夺回亲生儿子向警方自首,一段以悲剧为结局的激情“地下情史”也随之浮出水面。


公务员自首


新年前夕,50岁的王某主动到派出所供述杀害情人经过。


王某是集美某机关一公务员,当地有名的农艺师,一家养鳗厂的老板,家产数百万元。


王某说,他把比自己年轻16岁的情人杀了,是用一件高级睡衣的腰带(浅白色、棉质的)缠在情人脖子上,将其勒死。


死者是燕仔,黑龙江人,随后警方发现,她穿着睡袍,盖着被子,但早已断气。


就在此一个月前,王某刚花13万元买了一辆北京现代伊兰特轿车送给燕仔,产权人也是燕仔。


王某冷静地向警方描述自己“激情杀人”的过程,他正准备和结发妻子离婚,与燕仔公开成家;但交往十年来,燕仔却开始变得冷漠,他怀疑心爱的情人开始嫌他老,外面另有男人。


去年12月26日晚,王某接到燕仔电话,“你赶紧回家来吧!”本以为燕仔想让他早点回来好好陪她,王某从后溪匆匆赶回两人在湖里的一处宽敞爱巢。


但燕仔有饭局,王某说,两人甚至没来得及说上几句话,燕仔打扮一番后,就丢下他和儿子转身离家。


深夜,王某突发腹痛,他带上儿子去药房买了药,随后去医院打点滴,后发短信、打电话给燕仔,都无回音。


27日凌晨1时30分许,燕仔回电话,称晚上不回家了;王某告诉她自己病得不轻,燕仔半小时后拖着一副疲惫的身子回家,洗漱后便躺倒在床上。


王某吼了起来,“你到底要不要这个家,我一个人生病,又带小孩,怎么过日子?”气极的王某质问燕仔去干什么了,没想她回骂几句后,又躺倒睡觉。


想到燕仔最近晚上总是出去应酬、喝酒、唱歌,直到半夜才醉醺醺地回来,和谁在一起她从来不肯说,两人骂骂打打,但燕子依然夜夜笙歌。


王某向警方交代,一怒之下,他翻身骑在燕仔身上,抽下身上的睡袍腰带缠在她的脖子上,没想她还是顶嘴,王某整整勒了好几分钟,直到燕仔脸变黑、嘴角流血。


王某又将腰带在燕仔脖子上打了个结,王某说,这时看着静静躺在床上的心爱女子,他后悔了,把沾血的睡衣脱下来时,他的手开始颤抖。


想为儿子“正名”


王某供述的杀人后的举动,令办案民警感到诧异。


据王某描述,他发现妻子断气后,后悔了,开始张罗起儿子的“后事”。


他换上外衣,抱起熟睡在小床上的儿子,叫醒他,给他穿好衣服,先是开着燕仔的伊兰特轿车来到后溪,把儿子交给老家的妹妹带。


在亲妹妹家睡到早上6时,王某搭车到了单位,开着单位的别克车回到两人在湖里的家;上楼后,他发现燕仔的身体已经冰冷,于是本能地拉了床被子给她盖上,再挑了几件儿子的衣服送到妹妹家。


但勒死情人后,王某还有一个心结未完成。他说,杀了孩子的母亲后,自己曾想过自杀或潜逃;但这样,谁也不知道小贝是他的亲生儿子。


事实上,包括王某的弟弟和妹妹,都不清楚他们还有这么一个侄子。而让王某更放心不下的是,儿子的“法定父亲”还是他的舅舅。


中年得子,王某对儿子疼爱有加,但由于自己的特殊身份,小贝被送到燕仔的老家,落户在她哥哥名下。


小贝两岁时,王某不忍心将儿子放在东北,疏于抚养,花了40多万元在黄金大厦买了一套房子,产权人却写儿子舅舅的名字,目的是为了让儿子的户口从东北迁到厦门。


据介绍,儿子读幼儿园后,为了他读书方便,王某又在幼儿园附近买了一处房产,作为平时日常起居,周末再回黄金大厦居住。


王某认为,案发后,他突然想到自己得给儿子“正名”;他有必要把真相告诉自己的亲人,让他们代为抚养宝贝儿子,同时做打官司准备,讨回儿子抚养权。


偷偷幽会十年


关于王某的“地下情史”,随即被传开。


燕仔原是一家会计事务所的财务审计人员,10年前,因日常工作往来,两人熟识并互有好感,当时王某已是有妇之人,并有一个10岁的女儿。


这名从北方远到厦门就业的清纯女子,还是恋上了这名在她看来有体面工作、事业有成,又不乏男人魅力的中年男子。


“当时觉得她实在很可爱,不像一些俗气的女孩贪财”,王某说,他为了应付家人才和妻子结婚,但和妻子几乎没感情,“更关键的是,她一开始就明确表示,不会和我结婚,我就更疯狂地爱上她”。


一开始,两人背地里偷偷幽会,但已深深迷恋上燕仔的王某,在相识第二年(即1997年)便斥资12万元在湖里买了套一房一厅的单身公寓,产权人就是燕仔。


同居后,两人以夫妻方式生活,但外出时却很低调,刻意保持距离;很少结伴出门,偶尔被朋友撞见,也以普通朋友相称。


燕仔曾多次怀孕,王某认为时机不成熟,都逼着她把孩子打掉。


“这次怀孕,我好几次硬拉她去流产,她死活不肯,说舍不得,非要生下孩子,我也被说动了,实在没办法只好让她生了”。2001年12月,儿子小贝(化名)出生,王某说,这时燕仔第一次提出,要他和妻子离婚,正式娶她。


由于女儿即将面临高考,怕影响她的情绪,王某暂缓了和妻子提离婚。


偷偷摸摸的地下情,让王某和燕仔都感到很压抑,尤其是儿子小贝出生后,在幼儿园里,总会有人议论,孩子心理会不平衡,两人开始决定准备结婚,“一家三口从没一起出门,怕人家指指点点,到哪里都得考虑一下,分头出发再集合”。


“太早爱上她了,这是一个错误”,王某说,如果再有机会,他一定会先处理完自己的婚事,再选择爱其他女人。


是谁纵容了悲剧的发生


王某一方面怀疑情人变心,在外偷情;案发后,又深信燕仔其实是深爱着他,十年地下情太压抑,才导致她越发冷漠。


厦门一资深刑警向记者分析此案,在他眼里,情人杀情妇本就罕见(一般是情人杀情敌),而据王某交代,自己是一时愤起,才动手勒人。


但警方侦查后发现,死者脖子上有两道不同的勒痕,现场提取到的衣带分别是凶手和死者各自睡衣上的;可以断定,凶手先后用了两条衣带作凶器,致人于死地的目的相当明确。


此外,警方人士还分析,燕仔似乎并不是为了钱,凶手与死者还算恩爱,且死者刚刚受赠一辆轿车。


因此,目前关于燕仔在外“偷情”、并决意离开惹恼情夫的说法被谈论最多。


而一知情者则对凶手的单位表示了强烈不满。


“凶手的身份是机关公务人员,一个私生子都这么大了,作为单位应多少知道一点他的事,为什么不制止?他闹离婚时,单位领导在哪里?”这位知情者认为,“现有法律中唯一能对抗包二奶行为的,就是婚姻法中关于重婚的条款。包二奶形成的事实婚姻,从法律上可追究重婚罪”。


但由于法律规定重婚罪不告不立,如果妻子不起诉丈夫,谁也没办法。


对此,一位警官评价称,王某妻子的“软弱”和退让,最终毁掉两个家庭,丈夫在外包养二奶长达十年,其妻不可能不知情;但由于经济上过份依赖王某,就纵容了丈夫的过错。 (易福进)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