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房山区原政协副主席许志远雇凶杀死情妇

水师军品2 收藏 0 842
导读:揭秘:多亏那小小的日记本   北京,房山区,2006年春节,农历正月初三,早晨7点多钟,一个陈姓女士失踪了。小陈今年30岁,已婚,有个独生女儿,3周岁。   对于失踪前的情况,小陈的丈夫只是恍惚记得:当时我们还在睡觉,小陈听到手机铃声,便下床看了短信内容,稍微收拾了一下,告诉我,出去一会儿,很快就回来。   小陈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小陈为什么突然出门,她到底去了哪里,她去干什么了,那手机短信究竟是怎样的内容?   已是深夜零点,丈夫把电话打给所有的亲戚、朋友和小陈的同事,得到的回答

揭秘:多亏那小小的日记本


北京,房山区,2006年春节,农历正月初三,早晨7点多钟,一个陈姓女士失踪了。小陈今年30岁,已婚,有个独生女儿,3周岁。


对于失踪前的情况,小陈的丈夫只是恍惚记得:当时我们还在睡觉,小陈听到手机铃声,便下床看了短信内容,稍微收拾了一下,告诉我,出去一会儿,很快就回来。


小陈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小陈为什么突然出门,她到底去了哪里,她去干什么了,那手机短信究竟是怎样的内容?


已是深夜零点,丈夫把电话打给所有的亲戚、朋友和小陈的同事,得到的回答全都是三个字:没见到。丈夫不得不拨打110报警。三天过去,依然杳无音信。


正月初八,七天长假之后的第一天上班。小陈丈夫来到了房山区委办公室,这是小陈工作的地方。小陈在这里做机要员已经长达8年的时间。


在同事们的帮助下,小陈的丈夫打开了小陈的办公桌抽屉,找到了一本神秘的日记本,让他一下子看到了妻子那些无法言状的一切……


日记本的第一篇日记,写于2000年×月×日。那里面记录了那天晚上×点×分在×处的床上与神秘对象的第一次:


“我原本以为他只是我非常崇拜的领导,现在我才真正地发现他竟是我最钟情的男人。虽然我们相差二十多岁,但我们之间并没有任何的距离。他很男人,我认为他是世上最棒的,我已经无法离开他了……”


据小陈丈夫向警方陈述,“现在看来,她第一次与那个大她二十多岁的‘很男人’的家伙上床的时候,我们并没有结婚,甚至还没有谈恋爱”。就是说,在小陈还没有成为他的恋人和妻子的时候,她已经投入别人的怀抱。而且,根据日记佐证,即使他在与小陈热恋到后来结婚以及女儿出生之后的几年里,他们还一直保持着这样的关系。最让他痛心疾首的是××××年×月××日,日记中记载了她与那男人在××宾馆过夜。而恰恰这一天,是小陈婚后第三天回门的日子。


面对这样一本肮脏的记录,小陈丈夫的心里虽充满了沮丧和愤懑,但此刻最着急的还是尽快找到失踪的妻子。


小陈丈夫自然而然地想到了他——曾经担任区委办公室主任多年、现任区政协副主席兼区委办公室主任的许志远!


小陈丈夫此刻的心情也许并不是要去找许志远算账,只是想通过这个知情人了解到妻子的下落,尽快找到妻子。但是让他意想不到的是,当他找到了区政协,要求与许志远见面的时候,工作人员打电话报告了许主席,许志远的回答十分干脆:“不见!”


小陈丈夫吃了闭门羹,心中盛怒难平,径直奔向区纪委。


几天后,区纪委把情况向上级汇报,立即引起了市纪委的高度重视,由此揭开了小陈的“失踪之谜”。


犒赏:10万元雇凶费


市纪委办案组就日记本问题找许志远谈话,许志远承认了曾经与自己下属机要员小陈有性关系。


许志远,男,生于1952年4月13日,北京市房山区政协副主席(副局级)兼区委办公室主任。


许志远在向办案人员谈到与小陈的关系的时候,一再为自己辩解:“我与她的关系维持了几年之后,就越来越疏远了。特别是最近半年多来,这种关系就断了。”


办案人员又一次查看那个日记本,果然在后面的几篇日记里有这样的记载:“骗子!不得好死!”“我不会放过你的……”


办案人员在外围的调查中,确实有知情人反映,说这位小陈到许志远的家中大闹过。区委办公室工作人员证实,在近半年的时间里,小陈神情恍惚,先后两次住院。最初的病态是失眠,神经官能症,曾经以精神病住院治疗过。


办案人员从上缴的许志远使用的手机里发现了一条短信:“姓许的,你可把我害苦了!”发信的时间:2006年1月31日7点59分。这天正好是农历正月初三,也正是小陈失踪出走的那个日子、那个时刻。


办案人员又一次找许志远谈话:“1月31日早晨7点多,你手机上收到的短信是怎么回事?”一句问话,让许志远顿时紧张起来。


办案人员:“你们闹翻以后,她是不是不依不饶?”


许志远叹了口气:“是她太过分了!她不但给我女儿手机发恐吓信,还到我家大闹,弄得满城风雨。她把我逼上绝路了……”


许志远向办案人说出了刘小明。


刘小明,曾经是为许志远开车的司机。后来离开许,干起了个体。先是开了个饭馆,由于不景气,赔光了老本儿。他找到许志远求助。许志远给他借款10万元,他搞了一个涂料厂。刘小明赚了钱,没有忘记恩人。2006年春节,刘小明带着10万元来许志远家还债。许志远把刘留下,两人喝酒。许志远告诉刘小明,自己眼下遇到了一个坎儿,如果处理不好,自己这一生就彻底垮了。许志远说出了被小陈死死纠缠难以脱身的事。


刘小明问:“你明说,怎么办?由我来!”


许志远:“我就是盼着别让她再缠我了!”


刘小明想想,会意地点点头:“放心吧,我肯定让你满意。”


分手的时候,许志远没有接受刘小明还回的10万元钱,说:“这钱你拿回去,等于你为我帮忙的犒赏。”


刘小明带着10万元钱离开了许家。到家后,他给许打电话:“咱们说的事我初三就办。”


许志远:“那我就安排初三全家去外地旅游。”

1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