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誓——北洋舰队 第五部 甲午风云 202节: 刺杀金玉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


202节: 刺杀金玉均


“1894年3月28日,金玉均被洪钟宇击毙于美租界东和旅馆。”——平山大侠


陆奥宗光:(1844年——1897年) 日本外交家。1888年任驻美公使,后任首相。

桦山资纪:(1827年——1922年) 萨摩人。1886年任海军次官。后任海军军令部长,海军大臣。


李熙与闵妃并不知道,袁世凯早已在暗中与金玉均、朴泳孝两人进行联络,并且已经取得了一些成效。

“甲申事变”后,朝鲜开化党的领袖金玉均、朴泳孝两人,逃亡到日本。日本政府担心朝鲜与清国政府追索两人,便将他们秘密分别送到小笠原群岛 与北海道保护起来。

1890年以后,日本政府见朝鲜与清国政府并未就此事深究,这才解除了对金玉均、朴泳孝两人的看护。金玉均、朴泳孝两人经过长达6年的亲身体验与反思,逐步对日本政府的狡诈成性与背信弃义的真实面目有了深刻的认识,后悔当初由于年轻、急于求成,而将国家、百姓拖进了一场动乱之中。他们思念祖国、想念亲人,很想回到桑梓故地,那怕是做一个布衣也好。

他们想方设法,先后与大清国驻日公使、李鸿章之子李经方、汪凤藻建立了联系。尔后李鸿章密令:此事交由袁世凯全权办理。

他们甚至向袁世凯提出:请袁世凯设法,将他们从日本偷渡至天津,拜见李鸿章,共商重建朝鲜的大计。只是袁世凯考虑到偷渡一事难度太大,所以才一直没有敢采取实际行动。

而袁世凯也一直不知道:李熙与闵妃也早已在策划暗杀行动。李逸植便是闵妃安排打入独立党(即开化党)的卧底,1892年,他曾代表国内的独立党人,去日本看望金玉均、朴泳孝两人,其实是要实行暗杀,只是尤于日本人防范严密,没有机会下手,这才作罢。

不过,也不是没有收获,李逸植结识了金玉均的秘书洪钟宇,并与他成了无话不谈的亲密朋友。洪钟宇曾在法国留学,是一个新派青年,喜欢留短发、着西装,会多国语言。他的父亲便是开化党的另一个领袖,死于甲申事变中的洪英植。

李逸植回国向闵妃汇报后,闵妃令他加紧策反洪钟宇。

血浓于水,骨肉亲情更甚于鲜血!

李逸植再赴日本,一次,趁着洪钟宇酒酣神迷时对他说:“

甲申事变中,最为无辜、最为可惜的便是令尊大人!”

“为国而死,死得其所!”

李逸植笑笑 :“说来也许你不信,令尊大人本是开化党三巨头中的龙头老大,只是金玉均事事排挤,抢班夺权,而令尊大人又顾全大局,忍辱退让。如果按令尊大人的谋划,事情也不至于落到今天这步田地……”

“哦,是这样嘛?”洪钟宇想起,甲申事变前父亲曾焦燥不安、自言自语:“为什么一定要这样,不是有更好的办法吗?!”

洪钟宇关切地询问,可是父亲又绝口不漏。

“甲申事变前,令尊大人与金玉均就大政方针的矛盾已经公开化,金玉均嫌令尊大人碍手碍脚,决心除掉而后快。但是令尊大人毕竞是开化党德高望重的开山元老,金玉均没有任何理由加害于他,便决定在甲申事变中,以牺牲令尊大人生命的代价为诱弭,诱使袁世凯等人上当。如此一举而两得!”

“原来如此……”洪钟宇大梦方醒!

李逸植的策反顺利地取得成功!

1894年3月27日,金玉均在洪钟宇的陪伴下,化装成日本人,乘“西京丸” 轮船到达上海,下榻于日本人吉岛德三开办的东和洋行。为避免引起日本人的注意,朴泳孝则留下,没有随行。


3月27日深夜,黑衣人再次光临。

袁世凯见了,顾不上寒暄,立即问:“有什么情况?”

“闵妃派人去日本见了金玉均。”

袁世凯摇摇头:“这事王妃已经通报。”

“金玉均巳经离开了日本。”

“好,回朝鲜就好!”

“金玉均没有回朝鲜,而是被从日本诱骗到上海。”

“什么?你说什么?诱骗?到上海?”

袁世凯大惊失色!

“是的。这是闵妃与李熙一手策划的阴谋,他们企图在上海刺杀金玉均。”

“刺客是谁?”非常情况下,袁世凯很快冷静下来。

“洪钟宇。”

“是他。”袁世凯又吃了一惊:“他不是开化党领袖洪英植之子吗?怎么会……”

“洪钟宇已经被闵妃与李熙收买了。”

“事不宜迟,你即刻动身,赶赴上海,阻止刺杀事件发生。”

“大人,来不及了。”黑衣人无奈地摇摇头。

“怎么了?!”袁世凯愕然。

“他们定于3月28日,采取行动。”

袁世凯听罢,半晌无语。良久,凄然道:“完啦!朝鲜完啦!我将成为罪人,有何面目去见中堂大人……”


1894年3月28日下午3时,金玉均被洪钟宇击毙于美租界东和旅馆。29日,美租界当局逮捕了洪钟宇。而就在同时,李逸稷也在日本刺杀朴泳孝,只是未能成功。

日本警方随即展开大规模的搜捕行动,抓拿李逸稷。日本警方借刺杀事件,不顾韩方的抗议,强行进入韩驻日使馆,捉走了使馆人员权东寿、权在寿等人,却没有能抓到李逸稷。韩驻日公使俞箕焕愤而回国,韩日关系顿时进入紧张状态。

事件发生后,应朝鲜政府的要求: 李鸿章从美租界当局引渡出洪钟宇,并下令南洋舰队运输舰 “威靖”号,于4月12日,将金玉均遗尸与洪钟宇,一起载运回朝鲜。威靖号到达杨花津,李熙下令在杨花津就地连夜戮尸,并书写“大逆不道金玉均之尸” 等字样,肢解示众。

日本政府和右翼政客、浪人等得知消息后,却十分高兴。

首相伊藤博文、陆军参谋次长川上操六中将、陆军第1军司令官山县有朋中将、海军军令部长中牟田仓之助中将、海军参谋长桦山资纪中将、海军西海岸舰队司令官伊东佑亨中将、海军警备舰队司令官东乡平八郎少将、外务相陆奥宗光、外务次官林董、参谋本部2局局长小川佑次大佐等立即秘密会议。

外务相陆奥宗光首先发言:“这是一个好机会,我们要抓住这件事大做文章。”

林董说:“政府应该在东京浅草寺,为金玉均亡魂大作超度法事,用以激励开化党人前仆后继。”

小川佑次建议:“我们还要成立‘金氏之友会’, 煽动反清情绪,鼓舞韩国人对清开战。”

山县有朋吼道:“我们等待这一天巳经很久了。上书天皇陛下,请求天皇下向清国开战诏书!”

东乡平八郎冷静地说:“对清国开战,需要一个合适的理由。”

“东乡言之有理。”伊藤博文不紧不慢地说: “我们需要战争,但是为一个亡命异乡的叛乱分子而发动战争,这借口终究说不过去。”

“我们只好暂时按捺,等待时机了。”桦山资纪叹了口气。

伊东佑亨盯着小川佑次说: “阁下可否动用谍报人员,深入朝鲜去主动创造机会?朝鲜民间不是有个专与政府做对的,什么东学道嘛?挑动他们闹事!”

小川佑次自负地笑笑: “诸位大人请放心,这项计划巳经在实施中,相信不久,我就可以向诸位大人报告好消息了。”

袁世凯并非杞人忧天。

这次秘密会议虽然没有能决定发动战争,但是它确定了今后一旦有借口,就立即出兵朝鲜的方针。

日本早就磨刀霍霍,准备蠢蠢欲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