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誓——北洋舰队 第五部 甲午风云 201节: 南辕北辙

平山大侠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URL] 201节: 刺杀金玉均  “1894年3月28日,金玉均被洪钟宇击毙于美租界东和旅馆。”——平山大侠 陆奥宗光:(1844年——1897年) 日本外交家。1888年任驻美公使,后任首相。 桦山资纪:(1827年——1922年) 萨摩人。1886年任海军次官。后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


201节: 南辕北辙


“现在所做的一切事情,采取的任何一项举措,只有一个原则、一个目的: 就是维护大局,确保朝鲜的政局平安无事!”

——平山大侠


1894年,按中国干支为甲午年。这一年在大清国是光绪二十年、在日本国是明治二十七年、在韩国是高宗三十一年。

甲午年在历史上影响深远,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他不仅由此铸成中国近代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基础;而且也形成了直至抗日战争爆发的远东格局。

在他的影响之下,在世界范围之内,连环反映,产生了一系列的世界大事件。在中国是马关条约、辛丑条件、五四运动、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八年抗战、四年解放战争、人民新中国的建立。

在俄国是日俄战争、十月革命、列宁创建第一个苏维埃政权。

在日本是太平洋战争、广岛、长崎遭原子弹轰炸。

在美国是朝鲜战争、充当世界宪兵。

在全球是两次世界大战。

而这一切的起源点,都是在朝鲜半岛,这个小小的,毫不起眼的小地方。

3月的一天,李熙与闵妃在宫中宴请袁世凯。

酒过三巡,李熙开口说道:“袁大人,甲申事变,多亏大人力挽狂澜,我李氏王朝……”

袁世凯摆摆手:“陛下,事情已经过去,贵国当务之急是内修政治、外交各国;使贵国能有一个较好的环境,与民生息,千万不能再出什么变乱了!”

“说的是、说的是。”

李熙连连点头:“痛定思痛,金玉均、朴泳孝等人着实可恶,这两个勾结日本作乱的开化党魁首,竟敢在事变中挟持本王,我不报此仇誓不为人!我一定要将他们缉拿归案,严厉惩治、杀一儆百,看看谁还敢犯上作乱!”

袁世凯笑笑:“陛下,金玉均和朴泳孝现在躲藏在日本,在日本人的庇护之下,你如何将他们缉拿归案?!”

“哼、哼,我有办法,我有办法……”李熙嘟嘟囔囔地说。

“我劝陛下打消这个念头,差人去请他们回来,委以重任。”

“什么?你说什么?!”李熙怀疑自已听错了。

看着袁世凯肯定地点点头,他喊叫起来:“这是不可能的!我怎么能请要害死我的人回来,还要委以重任,等着他们拿刀杀我吗?袁大人,你胳膊肘儿怎么朝外拐,向着大逆不道的金玉均、朴泳孝等人呢?!”

“陛下,贵国眼下的局势犹如一堆干柴,稍有一粒火星,就会演成燎原烈火。金玉均、朴泳孝等人固然可恨,但是他们代表着具有一定势力的开化党。他们在日本,受日本人的挑说,又遥控着国内的开化党,我们鞭长莫及啊!

把金玉均、朴泳孝请回来,委以重任,一来可以使其他开化党徒产生麻痹,相安无事;二来我们也好就近监视、控制金玉均、朴泳孝,使他们毫无作为。然后再慢慢分化瓦解,最终自然是可以解决的。”

袁世凯耐心地解释说。

“不,不!这个办法太慢,我等不了,我恨不得现在就把金玉均、朴泳孝千刀万剐、碎尸万段!方解我心头大恨!”李熙恶狠狠地说。

“陛下,小不忍,则乱大谋!国内开化党徒因金玉均、朴泳孝逃亡日本,不知陛下对他们将采取什么政策,个个惶惶不可终日。如果陛下惩治金玉均、朴泳孝,那么开化党徒必然会兔死狐悲、挺而走险,对抗朝廷,这不是为渊驱鱼、为丛赶雀吗?对陛下有什么好处?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这只能让日本人坐收渔利!

可见如何处置金玉均、朴泳孝,是问题的关键所在。正可谓: 牵一发而动全身,陛下务必明察、谨慎从事!现在我们所做的一切事情,采取的任何一项举措,只有一个目的、一个原则: 就是维护大局,确保朝鲜的政局平安无事!”

“本王难道不是这么想、这么做的嘛?我惩治金玉均、朴泳孝,目的不正是要想,确保朝鲜的政局平安无事嘛!”

“但是陛下的做法只能是火上浇油……”

两人言词激烈、争执起来。

袁世凯见怎么劝,都阻止不了李熙,失去了耐心,不由心头火起:“也罢,这是贵国内政,我何必多管闲事,陛下与王妃看着办吧。”

言毕,起身大步往外走去。

李熙虽然心中不满袁世凯,但也不敢再言语半句,只好闷着头生气;闵妃瞪了他一眼,赶紧去追袁世凯。

闵妃拉住袁世凯,把他领进自已的寝宫。

袁世凯头枕着闵妃的头腿,舒服地四仰八叉。

“你第三次来朝鲜,怎的性情大变?”闵妃温柔地问。

“何以见得?”

“你不是历来主张霹雳手段的嘛?数次平叛,你也是快刀斩”

乱麻,从未含糊过。怎么现在变得婆婆妈妈、谨小慎微起来,这可不象是你袁大将军的作派呀!?”

“哼,此一时,彼一时也!你懂不懂。”

袁世凯翻身坐起:“现在的朝鲜,与过去的朝鲜相比,是今非昔比,大不相同了。”

“有何不相同了?”

“过去的朝鲜,在我大清朝的保护下,王妃想怎么干,就怎么干,毫无顾忌。现在的朝鲜,日本人自《天津条约》后,取得了驻兵权,亡我之心日炽,所需者无非是一个合适的借口而已。另外,沙俄也在染指朝鲜,英法德美,那一个不是窥视朝鲜,蠢蠢欲动。

所以,现在我们思谋事情,就必须考虑这些局势的变化;采取什么举措,就必须预计这些国家会有什么反映,会有什么利害冲突,再也不能向过去那样,由着自巳的性子来了。”

闵妃听了,没有吱声,一歪身,倚偎在袁世凯怀里。

袁世凯伸手探入闵妃胸间,轻揉、捏弄着她的乳头。

“夫君,倘若朝鲜再发生变故,你还会向过去那样保护我吗?”闵妃忽然轻声问道。

“那还用问吗?!”袁世凯肯定地说。

闵妃高兴地双手搂着袁世凯,给了他深深地一个吻。

“你怎么突然有此一问?”袁世凯心中隐隐略觉不安。

“没什么,随口问问罢了。”

闵妃仰起脸:“我已经派了人,设法让金玉均、朴泳孝离开日本回国。”

“噢,什么时侯?派了谁去?”

“是李逸植和李逸稷,两人巳经动身了,很快就会到达日本。”

“这就对了。王妃毕竟冰雪聪明,不象李熙,榆木疙瘩一个,死不开窍。”

袁世凯嘴里虽然这么说着,但是心里总是感觉不踏实,他似乎感到闵妃与李熙背着他,暗中在搞什么明堂。

“那个赵秉甲,现在干什么?”袁世凯问。

“他在全罗道古阜郡担任郡守,怎么了?”

“我不是早就对你说过了吗?象赵秉甲这样贪脏枉法之人,是不可以委以重任的,你就是不听!”

“他可是亲信。”

“这种尸位素餐、饱食终日、禄禄无为的亲信,还不如有一个强劲的对手。全罗道是一个很重要的行政区,你赶紧撤换赵秉甲。”

“他还是有能力的呀!”

“有能力?什么能力?敲诈勒索?欺上压下?有这样能力的人更糟糕!你应该换一个比较清廉、比较亲民的人,那怕是能力差一些,无为而治,懂不懂?!”

“嗯,唉呀!你弄得人家痒痒的……夫君,我要……”

“我心绪烦乱,没有心情……”

袁世凯想从闵妃的纠缠中挣脱出来。

“不嘛,这不是很好的放松吗?”

闵妃不管三七二十一,亲手去解袁世凯的衣衫。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