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誓——北洋舰队 第四部 明治天皇 第168节:情深无限

平山大侠 收藏 0 3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URL] 笫153节: 昌子公主 “昌子内心暗暗叫苦,自已女儿要出嫁了,做父亲的竟然全不知道,既不知道什么日子出嫁,也不知道女婿出自那一家王侯。” ——平山大侠 黑暗中正在沉思的睦仁,感觉到房间内好象有另外一个人的呼吸,开始以为是身边侍候的内舍人员,可是那人似乎是在那儿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


第168节:情深无限


“老唐听懂了。日本孩童们喊的是:“打沉镇远、打沉定远。消灭北洋舰队!”——平山大侠


这一夜,书生略感好些。见小玉几日不来,心里恨道:到底是鬼,如此无情。

谁知言未收声,小玉已立于面前。满脸悲泣模样,伤心地说:公子,你莫怨我。

书生见到小玉,一把紧紧抱住。问:小玉,你果然是鬼!

小玉悲不能禁,只轻轻地点点头。

你是如何身遭不幸?

小玉抽泣、悲诉道:我生于书香世家,从小熟读经史子集。只可惜是个女流之辈,不能象男子一样,作一番事业。心有不甘,一时想不开,寻了短见。尔后,遇公子知遇之恩,这才不顾世俗礼教之嫌,伺奉公子,承欢雨露。如今,公子就要成亲,我特地来道贺、辞别。

书生道:我与你欢好正浓,如何便要弃我而去?

小玉道:我们阴阳分界,如何能长久?实话对你说吧,我本是死后,正在寻找人做替身的鬼。找到替身,我即可转世投胎,重新做人了。一般人与鬼欢爱狎昵,鬼并不是真心爱人。而是为了吸取人身的阳气。人也没有不因此而生病的,严重的,还会丧命。这是由于阴气剥夺阳气,而造成的缘故。我爱你风姿秀美、文章华丽。又笃于情、实于爱。不嫌我是个鬼。所以,才不忍心对你施以伤害,使你玉折兰催。见你欲火中烧,也置之不理。非要待你有所恢复,隔数日方才与你交欢。这样有剥有复,你才能安然无恙。现在,你明白我当初,坚拒你的良苦用心了吧。假如你遇上别的鬼,绝不会对你这样好!纵情淫欲,用不了半年功夫,就要索君于枯鱼之肆了!”

川子听了,害怕地说:“这么厉害啊!”

“小玉接着说:我们这类的鬼魄很多,但是象我这样,重情懂义的,却是少而又少。你今后千万慎重从事,好生保重自已。”

“小玉太可怜了,她不找替身,以后可怎么办呢?”川子仰着脸,天真地问。

“是啊,那书生也是这样问。小玉道:王母娘娘已经知道了这件事,特地向阎王求情,勾消了我在人世间的生死簿。从此,我得以超脱浊世。今夜,我便要飞升瑶池,去做仙女了。所以我特意来向你告别。

书生听罢,更加不愿放她走。抱住她,只是要求欢。

小玉生气道:人心不足,乃至如此!你只见我花容月貌,还不曾见过我长发垂舌的样子呢?!

言毕,将脸一抹,便现出散发吐舌的鬼形,长啸一声,飞奔而去。

书生惊呆了,掉了魂一样。从那以后,安分守妻,为官清正。遇到娇艳女人,远远躲避,也从不作那些伤天害理的事。”

“你们这些好色的男人,都该遇上吊死鬼才好呢!”川子说道。“象小玉这样,有情有意的鬼,也真是难得。时时事事,设身处地为那书生着想。男欢女爱,人之常情。况且,鬼还要借机转生。小玉却反而顾惜书生,担心与她交欢过多,会损伤身体。一定要隔几天,好使书生得到恢复、生息,最后又现出鬼形示警书生,正可以见出,小玉鬼情深笃。”

“是啊,这一点,就连世间的活人,都难以做到呢!”老唐感叹道。

“是吗?你是这样看的嘛?”川子有意无意地,看了老唐几眼。

老唐犹自没有领会,还沉缅于故事之中。

“笃、笃、笃”,有人敲门。

“小姐”,是花子在问:“是不是该动身回去了?”

“好,你去通知备好马车,我们就来。”川子忙豁起来。

天色转明,老唐吹熄了腊烛。

川子梳妆打扮好,转过身来,朝着老唐娴然一笑。

老唐见了,不由大吃一惊,“你……!”

“怎么?撞见鬼啊!”

“你的牙,怎么全变黑了?!”

“啊,少见多怪!”川子笑道,“这是涂了齿黑的缘故。”

“齿黑,这是什么明堂?”老唐不解的问。

“在我们日本,有一个古老的风俗,已婚的女子,都要把牙齿涂成黑色。用的颜料,就叫齿黑。喏,就是这个……”

川子说着话,将一个小缸子递过来,里面装着黑乎乎的颜料。

“原来是这么回事?吓我一大跳。”老唐这才明白过来,更加敬爱川子了。

“唐君,你不给我写点什么吗?”

“写点什么?”老唐又被弄糊涂了。

“唉,真没办法。还说什么见多识广呢!告诉你吧,按我们日本的习俗,男女交好、共寝后,次日早晨,男方就应该写信或作诗慰问;女方也必需回信或答诗。第二天晚上,男方必须再到女方那里去宿夜。这样才合乎礼节呢!现在的情景,虽然不能全都按礼节去做,可是你至少也应该送我一首诗词啊!”

“噢,是这么回事呀!应该,完全应该的。”老唐连连点头道,“让我想一想。”

沉吟片刻,老唐说:“有了。”

接过川子递过来的怀纸(把横二折竖四折的纸迭成一迭,藏在怀内用以起草诗歌或拭鼻,称为怀纸),提笔写道:

“我入山中欲采拮,漫眼芬芳娇娆多。红樱倩影萦魂梦,无限深情属此花。”

川子接过来看后,芳心大悦,高兴得拍手直笑。将它细心收藏好。招呼老唐道:“过来,我们就要分别了,按我们日本人的习惯,相约在再会之前,谁也不许恋爱别的异性。女的在内裙带,男的在兜裆布带上,打一个结。这就表示是立誓了,你可要严守誓言哪!”

又拿起笔,在纸上写下一首诗“含泪亲将裙带结,何时重解叙欢情?”

写好将纸小心折好,交给老唐说:“唐君,你可千万不要忘了我!”

说完,抱住老唐,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老唐看到川子眼睛里,噙满了泪花。

两人收拾妥当后,坐上马车,返回城里。

一路上开怀笑谈。老唐不时讲些北洋舰队的轶事,给川子听。

马车进了城,刚刚驶上大街路口,突然间,从旁边小巷子里,跑出一群戏耍的孩子来。只见跑在前面,两个长得稍高、稍壮一些的孩子,象过街老鼠一样,被追赶得无处藏身。慌不择路,见缝就钻。后面众多小个子的孩子,从四面包抄,围追堵截,嘴里不时模拟、发出,阵阵的枪炮声。有一个象是领头的,还大声喊着什么……

老唐凝神,仔细辩听,面色顿时凝重起来。这回他听明白了。因为他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听见了;听懂了。日本孩童们喊的是:“打沉镇远、打沉定远。消灭北洋舰队!”

“这是怎么回事?”老唐阴沉着脸问。

“啊,没什么。不过是孩子们在玩游戏。”

川子没注意老唐的情绪变化,还沉浸在欢乐之中。

就在老唐与川子欢聚度过轻松、愉快的两天时间里,日本政府高层次的人物,却整整紧紧张张了两天。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