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死都在恨彭德怀的人(独家披露)




彭德怀是我们景仰的开国元勋,却有一个人临死都在诅咒他。


在湖南石门县城一个普通人家阴暗潮湿的房间里,我见到了这个人,其时已奄奄一息,却一直念叨着彭德怀的名字。我无法将这个枯萎了的百岁老人与墙上相框里那个身高一米八九的英气勃勃的黄埔学员联系在一起。然而,翻开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黄埔军校同学录》以及一系列记载井冈山斗争的史料,都清清楚楚地记载着一个曾经响当当而后销声匿迹的人物——何国诚。


井冈山脚下的湖南酃县(现改名炎陵县),有一个何氏望族,上世纪20年代初,这个家族中的新生代纷纷背叛自己的阶级,走上了一条解放劳苦大众的光明之道。何国诚就是其中的一个。1925年,正是国共合作时期,21岁的何国诚在长沙岳云中学读书,一天,他收到了堂兄何孟雄的来信(何孟雄是我党北方工人运动领导人,上海龙华25烈士之一,其夫人缪伯英是我党第一个女党员),鼓励他投身革命。何国诚第二天便南下广州,顺利考入黄埔军校第四期,与林彪同届,分在步兵第八连。军校毕业后,何国诚分配到武汉革命军里工作。1927年“4·12”政变后,何国诚受邓寅达派遣,回到老家搞农运工作。这年秋天,毛泽东发动秋收起义,何国诚秘密串联,准备发动本县农民进行武装斗争,结果叛徒出卖,当地土豪准备秘密处死何国诚。何国诚当夜与六个青年投奔井冈山。何国诚来到井冈山,毛泽东大喜,因为缺军事人才,何国诚是科班出身,是当时第一个到井冈山的黄埔学员。次年,毛泽东正式任命何国诚为赤卫队长,把守井冈山五大哨口中的重要两个——上井冈山的八面山哨口、下井冈山的双马石哨口。而且赤卫队的装备还超过红军,可想而知,何国诚虽然是赤卫队长,但在毛泽东的心中份量是很重的。


彭德怀率领的红五军上了井冈山,朱毛率主力到江西南部开辟根据地,彭德怀留守井冈山,何国诚守哨口。第三次反围剿开始了,赤卫队为掩护主力彭德怀的红五军撤退,近千人战死。何国诚左腿中弹,藏在密林中。深夜里,他拖着伤腿爬到一个姓刘的篾匠家中藏身,躲了三天。敌搜山队满山喊着他的名字,他担心连累刘篾匠,便化装成樵夫,连夜抄小路往老家跑,可老家到处贴着捉拿他的告示,不得已,只好南下潜入广州,在一个开店的朋友那里当起了“伙计”。这期间,他寻找不到党组织,而广州更是白色恐怖。朋友劝他暂时躲避,便介绍他上了一条开往印尼的船。没想到,这便是他命运转折的开始——从此失去了组织。等他千方百计逃离印尼回到祖国,才知国共已第二次合作,红军已到了北方。何国诚只好去找国民党湖南省主席张治中,张见他是黄埔生,便给了他中校军衔,到洞庭湖边军垦农场任职,直到上淮海前线,他主动投诚,才回到了自己的亲人的怀抱。


然而,因为脱离了党组织,一切都无法说明,何国诚解放后只好娶了石门女子,回到偏僻的小城过起了清苦的隐居生活,同他一起走上革命道路的酃县老乡,一般都身居要职了,而他在文革期间仍免不了受到冲击。打倒四人帮后,他才敢大胆地向家人倾吐自己的苦水,他怨恨彭德怀,说彭德怀当时要他抵挡一阵后就来接应他,可是彭德怀就那么撤走了,“要不是上了他的当,我长征了也是开国元勋哩”,这是何国诚老年后常念叨的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