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下 钢铁灵魂 第十三节

ddtt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0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05.html[/size][/URL] 狱警部队又想杀囚犯出气又怕犯法,所以就有小手段折磨犯人,不给吃饭的借口是没经费,监狱警察没义务拿自己的工资给囚犯吃饭,停水停电的借口是囚犯太浪费了,危害了国家还不改过自新,囚犯们被折磨的受不了就暴动了,这时候监狱警察有机会拿步枪、霰弹枪、催泪弹枪开火,他们一点也也不想弄脏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05.html



狱警部队又想杀囚犯出气又怕犯法,所以就有小手段折磨犯人,不给吃饭的借口是没经费,监狱警察没义务拿自己的工资给囚犯吃饭,停水停电的借口是囚犯太浪费了,危害了国家还不改过自新,囚犯们被折磨的受不了就暴动了,这时候监狱警察有机会拿步枪、霰弹枪、催泪弹枪开火,他们一点也也不想弄脏自己的手,所以打电话向宪兵求助,而不是向狱警部队总部求救。

宪兵都成国内的灭火队了,那有事去那,因为宪兵军官都想晋升都想发财,不立功怎么发财?贪污受贿被情报局知道了,被检察官知道了被上级知道了都是立即枪毙的,陈长官要的是清廉的政府,所以大家发财要走正道,要靠立功受奖来发财,制度就是重奖又重罚的,好好干都能有高级轿车坐,有豪华别墅住还有私人飞机和游艇。

宪兵出马就把监狱团团围住,围的是水泄不通,罪犯的家人们听说出了事纷纷向出事地点赶去,人是越来越多,尽管新闻封锁但是消息还是传了出去,宪兵部队立即调动人马包围了附近的地区,地铁站、汽车站、轻轨车站都在一起呢,人一到这就不好走了,往前一走就是宪兵的封锁线和包围圈,外边的人一开始要求进去看看,宪兵能答应么,不答应就口脚起来,当地人本来就藐视法律缺乏教育,对宪兵动手动脚的,他们以为宪兵还是以前那种打不还手的防暴警察呢。

宪兵一下就把闹事的人团团围住,装甲车上有铲刀、催泪弹发射器、高压水枪,防暴装甲车之间是宪兵队拿着盾牌的士兵,盾牌后密密麻麻的都是拿催泪弹发射器的,以及拿霰弹枪的兵,在往后是V150装甲车,车上有各种型号的机枪以及自动榴弹器。

曹秉在参谋总长到来后上了指挥车,指挥车上的屏幕显示着外边的情况,开火命令下了以后前边传来图像,监狱内的暴乱分子全部倒在血水之中,监狱内的院里全是血,尸体成堆,尤其在门口附近,尸体都把人堵死了,即使这样建筑物里还有人,这些人也不投降,还在搞破坏,宇文陵坐在舒服的转椅上看着屏幕问:“有老式催类弹没,就是可以爆炸的那种?”

“当然有,我们是喜欢用旧的,陈长官要处理旧弹药买新的,当然要用弹药库里的旧的,我们带了十几车的弹药过来呢。” 曹秉中将给参谋长介绍着,宇文陵说:“拿旧的催泪弹往建筑物里打,把他们都熏出来解决了。”

“是,长官。” 曹秉拿过电台的话筒,“用老式催泪弹向建筑物里射击,必须打到到处是烟把里边的人熏出来,立即执行,立即执行。”他说完以后看着屏幕,墙上的宪兵这下有事干了,拿催泪弹枪的不停的向建筑物里射击,不少催泪弹没打进去掉到外边,不过墙上的宪兵有防毒面具,每人都有,即使有烟也没事他们戴上面具就什么事都没了。

时间不大监狱内的楼里烟幕弥漫,很多人趴在窗口咳嗽,步枪手机枪手立即对他们进行火力压制,很多不投降的囚犯立即被子弹击毙。浓烈的瓦斯气体不停的从监狱的建筑物里出来,宪兵依然不停的发射催泪弹,不管是新兵老兵,都很少实弹射击,所有的人把这场战斗当成是训练,百年不遇的好机会,即使还有成群的人从建筑物里跑出来,催泪弹枪也没停火,可以爆炸的催泪弹离近了可以把人炸伤。

不少跑出来的囚犯都从地上拿起催泪弹向墙上扔去,步枪手立即集中连射火力把犯人击毙,有的催泪弹就在罪犯手里爆炸,当场就把手给炸飞了,旧式催泪弹就这点残忍,很容易把人炸伤了。宪兵的镇压暴乱行动逐渐演变成了屠杀,贼心不死的囚犯就是不投降。

外边闹事的人群开始激动了,人群拥挤向宪兵的盾牌阵,拿着盾牌的宪兵使劲推着盾牌防备暴乱人群冲出包围圈,宇文陵看着指挥车上的屏幕情绪也激动起来,他直接拿过电台的话筒喊:“我是参谋总长宇文陵,我命令宪兵部队立即使用催泪弹射击,向暴乱人群开火,高压水枪也开火。”

几十台装甲车上的催泪弹发生器都开始快速射击,跟小型火箭炮似的发射器一次可以打出去几十发催泪弹,时间短的也惊人,只有十几秒的时间,装甲车上的射手见发射器里没有催泪弹就立即开是重装,车顶上的水枪对准推盾牌阵的暴民就喷水,强大的水流冲到人身上相当有威力,人一下就喷倒在地,要不是后边有人拿腿挡着人就喷到十几米外了,衣服是当场喷坏,身体上立即青一片紫一片的,有的人皮都被冲破了,这些痛苦宪兵是不知道的,催泪弹雨点般的落在密集的人群里,还不停的发生爆炸,有毒的气体侵害身体的正常功能,闹事的人眼睛睁不开,倒在地上挣扎,这时候要有人喊投降,或者喊不闹事了宪兵或许还会停手,可他们没喊,贼骨头一个比一个硬,躺地上眼睛流着眼泪都难受死了,嘴里还不干净的骂着宪兵的祖宗十八代。

看着不听话的人被镇压下去宇文陵心里享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比他找到女朋友还高兴,他看着惨烈的画面想起来自己的过去,他初中没上完就没学上了,一是学习不好没考上高中,父母也不在了没钱上自费的中专,早早的出去打工,老板给气受那都是小事,关键是赚口饭钱十分难,扛着重的东西搬来搬去,搬不完都不能下班,每天就那么多活,岁数大的小伙当然能干完,对他这个年轻的辍学学生来说那些货重的跟泰山一样,搬完东西回家就吐血,他也想过换工作,可他没文化没专业技术,除了买力气能干嘛呢?他想过抢劫偷盗,很多辍学的学生都干这个,要么就敲诈勒索收保护费,跟着地痞流氓混日子,可以很风光的出入娱乐场所和大酒店,每天还有面包车坐,可他到底也没走出那一步。

宇文陵相信这个世界上走正路还是有出头之日的,大街上不是所有人都靠犯罪为生,不是所有人靠偷单位东西发财,不是所有人花的钱都不干净,他相信人可以通过合法渠道赚钱生存的,只有贪心才会走错路,他坚决不走那条路,他感觉干那些违反法律的事是丢人的,虽然不可能说所有的法律是对的,但是大多数人还是合法和善良的。

现在做官做的不错的宇文陵就不理解人为什么非要犯罪,为什么要把犯罪当成个好事,他也看过《古惑仔》,没跟那些学生一样去盲目模仿,他看书也不多,他感觉人要靠犯罪吃饭不对,他想的是自己有一天当了官,要靠双手打出太平盛世,古人说的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神话他认为可以做到,他希望看到一个这样的世界,而不是从历史书上和神话故事里,现在一朝权在手就把令来行,对付贼寇他没别的办法就是打。

可以说宇文陵是个彻底的武夫,他打小看书只看武的不看文的,诗歌他也喜欢,不过喜欢辛弃疾的,都是写带兵打仗的,他的初中文化程度让他很难理解教育和教化,他就知道该镇压该打击,他跟贼没仇,打小他没被贼偷过抢过。但他自己也没想到,一个小小的他可以做官,陈长官委以重任,对他有知遇之恩,比亲生父母给的他都多,这是他的恩人,所以他为了维护陈天昱的地位,不惜下狠手镇压贼寇,谁跟他的恩人对这干,就是要杀他要毁他。没有陈长官他是一无所有的,现在有房子有车,按月发工资,工作又简单钱又多,去那找这好日子去,恐怕没了这个工作他还要去当苦力,别的技术也没有。所以军政府就是他的衣食父母,没有这个政府他去那吃好的喝好的,所以他全力报答知遇之恩,遇到这件事他就知道下死手,对犯罪的高压事态可以降低犯罪率,可以让阴谋推翻军政府的人死心,吓就吓死他们最好,还能省子弹呢。他明白一人哭不如家家哭,一路哭不如全国哭的道理,让其他人看这些人倒霉然后别犯罪,他也不是想杀这些人,要不早命令机枪开火了。

“长官,我看差不多了,这些人也不闹腾了。” 曹秉估计下一步参谋总长又要下死手了,这些人有罪但罪不至死,这些人该罚但不该杀,这点道理他还是明白的。宇文陵说:“让宪兵全部逮捕,有一个算一个,犯有暴乱罪的全部抓,然后没收个人财产,政府买枪弹的钱和给士兵的军饷也不是刮大风弄来的,把他们的财产没收了算是补偿政府了,就这么办。”

“是长官。”曹秉心说话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反正雷雨田雷大哥回来他有说的,这些事可不是他干的,免得大哥生气,反正上有陈长官的差遣下有参谋总长坐镇指挥,得罪人的事让他们干好了,自己就管收脏,没收来的钱和东西都是他的,拍卖的东西上级不要钱,临时归他管,这一管他可富裕拉,有的是钱,可以赢得部下的忠诚,为以后的仕途做基础。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