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十一章 里应外合有良谋 南北剿战无胜术 第十一章(4)来者不善

bjunqing2008 收藏 0 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阎康侯和黄省三等人率领着伪军的主力部队赶到黑龙港的时侯,留守在鸭子台岛大本营的孔冠奎,已经及时得到了港外暗哨飞鸽传书报来的警讯。

在这时,他虽然还一时猜度不出这些来人的明确来路和具体的兵力配备状况,但在他的心里已经非常清醒地意识到:在这大年三十的晚上敢进港里来实施偷袭的冤家对头一定是来者不善!

黑龙港里的绿林武装并非只有邹同义、吕景文等人名下的这一股,还有“黑老五”、“郭四愣子”、“张铁匠”和“没耳朵刘”等多股绿林武装。

这些在黑龙港里混日子的绿林武装虽然各自有各自的“山头”,在平时都是各扫门前雪;在危难之际,为了维护大家的共同利益不受侵害,也继承有祖师爷传下来的守望相助的历史传统。

这个道理其实也简单,凡是在黑龙港里混日子的绿林武装都是靠打家劫舍为生的,他们所打劫的都是世上的地主老财和富商大贾,他们所面对的最强大的对头就是官府!

而官府就是为这些地主老财和富商大贾服务的;不管多么有实力的绿林武装,若是单独与官府的专政工具相对敌,总是弱小的,在强大的官府势力的压迫之下,大家只有团结起来共御强敌才能够最大限度地维护自己的生存,才能够最大限度地拓宽自己的生路!

——这是一个连三岁的小孩子也能够明白的人生大道理!出于生存发展的需要,这守望相助的历史传统就给他们这帮在刀尖儿上过活的人世世代代雷打不动地传承了下来。


孔冠奎在接到港外传来的报警讯号以后,立即按照道上规矩和惯例,吩咐手下的弟兄在鸭子台上向天空施放了三枝流星箭,用以向其他绿林武装示警。

当流星箭蓝色的火焰在夜空中高高地窜起继而炸响以后,过了不大一会儿就在四下的夜空中升起了同样的讯号——这是其他绿林武装获知警讯之后回应的讯号。

除夕之夜遭受外来武装的侵袭,这在黑龙港还是破天荒的第一次,孔冠奎既感到惊讶又感到兴奋。他惊讶的是有人竟然放着安安稳稳的团圆年不过,要来港里找晦气;兴奋的是这又给他提供了大显身手的机会,好让他这个名动遐迩的“草上飞”再展麒足!

此时,他正在和留守的弟兄们在一起把酒言欢,根本就没有把这档子事放在心上,等到把报警的讯号给港里的绿林同道发出去以后,他又跑回屋里和弟兄们喝起酒来。

似这样的事情在他的绿林生涯中经常遇到,如同家常便饭一般,他已经见怪不怪了,无非是再玩一次猫捉老鼠的游戏而已!不过,他也在心里盘算着,怎样把这场游戏给玩儿出彩儿来!

报警的讯号发出去不久,各路绿林武装留守人员的头领就都赶到了鸭子台聚义厅来找孔冠奎商议防守反击的对策。

这其中有“黑老五”一股的二当家的“金钱豹”庄青山;有“郭四愣子”一股的三当家的“小白猿”易树林;有“没耳朵刘”一股的三当家的“花泥鳅”汤敬渊;陆续续续地来了十多个人。只有老家山东章邱的“张铁匠”是自己亲身赶来的。

因为他家中的亲人早都已经被当地的恶霸地主给杀绝,无家可归,才留在港里和弟兄们一起过年。他知道在这大年夜里有警讯报来非同小可,所以要亲自过来看一看。这些人都是撑着冰爬犁赶过来的,所以都到的非常迅速。


绿林强盗和绿林好汉也是人生父母养的,也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不管冒有多大的风险,一年一度的除夕之夜大多数人还是要去回家团圆的,所以各路绿林武装在港里留守的人员并不多,特别是各路的重要头领也大都不在。

大家聚在一起畅怀一叙,都觉得这里面大有文章,当夜必有一场恶战,否则的话,谁会在大年夜里进港来捣乱?

孔冠奎一见各路人马的头面人物都已经到齐,便亮开嗓门说道:“各位老大,就我们港外的弟兄们传报过来的情报来看,今夜来偷袭我们港的官兵至少有两股:

一路是从金沙镇方向摸过来的,一路是从西北方向摸过来的,我估计可能大都是阎三薄饼子的队伍,这两股人马都有上千人马,看来他们是要趁着我们过年的时节来掏我们的老窝来了!”

他见大家都在支棱着耳朵用心听着,又说道:“眼下情况危急,咱们各家当家的头领大都不在,我们这里也就剩下我一个还算个主事的,咱们大家现在是蛇无头不好行,鸟无头不好飞,先推举个承头的管事的头领来招呼我们才好行事呀!”

没有等到有人回应,他又大声说道:“为了保证咱们大家的行动一致,就让张当家的来张罗今夜的事情好不好?”

他的这一提议是按照港里绿林道上的老规矩来提的,在这种情况下,人马不分多少,应该让做老大的来执掌这类的行动,所以他想也没有想就把自己要说的话给讲出来了。这是黑龙港绿林武装的祖制惯例,没有人提出异议,张铁匠也没有谦辞,当即就拍定了下来。


张铁匠是个铁匠出身,人长得像个黑碳头似地,孔武有力,性情也极为豪爽,说话瓮声瓮气地。他见大家都在看着他,便用手一拍大腿,高声说道:

“孔老弟说的一点儿没错,看眼下这光景,阎三薄饼子这一回带着人马到咱们港里来就是要掏我们的老窝来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要保住咱们的命,保住咱们的财,保住咱们的老窝,就得跟这些狗日的拼上一拼了!你们大家要是都愿意听我的,咱们就这么干好不好?”

在大家专注的目光注视之下,他掰着五根手指头一板一眼地讲了起来:“咱们港里留守的人马太少,只有百十多人枪,要硬克硬地去打是不行的;另外,在打的时候咱们也不能死盯着一个点儿来打,他们人多咱们人少,要是让他们的人给围上,咱们的弟兄非得要吃大亏不可。

依我看来,咱们的大部分人马都要上到爬犁上去游动着去打,让他们黑灯瞎火地摸不请咱们的虚实,咱们才好乱中取利!”说着,他又把具体的作战部署讲了一遍,孔冠奎等人又做了些补充订正,大家这才安排作战行动。

临到各路人马分头行动之际,孔冠奎让手下的弟兄搬出来了好几箱子子弹当场一摆,豪气干云地对大家说道:“我们这里还有点压箱底的好东西,别的不好说,杀人的子弹还有不老少的,各位就分分拿去用吧,没有了子弹的大枪就是烧火棍子一根,不能让咱们手里的大枪饿肚子呀!”说着,他亲手把子弹箱一个个打了开来,让大家分装。

张铁匠一见,大喜过望,喜滋滋地笑道:“咱们港里的弟兄个个都是枪林弹雨里钻出来的好汉,一个就能够顶他妈的一百个,缺的就是这玩意儿,只要子弹充足,这个仗就好打了,兄弟你就擎好吧!”

眼见的一箱箱黄澄澄的子弹,大家都笑得合不拢了嘴,一个个把手伸进子弹箱自里乱抓了起来。黑龙港里的绿林武装虽然积年都是靠耍枪杆子为生,其实枪支弹药并不富裕。过来大都是靠到大户人家的护院庄丁手里抢几杆枪,到黑市上淘换一些弹药,很少有数量这么多的存货。

好在大家过来打得大都是些偷鸡摸狗的小仗,也用不了多少子弹,一直就这么敷敷衍衍地瞎凑合。这次应对的是大部队的围剿进攻,大家都正在为弹药不足的事情发愁,一见有这么多子弹来给撑腰,一个个的精神头全都高涨了起来。

庄青山欢喜地叫道:“咱们港里这么大个芦苇荡,阎三薄饼子就是真他妈的来上个三两千人马也填不满港里的一个角落;天又这么黑,要是躲在暗地里打黑枪的话,只要弟兄们的子弹够用,咱们就不会落了下风的!”

易树林咂着嘴羡慕地说道:“还是得说你们的家大业大呀,这都是打小鬼子的时候积攒下来的吧?他妈的,这小鬼子的膘就是肥!

我说孔老兄,跟你们老大好好说说,等你们再要开洋荤的时候也把兄弟我给带上,好让我们的弟兄跟着沾沾光呀!”

孔冠奎笑道:“我们这是求之不得呀,打小鬼子是全天下中国人的事儿,你们早就应该加入进来了!堂堂的七尺男子汉,光为了混口饭吃在这水泊草洼里窝着也不是个了局,我们三个当家的正盘算着要把队伍拉出去打鬼子,去到金沙镇割据城池呢!你是没有见到过,一到拿起枪来去打小鬼子,老百姓就都拿咱当香饽饽了,那感觉就是不一样!”

听着大家火热地在一起乱侃,张铁匠猛然醒道:“不是庄老弟提起我倒忘了这一招,现在正是冬天,天干气燥,大家千万要记住不要往芦苇茂密的地方跑,要是这些狗日的缺阴丧德地给咱们在港里放起一把火来,弄不好就得把弟兄们给烧成了糊家雀儿!”

一帮人正兴致勃勃地在聚义厅里拉着话,就见一个放哨的小喽罗匆匆忙忙地跑进屋来报告说:“各位老大,不好了,外面的大火烧起来了!”


他的话音一落,说得大家的心头里都是一惊!



——芦荡烈火烧夜空,绿林兄弟结同盟!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