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也识女人香 第二部 草原小流氓 第31章 玻璃鸟

sxpnceo 收藏 7 240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39.html


越往西走,火车线旁的日本部队越多,不光是警戒的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路上的步兵成队成列开进,所有的关东军都在摩拳擦掌、准备大显身手。

西一欧他们连坐几天火车,已失去新鲜感,取而代之是烦燥、乏味,一到大兴安岭,都呼呼睡去。特快列车7月3日下午,终于在海拉尔下车,补给站的物资堆积如山,集结的部队乱糟糟。

关东军参谋部作战课参谋辻政信少佐(少校)是诺门坎战役的发起者之一,他负责接待,第四师团长泽田茂早已打电报告诉他,第四师团已派了精锐部队前往诺门坎。辻政信官不大,资格老,是关东军司令官植田谦吉大将的心腹,为什么说他资料老呢?关东军军官多未打过大仗,受勋的少,他曾在淞沪抗战时受伤得到过功五级金鵄勋章(或称五等金鹰勋章),这枚勋章在日本军官眼中是很值钱的老本,金鵄勋章又叫金鹰勋章或武功勋章,是日本最高级别的勋章,日本是个重视身份、阶层的社会,所以比他官大的将、校在他面前都客客气气。

辻政信非常高兴,关东军总部原本只是希望第四师团派人来壮壮脸,表达一下广大关东军各部团结御敌的形象,谁知往年拖拖拉拉、八百年憋不出一声屁的第四师团在第一时间派人来了,虽对第四师团派了一半皇协军凑数极为不齿,但绝对是个值得庆贺的事,尤其是报到的二十个皇军士兵个个杀气腾腾、身手敏捷,定能激起关东军各部的斗志,特意在火车站给西一欧作了个小型欢迎仪式,来自第2、第23、第7、第5、第10师团、空军、坦克装甲部队的代表纷纷道贺,合影留念,西一欧没费力气弄回来一大堆食物,不过也得到了任务,让他们到南边大兴安岭附近防备苏、蒙快速部队入侵,当官的不傻,任人唯贤,该冲锋陷阵的安排冲锋陷阵,该扫地做饭的扫地做饭,知道第四师团指望不住,也不能打击他们的积极性,给他们安排个闲差即可。

西一欧问了几个日本军官,可曾见到小林太郎,比划出小林的长相、打扮,可是没人知道。驻守海拉尔的23师团全部派往前线打仗,从各地抽过来的部队彼此不熟,多是先导部队,谁注意谁呀?问不出所以然,只好赶快离开,一旦露馅,几千关东军打他们四十多个,说啥也跑不掉鸟!

为了出行方便,玉美人盘起长发,穿上皇协军军衣,虽不合体,但让所有的人眼前一亮,她太高了,在日本人中鹤立鸡群,西一欧手下流氓中,个子高的基本上都穿皇协军衣服,个子低的才穿日本人军装,即便这样,西一欧和金刚已在众小矮子中很显眼。

一离开火车站,玉美人嫌晒戴上了面纱,西一欧暗道女人真会保养。马不停蹄向南进发,走出百十里,前面漫无边际的大草原仍不知何时是头,真个是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不见一只羊。回头一看,海拉尔火车站清晰可见,在上海时的豪情壮志顿时无影无踪,草原太他妈大鸟!

西一欧举起手中的驻屯证:“弟兄们,这是真正的驻屯证,日本人发的驻屯证!从现在起,咱们是真正的日本人啦!”

噢----几十个人哄笑:“哟希!我们嘀大大嘀天皇陛下嘀良民哪!”他们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来诺门坎,一路有惊无险,现在居然奇迹般的站在诺门坎的土地上,大功眼看告成,怎么能不高兴?

举目皆绿,马匹过后扬起层层黄烟,使西一欧想起三国时百万军队大会战的场面,心情一下好起来,纵马飞驰,金刚、白玉米、周福海等流氓第一次在宽阔的草地上跑马,兴高采烈,想咋跑咋跑,根本不用勒马,比中条山曲里拐弯的山路强了几千倍。

跑着跑着,天上嗡嗡,白玉米大叫:“飞机!有飞机!”

从西边飞过来两架飞机,吓得西一欧叫了十八声佛,飞机跑的比马快多了,这里无树、无洞,没有藏身之地,自己成为靶子的可能性很大。

天上飞机枪弹嗵嗵,但不是打他们的,两架飞机互搏。西一欧命令:“快,快跑!”

一行四十多人、五十九匹马朝南狂奔。

在前面跑的飞机看到他们,撵着屁股追上来,擦着他们头飞过去,从飞机上扔下来一个红红的东西,申志强叫道:“是日本飞机,俺看到小太阳啦!”

第二架飞机没有理会地下,狂追日本飞机,机关炮溜着日本飞机打,柳天罡叫道:“是苏联飞机,俺看到红旗啦!”飞机过去,西一欧等立即勒住马,不跟飞机保持同一方向。

玉美人提马飞向天上掉下的东西,那东西在地上滚动,西一欧喝叫:“小心炸弹!”

“不是炸弹!”玉美人马随人动,单手俯身一抓,马头回转,风一样驰回:“是个圆筒。”

扭开圆筒,里面是一张纸,递给西一欧:“都是日文!你看吧!”

“好本事啊!老婆!”西一欧一看,是封情报,当时日本飞机上没有无线电,全靠飞行员肉眼观察后写在纸上放入通信筒内扔到地下,估计日本飞行员觉得自己快挂了,趁没牺牲之前把情报扔给地下的自己人。

“快看!苏联飞机没子弹啦!”周福海的叫喊吸引了大家的目光。

天上的形势变成了日本飞机追苏联,苏联的飞机个头大,目标大,日本飞机配备的是机枪,子弹照样打的苏联飞机屁股冒烟,苏联飞机突然拔高,向上划出圆形,一下子跑到日本飞机后面,日本飞行员技术不赖,依葫芦画瓢,在天上兜开圈子,日本飞机的子弹总瞄不上,苏联飞机暂时躲过一劫。转了三圈,苏联飞机突然像是停住了似的,从机舱里跳出个黑点,后面的日本飞机躲避不及,轰的一声,两机相撞,银色的机身碎片在夕阳下闪着白光,黑烟袅袅,轰隆,飞机在地上爆炸起火。

天上一朵白色的蘑菇缓缓飘下,一个人形越来越清晰。

“那是苏联飞行员!”柳天罡叫道。

“走,看看露国洋毛子长的啥样!”西一欧收起情报,打马过去,几十匹马扬起狂飚急赶而上。

天上的飞行员已看到地上的情况,但在空中身不由己,拿出手枪朝地下射击,准头欠佳、射程太远,啥也打不住。这下惹火了金刚,抱起捷克机枪扫了一梭子,那飞行员扔了手枪、双手抱头,闭眼等死,等他落地,见马队还没追过来,褪下降落伞,撒腿往西跑,两条腿怎么能跑过四条腿,转眼几十匹马把他围在当中。

洋毛子身高马大,黄发碧眼、白的发红的皮肤,手中握匕首,大喊大叫。

西一欧瞅他跟德国、美国、法国洋毛子长的没啥两样,可教堂的杨先生怎么说他们很厉害呢?

柳天罡叽里哇啦和飞行员对话,飞行员嘴里嘟噜噜嘟噜噜说个不停。

那个飞行员眼里捉摸不定,玉美人拉开面纱、扯下帽子,一头秀发飘洒下来,说了几句,那个飞行员拼命的点头。

柳天罡骂了句:“奶奶的,不相信男人,光相信女人!大掌柜,这是个露国飞行员,他追击日本飞机,差点成功时没子弹,飞机的油也漏完了,只好跳伞,他说西北方向有日本骑兵追过来,快点离开这里。”

西一欧嗯了一声:“我老婆说的啥?”

“她说只有相信咱们才有活路,不信死路一条!”

“靠,就这?露人就信啦?”

“三夫人说,她以犹太人的信誉担保!”

“啊!犹太人是很守信用的,露人也不傻,只信外国人,不信中国人!奶奶的,走!找个安全地方再说!”

申志强一把火烧了降落伞,驾!驾!驾!几十声喝叫,飞行员波里鸟夫斯基上尉夹在马队中朝南急进。

趟过一条从东向西的河(俄语音译为海拉斯台音河,日语音译浩尔斯丁河,当地人称为胡鲁斯台河,蒙语意思为有芦苇的河),行进了五六十里,天色黑下来,前方出现了大片树林,这对西一欧来说是天大的安慰,总算靠近大兴岭啦,山高林密好藏身,吃饱喝足好干活。

马匹安顿下来,众人苦日子开始了,这里的气候湿润,比海拉尔干燥的半沙半土地略显泥泞,有水就有蚊子,草原上的蚊子虽不至于是三个炒成一盘菜,那种久未吃过饱饭的蚊子刚发现来了新鲜活物,玩命般的攻击,周福海拉个大便,屁股肿的连裤子都提不上了。玉美人拿出十几个小清凉油分给大家,才算平息蚊祸。

“哪儿整的?”西一欧问。

“你们在佳木斯,我闲着没事,买了些防暑物品!”

“你对草原很熟悉啊!”

“清凉油有啥稀奇,到哪儿都能用!晚上蚊子多,你睡到帐篷里好一些!”

“行!听人劝、吃饱饭!老婆大人的话一定要听!”西一欧嘻皮笑脸要搂玉美人,玉美人推开他:“办正事去!”

帐篷很快搭起,里面点上火把,西一欧给飞行员递上罐头,飞行员不住的致谢。

玉美人为西一欧打起扇子,西一欧问,玉美人当翻译。

“我说,玻璃鸟,你他娘的胆子够大了,跑到我们这里干啥?”

玉美人委婉的翻译,骂娘的话一律删掉,玻璃鸟见西一欧笑容满面,以为他很客气:“我们和日本安冈装甲部队交战,战况很惨烈。”

安冈装甲部队即日本第1坦克师团,司令官是安冈正臣中将,手下有12门野炮、4门高射炮,82辆坦克、36辆装甲车、一个步兵联队。乘露国空军未恢复元气,昨夜安冈装甲部队突袭河东岸的露国第9装甲旅、摩托化步兵第149团和蒙军骑8师,日本三个步兵联队和一个野炮大队渡过哈啦哈河,企图断他们的后路、把东岸的露国部队一网打尽。露国虽没有防备,但优势数量装甲机动部队在草原上相当灵活,将渡河日军死死堵住,拼命挽救东岸士兵。残存的空军飞机和日本飞机群殴,无奈数量上包括技术上均不是日本人对手,空军屡屡受挫。玻璃鸟大尉击落一架日本飞机、击伤一架,又盯住一个侦察飞机,哪想到侦察飞机的飞机员也不是吃素的,一挺轻机枪几乎快将他打下去,最后只好来个玉石俱焚。

西一欧、金刚对玻璃鸟还是钦佩的,就凭他与鬼子飞机同撞的精神,就值得尊敬,看来各国人为了各自的国家作战,都有不怕死的英雄人物。

玻璃鸟谨慎的验明了西一欧的正身,他虽然看不懂汉字,国民政府的印章还是能认个大概。吃过罐头,体力恢复,玻璃鸟强烈要求返回基地作战,当然,在全是日、满部队的地方,需要西大流氓的帮助。

西一欧感到难办,初来乍到,人困马乏,人生地不熟,草原作战没有经验,受到袭击损失必然大。

翻看地图,没人能说的清他们现在的位置在哪里,茫茫草原到处一模似样。西一欧以暂时休整为由让玻璃鸟先睡觉,自己和几个头领商量值不值得为露人冒险,大家都对露国没有好感。

金刚很不高兴:“他娘的,打来打去,都把咱中国的土地当成他们自己家了!”

周福海附和:“就是,老蒋干啥去了?该他出兵的时候不见影子。”

白玉米结结巴巴插上一句:“校长----不,老蒋,有心无力,满洲、蒙古(外蒙)、北蒙(内蒙)、晋北等六七个地区自治,国民政府都在报上发表声明不承认!”

“不承认,他也作不了主!”

申志强小声道:“人家咋说也是中国的老大哥,帮过咱们。”

白玉米反问:“既然是老大哥,为啥赖在别人的地盘不走?”

柳天罡对露国的做法有意见:“光说帮咱中国打鬼子,尽他娘的卖嘴皮子!哪次帮咱忙不是往家里搜刮东西,要好处,有这种帮忙法吗?”

“打住,打住!莫谈政治!莫谈政治!小心特务听见拍你的黑砖!”

“哪儿呢?哪儿呢?特务在哪儿呢?他们特务还是不是人哪,看着中国的地盘被毛子占了,也不出来讲讲理!”

“靠!人人都讲理的话,世界上还要警察、军队干球用?我说你们呀,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国民政府不出头,咱小老百姓说话顶个屁用。管他打个你死我活,咱们办事讲的是良心,这土地无论是谁来争,咱做流氓的碰上了,就要按咱的职业道德办!我来给你们念念,你们听听再说!”西一欧拿出玉美人给他的情报,众人停下争论:“上面写的是:经我机侦察,露国从北部境内向蒙古修筑临时快速铁路,预计将于后天建成,届时能保证露军五万部队的给养,建议空军将其炸掉。”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