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也识女人香 第二部 草原小流氓 第30章 西大流氓被商贩师团卖了

sxpnceo 收藏 14 76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3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39.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注:本章及以后的关于诺门坎战役的资料取自于《豺狼的脚印——大本营参谋辻政信》、《被遗忘的诺门罕战争——1939年苏军与日本关东军在中蒙边界的一场恶战》、《苏日诺门罕的战斗》、《1939,诺门坎战役》、匪贼鸥的《今日诺门坎战场写真》及百度知道。) [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39.html


西一欧暗道与他们争执无效,爬到王二小跟前,拿出军统证件:“小王,认字吗?”

“想写降书,对不对?”

“我是问嫩认字不认字?”

“想写降书,俺去给你找根笔去!”

西一欧不想跟他瞎白活,答非所问,还不如说你是打酱油的:“我是大大嘀好人!”

“鬼子都这么说的!”

“中,中,中,这样吧,小王,把我的证件和这张纸送给你们长官!”

“那是俺们首长,不是长官!”

“中,中,中,叫啥都中!”西一欧把大洪留给他的欠条和军统证件交给王二小:“看清照片上的人,是我,不会错的!去吧!我们不会开枪的!”

“你以为爷爷怕你开枪?”王二小呸了一口,大摇大摆牵着牛走了。

过了五分钟,对面过来仨人,全是八路军装束,过来和西一欧交流,西一欧把大洪、朱秋生、外带赵章成全说上了,八路军首领才相信,向他敬礼,军统少校的官比他大,他们是八路军县大队的。

鬼子对县大队频繁扫荡,儿童团抓了林山静寂两人,县大队认为鬼子肯定要报复,急忙疏散百姓,王二小见西一欧过来,把他们引到偏僻处为老乡们转移争取时间。

西一欧对自己造成的误会深感愧疚,好在没伤人。县大队长表示愿意配合军统的秘密工作,收了林山两人的枪,安排个假象,让西一欧带人把他俩救了出来,追击时,鞭炮、二踢脚放的超乎寻常的猛烈。

县大队长扔了鞭炮,心道好不容易捉俩鬼子叫军统放走了,摸着二小的头:“二小,以后不要冒险引鬼子了!”

“队长,为了乡亲们,这点牺牲不算啥!”

“哈哈,这次你碰到了自己人,是幸运!你串亲威时间不短喽,赶快回你老家吧,我向你们村里发表彰信!”

“不要写啊!俺走还不成吗?千万别表扬俺!”王二小撒丫子跑了。

林山和横鹿回到队伍中,惊魂初定、失声痛哭,八路军虽没虐待他们,但他们为自己的冒失而自责,连累浩二死的不明不白,再也不敢采购东西,对西一欧万般感谢,一路直奔秦皇岛,出了山海关,坐火车又遇到麻烦。关内全是关东军镇守,骄横是骄傲,检查起来仍是极为负责,西一欧他们的介绍信是20师团,林山带来的却是第四师团和一大堆骨灰,与车站收到的第四师团介绍信不符,尤其是对皇协军乘坐火车大大嘀不满。

林山塞上香烟、特产,关东军发起了脾气,打掉了礼物:“大阪商贩,丢我们皇军的威严!”

情急之下,西一欧拿出和冈村宁次的合影报纸,居然出奇制胜,冈村宁次在1932年任关东军副参谋长,1937年任第二师团长在东北驻扎,关东军无人不晓,冈村中将面带微笑为当前这个年轻中队长授证书、握手的照片让值班日本军官无比崇敬,调来了一节专列为他们服务。

于是乎,西一欧他们堂而皇之的坐上了只有省长才能做起的特勤列车。林山和横鹿已崇拜的要高呼“大业万岁”了,有报纸干嘛不早点拿出来,白费口舌了。

这一来,林山和横鹿对仙人大业中队长关怀的无微不至,在车上和快乐地和西一欧互相学歌,西一欧自称在中国学到不少中国歌,林山一副好嗓子,俩人快乐的对唱。实际上西一欧不想唱,主要是把林山和横鹿的精力引过来,少骚扰其他流氓,虽说这些中条山的流氓天天耳濡目染,个个能说个一两百句日语、少数还能与日本人交流,但半吊子终归是半吊子,言多必失,白玉米资质好,已能熟练用日语对话,但胆子小,关键时刻紧张的要死、总掉链子,所以不该添的麻烦还是不添为好。

东北没有战事,只有土匪和抗联活跃在深山老林里,40万关东军、20万满洲军吃饱了没事干,天天对公路、铁路严防死守,铁路沿线相当安全,没人偷袭火车,但西一欧他们无法下车。好在火车造的漂亮,里面有洗澡间、有留声机,玉美人能为洗上热水澡而知足,摆弄起留声机,让周福海、金刚等老杂皮开尽了眼。

直达火车开的快,时速虽慢,每小时三、四十公里,但一路不停,两天多到了目的地,林山把西一欧接到驻地,西一欧一看路牌,气的吐血:“佳木斯!”坐在火车里不辨东西南北,稀里糊涂拉到了佳木斯,翻翻地图,离诺门坎还有一千多公里:“老林,你不是说诺门坎在你们驻地附近吗?怎么把我们拉这儿啦?”

“这儿确实离诺门坎很近哪!比你们从微山湖出发少走了一千多公里啊!”林山和横鹿赶紧辨解,俩人为了开脱罪责,把救命菩萨仙人大业中队长请到佳木斯,怎能怠慢?好说歹说,西一欧只身一人去了第四师团,到了关东军的地盘,不得不小心。

第8联队长本来对林山静寂迟迟不归而大发雷霆,但经西一欧口吐莲花,把微山湖旁受八百土八路围攻、唐山附近受五百支那正规军攻击编的天花乱坠,让前来瞻仰腰挎天皇亲赐宝刀、曾和冈村将军合影的中队长的泽田茂师团长老眼流泪,我们第四师团终于出人才啦,真他妈不容易啊!感慨之余,盛情招待仙人中队长,林山不但无罪、反而有功,升中队长,横鹿升小队长。不到一小时,英雄事迹传开,驻在佳木斯的第四师团三大联队长都来道贺本师团的光荣人物。

第8联队长善意的告诉西一欧日、露(日本称苏联为露国,称苏联人为露人)交战一个半月,前线皇军无往不胜,但交通已经管制,未经特批,任何部队不能随便进入诺门坎。看西一欧皱起眉,泽田茂很照顾,说同属甲种师团,对于远道而来的第20师团勇士,我们第四师团帮忙责无旁贷,开具了第四师团赴前线介绍信,并叮嘱西一欧,无论谁问起,一定要回答是第四师团人的人,前线关东军才能放行,因为谁都知道第20师团在山西。只要能去诺门坎,西一欧才不管什么第四师团还是二十师团,立刻答应。泽田茂大喜,吩咐派一辆专列送他们去海拉尔,那里离诺门坎最近。临分别,泽田茂组织了大批吹鼓手和日本妇女送西一欧上车,巨大的横幅写着“欢送勇士出征诺门坎!”

不知哪来的记者对他们频频拍照,受此启发,西一欧多个心眼,请求和泽田茂合影,泽田茂、林山、横鹿大力赞同,师团长有了表率,其他人不甘落后,师团第8、第37、第61、第70联队长都踊跃和英雄人物拍照,白玉米拿起德国相机喴里咔嚓照了一卷,大家才红光满面的在“御身大切!”声中难舍相别。

西一欧上车,玉美人拿出三件新衣在他身上比划来比划去,说草原气候无常,刚买了几件衣服让他试试。周福海流起鼻血,三嫂没过门,就这么体贴!金刚和白玉米甚至叹息,有个老婆真好!

玉美人对西一欧的态度有了非常大的转变,对他的机智不无佩服,对他在日本人中游走打心眼儿里折服,对他的英雄事迹存在的几丝疑虑已在路途上感化的无影无踪,举国抗日,有几个不尊敬抗日英雄?

没有日本兵监视,众流氓们无拘无束,西一欧跑过到车头和日本司机聊天,司机们见多识广、消息灵通。一问之下,大惊失色。

5月初,在呼伦贝尔大草原上毫不起眼的一个不毛之地----诺门坎,战争暴发了。诺门坎在蒙古语是“和平”的意思(今译诺门罕或诺门罕布日德),在海拉尔西南180公里的地方,起因还是领土之争,蒙古东部、满洲西北部边界有条从北向南流的河叫哈拉哈河,蒙、满大体以哈啦哈河为界划分地盘,但在诺门坎这里发生了分歧,日本、满洲认为该河以东全部属于满洲地盘,而苏联、蒙古认为河东20公里以西归外蒙管辖,蒙、满自恃各有强大靠山,时有摩擦,日本、苏联对此戒备森严,日本在满洲与苏、蒙交界沿线屯集了35万关东军,占了关东军的多半数量,而苏联在远东布署了60万部队。

在5月11日,七八十个蒙古骑兵到哈拉哈河东放牧,关东军在海拉尔驻防的23师团长以“捍卫领土”为由命令搜索联队长东八百藏中佐率人轰赶蒙兵。蒙兵没有恋战,退了,东八中佐以为完成任务,就打道回海拉尔,谁知蒙兵带着苏联援兵袭击了驻守在哈啦哈河的满洲兵,东八中佐恼羞成怒,再次出征,中了苏、蒙装甲兵埋伏,出动的三百多士兵死了一百、伤了五六十,损伤率63%。

23师团长小松原道太郎在苏联做过外交武官,自诩为日本国第一苏联通,在他的印象里,1904年日、俄战争中俄国惨败,割地求和,日本就是苏联的克星,根本不把苏联放在眼里,得到这么一个极好的“越境作战”借口,欣喜若狂,怎么不珍惜?关东军总部更命令要不择手段的“扩大战事”,把苏联拖下水,达到征服苏、蒙的目的。自中国东北军退出东三省后,关东军只和被其称为“马贼”的土匪、抗联作战,没打过大仗,所有的日本士兵都热切的希望与华北、华中部队一样与苏、蒙交战,打的苏联落花流水、以报天皇陛下隆恩。5月27日,23师团出动了二千骑、炮兵,又受到蒙、苏装甲车包围,东八百藏率领的东支队二百人全体玉碎,蒙军损失不小,骑兵师长阵亡。

死了骑兵师长,战争立马升级,6月5日,苏联派白俄罗斯副司令朱可夫中将担任驻蒙57军军长指挥诺门坎战斗,苏、蒙联军于6月18日正式开过哈拉哈河,附近的满洲骑兵不递招,望风逃上大兴安岭。

关东军处心积虑等了七年,上来就吃了个窝心拳,咽不下这口气,皇军之花不如在中国内地作战的二流师团,传出去太难听。6月20日,23师团全部和第7师团一个联队浩浩荡荡开赴前线,同行的还有被誉为“国宝”的第1坦克师团,空军给予大力支持,第二飞行集团长官仪峨彻二中将亲自带领119架飞机轰炸哈啦哈河西130公里的塔木斯克机场,炸毁99架、炸伤飞机25架,重创苏蒙空军。受此鼓励,日军正得意忘形地走在向往胜利的攻击路上。

日本司机侧重讲皇军的勇武,兴奋过头,并告诉西一欧,你们作为第四师团派往诺门坎的先头部队,是要载入史册的。

靠!西一欧头大了三圈,整了半天,被第四师团卖了,原来第四师团接到关东军的命令,让他们派一批部队到前线做先导,为以后“可能扩大的战事”做好参战准备,第四师团普遍爱好和平、没有部队愿去,尤其是去年的张鼓峰事件深深刺痛着他们的神经。张鼓峰,不是人名,是中国和苏联边界上的一个山峰,位于今吉林延边朝鲜自治州,1904年日俄战争,日本获胜,使日本产生了想吞并这只北极熊的野心,蓄谋几十年,1938年7月派人在张鼓峰附近的哈桑湖挑起事端,苏军强烈还击,激战10天,日军7000人被苏军二百多辆坦克、装甲车打的稀里哗啦,死伤近2000,使关东军初步认识了苏军的实力。可巧碰上西一欧这个急于去诺门坎的冤大头,第四师团长和几个联队长没安好心,预谋好开介绍信,在火车站做的轰轰烈烈,又合影、又敲鼓,请来记者照像,连横幅都挂上了,让所有的人都以为是第四师团派人去前线作战。

西一欧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第一次感到被日本人卖的如此彻底,第四师团不愧是商贩师团,生意做的如此精明。回到车厢,和手下众人一说,骂的骂、咒的咒,过后是无奈,谁让咱赶上了,不管怎么说,好吃、好喝、有火车坐已不赖了。

(注:本章及以后的关于诺门坎战役的资料取自于《豺狼的脚印——大本营参谋辻政信》、《被遗忘的诺门罕战争——1939年苏军与日本关东军在中蒙边界的一场恶战》、《苏日诺门罕的战斗》、《1939,诺门坎战役》、匪贼鸥的《今日诺门坎战场写真》及百度知道。)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