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战场最疯狂的士兵 一名德军歼灭数千美军zt

集结军号 收藏 29 21304
导读:对Hein Severloh来说,1944年6月6日“最长的一天”,因为他在九个小时里不停的用机枪射杀那些试图在奥马哈海滩登陆的美军士兵. 这是段痛苦的记忆,Severloh一想起那些不知名的士兵的阵亡。Severloh安全的呆在一个海滩上坚固的几乎无法攻取的混凝土碉堡中,面对接近的盟军,视野很好,他是战斗到最后的德军士兵,并且可能杀伤了约3000名美军,这几乎是美军在奥马哈海滩伤亡的三分之一。美国人从奥马哈海滩从此认识了这个德国士兵。 Hein Severloh是参加了二战的一个德国老兵,在

对Hein Severloh来说,1944年6月6日“最长的一天”,因为他在九个小时里不停的用机枪射杀那些试图在奥马哈海滩登陆的美军士兵.


这是段痛苦的记忆,Severloh一想起那些不知名的士兵的阵亡。Severloh安全的呆在一个海滩上坚固的几乎无法攻取的混凝土碉堡中,面对接近的盟军,视野很好,他是战斗到最后的德军士兵,并且可能杀伤了约3000名美军,这几乎是美军在奥马哈海滩伤亡的三分之一。美国人从奥马哈海滩从此认识了这个德国士兵。


Hein Severloh是参加了二战的一个德国老兵,在2000年的时候,撰写了一本回忆录,叫<62号哨所-----回忆1944年6月6日的奥马哈海滩>。


当时的他,一个普通的农民的儿子,仅有二十岁,是那个哨所的机枪手,奉命在奥马哈海滩阻击盟军登陆。1944年6月6日,天刚蒙蒙亮的时候,不计其数的盟军登陆艇逼近奥马哈海滩,盟军士兵蜂拥而出,企图涉水登上海滩。当海水刚刚漫过盟军士兵膝盖的时候,Severloh的上司下令开火,他的机枪开始咆哮了。没有任何地方可以用来掩护自己的盟军士兵,如同镰刀下的稻草一样,成片成片地倒下。不用多久,海水就已经被他们的鲜血染红了,和Severloh一样年轻的他们,眨眼间,就成为被浸泡在惨红的海水中的僵硬的尸体。盟军登陆成功后,他被俘虏。




事后据统计,他的机枪杀死了不下几百人,有的人说远远不止这个数目。他也被盟军恐惧地称做“ 奥马哈的杀人机器。”但现在八十多岁,时时刻刻受自己良心谴责的Severloh说,“ 我确实不是因为有杀人的欲望而杀人的,而只是想活下去。我知道,只要他们有一个人活下来,那么他就会向我射击。”


驻扎在英国的22岁的法国士兵 Marcel Laban 在1944年5月4日给父母的信中,写到:亲爱的父亲母亲,...... 我爱上了我在这里遇到的一个姑娘。她怀上了我的孩子,但是人们不愿意我们结婚,因为现在马上要开辟第二战场了,我们得不到许可。但是我想,如果我牺牲了,也要这个孩子姓我的姓。对那个姑娘来说,这只能是算她命不好了。但是如果我还能回来的话,我发誓,我一定会娶她为妻。我把我所有的东西都留给了她,大概值一万法郎左右,这样她至少能把孩子养大。亲爱的父亲母亲,我将把这封信交给这个姑娘,她会把信转交给你们的。她是我正式的未婚妻。....... 她是我一生中唯一钟爱的女人。 ”


在被征召参加在威尔士的训练营之前,他向上级请假,想和女朋友结婚,不然他的孩子就没有真正的父亲了。请假被批准了,而他也娶了他的爱人。也是在1944年6月6日这一天,当他登上刻尔维拉海滩几小时后,倒在了德军的子弹之下。这时他在法国的父母也刚刚收到他写的那封信。







漫长的一天




在奥马哈海滩边的悬崖上,德军士兵们看着登陆部队的船只不断接近,他们的手指都已经放在各自手中的机枪、步枪的扳机上,又或者攥着迫击炮炮弹,重炮炮弹什么的。在编号62的碉堡中,中尉frerking手握着电话,向炮兵通报战场情况:'这是老虎dora,所有火炮注意,目标距离4-8-5-0,基本射角+20,瞬发引信,8发急速射,等我命令’


由于恶劣的天气,他从盟军的空袭中幸免。让美空军郁闷的是,如果他们轰炸得太快的话,可能会误伤到自己的登陆船队。当他们延迟投放,意味着炸弹常常远落在德军碉堡后面。防备过空袭以后,Severloh和其他29人冲进碉堡,在射击口前准备应付登陆部队的冲击。他当时才20岁,看着大海透不过气来,他将对抗的是看起来像一堵墙似的盟军船队。他说:“天哪,我要如何应对这场混战。”旁边的老兵说到:“应该怎么办?我会把这些置之脑后,要考虑的是全力射击,不是敌死就是我亡,这才是要考虑的。”




当登陆舰靠近海滩,Severloh听见了他的指挥官,中尉Berhard Frerking的最后的命令。他们试图阻止仍在航渡的美军,不让他们轻松靠岸。但是当那些士兵还在水中挣扎的时候,如果他开火得太快,就有可能冒遗漏的危险。Frerking解释说:“你应该在美军到了膝盖深度海区的时候开火,那时他们跑不快”Severloh曾参加过一些小型战斗,以前在东线,切除了扁桃体。但他并不热衷于战争,“我从不想卷入战争,也从不想呆在法国,更不想呆在碉堡里用机枪射击”“我看见当机枪子弹打在海滩上水花四溅,当这些小喷泉接近那些美国兵的时候,他们开始倒下,很快的,第一具尸体开始漂浮在涨潮的海浪上,不久,所有的美国兵趴下开始射击”。




他射击了9个小时,用光了12,000发子弹,海水被尸体的鲜血染红了。机枪子弹用完了以后,他又用自己的步枪继续射击打400发子弹。一位主要的德国二战历史学家Helmut Konrad Freiherr von Keusgen,相信Severloh可能在当天造成了美军约3000-4200人的伤亡。Severloh认为数字没那么大,但他承认“很明显,至少1000人,很可能超过2000人,但我并不知道我打死了多少人,这很可怕,想象一下都会让我作呕。




我几乎消灭了一个团的登陆部队,周围的海水都染红了,我能听见美军指挥官在喇叭里面歇斯底里的喊叫”Lt-col Stuart Crawford,前皇家装甲兵,现防务顾问,称完全有可能一个德军士兵造成了如此之多的美军伤亡他说:“我曾经试用过那种机枪(应该是指MG42),在业余时间训练过。那机枪可以极高的射速开火,Severloh当时处在一个几乎不被武器伤害的位置,美军无法瞄准到他。美军的失误在于没有登陆坦克在第一波登陆部队中,于是他们没有支撑掩护”


1943年的下士Hein Severloh

5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