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刀 第二卷 第五章 大选(6)

三月春 收藏 0 6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4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46.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06472.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46.html


六子故意装作气喘吁吁的样子,他长舒一口气,回答刘大胖说道:“爷,日本兵被我灌醉了,他把事情的原原委委都和我说了。”

“那你快说啊!想把老爷我急死是不是。”

“爷,我先喝口水,润润嗓子。”六子说着走到刘大胖的书桌旁端起杯子就往嘴里灌。刘大胖走过来在椅子上坐下来,等着六子把水喝完。六子喝完了水,抿了抿嘴,说道:“山上木拓被镇长的老婆捅了两刀,一刀在脸上,另外一刀好像是在肚子上。”

“那日本人有没有追查此事的意思?”

“这个,这个我忘记问了。不过从这个日本兵口风里,我听得出来,稻田一郎对山上木拓的受伤和无礼举动非常生气。”

“生气生他的,管不着我们什么事。老爷我现在最担心的是山上木拓,这受伤的毕竟是他,万一他要是埋怨起此事来,那真的就不好办了。”刘大胖说着将镇长大印拿出来观摩着,过了一会他接着说:“这几天你格外听着山上木拓的消息,一有动静赶紧告诉我。好了,时间不早了,你回去休息吧!”

“是的,爷。您也别太疲劳了,保重身体要紧。”

“我心里有数,你去吧!”

刘大胖摆摆手,六子开门走出去了。六子离开刘大胖的书房兵没有直接回去,他在院子转悠了一圈去了茅房,出来后他偷偷来到了小妾厢房外面,房间里的灯还亮着,六子轻轻迈着步子靠近了窗户,用手把窗纸戳开一个小缝,把眼放在窗上往里面看去。小妾解开了衣服,里面穿着红色的肚兜衣服,她坐在镜子前梳着头。六子看到这时小妾比刚才更妩媚更动人了,她的皮肤是那么的白皙,嫩嫩的肩膀从镜子里反射过来,柔滑而富有弹性;令六子浑身痒痒的是小妾的红肚兜,红肚兜上镶着一对鸳鸯,六子知道红肚兜下面是女人致男人于“死地”的两大法宝之一的大奶子。六子的心跳加速,他想知道小妾的奶子有多大,比自己的老婆大还是小,比自己老婆柔软还是硬挺挺的。这时,小妾梳着头站起来,把梳子放在镜子前走到窗前把外面的衣服脱了只穿着红肚兜。六子的脑门烫的厉害,一不小心脚下一滑,“扑腾”一下子摔了一跤。

小妾在房间里听到外面的声音,匆匆穿上外衣在房间内叫道:“谁在外面?”

六子蹲着不敢说话也不敢有丝毫的动静,过了一会房间里没有声音了,他站起来再次向里面瞅了一眼,然后才不舍的离开了。

小妾开了门,朝四周望了望,见没有人又关上了门。其实,她知道刚才外面有人在偷看自己了,而这个人他也猜出了是六爷。六子对小妾有想法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别人不知道她却心知肚明。过了不久刘大胖的咳嗽声越来越近,小妾急忙脱了衣服上床装着睡去。刘大胖走到门口推了推门,他说道:“小妾,开门,是我。”

小妾停顿了一会才回答:“爷,您稍等我这就给您开门去。”

开了门,刘大胖一把将小妾搂在怀里,左右各亲一口。他说:“你知道我晚上来找你,怎么今晚把门插上了,是不是不想爷了。”刘大胖说着已经把小妾抱到了床上。小妾推诿了一下,说:“爷,您慢点。门还没关呢。我先去把门关上。”

“好!快去把门关上,老爷我都快受不了了。”

刘大胖将小妾放在床上剥了自己的衣服,正要准备展开攻击。小妾的小手堵住他的嘴,笑着问道:“爷,我有几个问题想问,您回答对了我就依。”

“还回答什么问题,宝贝你今晚真奇怪。快点,爷我真的受不了了。”刘大胖开始脱裤子。小妾见状从床上爬起来,对刘大胖说道:“爷,您就顺了我这一会吗?好不好啊!”

“好,好,顺了你。你说有什么问题,我听着。”

“爷,真好。我听人说原镇长的老婆被日本人杀死了,有个日本当官的还差点死了,这事是真的吗?”

“你听谁说的。这种事,女人家不要乱问。”刘大胖的脸色难看起来,他凝重的看着小妾。小妾知道这事八成和刘大胖有关系,所以她想故意刺激刺激他。小妾的手在刘大胖的胸膛上摸着,她说:“爷,您干嘛发这么大火气。小妾只不过是听镇上的人说的吗!再说了镇长死了,镇长的老婆被日本人杀了也是正常的啊,她一个女人家后半辈子要守寡的话,那还不如去阴间找他的男人。你说是不是。”

“总之这种事情,女人家不要多问。镇长死了很不幸,现在他的老婆又死了,更是不幸。”刘大胖说着叹了口气。

“爷,这是好事啊!您做了镇长后镇上不就一切都安稳了,再有大事只要您说句话不就没事了。”小妾说着抬头望了一眼刘大胖,然后接着说:“日本人受伤了也好,我猜啊镇长的死肯定和特们有关。”刘大胖推开小妾,打了她一个耳光,喝道:“女人家不要乱猜,再胡说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小妾靠在床上的角落里捂着脸,眼泪哗哗掉了出来。刘大胖再次靠近她将她搂在怀里,哄着说道:“对不起,宝贝。爷刚才不该打你,是爷不好。你打我,打回来。”小妾躺在刘大胖的怀里哭的更厉害了,刘大胖说着好话,哄着哄着他就将她压在了自己身下。

第二天,日本大营里,稻田一郎瞅了瞅坐着的几个日本头目,表情凝重。山上木拓坐在最前面,他的脸上和肚子上都被纱布缠着。过了一会,川岛惠子来了。她走进来径直走到最中间的位子坐下来。

“各位都到齐了吧!今天我要宣布一项惩罚决定,这个惩罚不是我一个人决定的,是我们大国天皇下的指示。请你们听好了,如果以后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除非我川岛惠子不见,要是被我发现或知道了,提头来找我。”川岛惠子把手枪“啪”的一声摔在桌子上。稻田一郎摸了摸鼻子,没有说话,其他人都低着头听着。川岛惠子接着说道:“我想不用多说一些废话,各位已经猜出这是惩罚哪位先生了。山上木拓!”

“嗨!”山上木拓从位子上站起来。川岛惠子看了看他,站起来走到他的身边,说道:“这是我大国对你的惩罚决定,你念念给给大伙听听。”

“嗨!”山上木拓从川岛惠子手里接过那张纸,看了一会,念道:“天皇大国玉:山上木拓破坏我大国形象,扰乱军心,被罚关禁闭十天,降级一格。”山上木拓念完了,说道:“惠子特派员,这件事是我的一时莽撞,请您收回对我的管禁闭的惩罚。我还要带兵打仗,不能关。”

川岛惠子没有说话,她看着对面的稻田一郎,说道:“稻田君,你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我想听听你的意思。”稻田一郎朝四下里看了看,说:“木拓,你被我抽过耳光,现在还疼吗?”

“不疼。稻田君打的对。”山上木拓摸了摸左脸。稻田一郎笑了笑,说:“不疼,那说明我打的还不够重了,要不要再来两下。算了,玩玩女人就罢了。这事我觉得有些奇怪,你是怎么和镇长的老婆勾搭上了,你说说,说说各位也都长点经验。坐坐,别站着。”

山上木拓看了一眼稻田一郎,说道:“是那女人主动找上我的,到了口的鸭子是男人没有不想吃的。我想稻田君那时候也不会推辞吧!”

“是她主动去勾搭你的,这事有意思。镇长刚死没几天,这女人就找男人,看来这个女人性欲还挺强的,两天不被男人玩弄就痒痒了。”

川岛惠子白了一眼稻田一郎,训斥道:“稻田君,这是天皇大国的处罚,不能有丝毫的玩笑。”

“好好,罢了罢了。各位你们觉得该不该关山上木拓十天的禁闭。同意的请举手。”

所有的人互相对视了一下,并没有举手。专门驻守炮楼大门的小胡子站起来,说道:“报告惠子特派员和稻田君,我觉得不应该关山上木拓君的禁闭,现在国民党残余部队在我们的暗处,随时都有可能来侵犯我们的地盘,我们需要木拓君带领我们去杀他们,保住咱们的大营。”

稻田一郎知道小胡子会这么说,小胡子和山上木拓是日本同一所大学毕业的,两人私交关系甚好。“坐坐!国民党残余部队在暗处,我们在明处,这时候正需要像木拓君这样的猛士去打仗,所以我觉得就没必要关他禁闭了。惠子特派员,你说呢?”

川岛惠子犹豫了一会,说道:“既然稻田君和各位都一致这么认为,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但是就山上木拓现在的情况能带兵打仗吗?算了,他还是先把伤养好再说吧!等上了战场和国民党军队打起来了,小心胳膊。”

川岛惠子说完起身朝外面走去,山上木拓一直低着头,过了一会他说:“国民党残余部队,我要让你们死在我们的军刀下面。”

“好了,别在这里发狠了。别到了时候吓得哆嗦就行,散会吧!”稻田一郎起身朝外面走去。山上木拓看着所有的人都离开了,他猛地将手摔在桌子上,骂道:“八嘎!八嘎!”

小胡子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说:“木拓,玩女人得有技巧,这样的女人不玩也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