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2.html



“大师兄你说什么?”刘强有些没听明白,“没飞刀,我拿什么杀鬼子?我又不像三师弟,真牛啊!扛把大刀横冲直撞、所向披靡,当时我眼睛那个红啊!”他还没忘拿史铁柱揶揄。

“不用了,依我看飞刀不用再做了。”没想到,赵威龙如此肯定的说道。看着师弟们纷纷投过来的不解的目光,他进而说道,“几位师弟,以后我们得换个方式了,不能再这样蛮干了,很危险的。”他老成持重的说。师父不在,现在他是大师兄,他考虑的必须比别人多些。

“师兄有何高见?反正我们不能放过这些狗日的!”说到激动处,好冲动的刘强跳到炕上,指着鬼子的炮楼方向指手画脚,“他妈的这些小鬼子太没人性了,让他们活在世上简直就是玉皇大帝的错误。”


“依我说,我们不能总报着老一套,我们得学会用枪,这样报起仇来才会事半功倍。”看着火炉内熊熊燃烧的火焰,赵威龙用沉稳的语气慢慢说道。他的眼前浮现出了炮楼里的一个个机关枪的影子。

“还用那个,凭我的小刘飞刀,同样打得他们屁滚……”刘强不服气的说。

“几位师弟,当时在鬼子的炮楼上,我们若是会用枪情况会怎么样?我们还用跑吗?”赵威龙打断刘强的话并反问诸人道。

“那自是打他们个落花流水、屁……”刘强掩住口不说了。是啊,如此他们还用狼狈不堪的“逃窜”,想到此,他连连点头并紧接着附和地说出,“大师兄说的对,我怎么从来就没想过要用小日本的家伙,你别说,那东西是有威力。”

“这几天我在想,如果不学会用枪,只凭我们的武功去县城找龟田报仇,那里鬼子众多,战斗力更强,我们将会危险万分;我们如此莽撞行事,不说是飞蛾扑火,也得说自不量力,弄不好连命都得搭进去。”说得其他人连连颔首。

见师弟们纷纷点头,赵威龙继续说道,“所以我认为,我们首先要学会开枪,而且要练得相当准,不说弹无虚发、百发百中,也得练成‘十拿九稳’,如此我们才能在这恶劣的条件下立足生存,做长期和小鬼子大干的打算。”

“因为,我们在县城报完仇后,鬼子是不会放过我们的,我们必须有本钱和他们继续斗下去。”赵威龙进而解释道。

“那我们去弄一些枪……可惜了,城关村炮楼里那些枪顺手拿回些就好了,现在还得劳我们再想法去弄。”史铁柱拍拍脑门后悔不迭的说道。

“可我们不会用,还有,即使会用我们又去哪里练枪法?到处都是鬼子,很容易被他们发现的。”刘强担心的摸着后脑。

“这个问题我已考虑好几天了,枪好夺,掐死几个倒霉的鬼子轻而易举,可去哪儿练习?到处都是日本鬼子,枪一响就会将狼招来。而枪法不准无疑于盲人摸象,一堆废铁在手,起不到真正的作用。”赵威龙皱着眉头说道。

“原来大师兄早有这个想法啊?怎么不早说出来,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嘛!咱们一起琢磨嘛!”刘强埋怨道。然后认真的坐在那儿苦思冥想起来,“去哪儿练枪呢?”


“嘘……”一直不做声的老四郑刚伸出食指,放到嘴边嘘了一声,“好像有人来了?人还不少。”兵荒马乱的,本村的老百姓早跑光了,谁会在这个时候成群结队来到这里?难不成是鬼子?他们的脸上凝重起来。

身轻如燕的刘强“腾”的一下跳到窗下,掀开窗缝向外描了一眼,然后摆手:“嘘,是伪军。”很快,看着外面,他的眼睛亮了起来,“好,很好,送枪的来了!”

“后面还有人吗?难不成鬼子报仇来了?”史铁柱一边低声问着,就拨出后背的大刀。

“应当不会,没人知道是我们干的,等一下看情况再说?”赵威龙说着拉住欲夺门而出的史铁柱,静观事态。


很快,门外响起“嘭嘭”的砸门声,上来个伪军用枪托在砸门,同时传来:“里面的人听着,赶紧出来集合。”

原来,城关庄炮楼的鬼子被一伙来历不明的人连窝端掉后,因这里是连接奉天、热河、绥远三省的战略要地;因此,驻守凌源的鬼子山口太郎大尉很快又派来三十多个鬼子来把守这个炮楼,头目是板田小队长;只是因为县城的鬼子人数也紧张,只好在人数上给打折了,只有三十多个,其余的让他自己去想办法;无奈,他只好征兵,其实就是到处抓壮丁抢兵。

板田很快收买来在当地臭名昭著的毛德胜,一番恩威并施后,两个臭味相投的家伙很快达成协议,由板田小队长带着日本兵在城关庄炮楼留守,由毛德胜带着十多个爪牙到处抓老百姓当兵,以成立伪军治安大队并就任大队长。

兵荒马乱的,很多地方都空无一人,十多天了,他们只抓来四五十人,而且是愈来愈难抓,像今天,他们忙活一天也只是抓到三个人,其中一个还是距柳树村西面七里地远三道梁村的傻子叫牛二。他们三个穷苦百姓现在均被五花大绑着。

牛二原来并不傻,他已经三十多岁了,原名叫牛春福,是一个身强体壮、聪明能干的东北汉子。

他是在一次去县城回来后,不知何故就疯了,见人就张开大嘴“嘿嘿”笑着,笑得人恐怖;他倒是不伤人,只是行为就像七八岁孩童,久而久之,人们就叫他傻子牛二;他听了也不生气,只是依旧“嘿嘿”的笑着。所以其实严格说来他是个疯子而不是傻子。

那还是一年前的事,他和刚娶过门的新媳妇秋彤去县城,不知怎的,三天后他自己回来了,回来后就变成了如今这样时而疯疯癫癫、时而若有所思的样子。而从那以后,村里的人们就再没见过他媳妇的人影,所以也就无从知晓他们在县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刚才他们晃荡到这里,走累了就想歇歇脚,无意间就看见有户人家关着门;他们本弄不清里面是否有人?不料一推之下心里有谱了:门是在里面插着的,当然说明里面有人。因此上虚张声势叫嚷了起来。


门开了,露出了赵威龙等四人神圣不可侵犯的面孔,他们冷冷的看着面前的伪军们,神态不卑不亢。史铁柱将他的大刀藏起来了,刘强的飞刀还暗放在身上。

一个穿着黄呢子军装瘦骨嶙峋、面黄肌瘦年约四旬的家伙走了过来,明显萎靡不振的样子,一看就是个大烟鬼。

赵威龙仔细一打量这个猴子似的家伙,认识,这不是距柳树村南边十里地南店村地主老豺的儿子毛德胜吗?

出来半天了,才抓到三个老百姓,毛德胜正急得焦头烂额,要知道,如此回去他可是不好交差的,弄不好就会挨鬼子的“八嘎、八嘎”连带“啪啪!”响的大耳光;现在,在这个看来废弃的房子里竟然发现里面有人,而且是没想到一下子出来好几个。一下子抓到四个壮丁,毛德胜的心里可就喜出望外,可就高兴得合不拢嘴了!他不禁摸着下巴美滋滋想,今天不会挨打了,板田太君今天定会大大的奖赏他的,“最好是大烟土,那玩意儿真好,吸过后快乐似神仙。”他一厢情愿的想。

毛德胜神气活现的盯着屋子里出来的四个人,赵威龙也毫不示弱的盯着他,眼窝深处,仿佛有柄柄利剑在闪动。这锋利的目光顿时将毛德胜身不由己击了一下趔趄,虽身着厚厚棉袄也感到阵阵颤栗,如坠冰窟。

由于上一批驻守在城关庄炮楼的鬼子都死了,由于当时那里没有伪军,因此毛德胜万没想到面前这四人就是前些日子端了鬼子炮楼的那四个神秘的人,也就是鬼子单方面认定的八路;他怎么也不能将面前这四个土里土气、老老实实的四个庄稼**神通广大的八路联系起来。

“这穷鬼的目光简直比刀子还要锋利?”毛德胜倒吸一口凉气道。不知为何,他顿有如芒在背之感;他稳了稳神,避开赵威龙的目光,煞有其事的对他们说道,“这个……嗯,你们几个无家可归的穷鬼,躲在这个破房子里饿极了吧?哈哈,别急,好日子就要来了,老子领你们去个好地方享福!”

“好地方?请毛公子明言?小民等几个也好弄个明白。”赵威龙伸手按住欲发火的刘强,手上暗暗使了下劲,暗示他不要轻举妄动;他将眼中的锋芒淡息了下去,然后不卑不亢问道。心里可是隐隐觉得,天上可能要掉馅饼,刚才那些难题就要迎刃而解,自己的想法可能就要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