漏斗子:潜伏的“红线”--向中共隐蔽战线英雄们致敬

雷达王 收藏 4 1470

只有官方或者大人物因为表态涉及到国家政策方向,影响到大局和国际关系,所以有资格说“不做评论”,其实在外交上不评论就是评论;我等之类升斗小民,则大可不必摆这种“不做评论”POSE,有什么说什么,本来就是“信不信有你”的那种。你把自己看得太重,没必要吧

你的那句“我知道军方和外交部的意见并不完全一致”,有什么根据,如果内幕人就应该有纪律,如果道听途说到处散布,那可就是惟恐天下不乱之人所为,你好自为之吧.

朝鲜宣布不再遵守1953年朝鲜战争停战协议

外交部发言人在记者会上连答12个“朝鲜问题

朝核问题很吊诡,说朝鲜“退出”停战协定,也不尽准确,从报道看是说“不再遵守”。这个“不遵守”的话也不是第一次说了,现在找不到原文,如果正式退出,应该是有官方(政府或者外交部)授权朝鲜中央通讯社发布,而不是朝中社自己的“声明”。

朝鲜核问题会不会继续恶化下去,真正受考验的是中国。作为调停人,无核化努力失败了,就是中国东北亚政策的失败。当然这样的结果,朝鲜最终也不会得益。最近南海、东北亚一系列事件,正在给中国出考题呢,最近高考将临,想复兴的中国也要参加这个考试。合不合格,有没有智慧,倒是可以看看领导人们是如何“实践科学发展观”的。

从种种迹象看,国际局势要进入一个大动荡、大变革、大分化的时代。我们还应该做些什么准备呢?

我们如果像个护卫舰“武士”、驱逐舰板盾、歼10等立足于自造的,那么即使军备竞赛,周边撮儿小国则是要拿外汇去买的,竞赛会拖垮他们,对我们倒是反而提高了装备制造业的水平。这样军备竞赛,对我们利多弊少。


一个电视剧《潜伏》,把中共隐蔽战线的故事搬上了荧屏,而且引起了很多人关注。最近,电视剧《保卫延安》,又把卧底在胡宗南身边的熊向晖推向前台。无论长征、抗战、解放战争,以及建国后内外斗争,我党隐蔽战线是立下大功的,而且这个大功不是一般意义上“大”——打个比方说的话,解放战争中有东北、西北、华北、华东、中原五大野战军,那么隐蔽战线的战力足可与一个野战军相媲美,这样的比喻是一点不为过的。那时,经常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蒋介石给下属的命令还没到达本人,而电文却已经摆在了毛泽东的办公桌上……


很多年前的一次聚餐会上,一位曾在新华社香港分社工作了半辈子的老前辈说起在任时,香港哪一天新开几家店铺、哪个达官显贵或者黑社会老大家里有什么宴请,甚至有几个秘密情妇,他们都了如指掌。九七年以后,上面以为回归了,是“我们的了”,当时的掌门人认为隐蔽战线不再那么重要了,把大量人员撤回,香港分社也降格真的成了新闻社。但之后轮子闹腾、民主派数十万人大游行,我们两眼一抹黑,动向究竟是如何如何,一点都找不到北。老前辈说到此大叹了一口气,沉默了。

淡漠阶级斗争,必然忽视隐蔽战线的作用。这里专门谈谈我党隐蔽战线的过去,以表示我们后人对在这条看不见的战线上的战士的敬意。

中共隐蔽战线,有所谓“前三杰”和“后三杰”。

“前三杰”是指钱壮飞、李克农、胡底。

“后三杰”则指熊向晖、申健、陈忠经。

另外杰出的还有很多,“红色小开”潘汉年、身背43年“汉奸”罪名的关露,惨烈牺牲的中共台湾工委吴石、朱谌之……还有更多不为人知的无名英雄,他们是为理想、信念,奉献了自己的全部,值得后人景仰……

五十年代那一次台湾地下党遭到破坏,其实与朝鲜战争和美国航母进入台湾海峡有关。他们并不是准备长期潜伏的,而是接应解放军解放台湾,所以做了大量的收集防务情报、从事兵运工作、发展队伍等很容易暴露的工作,由于美国干涉,解放台湾受阻,败退到台湾的国民党得以喘息并稳住脚跟,老蒋可以从容“肃共”,再由于中共驻台湾工委领导人蔡孝干等的叛变和出卖,朱谌之、吴石、陈宝仓等被杀,这一次几乎损失了中共在台湾的一半潜伏力量。

中共“红线”,在国际上最值得一书的大概就要算金无怠了。

金无怠四十年代在驻中国工作时被我党吸收,后被周恩来委派回美国,潜伏在CIA四十年。作为CIA少有的通晓汉语的专家,他能接触到大量的美国关于东亚、中国的情报,他向国内提供关于美国对华关系的情报,使中国在对美关系上牢牢掌握着主动权。如1970年10月他提供的尼克松希望与中国建立关系的机密文件,使毛泽东、周恩来等提前了解到美国对华政策的意图,牵着尼克松的“鼻子”开创了中美关系的新纪元。美国一位情报部门高官曾这样评论金无怠:“由于他的‘背叛’给美国造成的损失远远超过已侦破间谍案(包括埃姆斯间谍案)给美国带来损失的总和,他的‘背叛’改变了历史的进程。”


1985年,由于国安部外事局主任俞强生的叛逃和出卖,金无怠因此被捕,后来在狱中自杀身亡。


这个案子还有些蹊跷之处,恐怕永远是个谜了。一是金无忌应该是国安部最高领导亲自联络的“单线”,以俞强生的密级应该不会知道,判断是俞作为部长凌云的秘书,可能利用接触的相关文件推断出来的,或者是在部长办公室偷阅有关卷宗时看到的;二是俞强生而后在南美某国于海中溺毙身亡,有传是“红队”干的,这个说法流传很广,但也不会被证实的。


金的自杀令人叹息,据说是外交部的一则声明之后便自杀了,不排除为了避免双方撕破脸面,矮子和牛仔妥协的结果,如此一来,就注定了金前辈的最终命运了。

这个事情曾经向一位在安安系统内的朋友侧敲旁击的问过(我们都讲究保密原则,不该问的不问,不该说的不说),他只是回答我一点,现在的SHANGHAI一哥曾到全市公检法各个系统去调研参观学习慰问。。。就是不去安安。。。其中缘由大家可以慢慢猜测了。。。哈哈;

上海的地下党(华东局系统的),刚解放时还有不少人没有完全公开,直到浙江沿海基本搞定后,才逐渐公开的。这一件事当事人一般不说的,其实那时还是有点怕站不稳脚跟,说出来怕是给党揭短。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公开了就不能向台湾派遣了,那是台湾中共工委归在华东局。相同的,就是广州,因为香港的原因,驻港地下党与内地来往密切,而内地落脚点就在广州,很多在香港隐蔽战线工作的,到广州也只好继续“地下党”,现在可能都是如此。老电影《秘密图纸》、《羊城暗哨》等,就反映广州的的敌特活动还是很猖獗的。

文化局有一个老太太,每年春节慰问离休干部,去她家的必是局里一把手,人们奇怪。其实,她曾是国民党某大官家里的佣人,据说当年还曾是周恩来的“线”,第三次武装起义时,出过大力、立过功。后来随大官去了台湾,老蒋过世后这位大官失宠,后去了美国,在主人死后这位老太太告老还乡,因为以前唱过越剧,因自己要求关系就放在文化局。据说她的女儿,也干这一行,所以她还不能太公开。

说到这儿,袁雪芬、张瑞芳等,其实也干过隐蔽战线的工作,这方面的资料很少。越剧十姐妹个个都是“主角”,很多人有自己的“班子”,国有化时组建越剧院时,上面铁定袁雪芬当院长,有的“姐妹”是不服气的,他们哪知道解放前袁雪芬唱越剧,也是“业余”工作,正规职业还是“单线”的。

网友:人力情报主要是总理在管,主席很少管。倒是技侦,无线电侦听,主席一直很重视,时有过问。当年的保密工作是做的很严格的。遵义会议后,中央红军跳出蒋匪介石的包围圈,主要就是靠无线电侦听、破译敌人的往来电报。实际上是打着灯笼走夜路。这件事进行的很保密,即使林彪这样的军团长级干部都不知道中革军委获取情报的手段及全部内容。否则他也不会抱怨毛主席尽走弓背路,会把部队拖垮,会理会议要毛主席交出指挥权了。

另外还有一点,长征时只能破译中央军的往来电报。川军的电报红四方面军能破,但中央红军不行。所以遵义会议后第一仗土城战斗,川军郭勋琪来了6个团被当成了3个团来打,结果首战失利。

漏斗子:人力情报和技侦情报,是情报部门的两条腿,各有优长、互为补充。在情报方面真正有大手笔的,还是美苏中三国,都有独立获取战略情报并作出判断分析的的能力,苏联解体后,俄罗斯至少人力情报方面下降很多,我们则在八九十年代有一段混乱,体制、信念变动太剧烈,对情报工作很致命的。

技术侦察的投入,美国科技先进最早用上软件语音识别,咱没有,但可以人盯人。有一个现在已转业了,洛外毕业又在郑信培训二年,当是专门侦听戈尔巴乔夫的,他们这个部门非常庞大,人盯人,要多少人啊,现在我们语音识别技术也过关了,可以节省不少人力资源。

网友:中共华东局的“密使一号”吴石案被敌破获,吴石、朱枫、陈宝仓、聂曦等一大批先辈遇害,这是解放战争时期的二大损失之一。这个损失的最大教训,按现在的语言讲,就是中共华东局的混业经营,一个系统的风险波及到了另一个系统。当时根本不应该让台湾工委书记蔡孝干(叛徒)知道吴石!,互相之间不应该有任何横向联系。这样也就没有这个损失了。


好在当时我们在台湾还有更好的另外一个情报系统,包括美军在朝鲜的情报都是通过这个系统在台湾获取。不过这个系统是个另类。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