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我听律师讲法

yjf317 收藏 3 115
导读:[size=16][size=14]我听律师讲法   上周末我去赶火车,在候车厅门口见到了这样一幕:   一个约30岁的男性旅客(以下简称“旅客”)在通过候车厅门口的“三品”检查仪时,把脚踩在“三品”检查仪的输送带上,负责“三品”检查的一位女服务员便责备了一句:“你把脚踩到上头干啥子?”旅客就以对方“态度不好”为由与对方互不相让吵了起来。于是有人向车站的执勤警察报警。执勤警察来到现场,叫双方当事人到候车厅内的公安值班室去处理,在这个过程中,服务员和一些围观旅客以及警察才发觉旅客身上有刺鼻
近期热点 换一换

[size=14]我听律师讲法



上周末我去赶火车,在候车厅门口见到了这样一幕:

一个约30岁的男性旅客(以下简称“旅客”)在通过候车厅门口的“三品”检查仪时,把脚踩在“三品”检查仪的输送带上,负责“三品”检查的一位女服务员便责备了一句:“你把脚踩到上头干啥子?”旅客就以对方“态度不好”为由与对方互不相让吵了起来。于是有人向车站的执勤警察报警。执勤警察来到现场,叫双方当事人到候车厅内的公安值班室去处理,在这个过程中,服务员和一些围观旅客以及警察才发觉旅客身上有刺鼻的酒味儿。可是,旅客却坚持以“我又没犯法”为由,说“你凭啥子叫我去(公安值班室)?”警察便给他解释:“你犯没犯法要调查以后才知道,在候车厅门口闹起来就会影响公共秩序,叫你到值班室去是依法口头传唤……”不管警察和围观者如何劝解,旅客就是不去值班室,更为过分的是,旅客还似乎在借着酒劲儿挑起更大的事端,他还把手指在警察和一位保安的鼻子上,说:“你们(警察和保安)敢打我吗?”与旅客同行的一位年轻女性还用手机向110报警,谎报“火车站的警察打人了!”


这一来二去,导致候车厅门口拥堵,影响了正常的公共秩序。警察在这种情况下,又再次向旅客解释说:“叫你去值班室是请你去,如果你再不听劝解,就要强制传唤你去……”可是,浑身散发着酒气的旅客就是不听,而且又把手指指到警察的鼻尖上说一些“你警察要打人哪?”等等充满挑衅味儿的语言。在这种情况下,值班警察只得“强制传唤”旅客到公安值班室去。在这个过程中,旅客不仅不服从警察的“强制传唤”,还与警察发生推拉和扭打。当他被“强制传唤”到公安值班室之后,警察问他:“你今天是不是喝了酒?”旅客似乎还在撒酒疯:“我喝了又咋个?喝酒是我的权利……”一边还要强行闯出公安值班室。这位旅客又大叫起来:“好哇!警察把我的手弄断了,你要把我送到医院去……”


很遗憾的是,在这个关键时候,火车进站了,我们一大群围观者才依依不舍地离开公安值班室门口。


巧得是,我上火车找到座位后,正好碰到一个律师朋友,便余兴未尽地向他讲述了刚才那一幕场景,并饶有兴趣地向他请教了什么是“口头传唤”和“强制传唤”、要是那位“旅客”的手在被“强制传唤”过程中被弄断了该由谁来负责之类的法律问题。这位律师朋友还真内行,他连随身携带的法律书籍也不翻,张口就答:“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法第82条的规定,对现场发现的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人民警察可以行使口头传唤的法规,对无正当理由不接受传唤或者逃避传唤的人,可以强制传唤。那位旅客在酒后把脚踩到‘三品’检查仪上、并无理地与服务员发生纠纷或对骂等情况如果属实的话,就很明显地触犯了治安管理处罚法第23条第2款不得‘扰乱车站、码头、机场……展览馆或者其他公共场所秩序’的有关规定,说严重一点儿,还存在着‘酒后寻衅滋事’要从重处罚的可能……”


律师话锋一转,又给我解释道:“口头传唤很好理解,通俗一点儿说就是口头通知,至于强制传唤嘛,就是警察使用强制力把不服从治安管理的人带到公安机关。当然,在执法和审判实践中,都把这种强制力认定和局限在与被强制传唤者相适应的强制限度内,比如,用手就能把当事人推或拉到公安机关的,就不能用拳头或棍棒去打他,除非他使用暴力反抗,警察也只能使用相应的强制手段以制伏当事人为限度,这同正当防卫不能超过必要限度的道理是相同或相通的。若用法律术语讲,传唤这个环节也是公安机关执法的必要前置程序,不然,在这之后的诸如询问、立案、调查、裁决和执行等等程序怎么可能进行下去呢?”


“那位旅客的手要真是在强制传唤中被警察弄断,那医疗费和相应后果该由谁来承担呢?”我有些迫不及待地问律师朋友。


“你说呢?”律师朋友反倒考起我来了,“假如当事人服从口头传唤,又何至于发生强制传唤的不愉快呢?你如果知道足球赛当中的‘合理冲撞’,就知道手被弄断的后果该由谁去承担了……”

[/size][/size]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