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和伊朗的核问题,是一个世界性难题

枭龙FC-1 收藏 1 2218
导读: 当今世界麻烦不少,但核问题带来的麻烦最大。因为这个问题一旦失控,轻则生灵涂炭,重则导致人类社会万劫不复。眼下涉及这类麻烦的国家,最抢眼的要数朝鲜和伊朗。但让人头痛的是,这两个国家都和中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因而也成为中国今后撇不开的外交难题。 朝鲜先后进行两次核试验,已然成为“核国家”。尽管国际社会普遍反对,中俄居中频繁斡旋,美日韩施加巨大压力,但朝鲜软硬不吃,坚持跨过了“核门槛”。下一步,朝鲜要做的事情就是努力实现核武器的实战化,同时加快发展远程运载工具,达成“箭弹一体”的目标。在此情况下,




当今世界麻烦不少,但核问题带来的麻烦最大。因为这个问题一旦失控,轻则生灵涂炭,重则导致人类社会万劫不复。眼下涉及这类麻烦的国家,最抢眼的要数朝鲜和伊朗。但让人头痛的是,这两个国家都和中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因而也成为中国今后撇不开的外交难题。

朝鲜先后进行两次核试验,已然成为“核国家”。尽管国际社会普遍反对,中俄居中频繁斡旋,美日韩施加巨大压力,但朝鲜软硬不吃,坚持跨过了“核门槛”。下一步,朝鲜要做的事情就是努力实现核武器的实战化,同时加快发展远程运载工具,达成“箭弹一体”的目标。在此情况下,朝鲜半岛无核化已经变得遥远,以谈判方式解决“朝核”问题面临更大困难,这一地区局势恶化和诱发军事冲突的危险性明显增大。

伊朗“核问题”不如朝鲜突出,加之是从“和平利用”核能起步,所以“名分”上要好于朝鲜。但由于以色列坚决反对,同时美国也不放心,所以也成了“麻烦”。这期间,国际原子能机构和欧盟也曾多次介入,但由于在核查方面的分歧,伊朗核问题同样是一波三折。尤其是以色列和伊朗,在此问题上都表明了强硬立场,双方不仅放出狠话,而且也留下军事后手。现在,随着朝鲜在反“弃核”问题上越走越远,这种“示范”效应不可能不对伊朗产生影响,伊朗核问题的前景同样令人堪忧。

朝鲜和伊朗核问题,尽管性质和程度有所不同,但毕竟都涉核,都是国际上高度关注的问题。从今后解决问题的要求看,朝鲜必须“弃核”,伊朗则是保证在可核查、可监控前提下,实现和平利用核能的目标。这两个要求都很难。不仅朝鲜和伊朗立场不会轻易松动,相关国家也各有考虑,尤其美朝和美伊关系的发展走向更为重要。在美国和朝鲜、伊朗实现关系正常化之前,可以说,这两个国家的核问题,都不可能得到有效解决。即便是实现关系正常化,美国也还需要协调韩国、日本和以色列等国的立场,这些国家如不配合,最终解决问题也难。

既然朝鲜和伊朗核问题短期内难以解决,因而发生新的不测事件,就是不可避免的事情。无论朝鲜还是伊朗,只要造成新的事端,国际社会不会坐视,中国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自然也难置身事外,更何况朝鲜还是近邻。这种状况,对于今后的中国外交来说,既是难题,也是考验,要想撇开几无可能。朝鲜是中国传统友好国家,且不说山水相连,唇齿相依,双方更有着难解难分的政治和地缘战略关系。伊朗虽然距离中国较远,但两国的政治、经济交往历史悠久,现实关系也愈益重要。尤其是双方的能源合作,对中国未来发展影响甚大,战略上的相互借重也不可或缺。

面对上述情况,中国的地位非常微妙,外交举措也是左右为难。如果退回到20世纪70年代之前,中国不会有任何压力,“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中国的取舍很简单,也没有那么多复杂因素制约。如果中国现在改变自己的对外政策,完全站在“国际社会”一边,对朝鲜、伊朗核问题的政策也不难定夺。无非是会同其他国家一道,实行谴责、制裁、禁运甚或停止援助、终止贸易往来等,说到底就是搞“孤立”,以压促谈。然而,这些“如果”毕竟都是假设,中国既不可能回到过去,也不可能改变现行对外政策,因为这既不符合天下大势,也不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和行为准则。严峻的现实摆在中国面前,能够选择的回旋余地不大,中国只能在“两难”中寻找化解办法。

一个国家倘若游离于国际社会之外,虽然有“闭关锁国”的诸多弊端,但也不会受到国际规则的制约。昔日的中国有过这样的经历,“两弹一星”就是在那样的环境中搞出来的,但现在已是时过境迁。今天的中国更多的融入了国际社会,既享受了经济全球化带来的实惠,也肩负了更多的国际责任。防止核扩散和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中国不仅赞成,而且积极推动,这是中国既定的对外政策。所以,中国坚决反对朝鲜拥有核武器,也谨慎对待伊朗的核发展。中国这样做没有错,这并非是在刻意追求“国际形象”,而是顾全大局,坚持原则的必然之举。

中国也很难,难就难在如何把握好处理朝鲜和伊朗核问题的“度”。坚持以谈判方式、反对用战争手段解决上述问题,这个自不待说,中国的立场很鲜明。但涉及到其他方式,诸如制裁、禁运和终止经贸往来等,中国则肯定有所顾忌。因为一旦支持并参与此类国际行动,那就意味着中朝、中伊关系的大倒退,甚至成为他们的对立面。这种结果,对中国的政治、经济和战略利益,都会带来巨大损害,同时也丧失了居中调解和斡旋的可能性。综观中国过去处理朝鲜和伊朗核问题的方式,之所以采取“高举轻放”的策略,实在是出于两难的苦衷。

然而,世界上有许多问题,用战争方式解决不可取,用单纯谈判方式解决也很难。这就需要在排除战争方式的前提下,运用多种和平方式或者“准和平方式”,来促进谈判方式的落实。对于当前的朝鲜和伊朗核问题,需要做出冷静评估,也需要考虑新的应对办法,但任何偏激的行为都将无助于问题的解决。笔者认为,在国际形势仍处在动荡和分化的局面下,中国既不能当“头”,也不宜树“敌”,还是居中顺势而为较好。因为无论朝鲜还是伊朗,“涉核”问题的主要矛盾方不是中国,利害关系也是间接影响,所以在大政方针上,还是应当坚持原则问题不让步,策略方面有讲究。

以朝鲜问题为例,在其进行新的核试验后,联合国安理会已经发表谴责声明,下一步还要做出相关决议。针对当前情况,以相应制裁手段促使朝鲜回到谈判中来,是国际社会应当采取的必要举措,中国对此可以不参与,但不要再阻止。制裁手段若不能生效,也可能采取禁运措施,这种“准和平方式”朝鲜能否接受,现在很难说。考虑到禁运很可能诱发危机,中国自然要慎重,一旦无法阻止,则需要做好应对突发事变的准备。

朝鲜和伊朗核问题,有区别也有联系,两者相互影响甚至相互联动也有可能。伊朗是否会发展核武器,在很大程度上也要看“朝核”问题的解决状况,伊朗“自然跟进”的可能性不能排除。鉴于这种分析,中国在“朝核”问题没有出现转机前,不宜改变对伊朗核发展的审慎态度,同时也应当积极推动在联合国框架内,尽快重启伊朗核问题的对话进程。相比较来看,解决伊朗核问题的难度较之“朝核”问题可能小一些,进展也会快一些。这方面出现的积极因素,也有利于推动“朝核”问题的解决。(北京学者

田一枫)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