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


第二章 空袭

石家庄。第38军兼C军团司令部。

“军座,”参谋长石磊向李华雄说明战场态势,“冀南抗日救国军114步兵师,回师向东,前锋已经攻占衡水、冀州,与107师形成钳形,可随时从西南进逼德州。第84步兵师运动到平汉线东侧,策应平汉线正面108师,准备对日军第一军军部及其步兵108师团展开攻击。为了保护108师右翼,第34步兵师和106师212旅攻占山西德尔阳泉、平定,正在向昔阳和顺方向运动。”

“这样的进度,很难达成对日军108师团的围歼,日军可随时退入山西与20、109师团会合。那样我们的战役企图很难实现。”

“军座,我们的后勤很困难,加之山地作战,我军在山西很难展开。此外我们还得顾及日军对我军侧翼的威胁。”

“你说的,我很清楚。我们困难,日军更困难。日军第20师团被卫立煌和孙蔚如死死拖在中条山一带。第109师团在太原附近,虽然可以对我们构成一定威胁,但是他能够抽调的兵力非常有限,他必须随时防止阎锡山的反攻。除非他不想要太原。这对大日本陆军来说是绝对不可能接受的。因此,我们要放弃一切顾及,在日本大规模增兵华北战场之前,迅速解决其第108师团,挺进河南威胁14师团之侧后。从历史上来看,日军的这种大数字番号预备役部队战斗力较弱,只要部署得当,围歼的把握性较大。石磊”李华雄话锋一转,面色沉重,“我们来到这个纷乱的世界半年多了,77事变我们没赶上、南京大屠杀我们无能为力,我知道军队中很多人在骂我胆小、没种。如果我们再不能阻止即将发生的花园口事件的发生,不论从那方面来说,我都没法向大家交代。花园口一决口,被淹死和饿死的我们的先辈们多达89万人,这还只是最保守估计,而日军伤亡只有1000多人,花园口决口造成了历史上人为的一次大灾难。”李华雄停下来,石磊看到他的眼圈红了。李华雄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他长长的舒了口气,然后继续说:“河南、安徽、江苏44县市被淹,受灾人口1000万以上。390万人背井离乡,他们一路乞讨,远的一直逃到陕西甘肃等省。从中原到西北,迤俪着一幅长长的饿殍,近百万人尸横遍野啊。何等凄惨!”李华雄终于还是忍不住哽咽着落下泪来。

石磊也默默紧咬双唇。

“所以,不管怎么样我们一定要制止这场人间惨剧在我中原大地上演。不惜一切代价!”李华雄双目喷火,“我一定要让土肥原贤二命丧中原!所以,我们一定要尽快对日军步兵第108师团实施歼灭。”

“命令:

1、106师212旅全旅以急行军的速度,奔袭邯(邯郸)长(长治)线,截断日军撤向山西的退路。

2、第1航空旅(穿越飞机)轰炸日军设在太原、长治、张家口的机场。

3、第5航空旅(所劫日军飞机组成)白天轰炸对山西潞安、长治进行重点轰炸,夜间由第1航空旅对长治至邯郸沿线所有战略要点进行饱和轰炸。

4,第84步兵师集中所有机动车辆组建一个摩步团,与第一装甲战斗群组成快速突击纵队,不与沿途日军纠缠,直插邯郸与河南安阳之间的磁县、临漳。由侧后对日军步兵108师团发起攻击。

5、第84步兵师其余各部与108师沿平汉路东西两侧对当面日军发起攻击。”


邯郸。河北南部重镇。这座燕赵大地上的古城,曾经作为战国时期赵国首都。几千年来在这里上演了多少壮志悲歌。如今却在日寇的铁蹄下发出令燕赵儿女心碎的呻吟。

日军步兵第108师团师团长下元熊弥中将,参谋长铃木敏行大佐。该师团为日本弘前镇守府步兵第8师团的预备役转现役,1937年8月31日编入第2军战斗序列,9月下旬配属第1军作战至今。

在平时,这支由预备役而来的部队,香月清司很不待见这支部队。他们不仅战斗力没法和精锐师团相比,而且军纪差。大日本皇军的脸面都让他们丢尽了。要不是兵力不足,鬼才要这种不对到处丢人显眼。可是现在不同了,皇军主力糜集华中,自己手头上就只有这支部队还能动用。按照支那人的话来叫做:蜀中无大将,廖化做将军。

“司令官阁下,”下元熊弥中将知道自己的部队在香月清司眼中的地位,自己对这支部队也不那么满意。谁不愿意率领常备师团的精锐驰骋沙场呢?“我们对当前的敌情判断是不是太悲观了?”

“悲观?”香月清司看着这个同为中将属下,皱了皱眉头,压下自己心中的烦躁,“下元君,依你之见如何?”

“阁下,虽然,我们对面的支那军队至少有4个师,但是,我认为支那人机动力差,彼此配合失当,战斗力极弱。我们现有一个多师团的兵力,应该可以一战。”下元熊弥信心满满地说:“即使出现最坏结果,由邯郸到长治有公路相连,便于我军快速机动。”

“我们在邯郸的机场被袭,说明对方至少具备一定数量的飞机。我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侦查的。在我们附近有支那的空军,居然不知道。如果敌人在我们撤退之时空袭我们行进间的部队,你考虑过后果吗?”

“我们在长治和太原的飞机,可以随时支援,应该没什么…”

“下元君,我们的补给全部截断,必须立即与第20师团会合。”香月清司打断下元熊弥中将。他心中还有一个忧虑是你没办法和下元说的,那就是,太原和长治的机场。

此刻,徐鹏雄正在把香月清司的的担心变为现实。不过这次,徐鹏雄再也没有理由和叶宏等人抢前敌指挥官的位置了。不论在空中还是在地面,在异国的国土上,黑夜永远不会属于侵略者。

叶宏对自己的驾驶技术非常自信。他不同于一般的政委只会舞文弄墨,在原空一军,他保持着多项飞行记录。这次他终于重上蓝天,和战士们一起杀鬼子,心中的激动溢于言表。空一旅组成两个轰炸编队:

第一编队:作战方向张家口,指挥官:旅长陈斌。

第1歼击机中队,第1轰炸机中队,第1强击机中队、预警中队(1架预警机)。各型飞机共15架。

第二编队:作战方向太原、长治,指挥官:旅长叶宏。

第2歼击机中队,第2轰炸机中队,第2强击机中队、预警中队(1架预警机)。各型飞机共25架。

轰炸没有什么悬念。先高炮阵地、后机场、再油库弹药库。毫不刺激的 “作战”让这些自诩为空中骄子飞行员们兴味阑珊。相比轰炸机飞行员们的索然无味,歼击机、强击机、歼击轰炸机的飞行员更多的是愤怒。

“这帮下蛋的公鸡们,好处全都他妈的让他们捞走了。”第2强击机中队队长吴免同志愤愤不平。

“面瓜,你知足吧!”第2歼击机中队副队长赵志远,愤怒的吼着“你好歹还扔了几个小面瓜,我们呢?”

“面瓜、笊(音zhao照)篱(漏勺的北方叫法)说的没错,你们得了便宜还卖丫什么乖啊?你们还有什么不忿儿的?”歼击机队长罗红光恨不得过去踹他一脚“哥哥我,跟着你们里里外外紧忙活,,落下什么了?他妈的这是什么世道,一身好手段,楞没有用武之地。操!”

叶宏捂着嘴偷偷乐,他早已习惯了这帮爷们。平时都人五人六的像个知识分子。只要一上天那嘴,一个个全他妈跟粪坑似的。“你们几个别他妈的叫唤了,早起没刷牙怎么的?”叶宏笑骂道。他知道这帮孙子在期待什么,“抖落干净你们身上的虱子,老子也落个清静!”说完之后他立即摘下头盔,否则,这帮孙子们的叫唤声儿非得把自己耳朵震聋了。

叶宏明白,你总得让他们炸点什么、攻击点什么,否则,万一有个别意志薄弱的,没准敢找东京的鬼子拼命去。他自从来到这个时空,耳朵里就灌满了轰炸东京的声音。

这群充满怒火的飞行员,在偷窥者的协助下,攻击了太原、长治,几乎所有的“军事”目标,司令部、军火库,火车站、铁路、公路等等。没炸弹不是,咱有航炮,像日本侨民区,这么有意义的地方,咱总得来几炮吧。一时间,这几个城市到处是刺耳的防空警报声,可是,天空中没有一发高炮炮弹。射向天空的探照灯,每亮一盏不出三秒钟就会被打灭。惶急的鬼子根本就搞不明白谁在攻击。


空袭没有结束,噩梦还在继续。被折腾了一宿鬼子们,刚刚休息的时候,被天空中传来的熟悉的声音惊醒了。跑出院子、战壕、碉堡,向帝国飞机挥手,总算把他们盼来了。可是这些帝国飞机似乎并不领情,回应地上鬼子的是漫天的炸弹。没错,就是第5飞行队的小伙子们。他们也没睡好,第一飞行旅中,自己曾经的伙伴们落地后,一个个打了鸡血似的嚣张的德性,恨不得上去咬他们一口。等了一宿终于可以上天了,开着祖宗级别的鬼子飞机,慢腾腾飞向鬼子。看着下面欢呼雀跃的鬼子们,小伙子一头扑下去,犒劳犒劳他们。小伙子们卖弄着自己的飞行技术,上下翻飞,轮番轰炸。载弹量只有750kg的三菱 九七式重爆击机,哪儿经得住这么折腾。扔光炸弹后,接着把自卫航炮、机枪全打光之后,才意犹未尽的晃晃翅膀飞走了。 “护航”的战斗机们似乎忘了自己是来干什么的,全然不顾自己保护的对象,纷纷用航炮攻击四处奔逃的鬼子。从来都是看支那人在阵地上抱头鼠窜,血肉横飞的鬼子们,也终于领教了没有制空权的痛苦。那些曾经让自己引以为傲的飞机们,攻击自己的时候仿佛效力更优秀。侥幸活着的鬼子们心里头这个恼火、郁闷。正当他们收拾同类们的尸体的时候,第二攻击波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