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狗杀狗”折射出“人”的大问题?

飒羽临风 收藏 2 1302
导读:部分养狗者的不自爱,导致被养的狗代罪受罚,其实是人有罪而不是狗该杀 从黑龙江黑河市“见狗杀狗”到前两年云南的“打狗事件”,“狗”这个东西在我国引起太多的争议,这都是源于两类不同的群体所带来的冲突:爱狗者及恨狗者。“狗是人类最伟大的朋友”这一直是欧美国家一般家庭的写照,我们近年来养狗的家庭也迅猛增长,有一大狗爱狗者,但同时又带来另外一个问题:部分养狗者素质的确不行,对狗疏予管理,给另外一些不喜欢狗者的生活带来太多的威胁:比如被咬;狂犬疫情频发等。于是就出现各种各样的禁狗令与打狗声音。这种声音传到欧美国家那

部分养狗者的不自爱,导致被养的狗代罪受罚,其实是人有罪而不是狗该杀

从黑龙江黑河市“见狗杀狗”到前两年云南的“打狗事件”,“狗”这个东西在我国引起太多的争议,这都是源于两类不同的群体所带来的冲突:爱狗者及恨狗者。“狗是人类最伟大的朋友”这一直是欧美国家一般家庭的写照,我们近年来养狗的家庭也迅猛增长,有一大狗爱狗者,但同时又带来另外一个问题:部分养狗者素质的确不行,对狗疏予管理,给另外一些不喜欢狗者的生活带来太多的威胁:比如被咬;狂犬疫情频发等。于是就出现各种各样的禁狗令与打狗声音。这种声音传到欧美国家那些狂热喜欢狗的国家,又会对我国的国家形象造成很大的负面影响。其实欧美国家人均养狗量比我国数量多多了,但由于他们一般家庭居民面积宽阔,人口密度远低于我国,养狗人又自学遵守各种各样严密的规章制度,所以一般人与狗还可以相安无事。我国近年来迅猛增长的养狗数量,滞后的法律及养狗人滞后的公德教教育缺失,使狗不幸屡屡成为那些不文明养狗者的牺牲品,正是部分养狗者的素质跟不上,使另外一个群体对狗产生痛恨的心理。所以除了要进行相关的法律制定完善外,还必须对养狗者进行培训班,就如开车必须要拿驾照一样。唯有这样,才能使未来这两个群体相遇而安。


去年写了一篇长文,分析我国的打狗现象,仔细看一看,该文还有些生命力,就拿出来一起与大家讨论。


随着我国宠物数量的增多,宠物业在我国已经成为了一个比较庞大的产业,但伴随着宠物业的扩大,也逐步出现了一些问题。政府在宠物产业的监督管理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本文从云南“打狗”事件入手,分析了目前我国宠物产业监管漏洞,指出我国政府在宠物产业监管上存在着收费过高、监管机构运行效率低下以及产业后续管理缺失等多方面的问题;同时也对国外相关国家成功管理模式与管理经验进行了详细的介绍。本文认为,要解决我国宠物管理体系中目前存在的问题,最根本的途径在于政府角色定位的转换,需要相关法律法规的完善以及监管力度的加强,而不是仅仅对狗斩尽杀绝。


“打狗风暴”起而引起了广泛关注,并产生了恶劣的国际影响

近期网上传闻,说黑龙江黑河市一位市领导被狗咬了,结果领导大怒,下令全城禁狗,所有家养的狗都要宰杀(《成都商报》5月23日)。随后,又有消息说,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之下,政府又突然宣布解散打狗队,废止了之前引起广泛质疑的“全城杀狗”令(《潇湘晨报》5月25日)

去年,由于狂犬疫情的蔓延,云南牟定县爆发了大规模的打狗事件:在短短5天的时间内,由当地政府组织的打狗队将当地5万多只狗全部杀光;牟定“打狗风暴”还未平息,山东济宁又因为狂犬疫情的大幅度上升,再掀“打狗风暴“:出现狂犬病情的村庄5公里范围内的狗一律被扑杀;而国内的北京、南京、福州等城市也随后闻风而动、重拳出击、治理狗患。

打狗风暴起而引起了广泛关注,并产生了恶劣的的国际影响:几十家国外媒体与国际组织都对此事进行了跟踪报道:“治安维持者和警察以令人毛骨悚然的方式屠杀了树以千计的狗”(泰晤士报,2006);“中国政府必须以理性和人道的方式来对这一现象进行管理,这种极端的行为只能损害中国的国际形象“(国际动物福利基金会北京办事处主任Jeff He);“中国相关部门停止不适当、昂贵及费时的杀狗计划,改用人道的、高效的及长久的控制狂犬病方法”( 善待动物组织)。而国内媒体中更因此引发了激烈的讨论与思考:“打狗事件暴露了政府的管理中存在的“智慧”危机”(新华网,2006);“捕杀狗显示了中国政府在预防疯狗病上的失职“(法制日报);“打狗风暴示范了‘野蛮’,暴露了‘懒政’”(新华网,2006);“‘犬患’其实是‘人患’(瞭望,2006)“。因此,我国政府在宠物产业管理体系的管理上存在的诸多的漏洞与低效,如果不及时纠正,不仅仅会进一步造成公共卫生问题,更会损害我国的国际形象与声誉。


我国宠物管理体系存在的几大主要问题:政府管理缺位错位严重等。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宠物消费已经成为了一种消费趋势。目前我国的宠物数量已经超过1亿只(数据来源:http://blog.sina.com.cn/u/1233330937﹥)。一方面,围绕着宠物为中心,在我国已经形成了一条非常大的产业链,消费者对于宠物的关心与照顾不仅仅已经成为了一种时尚的生活方式,更成为了人们满足生活与心理需求、缓解压力、排解寂寞的一个重要途径;而另一方面,宠物数量的增多也具有很强的负面外部性:宠物随地大小便、噪音扰民,狗粪污染环境,而有的已经成为传染疾病的重要源泉:据统计,狂犬病在我国已经多年位居各类传染病之首。2004年全国因狂犬病死亡的人数高达2561,2005年全国因狂犬病而死亡的人数也超过2500人(数据来源:新华网,2005),2006年1~8月全国共21个省份有狂犬病发病报告,累计报告病例1874例,其中1735例已死亡(中新网,2006)。因此政府对于宠物产业的有效监督管理不仅仅具有十分强的经济意义,还起到了十分重要的文化与公共卫生等社会意义。


政府在宠物管理体系中起着非常核心的作用:一方面作为公共事务的管理者,政府必须充分发挥其管理性职能,对行业的运行进行有效的监督与调控;另一方面,作为产业的协调人,政府又必须针对产业自身发展的特点,提供必要的公共设施与公共服务,从而积极地发挥出服务性型职能。但在现实中,正是由于政府监管职能与服务性职能的失效,造成了“云南”打狗事件的发生,这些问题具体如下:

政府行政管理部门监管不力

(1)政府行政部门分工模糊

在我国,强调的是各个行政部门与城市管理综合执法部门按照职责分类,各司其职(如表1)

管理部门

职责

公安机关(主管部门)

全面负责养犬管理工作,具体负责养犬登记和年检


查处无犬养证,违法携犬外出

畜牧兽医行政部门

免疫、检疫和其他管理工作

城市管理综合执法组织

负责对街面流动无照售犬行为和因破坏市容卫生行为的查处


协助公安机关查处无证养犬和违法携犬外出等行为

工商行政管理部门

负责对街面犬类经营活动的监督和管理

卫生行政部门

负责对人用狂犬病疫苗和对狂犬病诊治的管理

理论上而言,这些部门覆盖了宠物的登记、监督、免疫、检疫、经营等许多方面,但在很多城市对于对各个部门的职责界定却又是模糊不清的。由于一些分工涉及的范围过广,部门职责重叠甚至冲突的情况屡有发生:各个部门分别按照自己的一套法律法规进行监督、惩处,并没有一个有效的合作机制,在很多情况下甚至出现了反复惩处的情况,在这种情况下,各个部门已经成为了微观利益和特殊利益的追逐者,不仅仅不利维护执法部门的权威性,更导致了监管的无效性,形成了“谁都在管,但谁也管不好”的局面。

另一方面,政府在宠物产业的监管中的分工中还存在着盲区:对于公众的相关知识的普及工作没有配套跟上。在我国,尽管很大比例的公众对于狂犬病危害的严重性有一定的耳闻,但对于其成因却不甚清楚,对于遇到疫情应该具备的应急措施更是缺乏了解。科学研究表明,科学的预防措施与合理的应急措施能够大大减少狂犬病的发病率,因此公共防疫知识普及工作十分重要,政府就在其中起到了最核心的宣传工作。


缺乏强有力的惩罚机制

与发达宠物饲养人明显不同的是,我国的宠物饲养人根本不把国家相关法律法规放在眼里。虽然一些城市出台了宠物饲养违规处罚条例,但是并没有制定具体的处罚标准和细则,对于宠物饲养违规行为的处理具有很强的随机性,对于一些倍受社会争议的行为(如抛弃宠物行为)更是缺乏相应的法律界定。

而在另外一些城市,虽然出台了详细的宠物饲养处罚条理与规则,但是执法力度没有配套上:对于宠物人的违法违规行为并没有给予应有的处理或处罚,使得针对宠物管理制定的准则、条例行同虚设。以北京市为例:2006年北京市公安局会同多个部门针对违规养狗行为进行了突击检查,结果在社区内发现各类违规养犬行为230起。而在这次行动前,一些居民已经向一些部门举报过此类违规养犬行为,但大部分的违规行为并没有得到有效制止,相关宠物饲养人更没有因此得到严厉的惩罚。(资料来源:新华网,2006)

管理费用过高:宠物登记费用过高

宠物登记费用与相关管理费用已经构成了养狗费用中一笔很大的支出。一方面,我国城镇居民的可支配收入水平较低:以2001年为例,中国城镇居民年平均可支配收入为6859.58元,其中北京、上海年平均可支配收入分别为11577.78与12883.86元,而广大农村地区则更低(数据来源:统计年鉴);但另一方面,与居民较低的可支配收入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高额的宠物登记费用:以北京为例,1995年颁发的《北京市养犬管理规定》中就规定:养犬初始的宠物登记费用为5000元,对于很多家庭而言这已经完全超出了其承受范围(这笔费用大约占到了2001年北京家庭年平均可支配收入的43%,而这还不包括日后的其他宠物消费)。尽管在2004年,北京市对该规定进行了进一步修改,将该费用降到了1000元,但其占有家庭年平均可支配收入的比例依然相对较高,并且除此以外养犬人还必须交纳一定的管理费,在一些重点管理区内这笔费用高达每年500元。对于很多中低收入家庭而言,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从理论上而言,高额的登记费用会提高饲养宠物的门槛与成本,从而在一定程度上限制宠物数量。但由于登记门槛的提高,反而强化了宠物饲养人逃避合法登记的动机,导致了更多无证宠物的出现。根据相关部门的统计,仅仅在该法规颁布后的两年内,北京市区注册登记在册的狗的数量就由213200只下降到了86991只,与此对应的是:北京市区内狗的总量并没有减少,这些狗只不过是从政府监管的登记册上消失了而已。无证狗的数量的增多,使得政府更加难以掌握宠物的免疫情况。


狂犬病疫苗费用较高

相关研究表明,防止犬患的根本措施是强化免疫,防患于未然。对于宠物定期注射狂犬疫苗,可以有效地预防狂犬疫情的发生与蔓延。但根据一些权威机构的统计,目前在我国大部分的宠物都没有注射狂犬病疫苗。以我国农村为例,虽然 70%的家庭都在养狗,但仅仅有不到3%的狗注射了狂犬病疫苗(数据来源:新华网,2006)。尽管在一些城市中,推行了相关的犬类防疫管理办法,并以法律法规的形式规定了强制性的狂犬病注射制度(如《北京市犬类防疫管理办法》的第二条中就这样规定:经批准养犬的个人或者单位在到公安机关办理养犬登记前,必须持公安机关批准养犬的有关文件,携犬到所在地区、镇畜牧兽医站进行犬的健康检查和注射狂犬病疫苗)

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在于:我国的犬用狂犬疫苗与人用狂犬病疫苗大多昂贵,并且这笔费用完全由宠物饲养人承担,已经超出了很多宠物饲养人的承受能力。以北京市为例:按照疫苗国产与进口的分类,正规机构注射狂犬病疫苗为100元到400元不等,而人一旦被宠物抓伤或者咬伤,必须一定时间内注射人用狂犬病5次,而一旦受到重伤还必须注射免疫球蛋白,费用从几百元到上千元不等。高额的疫苗费用在很大程度上使得很多饲养者心寸侥幸,而给疫情埋下了隐患。



缺乏完善的行业后续服务:缺乏强有力的重大灾情扑灭体系

长期以来,我国的预防体系为惩罚型的。对于宠物产业的管理,很大程度上仅仅停留在事后的问题扑灭上,政府成立的临时性机构则在其中起到了最核心的作用。以云南牟定县为例,本次“打狗风暴“中的疫情临时扑灭机构就是由政府牵头组织的,其成员包括当地国家机关全体公务员。但一方面,这些临时灾情扑灭机构作为公共利益的代表者,是脱离于正当的司法程序以外的,其合法性有待商榷;另一方面,这些机构对于处理疫情的物资准备与技术准备也是不足的,其人员并不具备专业的防疫经验与相关知识,而仅仅接受了简单的培训,既没有提供科学详细的紧急反应方案,又没有相应的经验参考。所以处理疫情的办法往往单一、粗糙。以云南牟定县为例,本次“打狗风暴“中当地的临时灾情扑灭机构针对当地的疫情就采取了全部捕杀办法,不仅仅杀害了几万只无证的狗,而且还杀害了6千条证件齐全的狗。虽然也遏止了疫情的蔓延,但付出了成本却是巨大的。


缺乏完善的流浪狗收留机制。

在我国养狗热不断升温的同时,流浪狗的数量也不断增加。仅仅以上海为例子,流浪狗的数目也已经接近百万。流浪狗是人们曾经饲养的宠物狗,被遗弃的原因大多是因为衰老、疾病或者主人变心等等。这些狗大多没有进行过免疫注射,其携带病毒以及各种寄生虫的比率远远高于家养的宠物,因此如果不妥善管理,它们必定成为散布细菌、危害公共卫生的重要来源。

相关经验表明,流浪狗收容机构的建立是降低流浪狗危害、解决流浪狗问题的最佳选择。但在我国大部分城市,相关于流浪狗的管理基本处于空白状态并没有建立起与此相关的法律法规,更没有建立起流浪狗的收容机构,对待流浪狗大部分采取听之任之或者直接捕杀的处理办法。尽管少部分城市建立了一些流浪狗的收留机构(如成都的启明小动物保护中心(原流浪狗之家)),但这些机构大多是由民间组织牵头的,政府介入力度不够,其规模一般较小,如启明小动物保护中心目前早已经是狗满为患,其收留的流浪狗已经超出了其本身容量。


国外相关管理经验借鉴

从国外宠物产业管理的经验来看,政府无不在其中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其监管经验十分值得借鉴,具体表现在:

监管有力的政府管理机构:分工明确、效率较高的行政管理机构

西方国家对于宠物管理体系的管理往往强化到了细节,并且十分强调社会团体的参与。如在美国缅因州,在对于宠物管理与防疫的应对系统中机构设置中,就强调:在当地政府的指导与监督之下,由一个管理委员会来具体实施相关管理工作,这个委员会包括公共卫生官员、动物(疾病)管理官员、收容所负责人、从各个宠物医疗机构中选出来的代表、从各个学校中选出来的代表、以及当地治安部门相关人员等。这个机构的主要功能为:

(1)给予广大在校学生以及公众狂犬病、预防的普及教育,让他们了解狂犬病的发病机理和危害,以及防御其的方法以及应急措施。

(2)起强有力的监督作用,强调必须要有一个有效的机制来保证所有的宠物都注射过了狂犬疫苗。

(3)指定详细周密的灾情扑救计划,在出现疫情的情况下,组织起应急的灾情扑灭机构。

该委员会发布的防疫报告认为,80%的狂犬病是可预防的,对于公众的防疫知识的普及性教育能够有效的减少人们得狂犬病的机率。该州要求,在上述委员会的管理下,地方官员(包括当地的动物控制管理官员和公共卫生官员)必须承担起让当地居民了解缅因州公共卫生条例(DHHS)、与防疫有关系的各种部门以及相关医疗、预防的法律法规的责任。


严厉的惩罚机制

西方国家针对于宠物饲养人的行为大多制定了一系列严格的规定,处罚标准与处罚准则细化到了很多环节。对于违法违规的宠物饲养行为,宠物饲养人不仅仅要付出高额的经济代价,严重的甚至还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如在以色列,主人会因为不慎遗失狗而受到重罚那些虐待宠物的人则可能被关进监狱;在匈牙利,狗主人必须按时为狗注射疫苗,逾期且提醒无效的主人,将被处以10万福林(约合430美元)的罚款。在美国,如果因主人管教不严导致犬攻击他人,主人将被处以400~1000美元的罚款。(资料来源:西安晚报)这些严厉的惩罚机制不仅仅起到了相当强的震慑作用,更有效地保证了立法的严肃性。


低廉的管理、服务费用

(1)较低的宠物登记费用

在西方,基本上每一只狗都进行了合法的登记手续,完善的宠物登记制度给政府的管理、监管带来了很大的方便,主要原因来自于低廉的宠物登记费用。

在西方,宠物已经作为人们家庭休闲娱乐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人们对于宠物的消费已经不仅仅等同于简单的商品和服务性的消费,还牵涉到更加复杂的社会心理因素和个性心理因素。因此,从消费者心理承受的底限与公众生理需求与心理需求考虑的角度,政府对于宠物的饲养管理不是以危害治安为主要矛盾,而是以服务、管理为导向的、很多国家与地区的宠物登记费用比较低廉:在新加坡办理狗证仅仅需要6美元;在以色列,宠物饲养人每年只需向政府交纳相当于80元人民币的管理费;在日本,养犬登记费为3000日元(约合230元人民币),免疫费用为3000多日元;而在美国的一些州,宠物登记费用也仅仅为60美元。低廉的宠物登记费用从制度上保证了每一只狗都能够进行合法的登记。


(2)低廉甚至免费狂犬病疫苗注射制度

跟我国相同的是,很多国家以法律条文的形式推行强制性的强制性的防疫制度;但区别于我国的是,针对狂犬疫苗费用昂贵、超出一部分消费者承受能力的问题,很多国家和地区往往给予狂犬病防治经费大量的财政补贴。因此这些国家和地区犬用狂犬病疫苗和人用狂犬病疫苗大都比较便宜,有些甚至是免费的。如在泰国,政府免费为人接种狂犬病疫苗;在我国香港地区政府不单独收取免疫费费用,这笔费用包含在了宠物登记费用当中,即使加上宠物的注册费和体检费仅仅为80~250港元;在日本,宠物的免疫费用为3000多日元,折合人民币仅仅为230元。(数据来源:西安晚报,2006)免费狂犬病疫苗注射制度转嫁了宠物饲养人的负担,保证了政府防疫工作的开展。


3.完善的行业外后续管理

(1)强有力的重大灾情扑灭体系

在欧洲,也曾经发生过一些动物性的疫情,如狂犬病、禽流感等等,但这些疫情都仅仅发生在局部,并且都能够将经济损失控制在最小范围内。根本原因来自这些国家健全的重大灾情扑灭机制的建立:这些国家大多设立了专门机构,为应急反应提供组织保证。如德国消费者保护部专门设立了紧急动物疫病反应指挥部(EPS)来专门负责紧急动物疫情的扑灭工作。这些机构大多制定了科学详细的紧急反应方案,为紧急反应提供行动指南,针对各种不同的疫情,设置了不同应对措施;同时大多具备完善的物资准备与技术准备,保证应急物资能够及时到位;这些机构还经常进行一定的规模的演习活动,为处理同类问题提供了经验与管理参考办法。


(2)完善的流浪狗收容管理机制

尽管在西方也存在着流浪狗的现象,但西方国家对于流浪狗的管理中,政府一般处于主导地位,远比我国走的更远,具体说来,对于流浪狗的整体管理模式是:政府主导、民间参与。如在美国缅因州的动物处置条例中就认为:政府必须积极参与到流浪狗的管理中来。该条例提倡,政府牵头建立流浪狗的收容机构,同时对这些流浪狗的来源已经健康状况进行详细的调查,并且建立档案。在没有对流浪狗进行免疫以及相关卫生检查状况之前,不得将其给予社会收养。为了防止遗弃宠物行为的发生,政府不仅仅要求居民在办理宠物登记手续的时候签定相关合约给予承诺,而且由一个由政府民间共同组成的管理委员会对宠物饲养人进行行为的监督与管制。遗弃、虐待的行为将会受到严重的经法律制裁。

尤其需要指出的是,在一些国家对于流浪狗的管理问题上已经不仅仅停留在收留层面上了。如在泰国,当局根据相关专家的建议,对一些流浪狗防疫处理后,对其进行技能培训,这些狗作为狗“保安”巡逻在国家公园、外贸出口仓库、机场和港口等。由于这些狗保安的出现,减少了过去巡逻人员被偷伐木者伤害的情况,并且这些狗也在一定程度上很好地保护了森林中的珍惜动物。因此这些国家的相关政策与措施大大减轻了流浪狗对于城市环境的危害。


怎么办?如何改进?

通过上文对于我国政府在宠物管理体系的现状分析以及与外国相关管理经验的介绍,可以发现我国在很多方面可以有改进之处,对于我国政府而言,应当从收费型政府逐步向管理型、服务型政府转变,具体表现为:

(1)提高政府各个管理部门的运行效率,加强各管理部门的合作与信息交流,统一法律法规与管理标准,并可以参照西方某些国家的管理委员会的制度,以此加强对宠物饲养人的行为监督以及对公众的防疫知识普及教育。

(2)指定通过详细周密的相关法规条例对宠物饲养人的行为加以约束,处罚标准与处罚准则细化到每一个环节,并且通过提高惩罚的力度。

(3)改变以提高登记费用来控制宠物数量的出发点,以服务性收费的标准来收取宠物登记费用与相关管理费用,从而大幅度降低宠物登记费用,以减少无证宠物的数量。

(4)继续推行强制性的防疫注射措施,针对宠物防疫经费不足的状况,政府应加强财政补贴,降低狂犬疫苗的费用甚至推行免费的防疫注射制度。

(5)通过专门性应急机构的建立来逐步创建重大灾情扑灭体系,并逐步完善物资准备与技术准备,政府依照相关法律法规,依法行政。

(6)以政府为主导,公益机构以及相关民间组织积极参与,建立起一大批流浪狗的收容机构,人道地对待流浪狗,给予其必要的防疫措施。可以参照西方一些国家的管理经验,对这些流浪狗进行必要的培训与技能训练协助公共治安管理。同时,完善宠物的档案管理制度,如由政府出面为宠物植入微电子芯片,从根本上减少流浪狗现象的发生。


[参考文献

北京市犬类防疫管理办法.

北京市养犬审批、登记、年度注册管理办法(修正).

邓军、刘芳遐. 禽流感在农村爆发的原因及防疫对策[J]. 中国家禽,2006(6).

蒋毅、王毅、林卫萍.“打狗风暴”示范了什么[N]. 北京青年报. 2006-7-14.

兰子惠.管理宠物狗也要讲科学[N].西安晚报.2006-11-19.

李忠文. 动物防疫体系建设如何在基层突破[J]. 中国畜牧通讯, 2006(1).

林莉莉. 宠物和城市生活[J]. 社会,2000(9).

林祥金. 加快我国禽类防疫体系的建设的对策[J]. 中国家禽,2003(6).

刘埔泉.“犬患”考验政府[EB-OL].搜狐网.

刘纬华. 资费管制期待政府职能转变[EB-OL].中国信息产业网.

刘洋、阿平.流浪狗之家[N]. 四川日报. 2006-8-3.

罗杰.泰国狗从良当上狗保安[EB-OL].中国网.

米锦欣.宠物豢养的经济视角[J].瞭望新闻周刊,2004(5).

苏艳娜、孙鹤. 国际宠物市场与中国宠物食品产业发展的展望[J]. 世界农业,2004(2).

奚旭初.流浪狗为什么流浪[EB-OL].中国警察网.

郑日昌、傅纳. 宠物犬对“空巢父母”身心健康影响的研究[J].心理科学,2005(6).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