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武铉自杀的最大命门:韩国贵族与平民之争

jianghuisioc 收藏 2 1357
导读:[B]卢武铉:死于“道德”[/B] 在世界政治史上,领导人面对贪污丑闻的调查,不堪困扰而自寻短见的,卢武铉算是第一人。 去年2月,卸任后的他在家乡峰下村曾这样对支持者们说:“卢武铉这个政治家,如果了解了就会知道他还算是个不错的种子。希望大家好好爱护,不要让这颗种子干枯。” 没想到,仅仅15个月后,“这颗种子”就以一种近乎悲壮的方式“以死明志”。 卢武铉和其家族涉嫌贪污的两项控状,涉及款项加起来共600万美元。这一数目,与韩国在80年代军政时期大财阀动辄数亿美元的政治献金相

卢武铉:死于“道德”


在世界政治史上,领导人面对贪污丑闻的调查,不堪困扰而自寻短见的,卢武铉算是第一人。


去年2月,卸任后的他在家乡峰下村曾这样对支持者们说:“卢武铉这个政治家,如果了解了就会知道他还算是个不错的种子。希望大家好好爱护,不要让这颗种子干枯。”



没想到,仅仅15个月后,“这颗种子”就以一种近乎悲壮的方式“以死明志”。


卢武铉和其家族涉嫌贪污的两项控状,涉及款项加起来共600万美元。这一数目,与韩国在80年代军政时期大财阀动辄数亿美元的政治献金相比,不可同日而语。为了区区数百万美元,62岁的卢武铉犯得上“畏罪”自杀吗?


纵观韩国政治现实,这一事件背后的确盘根错节。“左”和“右”的政治角力,改革与保守之间的明争暗斗,加之情绪激昂的群众政治,使得韩国民主政治体系始终难有机会平心静气、深入彻底地解决自身问题。


与深陷政商勾结漩涡的右派政治家不同,农家出身的卢武铉经历了“艰难跋涉、百折不挠”,在戏剧性的成功和失败的反反复复中,最终依靠清明的政治作风赢得总统选举。

执政5年期间,他大力反腐倡廉,并为韩国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变化。他亲自主导这一变化,成为多个争论漩涡中的中流砥柱。但是同时,这些争论也导致了韩国社会的严重对立。他的政绩,可用“毁誉参半”来形容。


他卸任后要开创离任总统的全新模式,回到家乡务农种田。没想到命运弄人,一生倾力反腐的他却不幸碰上“贿赂门”。他用半生建立起来的政治道德被彻底击垮,人格尊严、案件调查、政治道德的多重压力终于成为压倒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于是,强调“道德”并试图以此区别于黑金政治的卢武铉,在自己的道德有可能毁于一旦的“真实之门”前痛苦徘徊,最终在2009年5月23日晨间选择了极端之路。(苏庆先)


对腐败梦魇的卢武铉式幻想


卢武铉自杀事件引起中国民众的广泛关注,在很大程度上并不是由于卢武铉卷入了腐败案,而是他的自杀体现出的耻感文化。显示了民众对官员道德压力的缺失深感担忧


撰稿·季天琴(记者)


5月23日清晨,韩国前总统卢武铉在登山时避开警卫视线跳崖自杀。因涉嫌受贿而接受调查,卢武铉坚定地纵身一跃,让世人看到了一个政治家的勇气。


对于兄长的问题,他认为自己不可能什么都管。在妻子的问题上,他说“是夫人干的,我不知道”。


这位“庶民政治家”曾被誉为“廉洁先生”,当他的政治理想主义随着总统任期的终结而消散殆尽的时候,金钱方面的清清白白几乎成了他最堪回味的东西。卢武铉的个人羞耻感,让他用生命为代价选择了担当。


个人的清白很难代表一种真正的清白。如果身边人受贿的问题属实,即便到了“遥远的未来”,历史仍然无法抹去卢武铉身上的污点。


不过,人们同情卢武铉并非是要原谅腐败,而是要认可和鼓励一种官员应有的道德感。在中国,卢武铉事件热度惊人,隐喻了公众对腐败分子的卢武铉式幻想——腐败分子最好都学习卢氏好榜样。


但是政治仅仅是基于道德吗?从台湾地区前领导人陈水扁的身陷囹圄到韩国前总统卢武铉的突然自杀,亚洲地区民主转型过程中的腐败问题,再次深刻暴露了出来。


对卢武铉悲剧及其发生机制的检讨,则将作为沉重的一课,在未来民主政治的操练中,被长久地谈论。


黑金政治撞了民主的腰


如果将目光扩大到民主化转型中的亚洲,类似的现象比比皆是,这是人类无法医治的痼疾,还是经济起飞与****脱节而新产生的癌症?


在台湾,蒋经国早期扶助民间经济,一批家族涌现,创造了“台湾钱淹脚目”的经济奇迹。此时,政界与民间商贾之间更多是互助共建的关系。尹仲容、李国鼎、孙运璇三位高官被誉为“经济发展三杰”,是台湾经济腾飞的奠基人,卸职后的生活可以说是穷困潦倒。


到蒋经国后期,商界大佬纷纷从政,王又曾等巨贾更是担任国民党中常委等要职,政商开始出现合流的趋势。到了李登辉时代,政商密切勾结合流。黑金政治正式登台。而这与民主选举时代的到来竟莫不相关。


台湾地区党禁、报禁解除后,长期一党独大曾让国民党形象败坏,在民主选举中优势不断减少,为了赢得选举,国民党开始扶持有黑道背景的商界大佬,而商界大佬则通过捐政治献金、贿赂的方式报答国民党。在李登辉任内,“黑金政治”达到了极致。


2000年台湾“总统大选”,“百年老店”国民党失去政权,除了因党内分裂外,“黑金政治”导致形象崩坏也是重要原因。而获得选举胜利的正是长期以追打“黑金政治”闻名的陈水扁。


和陈水扁一样,卢武铉正是正确把握了“反腐败”的民心脉动和群体诉求,营造了“同过去的腐败一刀两断”的政治幻想,才走到了政治最高位,人生的最颠峰。


作为韩国民主转型后由民选产生的第三任总统,卢武铉曾以“平民政治家”的当选改写了韩国的现代政治史。


当初卢武铉跻身政坛,其最吸引人的特点便是“与腐败无缘”。2002年举行总统选举时,候选人卢武铉给竞争对手贴上了“腐败”的标签,并说自己是依靠“小猪存钱罐”参加选举。


卢武铉草根出身的背景,更让人们对此充满了希望。人们希望在西式“民主”制度下的卢武铉,能够使政府摆脱与利益集团的联姻。


在此之前,韩国离任总统似乎都摆脱不了贪腐指控的困扰。韩国正是在朴正熙时代实现了经济起飞,而国家权力与大企业的结合,恰是韩国经济起飞的原因之一。因此,在社会转型后,如何从制度上抑制由此而产生的裙带之风、金钱政治、政商勾结、黑箱操作,便成为韩国政治生活中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不过,无论是陈水扁还是卢武铉,都让自己的支持者失望了。给对手贴上“腐败”标签的卢武铉,不得不在卸任后,为说明“是自己直接收受还是家人和亲信瞒着自己收受”的问题走向检察机关大楼;而给对手贴上“黑金政治”标签的陈水扁呢,自己则成了“黑金政治”的最大代表。


这真是亚洲民主的多事之秋——印度正在举行最大规模的民主选举,但是看看《金融时报》专栏作家吉迪恩-拉赫曼近日发表《印度民主丑陋的一面》一文:


“上届印度议会的543名成员中,有128人曾面临刑事指控或调查,其中83人涉及谋杀。在一个贫困社会,黑帮分子能够凭借武力和金钱进入议会,而他们也的确这样做了。”


对经济人而言,“无利不起早”是个永恒的定律。亚洲不少地区的新富阶层也开始走上政治前台,为获得相应的政治地位,有的新阶层人物便会去寻租权力或进行贿选——于是就有了腐败,红色民主被“黑金政治”撞腰现象时有发生。


什么才能靠得住?


面对权力的诱惑时,领导人也是靠不住的。因此一个健全的社会,首先就是对权力的制约和监督。


说起陈水扁,他与卢武铉有不少相似之处。两人都出身贫寒,都是从基层逐级进入最高层的,都曾暴得大名。


卢武铉以“人权律师”起家,在竞选中高举“实现新旧交替,打破旧政治和特权政治”的大旗,上台之初标榜清廉 。而陈水扁由“三级贫民”家庭走进台湾大学法律系,由律师步入政坛,在“美丽岛事件”中崭露头角,“反黑金”的口号所向披靡,年轻人视陈水扁为偶像。


如果再将韩国与中国台湾地区作一比较,不难看到卢、陈两人所处的历史背景也颇相同——都是“东亚四小龙”,在独裁统治中实现经济起飞,政商勾结,钱权交易盛行。尽管都摆脱了独裁,政党纷争却从未停息,政治领袖也走不出盛极而衰的轮回。


卢、陈都是从他们的下属或亲友的案子打开缺口,才逼近他们本人——从这一现象中,我们也能看到东亚的血缘传统在政治生态中的作用,似乎一涉及到亲人的利益,领导人的责任感和道德感就崩溃了。


都是通过选举上台的,他们执政的每一天都面对着反对党和充分享受新闻自由的媒体——对卢、陈的争议和指控都开始于他们在任时,但都是在他们卸任后才受到查处。


那么,说到底,问题的症结之处, 还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为什么监督在亚洲地区就难以实行?


这似乎印证了亨廷顿的民主观点——第三世界国家实现现代民主的过程中存在的最大问题是,一旦公权力实现比较开放的竞争之后,对权力自身实行有效的监督,往往就成了最为棘手的问题。


客观地说,卢武铉的自杀在揭示了韩国民主有待完善的某些软肋外,同时也昭示了民主的益处——假设韩国依然继续全斗焕时代的集权方式,经济依然发展,那么,从全斗焕、卢泰愚到卢武铉的黑金腐败会暴露吗?应该不会暴露在司法调查下,最多暴露在民众的嘴巴上。


“卢武铉门”所涉嫌的问题金额,充其量是600万美元,且来自名不见经传的制鞋商所贿,与过去那种源于大财阀、动辄数亿美元的政治黑金已有程度上的很大差别,但纵然如此,仍难逃舆论和法律的追究。


卢武铉自杀后,一些中国媒体在评论中谈到了道德压力,不少公众赞赏卢武铉表现出的知耻意识。看来这一事件引起中国民众的广泛关注,在很大程度上并不是由于卢武铉卷入了腐败案,而是他的自杀体现出的耻感文化


更多的是,民众对官员道德压力的缺失深感担忧——卢武铉的个人羞耻感,让他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最高的代价,但是,当一个国家绝大多数人,甚至掌握权力的阶层,都缺失羞耻感的时候,仅仅是个别人的羞耻感有用吗?


韩国司法部门在卢自杀后又突然宣布停止调查——其人已逝,罪与非罪的法律之辩,或“保守”与“改革”之争,接下来也许会先让位于东方民族的义礼人情。


这似乎代表自杀可以换得尊严和宽恕。台湾地区的《中国时报》刊发了一篇评论称,肯定卢武铉自杀,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负面教育,我们探讨腐败的时候,应该集中关注于“如何透过公正的司法体制,将相关弊案厘清并予正确判决,让犯罪的人得到应有的惩罚,给人民一清楚的交待,还给人民公道”。


寄希望腐败分子的自我反省和良心不安,实在是一种无力的一厢情愿。治疗腐败的最好方剂还是法律和公开透明,这也是形成道德压力的最重要的基础。事实表明,仅仅靠道德压力而不是法律程序,是无法从根本上解决腐败问题的。■



卢武铉留给韩国的“背影”


卢武铉事件的发生,将会进一步造成韩国民众的分裂与对立。



卢武铉的悲壮身死,对韩国政治现状造成了极大冲击,未来也会对韩国政治生态产生重要影响。近日,《新民周刊》就卢氏之死对韩国政坛的冲击,专访了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韩国研究中心郑继永博士。以下是采访摘要。


“非黑即白”的政治文化难辞其咎


《新民周刊》:有分析认为,卢武铉自杀是权威政治使然,也有个人性格的因素。在你看来,导致卢武铉自杀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郑继永:首先,是韩国的政治文化使然,韩国“非黑即白” 的政治文化难辞其咎。正如前韩国国会议长金守汉所言,“在经济发展与合作组织(OECD)国家中,韩国的政治文化最差……卢武铉事件应成为韩国政治大变革、民众大觉醒的契机”。在野即无条件反对,上台即不择手段报复,这是韩国政治的重要特征,武断改变前任不同理念政府的政策和政治打击几乎成为惯例。


据韩媒报道,在卢武铉事件中,“朴渊次门”调查无疑有着对卢武铉系政治势力政治报复的成分,检察机关不仅将前青瓦台高级幕僚几乎一网打尽,更有意将这一事件的矛头指向以卢武铉为代表的进步势力,意在政治上通过对卢武铉的调查来打击在野的政治势力。


其次,韩国政治中政经勾结的政治社会现实也是不幸的根本源泉。韩国政治中有一句名言:“从政是发财和破产的捷径”,政客与金主从来都是一枚硬币的两面。由于依照韩国宪法规定,总统有着“帝王”般不受制约的权力,出现总统本人、子女、配偶、亲属的贪腐现象不足为奇。相反,一旦总统卸任,由于失去了权力保护,各种贪渎案也随之暴露,因此在职贪污、卸任追究的方式就成为韩国的政治现实。


再次,个人性格也是这一悲剧的成因之一。从韩国历届总统的个人史来看,大都经过多年的政治积淀才得以出现在政治舞台上。如金钟泌、金大中、金泳三等人都在韩国政治的漩涡中浸淫多年,被排挤、驱逐多次,曾经先后依附过不同的政治家,最后才开创了把持韩国政坛多年的“三金政治”。


相对于这些老牌政治家,卢武铉投身政治运动的过程相对简单,在多年的律师生涯中常常代表着正义与道德。而在投身政治生涯之后,卢武铉也表现出了不同于老牌政治人的性格,不断强调其政治道德感以区别于韩国政界的现状,并曾先后拒绝了金泳三与金大中等政治明星的邀请。因此,在出现“朴渊次门”后,卢武铉不止一次向民众道歉。尤其是在检察机关于4月30日传讯卢武铉后,5月12日媒体报道称将调查其女卢静妍购买美国豪宅一事,检察机关还计划在5月23日传讯其妻权良淑。至此,卢武铉建立起来的政治道德彻底被击垮,人格尊严、案件调查、政治道德的多重压力终于成为卢武铉不堪重负的最后一根稻草。


以死明志引民众同情


《新民周刊》:对于卢武铉之死,韩国民众、尤其是亲卢派反应强烈,指责李明博政府将其逼上绝路。为什么会得出这样的结论?


郑继永:从韩国的民族性上看,韩民族是崇尚善和美的典型的东方民族,尊重老人是韩国最基本的礼仪。尤其是在卢武铉离职后,回到乡村赋闲后更作为一个普通老者出现在民众眼前,在民众中有较高声望。卢武铉涉案嫌疑金额仅600万美元,与前任总统的案情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在这种情况下,卢武铉以死明志自然会引起广大民众的震惊与同情,未免会联想到政府过于小题大做。


而在“朴渊次门”的调查过程中,韩国媒体连篇累牍、一边倒地报道卢武铉的动向与案情发展也是重要原因。民众普遍认为,如果没有检察机关故意泄露案情,媒体不可能如此追风随影,自然会认为这是李明博政府对上届政府的政治报复。


《新民周刊》:这会不会成为韩国民众对立与分裂激化的导火索?执政党和在野党将出现怎样的角力?


郑继永: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韩国政治就出现了严重的左右对立,这种政治对立与分裂已经影响到民众的社会生活,并形成了韩国政治中有着鲜明特征的地区主义,成为左右韩国政治的一个重要因素。


韩国选民最具特征的投票行为,就是基于政党领袖或候选人的地缘因素采取的集体投票行为。从韩国的政党史来看,韩国历任总统中的朴正熙、全斗焕、卢泰愚、金泳三等人皆出身于岭南地区,岭南地区在地区发展和人员任用方面都远远超过湖南地区,因而造成了两地的极端对立情绪。(岭南是釜山广域市、大邱广域市、蔚山广域市、庆尚北道、庆尚南道的总称,而湖南则是光州广域市、全罗北道、全罗南道的总称。)这种地区主义的分裂一直延续到现在,保守与进步势力的政党在不同的地区都形成了支持自己的票仓。这是长期的历史纠结,尤其是在1980年代全斗焕政府时期“ 光州事件”后,这种对立更加明显。同样,在各种选举中,韩国的政治人也有意利用这种地区主义来夺取选票,更有意识地强化这种地区主义。


卢武铉事件的发生,将会进一步造成韩国民众的分裂与对立。事实上,这种政治对立已经出现了些许苗头。在“卢风”的发源地和进步势力的根据地光州及全罗南道等地,拥戴卢武铉的“爱卢会”等组织纷纷指责现政府将卢武铉逼上了死路。


而大国家党籍议员田丽玉博客出现“卢武铉的尸体应运回北韩”的帖子后,更引发了网民对田本人和大国家党的声讨浪潮,大国家党随即做出反应称是有人恶意而为,而非田丽玉所为。同样,在自由先进党总裁李会昌前去吊唁时遭到了亲卢民众的鸡蛋阻击而未能进入灵堂,而现任总理去吊唁时也被斥骂,朴槿惠、金炯旿等保守派政治领袖的吊唁也被拒绝。左右对峙的局面已现端倪。


腐败政治尚难根除


《新民周刊》:政经勾结是韩国政治根深蒂固的现象,韩历届政府在反腐上作了哪些努力?主要有哪些困难?


郑继永:韩国的总统可谓命运多舛,多位总统未能安享晚年。


首任总统李承晚因政治腐败和专权在“四一九”革命风浪中下台,客死海外;朴正熙遇刺身亡,全斗焕、卢泰愚因收受非法钱财锒铛入狱,金泳三也因其子的经济问题而遭受调查,刚刚离任的卢武铉则成为“韩国政治史上首位自杀的前总统”。离任高官被调查、被追究、被判刑已经成为韩国政治难解的“政治魔咒”。从根本上讲,这一“政治魔咒”源于韩国的政经勾结现象。


作为一个典型的转型国家,韩国自建国之始就面临着严重的腐败问题的困扰。到目前为止,韩国虽然经历了由威权到军人干政和民主化转型,而每届政府也都标榜自治腐败是其最大政策目标。但不幸的是,韩国政坛中的腐败现象却如影随形,已经成为韩国政治社会的顽疾,先后有包括多位总统在内的大批高官因此身陷囹圄,韩国曾经因此背上了“腐败共和国”的恶名。


据2004年10月国际透明性机构(TI)公布的数据表示,韩国的腐败认识指数在146个国家中排名第47位。尤其是在1997年末金融危机之时,政经不分更被视为经济危机的重要起因之一,腐败问题已经成为韩国严重的经济、社会与政治问题。


为彻底根治腐败,韩国各届政府都试图以各种方式解决这一问题,强制公职人员公开财产情况就是措施之一。1981年12月,韩国颁布《公职人员伦理法》,首次提出公职人员应登记财产状况,并于1982年12月31日修订后于1983年1月1日实施。之后,韩国又对登记对象与范围做出了一系列的细化与修补。在实施的20余年中,财产申报制度在相当程度上发挥了堵漏腐败现象的作用,不少高官和政治人纷纷落马,在源头上遏制和杜绝了不当蓄财的蔓延,在相当程度上促进了社会公平与进步。


从根本上讲,韩国仍然是一个传统的东方社会,两者的结合使得参与政治需要更多的财力支持。这就构成了当时韩国的社会与政治背景,一方面有着对传统清明政治的追求,另一方面却需要大量的财力支持。这种政治与经济结合产生的政治自然对韩国政治产生了莫大的影响,政经勾结成为韩国最严重的“政治病”,并引发了韩国民众对于政党与政治的强烈不满。正是在这种政治社会背景下,催生了韩国的官员财产申报制度。


从1982年酝酿制定以来,随着社会与政治环境的变化与发展,韩国官员财产申报制度的内容与形式也经过了不断的完善与发展过程。这些发展与变化不仅仅体现在对具体内容的增减上,也表现在其政治约束力和执行力上。从1983年到1993年的十年间被称为韩国官员财产申报制度“失去的十年”,1993年金泳三自行申报的举动成为结束这种情形的决定性措施,可以说,最高统治者的带头作用为韩国官员财产申报制度实质性作用的发挥产生了革命性影响,也是这一制度出现划时代变化的转型期。在不断的发展过程中,韩国官员申报制度在内容上更为完备,不仅局限于官员本人,也涵盖了官员的直系亲属等,制度层面更为完善。


实施近30年来,韩国官员财产申报制度对于韩国的廉政建设发挥着一定的影响,已经形成了“震慑”、“纠错”与“处罚”的良性循环机制,包括总统在内的许多高官和政治人因此受到处罚。这一制度在一定程度上发挥着对社会的震慑作用。但是,官员财产申报制度并非包治百病的“万能药”,仍然存在着不足之处,依然存在着诸多需要改进和完善的地方。


卢武铉身后的政治变局


《新民周刊》:卢武铉的自杀将如何改变韩国的政治生态?是否会成为一个分水岭标志?


郑继永:卢武铉之死无疑是韩国政治史上的大事件,是对韩国政治现状的极大冲击,也会对韩国的政治生态产生重要影响。因调查而“逼死”前总统是韩国史无前例的事情,卢武铉之死无疑是李明博政府的政治软肋,也是进步势力得分的良机。


就目前情况而言,朝野各党正在对卢武铉自杀事件进行进一步的评估,各方的反应也只是反映在情绪上,没有过多地对该事件进行进一步的政治操作。一旦准备就绪,各党派无疑均不会放过这一良机。由此可见,韩国的政坛将迎来一场猛烈的政治风暴。由此,韩国的政治生态也将出现新的变化。


对于李明博政府而言,国际、国内形势实在不佳。靠拼经济上台的李明博上台伊始就遭遇了百年不遇的金融危机,经济境况不尽如人意,其标榜推行的“新亚洲外交”反应寥寥;在野党的攻讦、大国家党内的派系斗争以及南北关系的窘境也使其苦恼不已。卢武铉之死无疑更是雪上加霜,在野党的借题发挥与政治运作如果与韩国民众的情绪合流,将可能成为李明博政府的重大政治考验。


卢武铉事件将成为政治生态变化的分水岭,保守势力和进步势力各方都在为左右对立可能导致的后续变化布局。


对于进步势力而言,卢武铉事件无疑是一次政治得分的良机。在卢武铉下台后,诸多高层人士或出走或反水,卢武铉所在的党几尽分崩离析,其他进步势力也处于低潮期。2008年国会选举中柳时敏等人的落败使势力不断萎缩,最终以丁世均为中心逐渐稳定下来,正计划筹建一个以岭南势力为核心的亲卢政党。但随着韩国检察机关对“朴渊次门”调查的深入,大批原总统府高官与幕僚被纳入调查范围,朴渊次等卢武铉背后的金主也成为调查对象,亲卢势力几近被斩草除根。卢武铉之死一方面令亲卢系失去了重心,另一方面无疑是亲卢势力加强团结的良好机遇,如能利用好这一事件的政治效应,将可能成为亲卢势力东山再起的重要因素。■


让人爱憎交织的“傻瓜”


卢武铉的傻劲曾助其登峰造极,也正是这股傻劲,使其获得了一个爱憎交织的称呼——“傻瓜卢武铉”。



5月23日清晨,韩国前总统卢武铉在老家金海市峰河村后山的烽火山上跳下了山崖,令人遗憾地结束了传奇的一生。此时,离卢武铉回归故里仅15个月,韩国民众正在期待他能成为卸任总统的典范。


卢武铉走了,韩国国民不仅抱怨自己未能守护这位平易近人的老人,而且觉得卢武铉选择这条路实在太傻。实际上,正是卢武铉的这股傻劲曾助其登峰造极,也正是这股傻劲,使其获得了一个爱憎交织的称呼——“傻瓜卢武铉”。


从商业高中生到律师


1946年8月6日,卢武铉出生于庆南金海市进永邑峰河村,是一户平凡农家中3男2女中的老幺。


卢武铉的一个哥哥叫卢建平,今年5月14日因受贿罪被判处4年有期徒刑,这给卢武铉带来了极大的伤痛。卢武铉曾在他去世前的最后一篇博客一开头就写道:第一次听到哥哥的事时,总觉得“不会吧”。但是“不会吧”的想法被否定以后,我想用“真是可耻的事,请大家恕罪”这样的词句表示道歉的,但是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当时在自己心里说:“不可能把哥哥的种种大小事情都监督好吧?我也是没办法呀。”


据说,卢武铉从小就聪明伶俐,但因家境贫困早早就打断了升入大学的念头,而是进入釜山商业高中学习。尽管未能读大学,但卢武铉并未放弃自己的理想,而是凭着一股傻劲努力自学。毕业后,他在一家中小企业找到工作,但干了一个半月就辞职,在蔚山暂时干一些力气活。然后回到家乡盖土坯房,在那里准备应司法考试。1968年到1971年,他在江原道前方师团作为步枪手服兵役。退伍后,卢武铉继续自习准备应司法考试。最终在30岁时,他艰难地通过了国家司法资格考试。有了这个资格证,卢武铉的人生就迎来了一个新的转折点。


两年半之后的1977年9月,卢武铉荣耀地成了韩国大田市地方法院的一名法官,从此摆脱了穷困潦倒的生活。


就在4年半以前,卢武铉已经与权良淑女士结婚,并且膝下有一男一女。不过,卢武铉称,法官职业与他的个性不符,于是在短短7个月之后便果断提交了辞呈,转行开了个律师事务所。卢武铉抛弃平生可以享受的安逸生活做了律师。


从律师到平民政治家


他接办的案子多为有关税务诉讼案,而且以很高的胜诉率在该地区获得了名声。1981年,他担任了“釜林事件”的辩论律师,借此机会踏上了充满荆棘的人权律师之路。


所谓的釜林事件,是指“釜山的学林事件”。1981年9月,政府当局以学习有利于敌人的宣传物为由逮捕了釜山地区22名学生和在野的政治人士。从此之后,这起事件成为了卢武铉的人生转折点。卢武铉也曾回忆说:“‘釜林事件’成为了我的人生中的一大转折点。”


此后,卢武铉与民运人士、学生以及在野人士开始交往。他在釜山开办了劳动法律咨询所,同当时的全斗焕军事政权对抗,并为受压迫的劳动者和青年学生们争取权益。1987年9月,卢武铉在“李锡奎事件”中为公众所知。李锡奎是遭到催泪弹撞击而死亡的大宇造船厂的普通工人。当时,卢武铉为澄清事件真相而四处奔波,但却因“第三者介入”嫌疑而遭到拘捕,关了21天才被释放。他由此变成了一名“街道律师 ”。当时,他在工潮现场面对工人作了热情洋溢的演讲,给劳工们留下了深刻印象。


作为民权律师的卢武铉出名后,当时也一直站在民主斗争第一线的统一民主党总裁金泳三推荐其竞选第13届国会议员,选区是韩国第二大城市的釜山市东区。1988年4月,卢武铉竟然奇迹般地击败了当时的实权派人物许三守,正式开始了风云变幻的政治生涯。


卢武铉入主国会后,成为“第五共和国(1981-1988年的全斗焕政府)腐败问题调查特别委员会”委员。


作为第一次当选的国会议员,卢武铉在国会听证会上面对现代集团董事长郑周永等实力派证人,提问井然有序且尖锐,并通过电视荧屏深入到普通市民家中。正是通过国会听证会,卢武铉的雄辩才华得以充分展示,他这个默默无名的政治新手,也在一夜之间成了韩国一颗冉冉升起的政治新星。


1991年9月起,卢武铉担任谈判代表,负责新民和民主两党合并一事,后来又担任合并后的民主党的发言人。1993年3月,卢武铉担任民主党最高委员。1997年11月,卢武铉担任金大中创建的新政治国民会议副总裁。在1998年国会议员补选中,卢武铉作为金大中阵营中的一员再次当选国会议员。2000年8月,时任韩国总统的金大中将其任命为海洋水产部长官(2000年8月至2001年3 月)。

2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