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特务 生死卧底/ 谍报组开展秘密工作

kamkwomgho 收藏 0 22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35年初,中国共产党的活动处于低潮期,中央红军正在进行二万五千里长征,日本法西斯为巩固后方,在此刻加紧了对东北的控制。


那年,代号「古斯达夫」的张逸仙成了天津租界某座小楼的新房客,他平时以木材商人自居,偶然会在家中接待一个自称是「大北广告公司业务员」的人,而那个人就是代号为「瓦尔德尔」的杨佐青。


虽然此前,杨佐青系中共地下工作者,但他与张逸仙从苏联回国后,便直接隶属于苏军总参情报部,与中共不发生横向联系。他们在天津的直接领导,是一个能说英语的德国人,这个人平时常住在天津的苏联领事馆。受苏军总参情报部指派,他们要在天津成立情报小组,并针对日军开展谍报活动。在天津安顿下来后,张逸仙将同为地下工作者的妻子张琴玲从山东老家接回天津。当时他们接到的具体任务一共有三点:一是吸收新的组织成员、二是收集日军军事情报,并对日寇满洲战略设施实施破坏、三是为组织成员传达命令,发放生活及活动经费。


情报组组织严密


在抵达天津并开展谍报工作的两个月内,张逸仙先后发展一批特工,其妻子张琴玲成为情报组的通讯员,负责与分散在各地的情报员联系,并发放物资,搜集和汇总各种情报。除张琴玲外,这个情报组还发展了杨省三、黄一民、裴志亭、季书元、冯子宾等人,他们分别被派往大连、锦州、安东、张家口和天津;除上述地区外,情报组还将触角伸到了哈尔滨、辽宁等地。天津的这个情报组还建立了多个分支小组,各组间都单线联系,有时即使共同完成某项任务也不联系,这样就算某个小组被日军破获,其它小组仍能保存下来,继续开展秘密工作。


对于这些特工人员而言,情报搜集是最困难的工作。有时他们需要去火车站观察往来的火车,了解某列火车从何处来,要去向何处,火车上载有多少部队;有时也需要去机场了解有哪里些飞机,朝何处飞行等,这些都是情报。在情报组的努力下,分散在各地的特工开始将情报源源不断地传回天津,这些重要的军事信息由杨佐青负责整理汇总后,再转由上线通过电台发回苏军情报部。除了搜集情报,谍报组还需奉命购买并储备燃烧材料,配制炸药,自制雷管引火等,对日军战略储备和重要军事设施实施有计划的破坏。


从事情报工作的核心就是「秘密」,特工在日常生活中的一切细节都不能让外人看出一点蛛丝马迹,此外,只要能获取情报,什么手段都可以采用。为了解美国军方的情报,张逸仙时常与天津的美军水兵打交道,而杨佐青则以广告公司业务员的身份在各地活动,他的行踪除小部分特工外,别人一概不知。


谍报网转战上海


对特工而言,被追踪是常有的事。有一次杨佐青在沈阳执行任务时被特务盯梢,他不动声色地慢慢走到河边,拿出一支香烟悠悠然抽了起来,并低下头假装整理鞋带,特务一靠近,他就站起来将特务推到河中。由于天津地处南北交通咽喉,从东北而来的各种人员比较复杂,考虑到东北方面与杨佐青相识的人不少,容易暴露身份,为便于进行长期谍报工作,苏联情报部门要求杨佐青将情报机关转移至上海。


(未完待续)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