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尊严已无路可退 南海对抗才是出路

中国的尊严已无路可退 南海对抗才是出路




也许很多时候看起来,韩国人的做法带有一些可笑的味道。如韩国总统李明博在今年三月份提出来的“新亚洲外交构想”,在中国人眼里大概会一笑而过。依托中美俄日四强外交的延伸将韩国提升成为亚洲主导国家,对于韩国确实有些不自量力的味道。然而不得不承认的是,李明博的思路里确实有值得中国深思的地方。




作为韩国总统,李明博应该对韩国的国力有个基本的判断。以小撬大不是不可能。只是实力对比差距越大,实现起来难度也就呈几何倍数方式增长。以韩国今日之国力,想要撬动中美俄日四国,怕是俾斯麦再世也只能望洋兴叹。至少,李明博的构想在他自己的执政阶段是不可能实现的。物质基础决定了所谓的“新亚洲外交构想”只能停留在构想的层面了。




比之卢武铉总统“东北亚均衡者”的构想,李明博的确向前迈了一大步。一个脱离了当前现实资源基础的理论的提出也必然有其目的。提出新的外交构想,很难让人不与当前主流话题金融危机产生联系。李明博的构想,带有极大的理想主义或者说超现实主义色彩,却能够在金融危机下内外矛盾激化的背景下给韩国人民一个方向。至于这个方向是否正确,这里先暂且不论,多少是迎合了韩国的民族性。




与韩国比起来,中国的国内经济形势受到的冲击相对没有那么严重。可是,中国的崛起客观上对美国全球霸权存在威胁。在对外问题上,中国受到了远远超过韩国的冲击。正是仗着美国或明或暗的支持,各类国家纷纷对中国发难,并借此契机缓解本国矛盾。历史一次又一次地证明了,内外矛盾是对立统一的问题。如果对外矛盾不能得到有效的解决,就会被转移为更为严重的内部矛盾。中国显然也遭遇到了这个问题。




于是,在中国身上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一个在世界大型经济体中受冲击最小的国家被各种矛盾所纠缠。在少数别有用心的人推波助澜之下,部分社会问题被无限放大,并上纲上线。




不能否认的是,在当前一个历史阶段下,中国社会存在一些问题和弊端。这些问题和弊端,并不是今天才有,却是前所未有地通过网络这样一个平台被迅速地传播。只不过,客观地来看,解决这些问题,也确实不是一朝一夕能实现的。这些问题的形成,也并非一少部分人造成。各种主客观因素共同作用,最终形成的问题和弊端,需要通过很多协调统一的手段来解决。这里面包括社会精神文明建设,包括******,包括法律制度完善。诸如此类,绝对没有一蹴而就的可能性。




世界上并不仅仅有中国,在考虑到国内问题的同时,当然也不能忽视与之无法分割的对外问题。因此,强调稳定的前提是必要的。内部不稳定,就可能为内外敌对势力所乘。苏联这样一个庞然大物,没有被从外部击垮,最终也是由于内部不稳定才被敌对势力瓦解,最终造就了一个“历史性的悲剧”。因此,政府的危机攻关是必要了。在处理国内各种社会问题的过程中,透明、公开、公正是很重要的。只有这样做,才不会让各种社会问题被敌对势力利用并加以扩大上升到社会矛盾的层次。




在本世纪前二十年的机遇期里,中国遭遇各种各样的麻烦是必然的。这确实是对于中国人民耐性的一个考验。一个民族能否在国家崛起过程中保持住应有的克制和忍耐,很大程度就决定了这个民族的前途。在弱势国家挑战既有强国的漫长历史阶段,无疑都必须用忍。




需要注意的是,从来也没有无限度的忍。任何一个民族的耐心都是有底线的。人就是人,不可能变成没有感情的神,自然也就不存在绝对意义上的理智。这个忍的对象,就包括内部问题和外部矛盾双方面。一方面是加强引导,让人们认识到忍的意义,对底线裕度进行扩容。另一方面是减少刺激,尽量远离底线。二者是相辅相成、缺一不可的。




既然内部在稳定前提下只能进行坚定而缓慢的改变,那么在对外问题上,必然有所取舍,以促进引导效果的实现。正如同韩国作为世界范围内的一个小国也有自己的外交理想和追求一样,中国作为亚洲乃至世界范围内的大国,应该有自己的追求。




当然,现在不能说中国没有追求。问题在于,中国的追求太远。这种远,是需要计算,需要理解,需要容忍的。这种看到遥远未来的素质,不能要求民众具备,也没有任何一国的民众具备。有时候看得过远会带来一些负面的效果。这就如远视眼和近视眼的关系一样,都不是正常良好的视力。




特别是在当前历史阶段下,美国在幕后策划,前台各国纷纷对中国动口动手,这种远就更难以让民众理解。远的战略必须要有近的行动来配合。中国崛起,也不可能靠简单的运筹帷幄得以实现。这样一个复兴中华民族的伟大历史进程,必然需要全国人民上下一心来实现。民族凝聚力和自信心的作用无可替代。如果人心散了,那一切就结束了。




韩国当前的外部矛盾并不突出,因此通过一些大而无当的构想,就能够带来一定的效果。中国则远不一样。领土领海矛盾是明确的,难以绕过的。中国民众忍的目的是什么?仅仅是经济上的利益吗?经济发展所带来的收益的分成结果是一个难以计算的范畴,属于未知领域。真正可以明确的,是国家强大后作为一个中国人的自豪与骄傲。可以说,中华民族的忍是为了国家的强大与繁荣,是为了作为一个中国人的尊严。




领土与主权完整,就是一个国家最基本的尊严。那些近段时间跳出来升级事态的国家,正是看中了这一点。对于那些国家来说,领土同样代表尊严。如果能够从庞大的中国那里拿到一点领土和主权,绝对是大得不得了的荣耀。这样的荣耀,就能够在金融危机下萧条的经济形势中给本国民众一个极好的安慰。用来转嫁国内矛盾那是再合适不过了。




直接说战争,确实有点不合适。可是政治冲突除了战争还有很多形式,战争是政治冲突发展到终极状态的结果。这也就是说,中国还有很多可能的选择。从大了讲,就是被动对应升级和主动升级。被动对应升级的一个典型特征就是别人做了什么,我就做什么。主动升级则是别人做了第一步,我就要做到第二步。现在的南海,别说是战争了,离武装冲突甚至武装对峙都还远了去了。冲突还在一个极低烈度的层面上。因此,即便要尽量避免战争,中国都还有很多功课可做。




极低烈度层面,对于中国来说是不利的。层次低,动用的力量就少,中国在国力和军力上的优势体现不出来。即便是对应升级,国内民众也很难满意。如果冲突层次高,那么中国就能够在事实上占据优势态势,甚至不需要一锤定音,也足以起到安定人心的作用。潜在的和事实上的,区别就在于这一点上。从理智的角度来看,中国在南海地区的力量是绝对优势的。放不放在冲突区域,都是客观存在的。然而,民众希望的就是看到事实上我们在南海冲突区域拉开的阵仗上投入了多少力量。那才是真正能够直接看到的,不需要转弯的实在货。谁都知道,潜在的,不如实在拿到手上。潜在的,也是可变的。就如同力量客观存在,一旦冲突升级是否投入却被人们认为存在变数。正因为这种潜在的哪怕几近不存在的可能性,就引起了人们无限的担忧,导致了不信任情绪的蔓延。通过主权及领土完整甚至其背后民族尊严的放大效果,潜在与实在在人们心目中的距离也可见一斑。




解决上述问题的最好办法无疑就是让冲突升级,投入力量,让民众看到浅显却真实的一切。中国需要学习的就是李明博的方式。只是中国由于国家规模及特殊历史阶段所遭遇的特殊局面,拿出来的东西确实应该更实在一些,更明晰一些,更亲近一些。让民众看到,中国的力量是敢于投入到对抗中的。那么至少对外问题这一块上所承受的压力会大为减少,从而也某种程度上有利于对国内社会问题矛盾的泄压。




未来是遥远的,眼前的尊严等不了那么久。一个必然的取舍,未来的道路,从来不是一条直线。或者停一两步的休整,也会坚实继续向前走的基础。耐心无法超越时代,这个时代的人们需要见证中国实力,而不是遥想中国潜力!




中国,急需一份合适的伟大“外交构想”,走一条和平对抗的道路!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