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苏里江传奇 下卷 第三十五章

wb1951 收藏 6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0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00.html[/size][/URL] 通过几次思想交流会,蔬菜队职工的思想基本稳定下来。王振华也到县区信用社、农行找了一些老同事寻求帮助,用固定资产做抵押,贷到了一笔生产资金;加上职工们入股的钱,蔬菜队的春播生产总算是按时完成了。 夏天来临了。夏菜在职工们的精心护理下长得很好。西红柿、水萝卜、大头菜、豆角产量都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00.html


通过几次思想交流会,蔬菜队职工的思想基本稳定下来。王振华也到县区信用社、农行找了一些老同事寻求帮助,用固定资产做抵押,贷到了一笔生产资金;加上职工们入股的钱,蔬菜队的春播生产总算是按时完成了。

夏天来临了。夏菜在职工们的精心护理下长得很好。西红柿、水萝卜、大头菜、豆角产量都好于往年。由于新提拔的销售科长张大和事先到周围市县联系销售渠道,所以,采摘下来的新鲜夏菜很快就被装上货车拉走。由于周边市县订菜的单位较多,有一段时间还产生了供不应求的情况。由于饶头蔬菜队的夏菜品种多、质量好,供应及时,拉到外地市场也卖出了好价钱。

这天早晨,王振华、徐哥、爱英站在地头上,看着夏菜装车、过秤的忙碌情况,心里十分高兴。王振华走到刚从外地回来正在指挥、安排装车的张大和跟前,拍拍他的肩膀说:“大和,这阵子辛苦你了!外面的销路怎么样?”

张大和乐呵呵的说:“放心吧,王主任!我这段时间跑了鸡西、双鸭山、七台河、牡丹江、绥芬河等地,特别是矿区,对蔬菜的需要量很大。我在鸡西市矿区发现,只要是蔬菜、瓜果车一到,休班的矿工们一下就把菜车围起来了,有的干脆不问价,围起车来,前面有一个领路的,干脆要求司机把车开到矿区宿舍,这时,围拢过来的职工家属,二话不说,一哄而上,就把菜包下买光了。”

王振华点点头说:“这说明,周边矿区对蔬菜的需求量还是很大的,只是我们原来没有开发利用这个销售渠道。”

张大和接着说:“把蔬菜卖到周边矿区虽然没有卖给俄罗斯赚钱,但是,起码不至于压到家里烂掉了。”

王振华看了看即将陪同货车出发的张大和,紧紧地握了握他的手说:“大和,外出在路上多多保重,希望你们凯旋归来!”

上了车的张大和,在车上向大家摆了摆手说:“放心吧,王主任、徐哥、爱英,你们就听好消息吧!再见!”装满了各种夏菜的货车鸣着喇叭,顺着沿江大路向西开去。

送走了货车,王振强、徐哥、爱英走到江边上稍事休息。上午的太阳斜挂在东南方的天空上。天气很好,对岸隐没在绿树从中的比曼城郊楼房在晴朗的夏日下,显得分外清晰。遥望着对岸,大家的内心一下子回忆起了许多往事,只是这些往事是那样令人难忘,又那样令人产生感慨,一时间,大家反而默默地,谁都没有说话。大家就这样静静地、相对无言的坐了一会。

王振华突然打破沉默,对徐哥、爱英说:“告诉你们一个信息。”

爱英睁着大眼睛,笑着问道:“王叔叔,应该是一个好消息吧?是不是又和对岸有关系呀?”

王振华也笑着说:“鬼丫头,就你心眼多!你还真说对了,真的和对岸有关系。”

徐哥也急着打听:“王主任,是不是俄罗斯方面又要履行农业基地的协议了?”

王振华摇了摇头说:“那倒不是。看把你俩急的。啊,是这样。听到省里开会的县领导同志回来说,自打苏联解体之后,远东地区虽然暂时没有能力履行原农业基地协议,但是,由于远东地区离俄欧洲部分较远,新建立的俄罗斯联邦无暇顾及偏远的远东地区,所以,远东地区的自主权也相对大一些。经和中方商议,决定以小额贸易和居民易货方式进行交易,以解决俄方急需的轻工、粮食、蔬菜、瓜果产品。”

爱英又问道:“具体操作又怎样进行呢?”

王振华再次看了看江两岸的位置,沉思着说:“既然是做买卖,就需要有一块贸易场地。听说在饶头和比曼各设一块贸易场地。我方在饶头码头一侧40米的地方围起一块200平方米的场地;比曼方面在城郊靠近江边的地方也设同样大小的一块场地。冬季11月中旬江面结冰之后,就可以举行不定期的小额易货贸易,等过一段时间,摸索经验后,再举行定期小额易货贸易。”

“原来是这样!这么说,江两岸在规定的日子里,都可以过江和对方来往了?”爱英难掩心中的激动,迫不及待的问王振华。

“应该是这样。只不过,双方交易人员到对方后,只能在规定的区域内进行交易,不得离开交易场所;而且交易时间一到,就有专人、专车负责将交易人员送回江对岸去。”

“啊,原来是这样。”爱英思衬着,点点头,没有再说话。

转眼又到了年底,,蔬菜队今年的粮豆、蔬菜、瓜果长势非常好,除了留下队里自用,以及部分供应饶头当地居民以外,其余产品全部销售到周边市县和矿区去了。除了清偿百分之五十的银行贷款外,所有职工欠发工资全部付清,还留下了相当部分的再生产资金。县区对蔬菜队的企业初步改制成功予以通报表扬。队里年终核算结束以后,经队委会研究决定,给蹲点锻炼的调研员王振华分得红利5万元、徐哥3万元、爱英5万元。其他职工也根据入股多少分得了相应的红利。其中,销售科长张大和分得5万元红利,外加10万元奖金。

看到股份制确实使职工获得了好处,在年终总结会上,大家发言情绪热烈,有不少未入股的人表态要入股;其中,表现最积极的就是丛秀芬和唐翠莲,两人当场表态各入股3万元。大家对来年的生产、销售充满了信心和希望。

一九九三年春节刚过,大家还充满在节日的喜庆之中,另一个好消息也传到了饶头居民的耳中。大家等待已久的小额易货贸易也首先在中方饶头拉开了序幕。正月初七这一天上午,晴朗的冬日在阳光照耀下,大概和人的心情有关吧,居民们感觉乌苏里江冰面上的积雪也反射着明亮、欢快的光芒。码头后方的平坦的水泥地面上,200平方米的空地被打扫的干干净净,周围一圈铁栏杆上围着红丝绳。

码头周围的墙上用中俄两种文字写着:“热烈欢迎俄商来饶头开展小额易货贸易!”“祝愿中俄两国人民的传统友谊不断发展!”铁栏杆的进出口处立着一个醒目的大指示牌,上面用中俄两种文字写着:“中俄边民小额易货贸易饶头贸易区出入口”。

8时左右,一辆大巴越过主航道中心线,驶上江岸,来到饶头码头后方,在易货贸易区边上停下。大约有20多位俄商穿戴皮帽大衣、皮靴陆续从车里走下来,围观的群众向他们鼓掌表示欢迎。这些俄商则向居民们挥手致意。俄商们把放在大巴车顶上的成袋旅行包卸下车来,然后背进贸易区,在工作人员的安排下,在划好的范围内选好位置,先在地面上铺上一层帆布,然后打开旅行包,把带过来的商品逐一摆放在帆布上。

这时,从饶林周围市县赶来的中方商贩和群众也陆续进入了贸易场地。只见在俄商的摊位上,摆着俄制军用望远镜、皮毛产品;还有水泥、化肥、钢材、纸浆的样品。中方商贩则以轻工产品、生活日用品、农副产品、服装为主。中方群众、双方商贩都怀着极大地兴趣观看对方带来的物品。双方用中俄混合语言进行交谈,用计算器按上数字进行讨价还价,整个交易场一片“哈拉少(俄语:好)!斯巴西巴(俄语:谢谢)!的喊声,真是热闹非凡。

爱英、刘梅、秀芝互相依偎着走进交易场内。三个女人一边慢慢走着,一边有说有笑的评论着场内的商品。爱英则不时的用熟练地俄语向俄商询问商品的质量、价格。

这时,一个饶林来卖木耳的中方小伙子看到爱英和俄商谈笑风生,十分佩服爱英的俄语会话能力,满脸赔笑的走过来对爱英说:“大姐,我看中了一个老毛子的貂皮外套,想用10斤木耳换下来,可是和这个老毛子怎么也整不明白,你帮着翻译一下吧!”

爱英了解到这小伙子也是下岗待业的,顿时起了同情之心,满口答应下来。当她和这小伙子来到这个卖貂皮外套的俄商面前,只见这个俄商急得手忙脚乱,结结巴巴,连说带比划的正和几个中方商贩谈买卖。从他焦急的神情中可以看出,由于语言障碍,他连一件生意也没做成。爱英走到这个俄商面前,只见他面容憔悴,显得非常疲倦。爱英好像在哪里见过此人,可是一下又想不起来。

她走到这位俄商面前,礼貌的用俄语问他:“您好!先生。请问您做什么生意,需要帮助吗?”

这位俄商抬起头来,像遇见救星一样,望着爱英连连说:“谢谢,谢谢!小姐,需要您的帮助!”

就在俄商抬起头来,两人的目光碰到一起时,几乎同时认出了对方。

“维克多先生?是您?”

“啊,陈爱英小姐,是您吗?我好像做梦一样啊!”

爱英迅速问明了需要翻译的事项,三下五除二,就把维克多和几位中方商贩的买卖谈成了。双方互换了商品,饶林这位小伙子十分感谢爱英促成这笔买卖,拿出一包木耳递给爱英表示谢意。被爱英婉言谢绝了。当爱英帮助维克多将带来的20多条貂皮外套全部易货交换完毕时,离交易收场和俄商返回的时间还早。爱英向带队的俄商代表以及中方的保安人员说明这位维克多先生是她的老朋友,请允许她和维克多先生到江边码头一叙。由于爱英在两岸的知名度,俄商代表和中方保安人员立刻就表示同意了。

维克多收拾好易货换来的物品,和爱英缓步走出了交易场,来到江边。看着维克多疲倦、憔悴的面容,爱英关心的问道:“维克多,这么多年没见,您还好吧?您好像瘦多了!”

维克多轻轻地叹了口气,对爱英说:“英,请允许我这样称呼您。说起这几年,由于我的国家正在转轨改制,大量企业破产、倒闭。职工纷纷下岗、失业;我也未能幸免。我所在的拖拉机制造厂去年破产,我也失了业。只得倒点小买卖维持生活。觉得这次边民小额易货贸易是个机会,因此就借了点本钱,贩了几条貂皮外套来易货。根据俄罗斯的市场行情,这批农副产品拿到俄罗斯市场卖出后,肯定能挣3到4倍的利润。真是多谢您了,英;我原本以为见到您没有什么希望了呢!”

爱英真情的笑了笑说:“维克多,没有您出手相助,我当年落到比曼河里就出不来了!我应该谢谢您才对呢!今天您来到中国的国土上,能帮您一点小忙是我应该做的事。啊,对了,柳霞阿姨,契年柯、娜塔莎、维佳和冬妮娅都还好吧?我真想念他们呢!”

维克多又是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苦笑着说:“柳霞医生、契年柯、娜塔莎的工作岗位是医院学校、边防部队,倒还稳定,只是维佳和冬妮娅的纺织厂也不好过,他俩也下岗了。”

“那他们的生活是如何安排的呢?”爱英十分同情的问道。

“我也好长时间没有看到他们了,可能也是到哪里去临时打工了。”维克多闷闷的说。

爱英从口袋里掏出保存多年、原本打算在交易场上买货的200元卢布交给维克多说:“维克多先生,麻烦您把这200元卢布交给冬妮娅,就算我的一点心意吧!”

维克多深邃的眼眶中闪着点点泪光,他深情的对爱英说:“我代表他俩谢谢您了!英,我没有看错,您真是一位重感情、讲义气的好姑娘!”

几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维克多谢绝了爱英请他吃饭的盛情邀请;返回的时间到了,维克多和同来的俄商带着易货换回的大包货物,踏上了大巴车。大巴车鸣笛一声,向欢送的中方人员告别,维克多在车窗里向爱英挥手告别;大巴车驶过乌苏里江冰封的主航道中心线,消失在江东岸茫茫的丛林中……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