驳:龙应台的《给我们一个政治家》

本人主动“评判性”交流的“作者的原创”文章

龙应台:给我们一个政治家

(这篇文章很容易在互联网上搜索到)

[引用]:

台湾需要什么样的总统?

2006年6月27日,国会进行罢免总统的投票,我曾经针对陈水扁总统写了〈今天这一课:品格〉,说,

一个国家的元首,在我的理解,有4个核心的责任:

第一,不管国家处境多么艰困,他要有能耐使人民以自己的国家为荣,使国民有一种健康的自豪感。

第二,不管在野势力如何强悍,他要有能耐凝聚人民的认同感,对国家认同,对社会认同,尤其是对彼此认同。

第三,他要有能耐提得出国家的长远愿景。人民认同这个愿景,心甘情愿为这个愿景共同努力。

第四,他不必是圣人,但他必须有一定的道德高度,去对外代表全体人民,对内象征社会的价值共识。小学生在写「我的志愿」时,还可能以他为人生立志的效法对象。

今天是2008年3月18日,距离总统选举还有3天。2300万人在思索:台湾,需要什么样的总统?

=================

[本人认为“龙应台”的错误之一]“龙应台”的智慧层次代表的世界各国主流专家学者,只会盲目地给世界各国的民众洗脑(催眠)。

很显然,“龙应台”的智慧层次代表的世界各国主流专家学者,目前,只能赞同投票表决的少数服从多数,以这种鱼目混珠的政治程序来维护既有的世界主流洗脑(催眠)式政治体制秩序。“龙应台”所认为的一个国家的元首的4个核心责任,也只有智慧的圣人能够充分达到,而“龙应台”的智慧层次代表的世界各国主流专家学者,却连至少很高的智慧层次都未达到,所以,“龙应台”所认为的一个国家的元首的4个核心责任,也只能是一种模糊的目标而已。

“他不必是圣人,但他必须有一定的道德高度”,那么至少是全体民众中相对最优秀的德才兼备的人吧?……,到目前为止,人类社会世界各国还没有一个国家出现过能够识别全体民众中相对最优秀的德才兼备人的政治程序,以往的人类社会世界各国的专家学者还没有一个人能够拿出识别全体民众中相对最优秀的德才兼备人的政治程序的理论,当然,本人已经拿出识别全体民众中相对最优秀的德才兼备人的政治程序的理论,这种理论就是人类社会世界各国首创真正民主的理论:

美国式假民主代表的目前世界各国主流政治体制,就是盲目抄搬套用于约2500年前的“雅典民主”,相应的详细以理服人的论述,详细请见人民网本人博客的政治智慧原创:《“中国第一个未冕诺贝尔政治奖诞生了”之序言》,……,首创真正民主政治的改革。

《“中国第一个未冕诺贝尔政治奖诞生了”之序言》,……:

http://blog.people.com.cn/blog/c6/s1310,w1233413111984901

“人民认同”有两种体现认同的秩序,一种是“投票表决的少数服从多数”的这种不懂装懂的认同;另一种就是本人提倡的以限制字数的原创文章进行层层深入以理服人辩论,来体现一种全新的贤者居上不贤者居下的理性政治秩序,从而首创人尽其才和野无贤才的真正民主社会局面。

“投票表决的少数服从多数”选出一个人,之后这个人就被认为是“有一定的道德高度”的人,当然任何人都是“有一定的道德高度”的人;“先射箭,后以箭射中的地方为10环而画靶心”,给世界各国的民众以此理洗脑(催眠)是否应不要廉耻?(2009-05-26 21:33:50)

[引用]:

初到欧洲时,一个完全没人在意的街头小细节被我看在眼里。

过十字路口时,人们不耐烦地等候红灯转绿,总有一半的人,两边张望一下,脚步不停,一个箭步就抢穿过了红灯街口。但是,如果在等候过街的一群人里,有一个父亲或母亲手里牵一个幼儿,站在路口,我发现,那一整群急躁的人就忍,忍,忍到绿灯真的亮起,才开始快快走动。

那牵手的父亲或母亲,可能在滚动的人群里低头跟孩子说话,「你看,红灯不能走,要等绿灯。」

我很惊讶﹕这是什么样的社会默契啊。不需要开口,一群不相干的人都知道,而且接受,而且切身实践一件事﹕

你怎么做,孩子就怎么学,所以,不要给孩子错的示范。

……

核心价值,可以因阶级、因族群、因利益之所导、因意识形态之所在而有所分歧,但是,给孩子一个最好的未来,却是最大的公约数,它绝对超越政治,无关立场。

=================

[本人认为“龙应台”的错误之二]“龙应台”的一般化智慧层次代表的世界各国主流专家学者,并不懂美国一类主流政治体制国家的执政大方向是否有严重错误,就因为“龙应台”的一般化智慧层次根本看不到美国一类主流政治体制国家的执政大方向有严重错误。

美国一类主流政治体制国家的执政大方向有严重错误,而这个国家的内部再有所谓的谦让等所谓“社会默契”秩序,也只能是被其国主流专家学者催眠(洗脑)的结果。“我们怎么教孩子?”教孩子们盲目顺从于其国主流专家学者催眠(洗脑)的“甜言蜜语”!?!这是否太过无耻了?“智慧层次一般化的人就是平庸,背诵再多的知识也只能是智慧平庸,……”。谚语,“驴子总是驴,披上黄金也只能是驴”,……。

[引用]:

这些国家机构所制订的规矩、政策、法律,都可能形塑社会的风气。为政者不廉,社会就贪;为政者不公,社会就争;为政者乱法犯禁,社会就上下交征利;为政者挟私好斗,社会就党同伐异。

=================

[本人认为“龙应台”的错误之三]“龙应台”的一般化智慧层次代表的世界各国主流专家学者,并不懂美国一类主流政治体制国家法律的严重欺骗其国民众的性质。

“投票表决的少数服从多数”这种洗脑(催眠)式民主下的法律,根本不存在很好地以理服人的法律内容,根本不存在很好地以理服人的法律制定过程,根本不存在很好地以理服人的法律执行过程,……。美国一类主流政治体制国家法律实际上就是一种严重腐败的法律,腐败,直接及间接侵犯其国人民整体的理性利益(长远利益)才是实质的腐败,而美国一类主流政治体制国家法律无一例外,都不是以以理服人为主导的法律。

再以“美国的宪法”为例:

其中《正义与民主》系列第290篇含有77篇随笔(关于以理服人“修改”美国宪法)。

《[原创]美国宪法残害其人民的惊天大案!》共77篇,

人民网本人博客原创文章区:

http://blog.people.com.cn/blog/c6/s1310,w1152800114270626

[引用]:

我认为6岁的孩子的未来,是最根本的政治标竿,因为他的未来,就是这个社会的未来。

如果我是那个牵孩子的手要过红绿灯的人,面对十字路口,我会选这样的人作总统﹕

第一他有基本的品格。

不,他不必是圣人,他只要在孩子面前不闯红灯就好。他只要做到所有的小学老师都会教孩子的基本道德就很足够﹕

小学老师说,你不可以偷窃。所以总统必须廉洁自持,一介不取。

小学老师说,你不可以对人粗鲁。所以总统不能口出恶言,他所挑选任用的人,也不能口出恶言。

小学老师说,「温良恭俭让」是传统美德,就是为人温润,心地善良,对人谦恭,勤俭度日,礼让弱者。所以总统懂得「温良恭俭让」的道理就行。他和他任用的人,都必须知道,权力与谦卑就是要成正比。

选择这样的总统,我不必担心6岁的孩子会以凌弱为神气,以粗暴为威风,以斗争为成就。

=================

[本人认为“龙应台”的错误之四]“龙应台”的一般化智慧层次代表的世界各国主流专家学者,并不懂运用知识为的是活用,并不懂运用知识为的是尽可能依据大道大自然规律的活用,而不是通过对某种或某些现象知识的死记硬背而盲目抄搬套用。

所以,最根本的政治标竿,不是有关这个社会的未来的知识的死记硬背而抄搬套用,最根本的政治标竿,应该是有关这个社会的未来的知识中贯穿的,体现品德才能的相对最高的智慧层次,以致最高的智慧层次。教会孩子的是逐步理解“不闯红灯”的真正道理,而不是“在孩子面前不闯红灯就好”,基本道德的存在并不是死记硬背而抄搬套用,就因为基本道德体现的是人生的基本大道理,就因为基本道德体现的是人生的大道大自然规律的主线。“龙应台”的一般化智慧层次代表的世界各国主流专家学者,目前,除了很严重误人子弟,别的都无法做到,都是误人子弟的人在上面说话,就显不出这些人的罪恶了,所以文化的“吃人”的罪恶,就在于居上位的世界各国主流专家学者的不懂装懂的一言堂。

例如“不闯红灯”,如果某时“闯红灯”能够更好地维护人民整体的利益,如果“闯红灯”能够及时挽救一个或很多人的生命,那么,“龙应台”一类人还认为“不闯红灯”是正确的,那么,“龙应台”一类人就必然是害人的“怪兽(怪教授)”,那么,“龙应台”一类人就必然是杀人的恶魔,……。所以,“廉洁自持,一介不取”,就是一种“不闯红灯”,……;有时教育“有恶习的人乃至恶人”必须用恶人的一些办法,所以,“不能口出恶言”,就是一种“不闯红灯”,……;所以,“温良恭俭让”的知识,就是一种“不闯红灯”,……;所以,“权力与谦卑就是要成正比”,就是一种“不闯红灯”,……;所以,“以凌弱为神气,以粗暴为威风,以斗争为成就”,就是一种“不闯红灯”,……。“温良恭俭让”的道理,不是通过不懂装懂的一言堂体现出来的,是随着事物的发展,通过尽可能充分的层层深入以理服人的辩论体现出来的。

所以,“卢武铉之死”就是“不闯红灯”的死记硬背而抄搬套用教育下的结果,韩国的主流专家学者都与卢武铉一样是智慧层次一般化的人,相对很愚昧!“卢武铉之死”体现的是世界主流政治体制的相应程度愚昧,世界主流政治体制就是洗脑(催眠)式的民主,就是“龙应台”的一般化智慧层次代表的世界各国主流专家学者,在教授教导“卢武铉们”死活“不闯红灯”,……,“龙应台”一类人是杀人的恶魔,……。(2009-05-27 18:12:39)

[引用]

第二他有无限大的包容力。

我不愿意再让6岁的孩子去目睹中正纪念堂的拆或草山行馆的毁,也不愿意再让孩子坐在历史课堂里听老师说,教科书又改了,她不知怎么教。我更不愿让孩子在拆和毁之后,又以同样的方法被迫去目睹原物的重建、牌匾的归位,或者看见教科书以同样的粗暴方式又改写回来。

我希望台湾6岁的孩子在真正的、不打折扣的自由风气中成长。我希望我们选出的总统会说,不论是荷兰城堡、大清炮台、抗清遗址、日本神社、蒋公行馆,拆除或立碑,让社会文明而深刻地辩论吧。不论地图是站着看还是躺着看,不论历史要从这头写还是那头写,让社会文明而深刻地辩论吧。我希望我们选出的总统会说,不要急着把我们的党、我们的团的立场用权力和命令交下,不要把我们自以为是的结论强迫灌给我们的孩子,让我们的孩子首先学会包容歧见,聆听异议,让台湾的孩子首先学会文明而深刻的思辨吧。

我希望将来的总统有那个胸襟说,真的没有「蓝」跟「绿」了,让我们为受伤的手涂上纾缓的药膏,让我们弥补隙缝,让我们从此谨守公平的原则,以无限的包容尊重彼此。把「爱台湾」的定义变成「爱台湾的民主自由」。

=================

[本人认为“龙应台”的错误之五]“龙应台”的一般化智慧层次代表的世界各国主流专家学者,并不懂:以自己的不懂装懂一言堂的文章喊“口号”的发言,而不能尽可能层层深入以理服人地互相挑错误多与少地辩论,这就是一种催眠(洗脑)式民主的主要程序步骤。

“龙应台”一类人也只能将这种不懂装懂一言堂的民主自由,当成是民主自由,因为“龙应台”一类人目前也就这种水平。

“无限大的包容力”,来源于最高的智慧层次,而具有这种智慧层次的人只能是智慧的圣人,“龙应台”一类人一边“反对智慧圣人”,一边又不懂装懂提倡“无限大的包容力”,什么意思?……,就是要人们无限包容“龙应台”的一般化智慧层次代表的,世界各国主流专家学者的民主自由的不懂装懂一言堂。无耻之极,四个字如何写?我无言!……。

“真正的、不打折扣的自由风气”,不是地球上能写文章的每个人各自为政自以为是地相应不懂装懂一言堂,这不是“文明而深刻地思辨及辩论”,而是以自己的不懂装懂一言堂的文章喊“口号”的发言。“不要把我们自以为是的结论强迫灌给我们的孩子,让我们的孩子首先学会包容歧见,聆听异议,”这种民主的不懂装懂一言堂的文章喊“口号”的发言之催眠(洗脑),何其无耻?……。

“真正的、不打折扣的自由风气”,应该是这样的自由风气,既符合地球上每个人的理性利益(长远利益),又同时必然符合地球上人类整体的理性利益(长远利益),应该是这样的符合大道大自然规律的无为无不为的以理服人的自由风气,……。

[引用]:

第三他有宽阔的全球视野。

……

我希望台湾6岁的孩子,能够在从容不迫、理性而开阔的气氛中长大。我希望我们选出的总统会说,台湾太小,自我封锁是致命的,让我们打开所有的窗吧。

我希望他会说,让我们停止对中国大陆妖魔化,把自己「小白兔化」,让我们把巨人似的大陆和小小的台湾都放到一个全球的地图上去,用全球的眼光、战略的思维、未来的角度,去思考全新的可能。新加坡在庞大的穆斯林环围中,是如何找到生存的技术的?卡达(卡塔尔),夹在强大的阿拉伯世界和强大的西方世界之中,是如何周旋平衡的?台湾,要怎样挣脱捆了60年之久的「两岸」思维,开始用全球的眼光去重新界定和大陆的关系以及自己的处境?

我希望选出的总统会要求他的教育部长说﹕台湾的孩子需要培养全球公民素养。我们要努力教会未来的公民三件事﹕一,让他深刻地认识国际历史和复杂的全球议题;二,锻炼他的公民能力,使他懂得如何思考、辩论,懂得如何进行组织、串连,学会和国际社会协商、合作以及订定游戏规则的所有技术和手段;三,培养台湾孩子的宽阔胸襟。他所关怀的人权、公平、正义等等价值,不仅只限于台湾,而可以扩及全球。非洲的战争难民、中国大陆的爱滋孤儿、柬埔寨的贫穷失学儿童,都可以是他关怀奉献的弱者。

……

=================

[本人认为“龙应台”的错误之六]“龙应台”的一般化智慧层次代表的世界各国主流专家学者,并不懂任何一个国家的“自我封锁”,都首先表现在其国的主流专家学者的言论中。

这种其国的主流专家学者的言行表现就是:自己的不懂装懂一言堂的文章喊“口号”的发言,而这种人根本没有足够的智慧思维层次与别人进行层层深入以理服人的辩论等。“自我封锁是致命的,让我们打开所有的窗吧”,“龙应台”一类人的意思就是,自己的不懂装懂一言堂的文章喊“口号”的发言的这种自我封锁,才是自由民主的!只有与别人进行层层深入以理服人的辩论等,而逐步揭示出对方的错误的多与少,这才会成为现实:“用全球的眼光、战略的思维、未来的角度,去思考全新的可能”。所以,“人权、公平、正义等等价值”,如果只通过自己的不懂装懂一言堂的文章喊“口号”的发言,那结果实质只能是在严重剥夺广大基层民众的享有“人权、公平、正义”的权利。

[引用]:

台湾人总共才经历过几个总统?蒋氏父子、李登辉、陈水扁,算是三代。第一代是强人总统,第二代是从强人艰辛过渡到民主的总统,要「破」许多东西,也要「立」许多东西,但「破」与「立」之间,很多的犬牙交错。第三代,就是陈水扁,政权彻底转换后第一个民主实验。他,完全的不及格,然而他个人的不及格并不等于台湾人的不及格。事实上,陈水扁的8年对台湾民主特别有贡献﹕他使我们清楚地知道我们不要什么样的总统,切肤的教训,无比分明。以后什么人当选,大概都不会再重蹈覆辙;台湾人,是更成熟了。

经过这三代,台湾人真的有理由希望﹕给我们一个政治家,不是政客。

政治家和政客一样,也要懂得民主的精算和权力的技术,但是我想政治家和政客之间有一个根本的不同﹕政客只看见眼前在广场上摇旗吶喊的成人,政治家的心中,却一定有一个6岁的孩子;孩子的未来,他真心在乎。

=================

[本人认为“龙应台”的错误之七]“龙应台”的一般化智慧层次代表的世界各国主流专家学者,并不懂任何一个“总统”的不及格及不能相对最优秀,都标志着相应的国家或地区的主流专家学者的不及格及不能相对最优秀。

所以,如果要相应的国家或地区的“总统”及格乃至相对最优秀,就必须给相应的国家或地区的主流专家学者“换血”,当然“换血”的意思不是杀头,而是将“龙应台”的一般化智慧层次的人以理服人赶下主流专家学者的宝座,只要逼迫“龙应台”的一般化智慧层次的人接受相应国家或地区的别的非主流“专家学者”的层层深入以理服人地辩论,执政当局当政者可促成两种势力的“鹬蚌相争”,扶持力量相对弱小的一派,而执政当局当政者就必然最终渔翁得利,自然很快“龙应台”的一般化智慧层次的人就必然灰溜溜退到他们自己本应在的角落,而不再肆无忌惮地猖狂了。“他使我们清楚地知道我们不要什么样的总统”,“龙应台”的一般化智慧层次的人的洗脑(催眠)式民主的,主要程序就是投票表决的少数服从多数,而任何团队的高手都是少数人,所以,只要投票表决的少数服从多数程序存在,那么这种程序下的相应的国家或地区的民众都必然被洗脑(催眠)而自我陶醉。

—— 徐联2009-05-27 22:05:10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