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勒比海盗 之 永生泉 第六章 第七章

摇滚情人 收藏 0 2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66.html


巴博萨在高处看到这些人,心里哭笑不得,弄了半天,他竟然忘了,他 原来的那些半人半鬼的手下,已经在诅咒解除时,被抓了啊,早就被绞死了,现在这些,都是杰克不知道上哪去找来的,真是愚蠢到家的一帮人!可眼下他也没办法再去重新找合适的人手。

唉,只要他们还听他的命令,那就算了,反正每个人的理想,不就是财宝吗?可惜了原来那些财宝了,巴博萨在心里心疼不已。想当初他们拥有一辈子都花不完的财宝啊,可惜他们不能再去碰它们了,都是些水中花,镜中月,要多少时间,才又能拥有那样多的财宝啊。

他又想起那该死的杰克来,都是他,在他复活的同时又开抢杀死了他,害得他连最喜爱的苹果都没能痛快地咬上一口!该死的杰克!现在不知道他在哪里,这个小兔崽子,竟然将那海图给偷了去!现在,他没有海图,杰克没有船,两人什么都做不成!


他们必须将抢来的东西藏进一个秘密的地方,等能够消费或是使用时,再去取出来,这也是他们的储藏所,毕竟将太多的财产带在身上是很不安全的。原来那个死完之岛是不能用了,他也不想再回到那个堆满被诅咒的黄金的地方,并且,到那里去是很危险的,到处充满了暗礁,因为他的船再也不是什么鬼船了,他们都已经成为凡人,凡人可以享受的一切他可以享受,但凡人会遇到的磨难,他也一样避免不了。

他,巴博萨,几乎就永远的失去了黑珍珠,失去了生命,如果不是卡丽普索需要他的话,他也许就永远回不来了。现在,又是一个黑夜,他独自站在船桥上,眺望茫茫海面,他必须珍惜这失而复得的生命。

他又想起了那个令他头疼的杰克,斯派洛来,这个看似狡猾的家伙,他永远也猜不透他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这个思维怪异的混血种,到底该说他是个绅士呢,还是个自私贪婪的海盗呢?好象无人能说得清。

再有,他几次三番的夺走了黑珍珠,拐走他的部下,表面上看他总是一无所有,但不知道怎么搞的,他总是能够掌握一切!他想啊想,实在是想不出他到底究竟是为别人做了些什么事情,但总好象所有人 都是他的朋友,这在一个海盗中,有些不可思议,就连他自己,竟然不顾一切地到戴维,琼斯的地府里去救他出来!

怎么搞的?那件事!巴博萨使劲眨了眨眼睛,难以想象那竟然是他做的!他摸摸胸口,他给了他一抢!该死的!这笔帐一定要算!他很想亲手将他永远的送进地狱去,这样就没有人再会和他争夺黑珍珠了,如果没有杰克的对比,他绝对算的上是一个足智多谋的船长!

杀了他!但他还有那两个朋友!那两个热恋的小朋友!想起伊丽莎白,斯旺,他的嘴角不竟泛起一丝笑意来,他想起了那个晚上,她来到他们船上,来要求谈判,这是个勇敢的女孩子,可他们在月光下,将她大大的戏耍了一翻,他都还能记起她见到他们的鬼样时,被吓得不断的尖叫。

现在,她也成长为一个海盗了,并且还是新加坡海盗王,她现在怎么样了呢?和他的小情人分开后,她会干些什么呢?她的倒霉的威廉,特纳,他可是要10年才可上一次岸啊!她怎么等得了呢?

巴博萨认为,她也许在心里给杰克留了一点空间,很有意思的一个空间,就象女人最隐秘的一个后花园!想到这,他又开始咒骂那个该死的混血杂种来,一切都是杰克带来的!祝他早日去见魔鬼!

他在船舷边浮想连蹁,夜已经越来越深,马上就会起雾了,他喜欢这海上的雾气,原来黑珍珠在遭受诅咒时,不论白天还是黑夜,都会缭绕着迷人的雾气,这个很好的伪装同时也能给人心里带来畏惧感,黑珍珠在大雾里是无所畏惧的!

他回到舱室,在摊开的海图上绞尽脑汁,想找一个合适的可以堆藏财宝的地方。在这里的海面上,几乎所有的好地方都被古代的诅咒占领了,如果向东北方向去的话,那里从未有人敢深入,不知道那里究竟有什么东西。现在他们已经到一个关键点了,要么向东南,要么就向东北,到底该朝哪个方向呢?

他拿上望远镜,来到船桥,朝什么也看不到的东北方向看了看,其实,在夜里,他是什么东西都看不到的,简直就是无聊之举。可天亮以后他总得对船员们下命令啊。

突然高高的乌鸦窝里有人探出大半个身子叫到:“右舷好象发现船只!”

他不满地大喊了一声:“别说什么好象!你给我将眼睛睁大点,再这么瞎说话,我将你的眼睛挖下来去喂鱼!”

虽然这么说,他还是来到右舷,举起手中的望远镜。他努力找了半天,果然在黑黑的视野里最边远的地方,隐约出现一个小点,不过,这个小点时隐时现!因为雾气马上就会变浓了!

“伙计们,快去叫醒所有人!发现目标!做好准备!”他一下子兴奋起来,他收起望远镜,跑到舵轮那里,等那些半梦半醒的船员们跌跌撞撞地跑到各自的位置上时,他大声地下令:“转向东南!躲进雾里!安静地接近目标!争取天亮时分追上他们!”

黑珍珠安静地行使了很长的时间,它真是一艘值得夸耀的船,在海面上行驶起来就好象男人的手在女人的皮肤上滑行一样的流畅!它的魅力是无穷的!它就是一把厉剑,让每一个见到他的人都会在它面前颤抖!

天色渐亮,但海面上的雾气也越来越浓,黑珍珠无声地滑进浓雾里,船身破开水面,只发出轻柔的声音,阵阵细小的浪花翻腾在水面上,那洁白的浪花,映衬着那黑色的船身,黑色的帆在清晨的风中鼓得满满的,那面骷髅旗帜已经高高的飘扬在桅杆顶端,船首和船尾的锚已经作好了准备,炮手也已经就位。

当清晨的阳光照耀海面时,按照估算,它也差不多可以追上前面的船了。巴博萨手持望远镜,站在高处仔细地观察了一会,“减速!”他轻声喊到。

“怎么?船长,不加速冲过去吗?”底下一个手持长抢的水手仰头问到。

“不,现在他们肯定还没有发现我们的,因为我们在浓雾里!当然我们也就看不清楚他们,在还没有搞清楚对方之前,最好不要先暴露自己,谁知道前面的到底是狼还是绵羊?”巴博萨沉着地说。他抬头看了看天色,估计一下这浓雾大概会在什么时候散开。这是个很难把握的东西,如果雾散了,还没有进入最佳位置的话,要么就将过早暴露自己,要么就是还没弄清楚对方的情况就冲得离对方太近,有时这会给自己带来危险的。

因为在浓雾中,别人看不清你,你同样看不清别人,谁也不会占到多大的便宜。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