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10余名工人、联防、警察朝四周围堵过来,几个正在偷盗工地上发电机的蟊贼抱头鼠蹿。夜幕中,2个蟊贼转身跳进新宝象河,其余同伙成功逃脱。黎明将至,2个无路遁逃的跳河贼一头钻进黑茫茫的排水管。一场生死营救拉开序幕……


警民联手围追小偷


昨日凌晨2点左右,晴朗的夜空繁星点点。在广福路与官宝路交叉口看守污水处理回水管工地的张师傅隐约听到工地上有动静。“肯定是小偷又来了。”张师傅蹑手蹑脚地走到工棚窗户处查看,“四五个人正在抬我们新买来的发电机。”张师傅看到对方人多,不敢声张。此时,一辆越野车从工地旁的广福路上疾驰而过,刺眼的车灯把几个蟊贼吓退到工地旁的地埂下。张师傅立即钻回被窝,蒙头拨打电话向工地负责人汇报,同时拨打了报警电话。


警察比我们先到工地。”工地负责人龙先生说,接到工人电话后,他立即叫上几个工人,喊了官渡古镇附近七八个联防队员赶往现场。“赶到工地,我们配合警察分头围追小偷。”天降神兵,惊慌失措的小偷抱头鼠蹿。2名无路可逃的小偷,“奋不顾身”跳进静谧流淌的新宝象河。


龙先生说,4天前工地才丢了一台发电机,昨日险些被偷的发电机是前日花了1.5万余元新买的。


小偷钻进管道8小时


看见小偷从水路逃走,民警和工人立即沿岸继续追捕。随后,“两个小偷游到位于广福路上的新宝象河桥下后,暂时消失在“猎人”眼前。“他们两个躲在桥下高出水面的桥边上休息,其中一个还在不断打电话。”龙先生说,期间两小偷试图从桥头上岸,看到岸上的天罗地网后又游回桥下。


虽然民警对其反复劝说,但两小偷还是迟迟不肯上岸“自首”。民警和工人因不了解河水情况也不敢轻易下水“抓捕”,双方进入僵持阶段。凌晨5点左右,桥下的小偷眼看黎明即将来临,岸上“追兵”还没有撤离的意思,只得“兵行险招”,一头钻进新宝象河桥头的排水道。即将束手就擒的蟊贼“遁形”,现场民警不得不拨打消防求助电话。


上午9点左右,消防特勤一中队8名消防官兵赶到现场,抓捕行动转变为一场生死营救。


现场工人介绍,小偷钻进去的是排水管道。从凌晨5点左右到中午12点42分第二名小偷被救出时,他们在排水管道里一呆就是8个小时。


4小时


救出被困小偷


上午10点15分,一切准备就绪后,几名消防队员先把施救橡皮艇放入水中,4名队员先后从消防梯下到艇上。3名戴着呼吸机的队员顺序从排水管道进去。“进去几米后,管道是干的,没发现人。”17分钟后,进入管道的消防员陆续撤出。


随后,撤离到地面的消防人员仔细向现场工人询问附近路面的排污、雨水管道分布。因窨井颇多,无法确认小偷钻入管道的走向。上午10点,消防队员第二次进入排水管道。10分钟后,守在广福路上桥头第一个窨井口的消防队员听到进道战友的喊声,才确定了新宝象河桥头排水管道的走向。


消防决定采用第二套施救方案,逐一打开广福路上的排水管道窨井盖,排查被困小偷。排查到第九个窨井口时,搜救有了重大发现,“窨井口的积水在晃动”。一名消防队员从地面下到窨井,对着里面喊话,很快就有了回应。


中午12点22分,第一个被困的小偷在消防队员的帮助下,顺扶梯爬上路面。重见天日的小偷30岁上下,上身赤裸,裤子完全被管道里的黄泥水浸湿,双脚已被水泡起褶皱。最后被守在现场的官渡派出所民警押上警车带走。


成功解救出第一个小偷后,消防根据掌握的线索继续搜救。12点半左右,两名下到窨井里的消防队员在第十二个窨井口附近发现了第二名小偷。14分钟后,该小偷也被成功救出,但已奄奄一息。“我们发现他躺在管道里,一动不动。”看着躺在路面上的犯罪嫌疑人,消防特勤一中队副队长汪超说,是他和另外一名消防队员前拉后托,才把其弄到窨井口。


衣衫完整的第二名小偷被救出后,民警立即用警车把其送到附近医院。医生介绍,疑犯马某生命体征平稳,只是暂时虚脱。